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叙利亚如何涅槃重生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2-13,星期一 | 阅读:1,918
译者  kobeconqueror

齐心协力,共同反抗,建立安全庇护区,达成和西方制裁决议,才能推翻巴沙尔·阿萨德

Feb 11th 2012 | from the print edition 

在霍姆斯城,人们趁着夜色正在埋葬遇难的同胞,送葬者也胆战心惊,害怕自己会成为下一个进入坟墓的人。叙利亚政府军正着手对该城市的临时诊所实施军事打击,某些诊所的地板上已经沾满了血迹。霍姆斯城的反抗力量拥有枪支武器,但完全不是政府军坦克的对手屠杀似乎更坚定了该城民众的信念,国家的暴行,不能凌驾于人民的意志之上。

令人羞耻的是,外界竟还没有展现出任何终止暴力的决心。2月4日,联合国安理会举行投票,谴责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并且要求其向副总统移交政权,但因俄罗斯和中国的反对,表决折戟沉沙。对于阿萨德来说,他正需要这样的“免死令牌”,再次大开杀戒。早些时候,阿拉伯联盟派往叙利亚的观察团毫无组织,你争我吵,不告而终。分歧致使国际间的合作毫无意义,而阿拉伯之春激起的这股动乱恰恰离不了这种合作。

叙利亚人民应该有更好的未来。死亡人数急剧上升,已超过7000人,世界有责任付诸行动。这也符合其利益。叙利亚在中东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周边是土耳其,约旦,伊拉克,以色列和黎巴嫩,又和俄罗斯、伊朗结成同盟。它就像是一个大火炉,充斥着怨恨和猜忌的各种宗教信仰,宗派和部落聚集在此。许多叙利亚少数民族派别支持阿萨德所属的阿拉维派,就是因为他们害怕,一旦叙利亚最大的派别,逊尼派取得胜利,还将会有一场血腥的屠杀。旷日持久的叙利亚内战将会加剧全球这一不稳定区域的混乱和教派争端。

因此,尽快推翻阿萨德政权已是迫在眉睫。对于他来说,通过监管改革和提高民主以与人民达成和解的想法已为时晚矣。阿萨德一而再再而三地动用武力,使绝大多数民众已经永远不再相信他。他们获得的任何自由都将立即转化为抵抗他的工具。所以,出于对叙利亚和整个地区的利益考虑,最终的两个目标就是推翻阿萨德政权以及将死亡降到最小。令人遗憾的是,截至到目前,这两个目标还尚未统一。

轰炸和其它令人绝望的方法

作为暴君,阿萨德现有两大优势。其一就是为了镇压反抗力量,愿意无所不用其极。无论如何,开罗解放广场的军队不会朝民众开火,但叙利亚的士兵俨然已经杀红了眼。尽管某些士兵已经改变立场,不再屠杀他们的同胞,但阿萨德掌控着精锐部队和一支相对忠诚的军官团,以及坦克,重型火炮和空军。叙利亚反抗力量这种非正规军无法在正面战斗中与其抗衡。

他的第二优势就是反抗力量缺乏团结——不仅仅联合国和阿拉伯联盟缺乏团结,而且众多叙利亚国内反对派也缺乏这种团结。叙利亚国民议会就是由一批意见分歧、亡命天涯的成员组成,尽管在某个地方,他们称之为那是他们的堡垒,但也权力有限。在叙利亚国内,充斥着一批乌合之众,有民兵组织,各种歹徒团伙以及叙利亚反抗军,其中大部分都是倒戈的士兵。

最直接的解决办法就是动用武力,往叙利亚输送大量武器弹药,或者如果可以的话,向阿萨德军队的兵营投掷炸弹。但是如此集中于炮火攻击只会正中阿萨德的下怀:基于某些考虑,他最想应战的方式就是军事打击。外国的炸弹袭击使“局外人”极力想做某些事情——任何事——以彰显他们的愤慨。但是,即使在前线阵地和地形地势如此有利于空中打击的利比亚,轰炸都持续了很长时间才削弱卡扎菲的武装力量。在叙利亚,轰炸将会有更少的军事价值。

向反对派提供武器或许会起到作用了。但是这样的策略不会顷刻间就把反对派转变为一支拥有战斗力的部队。并且如果一个国家充斥着大量武器,将来会滋生各种暴力,备受摧残,而这正是全球极力避免的。(当时)为了对抗苏联,大量枪炮武器蜂拥而至,流入阿富汗,武装了当地民众,但(后来)这些武器却造就了各种混乱局面,塔利班就是这样产生的。

摧垮现已脆弱不堪的阿萨德政权的更好策略就是瓦解他的支持者——既包括叙利亚国内的某些少数派别,又包括境外的某些支持力量,特别是俄罗斯,它是其在联合国安理会中的主要捍卫者。叙利亚的阿拉维派和弗拉基米尔·普京都继续支持这位独裁者,是因为他们认为,尽管他有些缺点,但要比其他人要强。但是,阿萨德统治下的叙利亚是没有未来的。阿拉伯之春爆发前,他试图使经济现代化,但这一做法令他的许多朋党派系收益,普通叙利亚民众反而受益很小。要是他能挺过时下这场动乱,接下来留给他统治的将会是一个四分五裂,贫困潦倒,怒气填胸的政权。那就敢打包票,较之于阿萨德政权,反对派就能为信仰各种教义的叙利亚人提供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吗?

众志成城

为了兑现承诺,叙利亚四分五裂的反对派必须要团结一致。外部势力和反对派两者成立的联络小组既可以帮助向叙利亚提供资金,又可以帮助联络通讯和运送物资。如果拥有了一个共同的声音和一位靠得住的领导人,反对派可以尝试取信于支持阿萨德的商人,库尔德人和基督教徒,向他们保证,没有阿萨德的统治,他们会更加安全,更加富有。俄罗斯方面也将会改变立场。普京向来喜欢站在西方干涉势力的对立面,尤其是因为某些国内政治原因,但是同一个注定灭亡的领导人站同一条战线,可能既不利于俄罗斯在塔尔姆斯的海军补给基地,又不利于其武器出口。该政权中叛变的高级官员和军官越多,普京也越可能改变他的立场。

为了成功劝说他们,受北约和阿拉伯联盟庇佑的土耳其应该在叙利亚的西北地区建立一个安全庇护区,并加以保护。叙利亚反抗军可以在此训练“士兵”,可靠的反对派可以在这发展壮大。假设它能得到西方的支持,土耳其似乎乐于做这件事。安全庇护区就像位于阿拉克北部的、为库尔德人建立的庇护区一样;如果阿萨德袭击此地,他将蒙受损失。

要是这样的话,安全庇护区也有众多危险,因为反对派太难伺候了。但是与直接加入内战或与让阿萨德任意屠杀百姓比起来,它可能会降低流血事件的发生。并且一片自由的叙利亚国土将被当作有力的证据:残暴的阿萨德政权就要寿终正寝了。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经济学人】叙利亚如何涅槃重生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3778.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