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穿越英法,我的所见所闻

发布: | 发布时间:2021-09-13,星期一 | 阅读:38

FT中文网专栏作家 何越

8月初,谭荣辉先生邀我们全家去他在法国南部的乡下别墅度假。谭先生在英国德高望重,其大名在35岁以上英国人群中几乎家喻户晓,布莱尔一家曾三次在其乡下别墅度假。这样难得的邀请,我们欢喜还来不及,连疫情出行的麻烦都可省略不计。

大概是富国,度假是英国人的必须,纵使疫情间英国借债高达二战后之最,如何让英国人去欧洲大陆(尤其是西班牙和法国)更少麻烦与障碍,是此前英国媒体的一个关注点,如何度假的重要性似乎超过了如何还债,去欧洲大陆的英国人比比皆是。所以,虽然我们不知道具体的出入境管制措施,但我知道来往于英法边界,无需隔离。

英国,是全世界抗疫最勇猛的“小白鼠”国家,从去年3月抗疫起步那日起,就没有实施零容忍的可能性,直接进入了与病毒共存。纵使在三次封锁期间,病毒也从未消失过,一直就在身旁。每天有案例,每天有人死。因为英国封国的底线,是NHS的医疗资源——如果医院病床负担不了,才会进行封锁,防止大量出现新冠病人对医疗资源造成挤兑。

这样悲惨的抗疫起点,死亡人数亦高,已超过12万,英国秩序竟然不乱:下议院和媒体继续各自的争吵,被疫情阻止上班的人,领取80%的工资。大概因为起点悲壮,英国人对病毒“零容忍”政策基本无知,对病毒的态度也最开化,或者说大概是少数全世界最不害怕病毒的国家之一。这倒不是说盲目的不害怕,英国购买和注射疫苗速度全球领先,最终在2021年7月19日(被舆论称为“自由日”。见《英格兰新冠阳性案例增多,为何还会解封?》),英国成人两剂疫苗注射率接近80%之后,走出了被病毒控制的阴影,大幅度恢复正常生活与工作。但目前看来,这近80%的覆盖率无法达到群体免疫的功效 ,未能有效保护其他20%人群——未注射疫苗的人(此处多指拒绝注射疫苗的人),感染甚至死亡的案例仍然存在。英国已准备开始为国民注射第三剂加强疫苗。

如果说去年底在英国出现的阿尔法变种曾令欧洲大陆(包括法国)对英国关闭国境,现在,随着英国注射覆盖率的领先,法国对英国的疫情交通管制已非常放松。与英国类似,法国将入境国家的疫情管制分设三个标准,类似交通灯,分别是红色、中间色(法国叫橙色,英国叫琥珀色)和绿色。欧盟国家属于绿色,英国属于中间色。我惊奇地发现,像我们这样已经打了两针符合法国标准疫苗(指辉瑞、牛津/阿斯利康和莫德纳)的人,从英国入境法国非常简单,只要提供两剂疫苗注射证明,签一个保证自己没有病毒感染症状的声明,就可以了。而获得这个注射疫苗的程序亦非常简单,下载一个NHS的APP,注册后,自动会出现我在NHS的注射纪录。为了保险,我还通过另一方式,即在NHS官网上要求提供打印版的疫苗注射纪录,而且要求英法两种文字版本,很快就收到了文件,全部服务免费。

疫情令出行人数严重降低。布里斯托尔机场曾经提供的直飞欧洲度假胜地的各种廉价航空服务急剧减少。谭先生的别墅在法国南部Catus,距离最近的机场在图卢兹,而布里斯托尔机场去图卢兹的直飞已被取消,于是我们只能到两小时车程以外的伦敦Gatwick(盖特威克) 机场乘搭直飞航班。虽然英国已取消佩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的法定要求,但公交系统仍继续保留此防疫手段,进入机场后,更是必须随时佩戴。

我们乘搭的是廉价航空EasyJet。所谓廉价,就是起价很低,但能提供最简单最基本的服务,托运大宗行李、机上酒水、座位选择都需额外付费。也就是说,乘客得到的服务与自己愿意花的钱直接成正比,多花,服务就多,机舱位置就更好。如果要省钱,也行,坐在最后一排最便宜的位置,不要买机上的酒水,不要带太多行李,去趟欧洲,价钱不到100镑,提前一年订,才几十镑。所以,这比火车票还便宜的机票,加上欧洲比英国便宜的物价,令英国人到欧洲度假的费用,低于在本国的度假消费,导致每年出现大批英国人外出欧洲度假的盛况。

