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族主义者眼中的世界:中国崛起,西方衰落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12-14,星期一 | 阅读:95

储百亮

支持者声称,中国的威权体制不仅与西方民主制度不同,而且还证明了其优越性。
支持者声称,中国的威权体制不仅与西方民主制度不同,而且还证明了其优越性。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在一位北京艺术家对2098年世界的描绘中,中国是高科技超级大国,而美国则一落千丈。美国人投奔了共产主义,而挂满了“美利坚人民联盟”(People’s Union of America)的镰刀锤子旗的曼哈顿,已成为一处古色古香的旅游休闲区。

这样的胜利愿景激起了中国人的共鸣。

近几个月来,这位叫范文南的艺术家创作的科幻数字插画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引起了轰动,反映了民族主义情绪的再度兴起。支持者声称,中国的威权体制不仅与西方民主制度不同,而且还证明了其优越性。虽然是老生常谈,但中国抗击新冠疫情的成功还是给了这一主题巨大的推力。

“美国并没有像几十年前描绘的那样是一个天上神国,”20岁出头的范文南说,他将自己的风格称为“人民朋克”。“它也没有特殊的地方。非要说特殊,特殊的地方就是它有时候会比较混乱。”

在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共产党宣扬了这样一种观点,即中国正走在发力超越西方对手的路上。

这种叙事认为,中国消灭了新冠病毒,表现出了手忙脚乱的西方民主国家无法企及的决心。北京已经给100多万人接种了国产疫苗,尽管其安全性让科学家们担忧。人们担心疫情会导致严重经济衰退,但中国的经济已经复苏。

“在这次抗疫斗争中,也会有‘胜疫国’和‘败疫国’,”在北京一所大学任教的退役大校王湘穗在本月断言。“我们是‘胜疫国’,而美国现在还在那个泥坑里面出不来,我觉得它很可能变成一个‘败疫国’。”

报纸、电视节目和社交媒体上都在说,习近平和党的坚定领导使中国取得了最近的成功。

范文南的“中国 2098:第一次出国”。
范文南的“中国 2098:第一次出国”。 FAN WENNAN

“对西方的制度迷信该醒醒了,”国有媒体中国教育新闻网在上周的一篇评论中表示。“西方某些国家政党恶斗加剧,社会分裂加深,酿成严重社会危机。”

如今,中国在批评者面前被证明是正确的这一主题,在民众中也有了真正的吸引力,包括对年轻人,这一点从范文南等艺术家的作品和一系列网络评论中就能看出来。在ArtStation网站上展示范文南对共产主义曼哈顿的描绘中,一条以导游口吻撰写的图示声称,亚洲和欧洲代表了未来的方向。

“要体验历史变迁,感受帝国时代的余晖,”导游说,“还得去北美。”

中国眼下的得意情绪可能会加剧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就任总统后所面临的挑战。特朗普总统的大选失利并没有减轻中国人对美国的怀疑,商人兼网络评论员李建秋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

“对于我个人而言,中国算是心理上取得了优势,”40多岁的李建秋说,此次疫情就是他的一个心态转折点。“但西方的表现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原先的思想更加改变了,现实证明美国的制度确实没有优势。”

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和1999年美国轰炸中国驻贝尔格莱德使馆之后,好斗的民族自豪感都曾在中国涌动。如今有了一种更强烈的感觉,那就是西方强国可能正在不可逆转地衰落,而这次疫情证明了中国的崛起。

“原来中国大部分老百姓对美国还是比较佩服的,但近年来,对他们来说,中国的制度优势是越来越明显了,”北京的人民大学国际关系教授金灿荣说,绰号“金政委”的他已经是网红评论员。“比以前要自信嘛。”

中国外交官和官媒对西方政府的批评表示蔑视。支持采取更强硬外交政策的中国人呼吁回击西方的批评,特别是在疫情暴发之后。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在上周的一次演讲中表示,中国不会挑事,但他也警告他国政府不要低估中国反击批评的决心。

“对于这种不择手段的打压遏制,”乐玉成说,“我们不可能忍气吞声,委曲求全。”

批评人士担心,傲慢可能导致中国高估自己的实力,错误地判断自己能把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逼到什么程度。

