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山素季:一个堕落了的圣者

发布: | 发布时间:2021-02-2,星期二 | 阅读:69

HANNAH BEECH

周一,曼谷的缅甸大使馆外,一场反对昂山素季被拘捕的示威活动。 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缅甸被军政府控制的年代,人们会秘密收藏昂山素季(Daw Aung San Suu Kyi)的照片,希望这位民主英雄的护身符能将国家从可怕的军队手中拯救出来,尽管她自己正在软禁之中。

她和她的政党在2015年选举中赢得了历史性的胜利,又在去年取得大胜,巩固了文官政府和她在缅甸的声望,但是从那之后,外界对昂山素季的看法变得截然不同:一个堕落的主保圣人,与将军们达成浮士德式的协议,再也配不上她那个诺贝尔和平奖。

最终,75岁的昂山素季无法保护她的人民,也无法安抚将军们。周一,统治该国近50年的军方政变中再次夺权,缩短了她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的执政时间,后者上台只有五年。

昂山素季在黎明前的一次突袭中被拘捕,一同被捕的还有她的几位高级部长和一批民主人士。对军方批评人士的围捕持续到周一晚间,该国的电信网络不时中断。

在全国各地,政府的广告牌上仍然挂着她的形象,以及她所在政党的战斗孔雀形象。但是,军队已在总司令敏昂莱(Min Aung Hlaing)指挥下重新掌权。

昂山素季在国内外两种不同的观众面前代表着两种完全不同的典型形象,她的消失证明了她无法做到许多人所期待的事情:与同她分享权力的军方形成政治平衡。

缅甸最大城市和商业中心仰光部署了数百名警察。 The New York Times

昂山素季听任与敏昂莱(Min Aung Hlaing)将军的谈判破裂,因此失去了军方的信任。由于为将军们对罗辛亚穆斯林的种族清洗辩护,她也失去了支持她数十年的国际社会的信任。

“昂山素季回绝国际批评,声称自己不是人权活动家,而是一名政治家。但可悲的是,她在这两方面都不是很擅长,”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亚洲副主任菲尔·罗伯逊(Phil Robertson)说。“她掩盖了军方对罗辛亚人的暴行,这是一次巨大的道德考验。但与军方的缓和协议也从未实现,她在选举中取得的压倒性胜利现在被政变摧毁了。”

这是拜登总统首次面对旨在颠覆民主选举的政变的考验,他发表了措辞强烈的声明,该声明似乎是在处理人权问题的方式上特意要与其前任区分开。

他说:“在民主国家,武力绝不应用来推翻人民的意愿或企图抹去诚信选举的结果。”他的措辞类似于1月6日美国国会大厦暴动以推翻他本人的选举后说的话。他呼吁各国“团结一致”,敦促缅甸军方立即放弃权力。

他还说:“美国看得到在这个困难时刻与缅甸人民站在一起的人。”他使用的是缅甸的旧称Burma,美国政府至今仍在使用它。

缅甸曾遭受了将近半个世纪的直接军事统治,并且连续数日传出将会政变的消息,即便如此,缅甸民主时代的解体速度也令人震惊。

11月,由于许多选民再次选择昂山素季的政治力量作为控制将军们的最佳——以及唯一——武器,她的全国民主联盟打败了军队的代表政党。她与军队在过去五年中的和解被某些人视为政治柔术,而非绥靖。

军方在其设计的“秩序井然的民主制度”中仍保有重要权力,抱怨存在大规模选民舞弊。1月28日,敏昂莱将军的代表给昂山素季去信,命令重新计票并推迟议会的开放时间,否则将面临后果。

缅甸军方的支持者在仰光庆祝接管政权。
缅甸军方的支持者在仰光庆祝接管政权。 The New York Times

军方在周一全面接管政权的同时宣布了为期一年的紧急状态。这打破了缅甸为世界提供了一个民主典范——尽管并不完美——的所有幻想。

“她是唯一可以反抗军队的人,”73岁的退休教师昂觉(U Aung Kyaw)表示。“我们都会永远投票支持她,但今天是我一生中最难过的一天,因为她又不在了。”

昂山素季从一开始就与高层军官建立了密切的关系,她的全国民主联盟是与高级军官结成联盟的。2010年结束软禁后,她经常与一名曾把她关起来的前军政府成员共进晚餐。

她的支持者说,这种亲近不仅仅是佛教徒的自控或政治手段。昂山素季是现代缅甸军队创始人的女儿,她公开表示对军队怀有深情。

随着军方在2017年加大对罗辛亚穆斯林的袭击,昂山素季似乎表现出与将军们同仇敌忾的态度,而超越了单纯的政治利用。

联合国调查人员表示,屠杀和焚烧村庄——造成了一百万穆斯林少数民族的四分之三逃往邻国孟加拉国——是出于种族灭绝的意图。但是在2019年的国际法庭上,时任缅甸外交部长兼国务资政的昂山素季认为暴力是“内部冲突”,军队可能使用了不相称的武力。

2019年12月,昂山素季在联合国国际法庭上为缅甸军人种族灭绝和其他罪行的指控辩护。
2019年12月,昂山素季在联合国国际法庭上为缅甸军人种族灭绝和其他罪行的指控辩护。 Koen Van Weel/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她对罗辛亚人的语气几乎是轻蔑的,而且她遵循军方的做法,不叫他们的名字,以免给他们人性化的身份。

“有些人会以为她对军队的卑躬屈膝失败了,认为她为种族灭绝辩护以获得政治上的支持,但仍然失败了,”人权监督组织“巩固人权”(Fortify Rights)的创始人马修·史密斯(Matthew Smith)说。“昂山素季没有在法庭上捍卫军队来迎合力量平衡。她为军队以及她自己在暴行中所扮演的角色辩护。她是问题的一部分。”

军政府的公然回归提醒着我们缅甸的将军们掌权数十年来所犯下的所有暴行——系统性压制少数族裔、屠杀亲民主示威者、摧毁曾经前途光明的经济体——没有一名高级军官被法庭彻底追究责任。 

联合国安理会2月轮值主席英国的常驻代表吴百纳(Barbara Woodward)表示,安理会将在周二就缅甸危机举行会议。她说:“我们希望进行尽可能有建设性地讨论,并探讨一系列措施。”她不排除可能会对政变发起者进行制裁。

她告诉记者:“我们想回到尊重人民民主意愿的道路上来。”

去年12月,缅甸军队总司令敏昂莱(右)在仰光。
去年12月,缅甸军队总司令敏昂莱(右)在仰光。 Lynn Bo Bo/EPA, via Shutterstock
周一,仰光市中心。政变令人们在惊恐中恢复了自我保护的老习惯。
周一,仰光市中心。政变令人们在惊恐中恢复了自我保护的老习惯。 The New York TimesHannah Beech

自2017年起担任东南亚分社社长,现驻曼谷,她此前在上海、北京、曼谷和香港为《时代》杂志报道20年。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昂山素季:一个堕落了的圣者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21228.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