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明“致命武器”而追悔莫及的四个科学家的故事

发布: | 发布时间:2021-11-23,星期二 | 阅读:33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创造出能够改变世界历史的东西应该极其振奋人心,但这四位发明家却对自己创造成果懊悔到无以复加。

这是因为他们发明的并不是汽车、飞机或电灯这些造福人类、提升幸福的事物,而是会酿成悲剧的杀人武器,甚至是毁灭性炸弹。

也因此,那些杀人武器和毁灭性炸弹背后的创造者,虽然知识学问不同一般,但终其一生都被自己的良知所谴责。

本文所说的就是这样四个对自己的发明懊悔莫及的科学家的故事。

1. 罗伯特·奥本海默(Robert Oppenheimer),“原子弹之父”

要说到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唯一在战场上使用过的就是二战期间的原子弹,而与原子弹的开发、制造和使用有最密切联系的科学家不是别人,就是罗伯特·奥本海默。

奥本海默是美国理论物理学家,也是曼哈顿计划(Manhattan Project)的重要人物,该计划最终研发出历史上第一个原子弹。

罗伯特·奥本海默是曼哈顿计划的重要人物

1945年7月16日,美国在新墨西哥沙漠中进行了被称为“三位一体”(Trinity)的核试爆,试爆成功不到一个月之后,美国随即在日本广岛和长崎投下原子弹,据估计造成死亡人数介于15至20万人。

在接触原子弹的开发研究之前,奥本海默专注于亚原子粒子产生能源的过程,但当时国际间战云密布,他的科学研究职业生涯也因此出现重大转变。

二战期间交战各国都在各自研究核裂变爆炸装置,由于担心纳粹德国率先制造出核武器,爱因斯坦致信给当时的美国总统罗斯福,呼吁美国政府开展相关研究项目。

罗斯福总统批准研发原子弹,曼哈顿计划成立,由奥本海默负责秘密武器试验室,在他的领导下开始研究核裂变从天然铀中分离出铀-235的方法。

爱因斯坦和奥本海默

核武器历史学家维勒斯坦(Alex Wellerstein)表示,“奥本海默在原子弹的研制方面有重大的影响,涉及原子弹设计的许多重大决定,他负有责任。”

“他亲自涉及到整个过程的许多重大决定之中,包括位于新墨西哥州洛斯阿拉莫斯(Los Alamos)实验室的选址。”

但是在美国对日本广岛和长崎投下原子弹之后,奥本海默对数十万人死亡和更多受害者反复表达遗憾和懊悔。

在广岛长崎原爆两个月之后,奥本海默就辞职了,1947至1952年之间,他担任美国原子能委员会顾问,期间他游说国际对军备进行管制,并运用影响力宣扬控制核武器和核不扩散运动。

日本广岛原爆之后的空照图

此外,他还强烈反对发展氢弹,但是他的努力并未成功引起美国政府重视。

当时正值战后美苏冷战军备竞赛期间,奥本海默反对发展氢弹,反对核武竞赛的言论,让他被怀疑有共产党倾向,最终导致美国政府撤销他的安全许可,他也失去了政治上的影响力。

维勒斯坦表示,“二战结束后,奥本海默对于未能促成国际军备管制和阻止军备竞赛感到十分遗憾。”

在原子弹首次试爆成功的多年之后,奥本海默回忆表示,观看试爆让他想起印度《薄伽梵歌》(Bhagavad Gita)的一句话:“我现在成了死神,世界的毁灭者。”

曼哈顿计划由军方主导,奥本海默负责科学研发

许多历史学家认为,奥本海默引用这句话显示他内心对创造出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罪恶感,另外也有人认为这只不过是奥本海默亲眼目睹试爆感叹到其威力“超越世上一切”。

不论如何,奥本海默作为“原子弹之父”将永久为人所知。

2. 亚瑟·盖尔斯敦(Arthur Galston)和橙剂

美国植物学家和生物伦理学家亚瑟·盖尔斯敦在做研究的时候从来没想过他创造出来的东西会被当成武器使用:橙剂(Agent Orange)。

盖尔斯敦从来没想过他创造出来的东西会被当成武器使用:橙剂

他的研究领域着重在植物荷尔蒙,以及光线对植物生长的效应。

1943年,盖尔斯敦还是个研究生,他在研究加速大豆开花结果的时候发现一种名为2,3,5-三碘苯甲酸(TIBA)的植物生长调节物质,他发现这个成分可以刺激大豆开花,加速大豆生长。

但是,他也发现如果大量使用的话,可能会引起植物落叶。

他的发现并不局限在植物或农业用途,1955至1975年间,美国越南战争期间,因为越共游击队躲藏在丛林里,美军从空中不易发现其躲藏之处,于是利用该物质造出橙剂,从空中大量喷洒意图使地面植物大量落叶。

