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艺术:是艺术,还是技术?

发布: | 发布时间:2021-04-25,星期日 | 阅读:20

FT中文网专栏作家 薛莉

最近全球艺术圈内最大的话题,莫过于佳士得纽约3月11日拍卖加密艺术家Beeple的作品《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最终成交价6934万美元。这使得在传统艺术圈内无人知晓的Beeple一夜之间成为全球身价第三高的在世艺术家,仅次于被认为是当代最重要的波普艺术家杰夫•昆斯(Jeff Koons)和被称为英国艺术教父的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

佳士得的竞争对手苏富比也不甘落后,宣布正准备与著名数字艺术家Pak展开NFT艺术品合作,希望“进入一个全新的数字艺术世界”。

有了老牌艺术交易机构的加持,以及天价成交额吸引的密集眼球与海量流量,加密艺术瞬间出圈,也让支持加密艺术形态的一种格式“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质化代币)成为热词。每个NFT都有一个唯一的ID编号,并可被区块链上的智能合约识别,因此成为“确认知识产权”的最佳载体。

全新的概念与玩法

加密艺术作品为创作者与收藏者带来了许多突破想像与概念的玩法。

在里程碑式的加密艺术作品《First Supper》中,图片并非静态的数字图片,而是由22个图层(Layer)组成的可编程作品,由加密艺术平台AsyncArt联合13名加密艺术家推出,在2020年3月完成拍卖。这件作品分为23个部分进行拍卖,分别是主体和22个图层,也就是说First Supper这件作品,共有1个Master NFT和22个不同的Layer NFT。

在每一个Layer的页面上,艺术家和拥有者的名字被同时展示。更为独特的是,每个Layer的NFT拥有者能够在创作者规定的范围内,随时改变图层的设定,比如调整颜色、旋转等,而主体NFT也会同时随着这些改变而相应改变。因此呈现出创作者与购买者交互创作的全新体验,而购买主体NFT的藏家,也买到了一件随时在变化的作品。

从技术上,拷贝一件NFT并不难,但拷贝之后的NFT就成了一件有着全新ID的新NFT,因此虽然作品可以被以同样精度下载、观摩、甚至存在自己的储存器里,但真正的所有权却永远不会被转移,除非原来的拥有者将手中的NFT转手卖掉,而交易纪录也会被如实记录下来。

这种全新技术与销售方式赋予了艺术创作者极大的想象空间,越来越多的新玩法和与藏家的互动方式被开发出来。

加密艺术作品《红与蓝》,创作者:刘嘉颖

比如,中国艺术家刘嘉颖的加密艺术作品《红与蓝》,由100个红蓝渐变色块组成。自2019年10月18日起,在加密艺术平台OpenSea开始拍卖,每个色块都是一个NFT,经过长达一年的拍卖后,这些色块将展现出不同的价值分布。最终100个色块共拍得5.2751以太币(ETH),其中100号蓝色价格最高,成交价为2.5578以太币,其次为 1号红色,2.3153以太币。

蓬勃的发展势头

3月底和4月上旬,全球首场加密艺术线下展览“虚拟生境”在北京和上海双城举办,包含了国际最具影响力的加密艺术家的一些作品,比如:2020年在佳士得以131,250美金成交的NFT作品——Robert Alice 的《Portraits of A Mind》,由Metapurse去年12月在Nifty Gateway以220万美元拍下的Beeple的5000件作品里的其中20件,以及中央美院邬建安教授的《Boxing Men》系列作品,还有上文提到的《First Supper》和刘嘉颖的《红与蓝》等。

展览的主办方BCA(BlockCreateArt)成立于2018年,于2020年10月上线BCAEX (区块链数字加密艺术交易平台),截至2021年1月,平台总成交额已超过300万美金,BCAEX覆盖16个国家及地区,已签约225位艺术家,平台拥有5万全球用户。这个年轻的公司目前已成为亚洲领先的加密艺术品交易平台。今年3月,BCA获投天使轮200万美金,由分布式资本和Zonff Partners领投,水滴资本和多位天使投资人跟投。

