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的沙皇式愚蠢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4-21,星期一 | 阅读:3,431
罗伯特·瑟维斯

英国牛津——俄罗斯学校的教科书赞扬彼得大帝(Peter the Great)是工业化的先行者和富有远见的文化先驱,把他的国家变成了欧洲强国。在邻国眼中,俄罗斯变成了一个令人敬畏的国家,彼得大帝也成了俄罗斯历史上名正言顺的沙皇英雄。

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本人却更像另一位沙皇尼古拉一世(Nicholas I),后者陷入了对抗英法的军事冲突,还回绝了让俄罗斯开展必要的改革,从而和当时的世界强国一决高下的呼声。尼古拉一世目光狭隘、性格傲慢。他总是关注武装部队和特务机构,却忽略了俄罗斯经济和社会实现现代化的更广泛需求。当他的军队在1853年到1856年的克里米亚战争(Crimean War)中落败时,俄罗斯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Alex Nabaum

普京治下的俄罗斯外交政策也同样显得匮乏远见。在乌克兰,他对俄罗斯族人大肆宣扬来自乌克兰西部的“法西斯分子”构成的威胁,后者正对基辅的政治走向产生影响。名为“正义部”(Right Sector)的乌克兰右翼联盟中,毫无疑问存在一些肮脏的极端分子。不过,在上世纪50年代发起独立战争反抗苏联军队的游击队员,并非每个人都是法西斯分子;普京夺取克里米亚半岛的举动,会令俄罗斯的爱国者产生占据整个乌克兰的遐想。

不仅如此,克里米亚有八分之一的人口是鞑靼人,他们在1944年被约瑟夫·斯大林(Joseph Stalin)放逐到中亚,在上世纪80年代才获准返回世代居住的半岛。在最近并入俄联邦的公投中,鞑靼人基本上弃权了。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是穆斯林,其中一些年轻人现在可能会被招募参加圣战,反抗俄罗斯帝国主义。

普京夺走了乌克兰4.5%的领土,以此完成了一件艰巨的任务:亲手毁灭了自己组建以俄罗斯为首的“欧亚联盟”的梦想。普京曾计划让乌克兰总统维克多·F·亚努科维奇(Viktor F. Yanukovych)作为傀儡,继续在基辅统治乌克兰。现在,亚努科维奇正在俄罗斯某地当难民,而乌克兰政府正在加强与欧盟的合作。

这对普京的外交政策是一场灾难。尽管他通过对电视频道的控制,在公众面前掩盖了一点,他肯定无法自始至终地愚弄所有人。

他最大的失算就是对俄罗斯本身失算了。乌克兰的危局让俄罗斯的超级富豪们震惊不已,他们纷纷把更多的财富转移到西方。单单是今年,就有700亿美元(约合4400亿元人民币)的资产流出俄罗斯。

普京在鲍里斯·N·叶利钦(Boris N. Yeltsin)多年统治的动荡过后,给俄罗斯带来了稳定,他对此相当自豪。然而如此严重的资本外逃,却显示了截然不同的现实。世界银行(World Bank)发出了警告,称如果普京继续入侵乌克兰,世行就会把俄罗斯的增长预期调低一半。

同样值得普京担心现象的还有人才流失。已有数以十万计的俄罗斯青年才俊收拾行囊前往硅谷、纽约和伦敦。自从共产主义垮台后,这种现象就在不断发生,不过普京没有采取任何措施遏制这种趋势。

这些青年出走的原因是,横行霸道的执政者和依仗暴力的企业家令他们十分愤怒。他们想生活在一个唯才是举,人们只在乎才能的国家。他们的榜样是谷歌公司(Google)的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而不是普京御前嘴脸丑恶的部长和商人们。

要想让离开俄罗斯的人愿意回国,就必须要做出转变。这才是普京作为总统的执政能力所面临的真正考验。自2000年首次当选以来,普京在清除腐败方面几乎毫无建树。他招摇地惩处了一些所谓的寡头,不过只是把这些人的财富重新分配给了自己的政治亲信而已。只要当权者看到自己的利益受到威胁,法治的执行就会软弱无力。

普京在开放俄罗斯经济、实现经济多元化方面也做得不够。多年以来——实际上是从米哈伊尔·S·戈尔巴乔夫(Mikhail S. Gorbachev)实施体制改革以来——俄罗斯国内和海外的经济学家都在强调,俄罗斯必须摆脱对石化出口的依赖。俄罗斯总理德米特里·A·梅德韦杰夫(Dmitri A. Medvedev)对这一点向来心知肚明,不过他缺乏扭转局势的大权。

俄罗斯需要大量出口高科技产品,而不只是石油和天然气。它应当关注的竞争对手不在西方,而在南方。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中国执政者就开始重视经济的多元化。要想让俄罗斯维持欧亚强国的地位,最起码要做到这一点。而就在俄罗斯走向没落之时,中国已经走上了成为超级大国的道路。

俄罗斯开展竞争的机遇一向有赖于和西方各国在尖端技术上的合作。普京在小小的克里米亚做出的冲动之举,让这种合作的前景变得遥不可及。普京已经失去了在发达国家组成的八国集团里的位置。

普京对东欧各国的好意总是受到怀疑;现在,那里甚至表现出了公开的敌意。尽管德国极度依赖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但是该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仍然对普京进行了抨击。欧盟正在积极考虑该如何摆脱对俄罗斯进口燃料的依赖。

今年年初,普京在索契冬奥会上显示了俄罗斯的“软实力”,冬奥会的闭幕式展现了一个时尚、善意的体育和文化大国。然而就在第二天,普京就派兵进入了克里米亚。世界银行现在表示,俄罗斯在今年年底时可能会遭遇经济衰退。

有迹象表明,普京和俄罗斯外长谢尔盖·V·拉夫罗夫(Sergey V. Lavrov)已经意识到,自己犯下的地缘政治错误已经产生后果。拉夫罗夫至少已开始与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对话了。

西方强国不打算打第二场克里米亚战争。然而,它们向俄罗斯施加压力的机会,比普京想象的要多。他最好思考一下沙皇尼古拉一世的前车之鉴。

罗伯特·瑟维斯(Robert Service)是牛津大学圣安东尼学院(St. Antony’s College, Oxford)俄罗斯历史学教授,也是最近出版的新书《俄罗斯现代史:从沙皇专制到二十一世纪》(A History of Modern Russia: From Tsarism to the Twenty-First Century)的作者。
本文最初发表于2014年4月7日。
翻译:张薇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普京的沙皇式愚蠢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4138.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多向思维,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