美军在越南大约投放了2000万加仑的橙剂

从1962到1970年之间,美军在越南大约投放了2000万加仑的除草剂,摧毁地面植物暴露出敌军的据点和移动路线。

盖尔斯敦对此深感不安,多次警告美国政府和国际社会有关橙剂对环境的巨大破坏,并指出除草剂也威胁人类健康。

橙剂最危险的成分就是二噁英(戴奥辛),能在受污染环境中存在数十年,会引发癌症,胎儿畸形,不孕,导致神经系统和免疫系统受伤。

盖尔斯敦和其他科学家的警告最终促使美国政府展开橙剂的毒性研究,最后发现有害之后,当时的美国总统尼克松下令禁用橙剂。

橙剂会引发癌症,胎儿畸形,不孕等严重问题

盖尔斯敦厚来表示,“我以前以为,只要不从事会有邪恶或毁灭性结果的科学研究,就能避免伤害社会,但是我现在知道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几乎所有科学研究都可以被滥用或曲解。”

他说,橙剂就是“科学被滥用”的例子。

“科学是用来改进人类的福祉,不是危害世界,用科学发展军事武器是不明智的。”

3. 米哈伊尔·卡拉什尼科夫(Mikhail Kalashnikov),AK-47步枪设计者

卡拉什尼科夫是AK-47半自动步枪的设计者,这是全世界最知名的突击步枪之一。

卡拉什尼科夫和他设计的AK步枪

1947年,卡拉什尼科夫设计出这款简单轻便、耐用可靠的步枪,成为苏联制式军用步枪,而许多前苏联友好国家也采用这款步枪。

AK-47步枪同时也是世界各地革命的象征,在非洲的安哥拉、阿尔及利亚,以及亚洲的越南和阿富汗都用,还有拉丁美洲,例如哥伦比亚叛军也都使用这款步枪。

在中东地区,巴勒斯坦一些武装团体也使用这款步枪,还有本拉登也有一张AK-47的持枪照片。

AK系列步枪又被称为卡拉什尼科夫自动步枪,其设计相对简单,造价便宜,在战场上保养容易,成为世界上最为广泛使用的攻击步枪,据估计AK-47枪下亡魂比原子弹死亡人数还多。

本拉登的持枪照片流传全世界各媒体

卡拉什尼科夫对于他发明的致命武器并没有太多懊悔,他曾经说“我夜晚睡得很好”,但是卡拉什尼科夫在临终之前忏悔道,“自己处于极度精神痛苦之中”。

在卡拉什尼科夫过世一个月后,俄罗斯媒体披露一封他写给俄罗斯正教会(Russian Orthodox Church)的信,他在信中表示,感觉自己应该为AK步枪带来的数百万人死亡负责。

“我有着无法承受的精神痛苦,我不断问自己同一个问题,如果我发明的步枪夺走人命,是不是我应该为他们的死负责?”

“我活得越久,这个问题困扰我就越久,为什么人要有嫉妒、贪婪和侵略等邪恶思想?”

4. 阿尔弗雷德·诺贝尔(Alfred Nobel)和炸药

1896年12月,两名年轻的瑞典工程师在打开老师诺贝尔的遗嘱时大吃一惊,诺贝尔要求两人负责将遗产成立基金,奖励为人类做出卓越贡献的人。

诺贝尔发明硝酸甘油炸药

索尔曼(Ragnar Sohlman)和利耶奎斯特(Rudolf Lilljequist)遵照老师的指示,贡献毕生心力成立诺贝尔基金会(Nobel Foundation),每年颁发物理、化学、生理和医学、文学及和平奖,1969年起又增设经济学奖。

诺贝尔立遗嘱成立基金并不是他一时兴起,而是经过深思熟虑而做好的决定。

他因为发明的硝酸甘油炸药被大量使用在战场上造成无数死伤和破坏而感到无比遗憾,决定死后捐出所有成立基金会。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诺贝尔出生于工程师家庭,他的父亲也是工程师,1864年他的生活遭逢意外,他的弟弟和其他四人在一场硝酸甘油爆炸中丧生。

1866年,诺贝尔发明一种能够让硝酸甘油稳定的方法,他将硝酸甘油和其他吸收性高的物质混合在一起,就能够安全处理和生产制成硝酸甘油炸药。

这个发明被用在建筑和采矿上面,给诺贝尔带来无尽的财富和名声,但很快也被军火商相中,将硝酸甘油炸药用在军事武器用途。

诺贝尔的遗嘱

军工制造商将硝酸甘油炸药用来装填炮弹,生产军用炸药,造成成千上万人死亡。

诺贝尔在1896年12月10日过世,按照他遗嘱成立的诺贝尔奖,百年后如今已经成为所颁奖领域内最有声望的奖项。


来源:BBC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发明“致命武器”而追悔莫及的四个科学家的故事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28480.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科技视野.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