关键词:人物

德国新总理奥拉夫·肖尔茨:下一个默克尔?

| 发布时间: 2021-11-29,星期一
德国新总理奥拉夫·肖尔茨:下一个默克尔?
柏林——奥拉夫·肖尔茨能够成功胜选成为德国下一任总理,主要是靠让选民相信,他会很像他即将接替的那位长期任职的杰出前任:安格拉·默克尔。肖尔茨不仅听起来像即将离任的保守派总理——简明扼要,对形势了如指掌,对胜利的姿态保持克制——还完美地展现了她沉稳... 点击阅读>>

陈独秀:犯法的是老子,不是老子的性欲

| 发布时间: 2021-11-19,星期五
陈独秀:犯法的是老子,不是老子的性欲
庄子《逍遥游》所谓“举世而誉之而不加劝,举世而非之而不加沮”,独秀当之无愧!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陈独秀蛰居武昌。在中共“八七”会议上,他被撤消了总书记职务。陈独秀被撤职之后,回到上海,隐姓埋名,在熙华德路一座贫民窟石库门房子的前楼居住下来,结... 点击阅读>>

从北京到硅谷:“网红”风投界迎来华裔“弄潮儿”

| 发布时间: 2021-11-16,星期二
从北京到硅谷:“网红”风投界迎来华裔“弄潮儿”
5月,拥有570万订阅者的YouTube红人科迪·科(Cody Ko)面临两难选择。两家初创公司都想分股票给他,他担心这两笔交易存在潜在的竞争性。于是,科迪·科打电话给他信任的人征求意见:金丽芸。风险投资家金丽芸建议现年30岁的科迪·科对这两家初创公司的创始人坦诚... 点击阅读>>

陀思妥耶夫斯基:曾是追随席勒的浪漫主义者

| 发布时间: 2021-11-15,星期一
陀思妥耶夫斯基:曾是追随席勒的浪漫主义者
陀思妥耶夫斯基与19世纪30年代中期到40年代逐渐成熟起来的那代人一样,受到当时错综复杂而又热烈非凡的文化现象的影响。以谢林、费希特、赫尔德和施莱格尔为代表的德国浪漫主义哲学和以席勒、霍夫曼为代表的德国浪漫主义文学在19世纪40年代对俄罗斯知识阶层... 点击阅读>>

乔治·奥威尔:我为什么写作

| 发布时间: 2021-11-14,星期日
乔治·奥威尔:我为什么写作
写作一本书就是一场可怕的消耗战,好像经历了一次长期不愈的痛苦疾病。要不是由于那不可抵挡、无法理解的魔鬼的驱使,谁也不会再去干这种事情。我们只知道这魔鬼就是让婴儿啼哭以引起注意的同一类本能。然而这话也不假:一个人除非长期不懈地致力于消除自己... 点击阅读>>

马克·吐温的真面目

| 发布时间: 2021-11-3,星期三
马克·吐温的真面目
人是很难被说服的。因此,不要以为通过“摆事实,讲道理”,通过说服,就能够解决人与人之间的分歧。可是一个正常的社会,应该容许不同意见的双方,充分地表达,也容许他们保留自己的意见。在公开争论的过程中,像我这样的旁观者,也就有机会全面了解一个有争... 点击阅读>>

重新认识一个丘吉尔:种族主义者、伪君子和神话创造者

| 发布时间: 2021-10-28,星期四
重新认识一个丘吉尔:种族主义者、伪君子和神话创造者
在去年对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杀的抗议活动中,伦敦的示威者把目标对准了议会广场上著名的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像。有人在他的名字下面喷绘了“是个种族主义者”字样。为了防止进一步的破坏,政府临时封住了雕像,还引来自称是丘吉尔信徒... 点击阅读>>

顾准:“我就是不服!”

| 发布时间: 2021-10-27,星期三
顾准:“我就是不服!”
那时,顾准受到的折磨比常人更多。但顾准傲就傲在他不但有傲气,还有一身傲骨。“文革”初期,红卫兵勒令他交代罪行。其他人小心翼翼把写好的材料贴到布告栏上。唯独顾准,在稿纸上写了两个大大的字:“读史”。贴完后,造反派将他痛打一顿,责问为何要这么写。... 点击阅读>>

FBI查出马丁·路德·金嫖妓,美国媒体拒绝发表

| 发布时间: 2021-10-25,星期一
FBI查出马丁·路德·金嫖妓,美国媒体拒绝发表
距离产生美,金在中国的形象,从他遇刺后第12天,《人民日报》刊登毛泽东所作的《支持美国黑人抗暴斗争的声明》开始,一直就是“高大全”——从反抗美帝压迫的黑人运动领袖,到凝聚美国进步力量的象征。其实,马丁·路德·金的私德的确有亏,作为一个牧师,他通奸... 点击阅读>>

庆祝李政道95华诞!王贻芳撰文:先生与中国高能物理发展

| 发布时间: 2021-10-11,星期一
庆祝李政道95华诞!王贻芳撰文:先生与中国高能物理发展
在高能所大院门口矗立着一座名为“物之道”的雕塑,雕塑正面镌刻着这首诗,作者是李政道先生。李先生为推动中国高能物理的发展以及我国第一台大科学装置——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的建设呕心沥血、竭智尽力,陪伴和见证了我国高能物理事业艰难而又成功的步伐,为中... 点击阅读>>