“这些想法并不仅限于中南海的厅堂里,”曾撰写过中国人对美国衰落的看法的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高级研究员朱利安·格维茨(Julian Gewirtz)说。

“他们的必胜信念正在塑造大众民族主义和官方外交政策,”他在一封邮件中写道。“这促使他们更强烈地要求中国的意愿得到遵从。”

在网上,中国评论员深入探究历史,以对照当下的处境。有人把美国比作上世纪摇摇欲坠的大英帝国,因过度扩张而疲惫不堪。

在新冠病毒暴发期间,中国医务人员前往武汉。中国成功遏制病毒,激发了民族自豪感。
在新冠病毒暴发期间,中国医务人员前往武汉。中国成功遏制病毒,激发了民族自豪感。 NG HAN GUAN/ASSOCIATED PRESS

另一些人则追溯得更加久远,将美国比作了中国自己的明朝,后者在17世纪因腐败、叛乱和侵略的重压而崩溃。今年在网上流传开来的一个观点是,中国应该担纲“蛮夷”满族军队的角色——在评论人士生动但并不总是准确的复述下——横扫亚洲大草原,突破长城,粉碎明朝统治者。

这一类比的支持者声称,当今中国必须像满族部队一样行动,准备通过控制中国周边的关键海域,以在地缘政治敌对圈实现“入关”。

一直在关注“入关学”兴起的新西兰汉学家白杰明(Geremie R. Barmé)表示,这种历史对比反映出人们“对中国的伟大民族地位及其世界地位”的焦虑。

“它的基础是中国在道德上更优越——我们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人民——因为美国的缺点我们都没有,”他说。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没有对近期的美国衰落的宣称发表评论。但是他认为中美两国在意识形态上的竞争陷入了僵局。自从2012年上台以来,他呼吁中国学校、教科书和网站给年轻人打预防针,以抵御可能会破坏政党统治和本国“文化自信”的西方价值观。

习近平在2018年发表的讲话中说:“我们的教育绝不能培养社会主义破坏者和掘墓人,”该讲话最近发表在他的一本评论意识形态的书中。

本月初,印第安纳州印第安纳波利斯一个免下车检测点的工作人员。许多中国人将美国对待大流行的方式视为他们对该国心态的转折点。
本月初,印第安纳州印第安纳波利斯一个免下车检测点的工作人员。许多中国人将美国对待大流行的方式视为他们对该国心态的转折点。 LEE KLAFCZYNSK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有人警告说,中国有可能低估了美国的实力。近几个月来,中国学者一直在争论北京应该如何应对疫情后世界,不少人呼吁,克制是赢得持久影响的最佳途径。

上海的历史学家萧功秦在上个月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写道:“中国国内高调的民族主义,也使得美国觉得中国在咄咄逼人,”这引起了广泛的讨论。

美国远非唯一一个感受到来自中国的官方斥责和公众愤怒的国家。澳大利亚因批评北京、制定法律以减少中国政府在澳大利亚建立影响力的努力,以及敦促对大流行的起源进行调查而激怒了中国。大流行的起源对北京来说是一个敏感话题。

上个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推特上发了一条中国艺术家伪造的图片,描绘了一名澳大利亚士兵正要对一名阿富汗儿童割喉。该图片指向澳大利亚军方进行的调查,该调查发现澳大利亚军队非法杀害了30多名阿富汗平民,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要求中国就这张图片道歉

中国外交部嘲讽了莫里森的要求,而创作这张图片的艺术家付昱则创作了另一幅画嘲笑了这位澳大利亚领导人。笔名乌合麒麟的付昱此前有一些出名的作品,将美国尖刻地描画成一个血流成河、失去理智的中世纪世界。

“中国价值观跟美国价值观是完全对立、完全不同的,”付昱上个月末在一个中国网上访谈节目中说,“这个价值观是一个根本上的冲突。”

Amber Wang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储百亮(Chris Buckley)是《纽约时报》首席中国记者。他成长于澳大利亚悉尼,在过去30年中的大部分时间内居住在中国。在2012年加入《纽约时报》之前,他是路透社的一名记者。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国民族主义者眼中的世界:中国崛起,西方衰落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9876.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