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上任100天:国内战绩获高分,未来对华政策面临考验

发布: | 发布时间:2021-04-29,星期四 | 阅读:38
拜登
拜登

4月29日是美国总统拜登上任100天的日子。三项美国民意调查近日显示,大部分民众对拜登在这一时期的施政表示满意。拜登在民调上的表现远高于上一任总统特朗普整个任期,但低于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和小布什(George W. Bush)同期表现。

与美国国内事务相比,拜登的对外政策并不是其上任100天的优先考虑。不过,国际局势带来的挑战日益迫近,尤其是与中国的关系趋紧,这是其政府下面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对总统执政100天评价这一传统是由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首次引入。他在1933年总统任期中开了一个好头,自那以后,这一传统保留至今。

罗斯福在经济大萧条时期当选,他在1932年选举日到次年3月4日就职典礼这段过渡时期中,实施了一系列大胆的立法和监管措施,为美国走出经济萧条打下坚实基础。包括通过了紧急银行法案,建立起由财政部监管银行的健全系统;推动货币改革,禁止黄金出口;推出农民保障法案,通过减少农业总产出而抬高农业收入等。

在奥巴马总统上任的100天中,公众对其处理外交政策和经济方面的支持率较高。在外交政策上,大多数美国人认为,奥巴马在考虑美国利益和其盟友利益方面取得了平衡。经济上,公众赞同他对医疗保健、税收政策和预算赤字的处理。

而对于上任总统特朗普,民调显示,他上任100天后的公众满意程度是美国现代历史上最低的。他上任后风波不断,包括其国家安全顾问就职几周后下台等,并且他也没有取得重大的立法成就。

虽然有批评者认为, 用100天来评判一个总统是武断的,但与罗斯福一样,拜登在这100天内显露出他独有的执政风格,为未来四年定下基调。

前100天的施政成果并不一定决定总统四年任期的进程。比如卡特总统在上任100天内非常成功,但后来却面临政治垮台。而肯尼迪总统虽然起步缓慢,但最终表现强劲。

不管未来如何,到目前为止,拜登的总统任期给民主党人带来了活力,许多民主党人对他推进重大承诺的意愿感到惊喜。CNN的分析指出,拜登的持续声望将加强他在党内的地位。与此同时,拜登的成功可能会增强民主党人进入2022年中期选举的前景,并巩固一个可能开启美国自由主义新时代的政治联盟。

在民意方面,蒙莫斯大学(Monmouth University)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总体而言,46%的美国人认为美国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这一比例是十多年来最高的,为拜登政府的未来施政打下民意基础。

4月29日是美国总统拜登上任100天的日子。

新冠疫情和经济纾困政策获肯定

在这100天中,拜登将执政重心放在处理美国国内的新冠疫情上。主要包括两方面的工作:疫苗推广和经济纾困。

科学家们在拜登上任之前就研制出了高效疫苗。上届政府计划采取不干涉的方式,将疫苗分配给各州处理。但拜登上台时说,他的目标是在100天内接种一亿支疫苗。

4月21日,拜登宣布已经接种了2亿剂疫苗,这远超他上台时定下的目标。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调查,72%的美国人对拜登有关疫苗的处理给予了高分。

在处理疫情的同时,拜登的“美国救援计划”给公众留下深刻印象。根据皮尤的数据,67%的人认可他的经济援助计划。

这个1.9万亿美元的一揽子计划提供了全面的健康救济和经济刺激。该法案为州政府和地方政府提供援助,为美国家庭提供直接帮助,为小企业和房主提供援助,扩大失业补偿等。

除了这一短期纾困方案外,拜登还打算推动一个为期八年、规模2.25万亿美元的“美国就业计划”。该计划将大力推动基础建设,核心是修缮公路和桥梁、扩大宽带网络接入和增加研发资金,另外还将提高公司税为该计划提供资金。

拜登表示,这项计划将创造数以百万计的就业机会、重振美国经济,并帮助美国与中国竞争。他说:“这是二战以来对美国就业机会的最大投资,它将创造数以百万计薪酬良好的工作机会。”

拜登说他的计划是经济思想的根本性转变,不同于几十年前共和党总统里根(Ronald Reagan)推行的小政府和减税政策。拜登认为,这场疫情暴露了美国长期存在的不平等。“现在是时候自下至上、自中至上,而不是自上而下地建设经济了。”

在大手笔纾困方案下,美国经济已经开始复苏,今年第1季的GDP已经回复到疫情前水平。经济学家预计,今年经济成长率至少达到6%,创70年来新高;失业率会降到4%,接近疫情前3.5%的水准。

根据NPR的民调,56%的美国人支持拜登的2.3万亿美元计划,这为接下来的实施这一计划提供了民意基础。

因边境、移民问题获负面评价

边境问题是美国的棘手事务。拜登的重大举措是,停止修建边境墙,取消针对穆斯林的旅行禁令,恢复在美国领土上的庇护听证会,恢复对无证件未成年人的保护,以及暂停驱逐部分非暴力罪犯。

另一重大举措是将移民改革法案提交给美国国会。正如拜登所说,让1100多万非法移民的身份合法化,并为他们提供获得公民身份的途径是一件大事。

不过,这些政策在效果上不如预期。与其他事务相比,民众对拜登在边境问题上的处理多持负面。根据NPR民调,53%的民众表示不满意,34%表示满意。

这对拜登政府来说是一个警示。目前,美国南部边境的移民人数激增,其中很多是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