三位诺奖得主的传奇:他们革命性地改变了人类对免疫系统的理解

| 发布时间: 2021-10-8,星期五
三位诺奖得主的传奇:他们革命性地改变了人类对免疫系统的理解
口腔溃疡、头疼脑热、感冒发烧、腹胀腹泻这样的情况,在很多时候如果不予理会,短则几小时、多则五六天就会自然消失。那么,是什么神奇的力量让这些症状消失的呢?事实上,这些疾病症状通常是由细菌、病毒、寄生虫等病原微生物侵入人体破坏体内的组织细胞导... 点击阅读>>

含恨而逝的民族英雄,曾离诺贝尔奖一步之遥

| 发布时间: 2021-10-3,星期日
含恨而逝的民族英雄,曾离诺贝尔奖一步之遥
1958年前的今天,1958年9月30日清晨,61岁的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汤飞凡在北京家中自杀身亡。此前十天,在声势日渐浩大的“拔白旗、插红旗”运动中,汤飞凡被戴上四顶帽子: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国民党反动派的残渣余孽、美国特务、国际间谍。而最后逼... 点击阅读>>

秦晖:汤因比——“刺猬”与“狐狸”兼于一身

| 发布时间: 2021-09-30,星期四
秦晖:汤因比——“刺猬”与“狐狸”兼于一身
启蒙时代以来的近代历史学,除了传统的考证与“以史布道”仍然延续,孤立的“国别史”、“王朝史”、“人物-事件史”依然不承认任何整体观念与宏观概括外,承认世界性长时段的宏观历史主要有四种视角:一、进化论的全球史观。这是一种起源于启蒙时代的理性主义“进步... 点击阅读>>

帕斯卡:一棵会思考的芦苇

| 发布时间: 2021-09-26,星期日
帕斯卡:一棵会思考的芦苇
帕斯卡是十七世纪法国著名的哲学家、神学家、数学家、物理学家、作家,同时也是发明家和企业家。帕斯卡属于早熟的天才,16岁即以圆锥曲线研究而闻名,发明了射影几何,18岁上发明了计算器。其数学成就还有创立了概率论和积分,研究二项式展开得到了帕斯卡三... 点击阅读>>

阿基米德:数学之神

| 发布时间: 2021-09-26,星期日
阿基米德:数学之神
公元前287年,阿基米德出生在地中海最大的岛屿——西西里东南港市叙拉古(又译锡拉库萨),这个年份是依据他的死亡年份和寿命推算出来的。12世纪的君士坦丁堡(今伊斯坦布尔)诗人、学家策策斯(Tzetzes)被认为是学究的完美典范,这位诗人的母亲是格鲁吉亚人... 点击阅读>>

王晓明: “绝望的抗战” | 鲁迅诞辰140周年纪念

| 发布时间: 2021-09-25,星期六
王晓明: “绝望的抗战” | 鲁迅诞辰140周年纪念
他这一生,从稍懂人事的时候起,就不断陷在处处碰壁的困窘当中。无论是十八岁从绍兴去南京,还是二十二岁从南京去日本,也无论是二十九岁从日本回老家,还是三十二岁再次离开绍兴去北京,更无论四十六岁从北京去厦门,去广州,还是四十七岁从广州去上海,哪... 点击阅读>>

杨振宁,今天100岁了:只要人类文明还存在,杨振宁的名字就会被印在课本上

| 发布时间: 2021-09-23,星期四
杨振宁,今天100岁了:只要人类文明还存在,杨振宁的名字就会被印在课本上
数十年来,杨振宁先生一直是全世界最有影响力和知名度的华人科学家。著名华裔物理学家、MIT数学系教授郑洪有一个形象的说明:物理学界有一个通俗的说法,诺贝尔奖分为三等,第三等的贡献是第二等的1%,第二等的贡献是第一等的1%,60年前杨振宁与李政道因提出... 点击阅读>>

蔡元培:我在北京大学的经历

| 发布时间: 2021-09-10,星期五
蔡元培:我在北京大学的经历
北京大学的名称,是从民国元年起的。民元以前,名为京师大学堂,包有师范馆、仕学馆等,而译学馆亦为其一部。我在民元前六年,曾任译学馆教员,讲授国文及西洋史,是为我在北大服务之第一次。民国元年,我长教育部,对于大学有特别注意的几点:一、大学设法... 点击阅读>>

马勇:自由,在严复那里具有最根本的意义 —— 严复逝世百年

| 发布时间: 2021-09-8,星期三
马勇:自由,在严复那里具有最根本的意义 —— 严复逝世百年
岁月无情,逝者如斯。不经意间,严复老先生去世竟然一百年了;在我的浅意识中,似乎还与老先生处于同一个时代。是时代未变,还是严复先生的思想具有极强的穿透性,或超越性?恐怕,二者兼而有之。就时代而言,我们与严复所处并无本质区别,都属于从农业文明... 点击阅读>>

明夷待访,同人于野——纪念余英时先生

| 发布时间: 2021-09-3,星期五
明夷待访,同人于野——纪念余英时先生
潜山虽在皖,所操却是赣方言,属于赣语九个方言片之一的怀岳片,主要通行于安庆的怀宁、潜山、太湖、望江、宿松、东至、岳西、桐城(部分)、石台、贵池等县市的全境或者大部分地区。这样算来,陈独秀和余英时都是在这个文化共同体中长大的。整个安庆府虽属... 点击阅读>>

余英时留给中国的大哉问

| 发布时间: 2021-08-31,星期二
余英时留给中国的大哉问
“作为胡适之后最重要的思想文化人物,余英时辞世,留给中国的是什么样的大哉问?”8月5日,这个问题一经在朋友圈中提出,瞬即收到回应;其中虽不时泛起,“为什么把余先生放在胡适的延长线上?他所承接的,难道不是钱穆、陈寅恪的保守主义,而是胡适的自由主义...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