EasyJet在机场的check in已完全改为个人自行在APP或网上进行,机场不再设有人工check in,也就是说,除了几位工作人员移动性的辅助,我们check in面对的是电脑,自己打印出行李标签,自己贴上,自己放入行李托运轨道。

护照并不是移动工作人员检测的重点(估计是因为后面还有两道关卡会查),检查的重点是疫苗注射纪录。查验完毕,给我们一张小纸条,此纸条如同通行令,此后两关,只要显示该纸条,都无需再受检查。

此前英国人入境法国,直接走欧盟护照通道。因为脱欧,英国人改走其他护照通道。有移动海关人员专门检测疫苗注射纪录。我曾担心英法医疗系统不一,法国边境如何确认和接受英国NHS的纪录?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此后进入法国餐厅、酒吧与博物馆都必须提供疫苗证明,和法国边境一样,法国餐厅、酒吧与博物馆的工作人员都有一个扫描器,能够自动辨识英国NHS的疫苗纪录。

法国疫情管理比英国稍微紧一些,室内仍必须佩戴口罩,这令口罩成为生活必需品。为省事,法国人或者把口罩拉到下巴,或者把口罩挂在手肘上,那口罩在风中摇摆,像是装饰物。

相对从英国入境法国,从法国入境英国比较有挑战性。因为要求提供72小时以内做的病毒阴性证明(包括核酸检测在内,有三种选择)。我们在离开英国之前,只是在家里做了自测(检测剂由药房提供,只要给出合适理由,免费领取),但无法保证在法国境内不会受到感染,故此我还特意买了更改飞机票和取消飞机票两项保险,以防万一我们在法国检测阳性,无法按时回英国。

因为不知道在法国药房做病毒检测是否麻烦,是否能够及时获得服务,我们在离境72小时之前(当时我们正好从波尔多回到图卢兹),立刻开始寻找药房。头两个都满位,要到第三天才有空位;街上临时的检测点又只为法国公民服务;找到第三家药房,听闻可以马上检测,我们简直有范进中举的狂喜。检测结果在几小时后发至我们手机,打开链接,是阴性。接下来的两天我们就非常淡定,知道可以开始预先在网上办理登机注册,预订座位等手续,可以按计划回英国了。

除了两次疫苗注射证明和病毒阴性证明,从法国入境英国还需提前48小时在英国政府官网上提交 locator Form,报告入境以后的行踪地址以及联系方式等;同时还必须在网上预定在英国任意一家药房的Day 2(入境第二天)的核酸检测,并提前付费。当我们被这些表格搞得一头雾水,不知所措时,想想此行在谭先生家度假的各种愉快,抱怨的话就说不出口,因为一切都值得。

出境时,图卢兹机场对各种证明仔细检查。那严格的阵势,令我遥想入境英国不知将要怎么个严法。说来没人信,当晚22:20抵达伦敦Stansted(斯坦斯特德) 机场,大批乘客入境,排成十几道蛇形队伍。奇怪的是,移动速度非常快,不到20分钟我们就进入了第一排。那时我才发现,出关仍然使用疫情之前常用的护照自动检测机器,没有海关人员问话,更不要说检查各种证明。我把护照页向下,塞入机器口;然后我面向镜头。机器将护照照片与我本人对上号后,自动开门让我通过。看来检查各种相关证明的工作,英国政府交给了离境口岸的海关人员,而且给与充分信任。而我对英国过去十几年最深的感受之一,就是社会对个人的信任度非常高。我在英国做采访多年,从来都是以个人名义(即独立记者)的身份。被人怀疑,要求出示媒体证明的事只出现过两次。

被政府信任、显示公民自觉性的时刻继续。到家第二天,我们收到了药房寄来的检测包。我们自觉按要求把检测棒塞入扁桃腺处和鼻腔深处,要呕欲吐,眼泪几乎落下。一定会有人随便交差,不可能谁都像我们这样自觉吧?天晓得呢。

中国人喜欢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英国人分明没有这样谨慎小心的思维。至今我们还不知检测结果,但我们的足迹遍及了伦敦、布里斯托尔和我们小镇。如果真的阳性,与我们接触过的人多得去了。不过目前英国的政策是“与阳性接触过的人,只要每日检测阴性,就可正常出行,不再需要隔离”。与病毒共存的日子,英国人早就习惯了。

附:文章写完的第二天,我们收到了病毒核酸检测结果,都是阴性。

(注:作者是英国社会学者。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来源:FT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疫情中穿越英法,我的所见所闻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27393.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