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义农村:暴雨中的小镇

发布: | 发布时间:2021-07-22,星期四 | 阅读:59

作者:殷盛琳、李颖迪

头图来自:微博@chinro_

7月17日以来,河南省遭遇极端强降雨,郑州市常庄水库、郭家咀水库及贾鲁河等多处工程出现险情,郑州市区出现严重内涝。目前,洪灾已造成郑州市区12人死亡。

除了郑州,巩义是这次暴雨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尤其是周边的乡镇,比如米河镇。截止发稿,我们所在的当地救援群,仍然有人在不停求救,以及发问:米河那边现在到底怎样了?

米河镇

7月20号,上午9点多,王天照收到父亲的短信,他和许多村民一起被困在了米河镇东竹园村一家公司的三楼。暴雨侵袭,他们只能暂时到这里躲避。

米河镇距离市区20多公里,属于盆地,四周被山围绕。王天照说,小镇之所以受灾那么严重,是因为四周山上的积水都会冲到这里来,有些地方会引发山洪。

父亲70岁,当天早上八点多出门,想步行到镇中心去把挖掘机开回家,那是家里最值钱的物件,不能被淹。前一天,巩义已经下了一整天的雨,但据父亲说,他出门时路上的状况还好。

父亲走了大概三公里之后,雨开始越下越大,他只能躲到路边的楼里。不久,米河镇的信号塔被冲毁,父亲也失联了。再收到父亲的短信,已经是晚上9点,王天照一整天悬着的心才算放下来。

王天照自己在巩义市区。下午三点多,巩义市区的雨还不见减小时,他就急着开车出门,想回老家救人。但来来回回绕了4条线路,都没能到达米河镇。最接近的时候,他离家只有七八公里,但310国道上积水严重,他不得不折返回来。一路上,他看到很多车辆被冲走,或者泡在积水里。

返回市区后,王天照每隔10分钟就打一次电话。打给父亲,也打给朋友,不间断地刷朋友圈,害怕错过最新的消息。晚上,他看到央视新闻播报,已经有救援队到镇子上救援了,也有朋友发了镇中心的视频,地势高的道路上积水减退,基本可以上街了。但父亲所在的那栋楼房,地势比市中心要低,水电也没恢复,还不知道情况怎样。

他现在就等着,等水再退一些,赶紧回家,把父亲接回去,家人的平安最重要。

西村镇

(一)

魏刁家的房子正岌岌可危。她眼看着这个房子昨天塌了西北角,今天塌了东边,每隔十分钟,大块的红土簌簌往下掉,现在西面的地基都露出来了。魏刁说,这房子是三十年前盖的,所以都是用砖做的地基。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她家没有和村里的其他人一样拆迁到小区里,独自一户留在了山上。

这房子是最普通的红色砖瓦房,临崖一侧简单砌了一堵砖墙。如果雨继续下,塌房是迟早的事情。可她不知道往哪撤离。73岁的父亲得了严重的老年痴呆,走两步路就会栽倒,71岁的母亲也有脑血栓。除了父母,家中只有她一个人,她也50岁了。

7月19日晚,下了一夜雨,房中接了好几桶水。痴呆的父亲早上还问她,房子是不是要塌了?她说没关系,不用管。母亲淋得身上都是水,一直给村里的人打电话,却不知道这事谁能管。

魏刁打了市长热线,对方记录后没有人回应,说别的地方受灾更严重。母亲一直哭,问她咋办呢?她担心今晚这房子就会塌了。所幸的是,晚上十二点,雨停了下来。她对我们说,我们是第一个联系她的人,她觉得一家人终于有被救的希望了。

魏刁和丈夫都是西村镇的农民,丈夫今晚回了婆家。父母丧失劳动能力,魏刁不敢外出打工,只能留在村里种地,照顾父母。

今年天气实在反常,上半年没下一点雨,她在山坡东面种的小麦苗全都干旱死掉了。最后只剩下半亩地的玉米,眼看着能活下来,全在这两天被雨水淹掉了,连玉米秆的顶都看不见,田已经变成了水坑。玉米救不回来,今年魏刁家绝收了。

按照往常的价格,半亩地的玉米也只能卖个两三百元。她家没有什么地,只好去村里人都不去的山上种玉米和小麦。去年收成也不好,她只好从婆家拿来一点麦子,磨了一点麦子面给爸妈送去。

(二)

魏新伟住在西村镇的小区里,这是他的新家。他说小区还好,新家没进水,但在土窑的老房子被淹了,电视机冰箱家具都没法要了。

西村镇距离米河镇二十多公里,在巩义市区南边。村子附近有两个水库,其中一个已经警戒了,另外一个叫坞罗水库,正在泄洪。

魏新伟说,他感觉米河镇受灾更严重。米河镇处于山谷,伏羲山的西面,旁边的水系都要从米河走。米河镇的很多房子都建在以前的河床上,填平了一些,现在水一大,就把房子淹掉了。

