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掉下来的好事”:改变韩国农村的“百元出租车”

发布: | 发布时间:2021-09-15,星期三 | 阅读:31

CHOE SANG-HUN

78岁的全宋子、77岁的洪锡顺和85岁的罗正顺。她们乘坐的出租车只需要花非常少的钱。
78岁的全宋子、77岁的洪锡顺和85岁的罗正顺。她们乘坐的出租车只需要花非常少的钱。

韩国舒川——不久前一个天色阴沉的早晨,在韩国西海岸一个村庄,雾气笼罩着郁郁葱葱的稻田,没有行人走动的迹象,直到五位年长的居民慢慢地从雾中出现。

这群人在等待出租车载着他们去20分钟车程之外的县城购物和看病,在这个偏远地区,这曾经是一种难以负担的奢侈。

但即使是他们当中最穷的人也能轻松负担这趟旅程。每位乘客在总票价中要分摊的钱不是几美元,而是几美分。

“真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85岁的乘客罗正顺(Na Jeong-soon,音)说。

他们的村子位于舒川郡,这里是希望出租车(Taxi of Hope)的发源地,希望出租车也被称为“百元出租车”。100韩元约合9美分(约0.55元人民币)。

早在2013年,该郡就面临着一场危机。随着人口减少,公交车乘客的数量也减少了,导致不盈利的路线被取消。然后公共汽车司机开始罢工。曾经一天有三趟公共汽车,突然一趟也没有了,没有私家车的人被困在偏远的村庄。

韩国舒川郡的一个村庄。该郡推出了百元出租车。
韩国舒川郡的一个村庄。该郡推出了百元出租车。

该郡的解决方案是什么?让人们叫出租车到这些偏僻的村庄来,这里的居民很少,没有公交公司愿意为他们服务。出租车只向短途乘客收取100韩元的费用,其余的费用由郡政府承担。

虽然这项服务在低收入的老年居民中最受欢迎,但只要住在离最近的公交车站超过700米以上的村庄,去附近城镇的市场时都可以叫一辆百元出租车。

事实证明,这个想法非常成功,很快,在首尔国家政府的支持下,舒川的解决方案传播到了其他郡,帮助推动了韩国农村公共交通的变革。

“现在出租车会一路载我到家门口,”罗正顺说。“你根本想不到以前我得把购物袋从车站一路拖到家的样子。我的腿都要断了,但这附近没有人来帮助我这样的老人。”

多年来,韩国一直是世界上出生率最低的国家之一,造成人口快速老龄化,并给社会各个方面带来压力——从福利预算到公共交通再到学校

人口结构变化的影响在成千上万的农村地区表现得最为明显,那里的年轻人,包括罗正顺的孩子们,都已经离开家乡到大城市去寻找收入更高的工作。在罗正顺所在的城东村,家庭数量曾经多达25户,如今只有十来户。

罗正顺(左)、全宋子和洪锡顺正在等出租车。
罗正顺(左)、全宋子和洪锡顺正在等出租车。

政府官员表示,支持百元出租车服务远比向隐藏在山间的小村庄部署提供补贴的公共汽车更具成本效益,那里除了退休、患有关节炎的农民之外,很少有人居住,而且还要修建更宽的道路来容纳这些公共汽车。

71岁的朴景洙(Park Kyong-su,音)说,每周乘坐百元出租车去市场一两次可以打破在舒川郡水郎村的单调生活。”她看着村子里的12栋房子一天天衰败,其中三栋是空的。

“那天晚上下雨的时候,我听到隔壁一栋空房子的一部分塌了,”朴景洙说。她自己的房子保养得很好,农具整齐地挂在墙上,门外百日菊开了。“疫情让孩子们更难来看望我们,我们觉得更孤立了。”

当地的出租车司机也很欢迎这个项目,因为它带来了额外的收入。

“我可能比别人更了解这些老人,因为我每星期都要载他们两三次,”65岁的百元出租车司机李基业(Lee Ki-yeop,音)说。“如果有人一两个星期都没坐我的车,我就知道他们有问题了。”