BCA的创始人孙博涵是中央美院油画专业的本科及硕士研究生,在读研的时候接触到区块链艺术概念,并决定创业。他希望借助这个方式,让艺术创作者不用了解区块链技术就可以参与进来,“在家动动手指,做做图就能养活自己。”

除了扶植原生加密艺术作品,BCA还致力于探究传统实物艺术的“加密化”,帮助传统艺术家解决“上链”的技术壁垒,以及和艺术家一起探索艺术“加密”过程前后不变的或变化的艺术精神。

在各种加密艺术品交易平台上,如果你想在线竞拍一件加密作品,只需按照网页上详细的步骤指示,借助VPN,就可以进入区块链的世界,并能申领自己在这个世界中的一个“钱包”。通过用美金等法币购买虚拟货币后,就成为了加密世界里的潜在买家。但目前的以太坊生态圈中,转账费和“汽油费”均需几十美金起步,交易成本并不便宜。

而在国际加密艺术市场上,SuperRare、Nifty Gateway、Foundation等几个平台发展迅猛。据Cryptoart.io数据显示,加密艺术3月总交易额达2.02亿美元,其中,Nifty Gateway 3月总交易额达1.4亿美元,SuperRare3月总交易额达2956.95万美元,Foundation 3月总交易额达1600.91万美元。

是泡沫、虚妄,还是未来?

伴随着加密艺术品的天价成交额而来的,是对藏家身份的猜测。

3月12日,佳士得拍卖行和Metapurse公司发布联合声明,宣布以6934万美元成交的NFT作品《The First 5000 Days》的买家,是Metapurse的创始人Meta Kovan。MetaKovan是Metapurse创始人和财务人员的化名,而Metapurse是世界最大的NFT基金,目前持有的NFT包括Beeple的Everydays:2020系列,Urbit Galaxy,F1 DeltaTime III,First Supper以及在Cryptovoxels和Decentraland的虚拟资产。

值得注意的是,Metapurse还主导发行了关联Beeple的代币B.20。

Twobadour Pannar在1月发布的文章提到,B.20(Beeple 20 Collection)代币的总供应量为10000000枚,将大约59%的B.20留给Metapurse,41%的代币给艺术家等参与者分配。其中,16%的代币用于公募;11%给合作者;8%预留给私募;4%留给Metapurse的朋友们;Beeple本人将获得2%的份额。

这千丝万缕的关联行动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左手倒右手”的“炒作”行为。

此外,因为加密艺术交易时显示的是钱包名字而不是背后所有人的真实姓名,而一个人可以拥有无数个钱包,哄抬价格轻而易举。Beeple去年12月在Nifty Gateway上那次指标性的拍卖成绩,最后被媒体报道出,12位竞拍者其中11位是来自于同一位买家(Id 为metakovan)的11个不同名字的钱包。

就连Beeple本人(本名:迈克•温克尔曼)也在采访中表示:他认为NFT艺术“绝对”处在泡沫中。

从艺术创意的角度,Beeple等加密艺术家的创作手法并不新颖。在传统艺术世界里,影像艺术、数字艺术早已经历了多年的探索后成为当代艺术的主流板块之一,创作理念与手法也日新月异。而加密作品的交互式探索,到底是艺术的里程碑还是技术的里程碑,还有待时间来判断。

虽然“链圈”和NFT热潮中怪象丛生,但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理念以及NFT的“确权”功能仍是被一致认可的价值所在。相信随着应用的完善与“上链”的轻松与普及,这个领域会产生越来越多颠覆性的惊喜。

(本文作者邮箱:[email protected]


来源:FT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加密艺术:是艺术,还是技术?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23713.html

分类: IT观察,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艺术走廊.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