分析认为,移民潮在未来不可避免,而国会的法案并没有解决这一问题。

另外,两党对拜登在边境问题上的处理均有所质疑。当拜登政府宣布把本财年的难民上限维持在1.5万人时,民主党内引发了反弹。白宫随后改变了立场,宣布拜登将在下个月设定新的、更高的难民上限。与此同时,共和党对总统的支持依然很低。

重塑全球领导力

除了应对疫情和经济困境,拜登在上任100天内的另一个优先考虑是,修复与国际组织的关系,重塑美国的全球领导力。这着重体现在气候问题上。

拜登表示,气候变化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生存威胁”。他在上任第一天就宣布重新加入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巴黎协定》。该协议于2015年通过,旨在遏制全球温室气体排放。

应对气候问题需要数十年才能看出成效,因此很难在100天后就给与批判。不过,拜登在白宫、国务院和能源部门组建了强大而有经验的团队,被认为开启了良好开端。

4月22日,拜登召集了40多个国家领导人参加全球视像气候峰会。在此之前,拜登派出气候特使克里(John Kerry)访问中国,一些观察者将这一出访视作“诚意十足的邀请”,成功令这一排放大国的领导人习近平接受邀请,出席峰会。

不少分析认为,本次气候峰会为美国重塑全球领导力奠下基础。

不过,拜登针对气候问题的施政策略并非完美。有批评指出,他的计划忽视了对排放上限、碳税和大规模新法规的呼吁。这些新法规旨在开发技术和基础设施,着眼于大型现代经济所需要的巨大工程与深度脱碳。

对华政策

与美国国内事务相比,拜登的对外政策并不是其上任100天的优先考虑。不过,海外局势的挑战日益迫近,尤其是与中国的关系依旧紧张,这是他未来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在中国问题上,拜登基本上延续了上任总统特朗普的政策。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表示,在涉及中国问题上有三种处理方式:对抗、竞争、合作。

在前100天里,美国对待中国的重点是对抗与竞争。

美国3月发布《国家安全战略临时指南》,将中国视为唯一具有综合实力、挑战美国的竞争对手。未来美中关系是美国最大的挑战之一,而技术则是美中竞争的核心。

3月19日,布林肯结束对日本和韩国首次访问。 之后马不停蹄在领土阿拉斯加会见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双方针锋相对的谈话成了媒体关注的焦点。观察指出,拜登政府不再暗示要改变中国的政权,但依旧不会大幅度改变对华强硬政策。

在安全方面,拜登政府一直在保持甚至加强了与台湾的接触。他们继续与台湾官员保持高层接触,并继续出售武器。美国国防部正在审议对华政策,预计将把一些军事资源从中东转移到亚太地区以对抗中国。

另外,拜登主张以全方位战略应对中国挑战,他修正了特朗普政府单边主义对抗中国的做法,转向积极与盟友合作。

除了与日本、澳大利亚及印度展开“四方安全对话”,拜登也准备与欧盟合作,共同应对中国威胁。尤其是4月16日美日高峰会后发表联合声明,直接反对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活动,以及对新疆和香港的立场。

到目前为止,气候问题美中两国唯一合作的领域。拜登政府成功邀请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参加4月22日的全球视像气候峰会。不过,未来的合作方式尚不明确。

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东亚系副教授马钊对BBC中文说,拜登“并非通过扩大合作来避免或者缩小竞争,而是要分割合作与竞争领域;而且即便是合作,美国也要突出美国的领导权,并增加美国的竞争优势。”

在气候问题上,他说,美国也是要在其主导的框架下进行合作,增加美国在这个全球议题上的世界领袖地位。他认为接下来的观察重点在于,拜登在对外政策中如何兼对华顾竞争与合作两个方面,以及美国盟友的对华态度和策略。

美国巴克内尔大学(Bucknell University)国际关系系主任朱志群认为,在美国的对华政策中,“竞争-合作-对手”的三合一框架正在形成,但合作的部分很小。

他对BBC中文说,拜登上任后推翻了特朗普政府几乎所有的对外政策,但唯独对华政策几乎没有变化。他举例说,在重开中国在休斯顿的领事馆一事上,“应该说争议不大,但到目前为此,拜登政府还没有任何打算。”

有评论指出,海外局势的挑战正日益逼近美国,中国、俄罗斯、伊朗、朝鲜等相关问题都将成为拜登政府的考验。中国在台海和南中国海领域频繁释放强硬信号。俄罗斯继续保持对乌克兰的威胁姿态。伊朗宣布提高浓缩铀丰度,令重启伊美核协议谈判日益紧迫。

朱志群认为,当美国国内疫情稳定后,拜登政府会“很自然更多关注国际事务,印太地区特别是中国肯定是美国外交政策的重心。”

他认为拜登政府会从美国国家利益出发制定其外交政策。“如果它认为中国的快速崛起威胁到了美国的全球霸主地位,那么美国政府一定会千方百计跟中国对抗;如果它认为中国的发展能够对美国经济、特别是拜登政府在推进的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做出贡献,那么拜登政府也会选择性地跟中国合作。”

马钊则认为,美国的疫情与政治分裂两重危机不允许拜登优先处理外交事务。不过,由于中国事务是两党少有的政治共识,“拜登很有可能会利用中国威胁或对华竞争来缩小执政阻力。”

“比如他的大基建计划,很重要的说辞就是要提振美国自身的经济实力,从而对华竞争,而基础建设将保证美国在美中大国竞争中最终胜出。”马钊说。


来源:BBC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拜登上任100天:国内战绩获高分,未来对华政策面临考验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23762.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