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核子研究中心:物理殿堂中的艺术实践

发布: | 发布时间:2021-04-17,星期六 | 阅读:32

文丨宋佩芬

位于瑞士日内瓦郊外的欧洲核子研究中心(CERN)在2012年7月4日那一天证明了“上帝的粒子”确实存在,为基础物理填补上最后一块拼图,验证了困扰物理学家数十年的疑问,也让我们更加认识物质世界的真实性质。

“上帝的粒子” 的本名是希格斯玻色子(Higgs boson particles),这个玻色子早在20世纪60年代就被彼得∙希格斯 (Peter Higgs) 预言,却一直无法证实。希格斯在1964年发表一篇论文,论文中他假设了一个“希格斯场” (Higgs Field) 来解释标准模型理论的质量问题。“没有了希格斯场,就不会有电弱力的对称破裂;没有对称破裂,W粒子和Z粒子就会跟光子一样不具质量,而电磁力和弱核力仍然是同一种力;缺乏基本粒子和希格斯场的交互作用,就不会有质量,也就没有物质、没有恒星、没有行星,没有生命。希格斯场的直接存在证据,只能透过寻找它的场粒子(亦即希格斯玻色子)来确定,只要找到希格斯玻色子,我们忽然之间就会更加明白物质世界的真实性质,”巴格特(Jim Baggott)在《上帝的粒子》一书中解释。

读者请勿担心,这篇文章要谈的不是物理学。我想说的是,让CERN斥资数十亿美元建造大型强子对撞机,动员上千名科学家,花费50年的光阴,都是为了去寻找导致“对称破裂”的场粒子。对称在美学上占据相当重要的地位,从某个角度观察,科学家与艺术家所追求的,其实有不少相通的地方。正是如此,CERN在10年前创立了专属的艺术部门,带动艺术家与物理学家的对话。

“我们不是为了交流,也不要去庆祝科学的成就,而是为了干预。”CERN的艺术总监Mónica Bello通过视频说,艺术家擅长提出大问题,而CERN正是被提问的好地方。因为CERN不但有最快、最卓越的机器设备,最复杂精确的技术,还有上千位科学家在那里探索宇宙最基本的结构。

艺术家:吉安尼•莫蒂(Gianni Motti),作品:《希格斯,寻找反莫蒂 》(HIGGS, looking for the anti-Motti),地点/时间:欧洲核子研究中心(CERN),日内瓦,2005年。

艺术部门目前有《碰撞》 (Collide)、《加速》 (Accelerate)、《连结》(Connect) 和《委托创作与展览》等独立项目。运作的资金来自政府机构、基金会,以及私人捐赠。任何艺术家都可以将提案发给CERN,由委员会评估来挑选最合适的艺术家前来进行《碰撞》的驻地研究创作,CERN全额补助机票、住宿与薪资。《连结》是CERN最新开发,针对“全球南方” (Global South)的交换活动。从瑞士与南非开始,艺术家们可以同时在CERN以及南非的国家天文台和射电天文学观测站等地研究创作。CERN也会定期举行展览,委托艺术家创作作品。

10年来,CERN 接待过各式各样的艺术家。定居巴黎的日本艺术家池田亮司涉足了数学、量子力学、哲学、声音、影像等领域。他和CERN的物理学家交流,将粒子物理学“超对称性”(Supersymmetry) 中时空对称性理论发展成一个需要动用40架DLP投影机、41台电脑以及扬声器的视听装置。

艺术家:迈克尔•纳贾尔(Michael Najjar),作品:《超对称粒子》(supersymmetric particles ,2019年),混合摄影,颜料墨水打印;图片由©迈克尔•纳贾尔提供

对Bello而言,最让她印象深刻的是英国艺术家Susan Treister。Treister结合了上世纪70年代初,史蒂芬•霍金的量子物理和黑洞理论,以及后人发展出的全息原理(holographic principle),试图说服CERN的科学家们,也许进入黑洞的物体的所有信息都被涂抹在一个遥远的二维表面周围,包围着我们,而我们只是那远在银河边际的全息投影。现实,可能是一种幻觉!Treister还从大型强子对撞机汲取灵感,将整个艺术史,从洞穴绘画到当代艺术超过25000张的图片,以每秒25张的速度输出,在长达近17分钟的视频循环中按时间顺序加速。如果你认出了一件艺术品,你的大脑试图抓住它的同时,大约会立刻错过其它一百件,但是如果你放任自己去看所有闪烁的图像,就犹如一场全息体验。

在Julius Von Bismarck的照明装置和CMS探测器的海报下,舞蹈家们为现代舞作品“QUANTUM”排练。(图片来源:Michael Hoch/CERN)

Bello认为艺术家与科学家都有强烈的求知欲,都喜欢问难解的大问题。两者之间的区别是,艺术家会利用直觉,而科学家们则以理性的思维来面对问题。“当你将两者放在一起,就会为问题的讨论打开一扇新的大门。”不过Bello认为,他们之间也有很大的文化隔阂,到今天依旧有许多人认为艺术是为了消遣,而科学一定会带来伟大的技术。当然这都不是真的,科学家必须面对一次又一次的失败,直到找到答案。也就是如此,让艺术家花时间在实验室里是很重要的。艺术与科学的对撞不一定会带来更新的科技或更好的艺术,但如同大型强子对撞机帮忙找到“上帝的粒子”一样,他们充满想象力的对撞,肯定会产生令人意想不到的结果。


来源:FT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欧洲核子研究中心:物理殿堂中的艺术实践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23579.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科技视野, 视觉走廊.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