对罗正顺和她的朋友们来说,坐出租车去城里(也叫舒川),以及另一个每五天有一次集市的小镇,几乎是她们唯一的冒险时间。除了买东西和看病,他们还跟其他村子的熟人交流消息,比如谁被送进了疗养院,谁去世了。

舒川郡的最高地方官员卢朴来在办公室谈及百元出租车方案。
舒川郡的最高地方官员卢朴来在办公室谈及百元出租车方案。

舒川拥有两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有着数百年历史的苧麻纺织,以及海洋生物遍布的潮滩。该郡位于忠清南道,也是韩国最古老的米酒品种素麯酒(sogokju)的故乡。

在鸟类迁徙季节,来自韩国各地的游客驱车前往舒川,观看成群的弯嘴吸蜜鸟、野鸭和鸣叫的天鹅在飞往西伯利亚前在潮滩上觅食。

但该郡并没有逃脱韩国快速工业化给农村城镇带来的剧变。由于韩国的大部分服装现在依靠进口或由合成材料制成,苎麻面料产业衰落。人们喝进口葡萄酒和啤酒多过素麯酒。

该郡的人口从1960年代的16万人减少到今年的5.1万人,其中近38%的人口年龄在65岁或以上。在罗正顺的村子里,最年轻的居民是一对60多岁的夫妇。

舒川城拥有快速老龄化社区的所有特征。在最近的一个赶集日,其骨科和其他医疗诊所里挤满了老年患者。

百元出租车让罗正顺能够前往肉店买肉。
百元出租车让罗正顺能够前往肉店买肉。

在附近的公交车站和出租车站,提着购物袋的年长乘客驼着背,像一排小鸟一样坐在遮阳篷下,等待他们的公交车或百元出租车。郡政府安排的一名身穿黄色背心的年轻助理正忙着在他们上下车时帮忙提购物袋。

韩国统计局在2010年进行的一项全国性调查发现,缺乏公共交通是韩国农村老年村民最大的不满之一,他们既没有汽车,也没有可以为他们开车的子女。

舒川最高政府官员卢朴来(Noh Pak-rae,音)说:“在下雪的冬天或炎热的夏季,老人步行到最近的公交车站尤其困难。”

去年,百元出租车运送了来自舒川40个村庄的近4万名乘客。该郡在该项目上花费了14.7万美元。

居民为短途车程支付100韩元,在郡内长途车程最多支付1500韩元,约合1.3美元(约8元人民币)。在推出百元出租车之前,同样的出租车费用在1万至2.5万韩元之间(约55至137元人民币)。

百元出租车司机李基业(左)表示:“我每周开两三次车载他们,比任何人都更了解这些老人。”
百元出租车司机李基业(左)表示:“我每周开两三次车载他们,比任何人都更了解这些老人。”

根据政府数据,去年有超过270万名乘客在韩国农村使用了类似的出租车服务,其中还有一些服务针对的是孕妇。根据一项政府调查,自从推出百元出租车以来,偏远村庄的人们出行的频率增加了一倍。

罗正顺的一位朋友洪锡顺(Hong Seok-soon,音)现年77岁,是城东村的一名寡妇,她在三个孩子搬走后独自生活。最近的一天,她笑容满面地提着一个装满从市场买来的鱼和螃蟹的购物袋。她还给自己买了一条新裤子。

当被问到为什么而购物时,她说:“我儿子这个周末要来看我!”

71岁的朴景洙(音)住在舒川郡的村子里。她说,每周乘坐百元的出租车去市场一两次,可以摆脱单调的生活。
71岁的朴景洙(音)住在舒川郡的村子里。她说,每周乘坐百元的出租车去市场一两次,可以摆脱单调的生活。

Choe Sang-Hun是《纽约时报》首尔分社社长,负责报道朝韩新闻。

翻译:晋其角、明斋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天上掉下来的好事”:改变韩国农村的“百元出租车”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27433.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