而西村镇都在半山坡上。魏新伟的小区附近有一个采石场,这两天都是轰隆隆的声音。这个小区是村里拆迁宅基地重新建的,小区东南方向的山嘴上有一户人家,他看着那栋房不断塌方,崖边上的黄土掉下来,往他们小区车库里砸。现在车库里全是那户人家掉下来的黄泥水,再过两天就要被淹没了。

他听说那户人家里有病人,没地方避难。

西村镇已断水断电。7月20日晚,他在车里给手机充电,在车里睡了一晚上。

魏新伟觉得,这次的经验教训是,无论什么房子都不能建在河床上,哪怕是干涸的河床也不行。他觉得米河镇现在最严重,但那个镇子过水也快,如果雨接着下,接下来倒霉的就是他们镇上了。

巩义市区

小尚家在巩义市区,离最繁华的市中心商业街只有几百米。

7月18号晚上,他从北京回到巩义时,暴雨尚未来临。出租车路过商业街,司机还跟一个外地人介绍,这是我们老城区最繁华的一条街。小尚跟着瞅了一眼,街道上已经空无一人。那时,市民已经收到连续暴雨的预警短信。

真正的暴雨是在第二天下午来临的。19号上午十点多,小尚醒来时只是小雨,他还到商业街吃了午饭。往常,那里是整个巩义最热闹的地方,好像整个巩义的人都在那儿。但下午两点多,雨越下越大,小尚一路走回家只遇到了十几个人。

巩义市区的地势,大体上是南高北低。小尚路过一条有高差的巷子时,积水从南往北流,整个没过他的脚踝。小尚家往北几百米,是石河道,常年处于干涸状态,经过这两天接连的暴雨,那里的水位已经涨满了。

小尚说,除了短暂在道路积水外,暴雨对市区的影响好像并不大。他看到同学在朋友圈发的视频,石河道上连接城区和乡镇的桥已经被积水淹没,很多司机把车停靠在路的两边。他经常坐的那辆南渡河线(又名旅游专线),惯常的行驶路线是从巩义汽车站开车到河洛镇的河洛汇流景区(黄河与伊洛河汇合的地方),因为暴雨,这趟公交缩减了运营范围,只在市区行驶,不再往镇子上开了。

小尚家住在6楼,连着7楼的阁楼。这两天因为下雨,顶层开始渗水。6楼的厨房、7楼小尚所在的卧室、客厅以及楼梯的拐角,说不清哪里有裂缝,雨水滴滴答答从房顶的各处渗进来。小尚和家人在渗水处的下面放了脸盆,把不用的床单、被罩在地板上铺开。到20号晚上,渗进来的雨水已经到了脸盆三分之一的位置。

7月20号下午五点左右,市区的雨开始变小。小尚从窗户往外看到,很多居民已经开始正常进出小区了。

但巩义周边乡镇的情况要严重很多。

小尚一位高中同学7月刚好毕业回家,住在米河镇。那里已是这次暴雨受灾最严重的地方之一。整个小镇处于失联状态。

小尚的同学手机信号微弱,下午5点25分编辑的一条朋友圈,直到晚上8点52分才真正发送出去。同学家门口的水积了一人多高,一楼全部被淹没,附近的车子要么泡在水里,要么直接被冲走。

7月20号晚上八点多,小尚给对方发了微信,20分钟后收到回复。同学说,直到晚上,镇子仍然是停水停电的状态。网络上,求救的信息也在不断传来:明月新村7号楼坍塌,多人被困在工厂、居民楼。

小尚最担心的是农村那些住在窑洞的人。在巩义,一般是在黄土山上挖窑洞,再用砖和水泥砌上一层,最后刷一层白色的油漆,就像缩小版的隧道。小学之前,他和爷爷奶奶在窑洞住过几年。他们家有三个窑洞,分别是厨房、卧室,还有一间用来储物。用砖铺就的地板要低于地面,每次进入窑洞,他们需要下两三个台阶,但在他记忆里,窑洞并没有因为下雨进过积水。唯一的一次坍塌是因为窑洞上面的树倒了。

他不知道以这次暴雨的猛烈程度,窑洞会不会出现坍塌的情况。他们家很早就搬到市区住,老家的窑洞慢慢废弃了,但村里很多老人仍然住在那儿。


来源:先生制造(ID:EsquireStudio)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巩义农村:暴雨中的小镇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25976.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