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不是小白兔——印度封禁59款中国应用的背后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7-3,星期五 | 阅读:60

李军

因为边境摩擦引起的两国关系恶化,印度政府宣布封杀59个来自中国的互联网应用,其中包括抖音海外版TikTok、微信、微博、茄子快传等多个知名应用。目前印度政府已经通知Google和苹果公司,将这些应用在面向印度的安卓或苹果应用市场下架。部分中国的应用提供商也接到了印度相关部门的通知,要求其主动在印度的应用市场下架,并向印度市场关闭其服务。

不可否认,在中国和印度近期产生边境摩擦的时候,印度政府作出封杀中国互联网应用的行为,是迎合其国内的汹汹民意。但仔细梳理印度政府最近几年在互联网和电商领域的监管措施,我们会发现这些封杀行为的背后除了政治原因,其实还有印度政府的其它考虑。

潜力最大的移动互联网市场

长久以来,中国人对印度的印象是贫穷、落后、人口众多且两极分化。社会的基础设施建设严重不足,还在使用几十年前英国留下来的铁路网。

相比中国最近三十年来的飞速发展,印度的确远远落在了中国的后面。但移动互联网的普及让印度第一次站在了全民进入互联网时代的门槛上。

印度的新锐移动运营商Reliance Jio从2016年提供免费的4G流量开始,到免费期结束后一个月149卢比 (约合2美元) 的数据套餐,一直在推动印度社会快速且低成本地接入移动互联网。到2019年9月,Reliance Jio在印度已经拥有了近3.6亿的4G用户。而整个移动的4G用户也达到了近5.5亿。

除了非常廉价的移动数据套餐之外,中国品牌的低端智能手机也是加速移动互联网在印度发展的重要因素。最终大多数收入不高的印度人都能负担得起上网所需的费用。

在印度网民人数大幅增长的情况下,网页浏览、社交网络使用和视频观看的数量也在同步快速增长。根据Sensor Tower的数据统计,印度目前是全球手机应用下载量最大的国家,2019年苹果和安卓应用商店总下载量接近50亿次,远超排名第二美国的30亿次。(备注:由于安卓应用商店在中国大陆不可用,所以该统计数据不包括中国)

巨大的人口数量,年轻的年龄结构加上低廉的资费,让印度成为下一个10亿级用户的移动互联网市场。面对这样绝无仅有的移动互联网“金矿”,印度政府会轻易拱手让给海外企业吗?答案恐怕是否定的。

设置监管规则,把握主控权

中国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行业发展过程中的监管手段给印度政府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中国监管部门对数据安全性和其它方面的要求下,一些国际互联网巨头如Google、Facebook和Twitter等最终放弃了中国市场,其它的一些互联网巨头如苹果和Amazon等通过本地化落地合作构建了和全球不同的运营与管理模式,这些都为中国的本地互联网服务商如百度、新浪、阿里的快速成长在客观上创造了条件。

前莫迪政府经济顾问、哈佛大学现任讲师Arvind Subramanian称:“中国模式在印度获得强烈认同。印度认为,中国能打造成功的本国企业,我们为什么不采取同样的做法?”

2018年8月,沃尔玛以160亿美元的价格入股印度最大的电商企业Flipkart成为控股股东,而Flipkart的两位创始人 Binny Bansal 和 Sachin Bansal 双双离开公司。在印度电商市场上紧随其后的对手为Amazon,两者共计占有近2/3的市场份额。收购后美国企业成为了印度电商市场的绝对领导者。

2019年2月,印度工业和内贸促进局(Department for Promotion of Industry and Internal Trade,DPIIT)宣布政府将对迅猛发展的电商行业制定新政策草案。草案的重点是数据本地化、改进的隐私保护措施和打击假冒产品销售等措施措施。

草案明确指出, “保持对数据的控制以便为印度创造就业机会至关重要。”换句话说,所有的印度电商企业必须在印度本地建立数据中心,在本地运营业务流程,最终为本地创造就业岗位。数据本地化的背后是印度政府期望互联网经济发展的红利最大程度的被本国经济所享用,而不是流失到海外。

在政府监管规则草案的明示下,Amazon和沃尔玛收购的Flipkart不得不按照新政策草案的要求重组其印度的业务。

事实上,这并不是印度政府心血来潮的举动。印度中央银行2018年要求万事达(Mastercard)和维萨(Visa)等金融服务提供商必须在本地存储印度用户的数据,并给出三年期限要求各金融服务提供商满足政府的合规要求。

毕竟依托一个10亿级的用户市场打造属于本国的互联网产业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而且东边的邻国也给出了示范,印度政府恐怕很难抗拒这样的诱惑。面对目前占据印度主流地位的一些中国互联网应用,借助政治原因将其排除出本国市场,借机推动本国的互联网应用快速成长,恐怕也是印度封杀中国互联网应用的一个重要原因。

需要指出的是,印度政府的目标是针对整个互联网产业建立法律和技术框架,以限制用户数据的跨境流动,而不仅仅是针对电商平台。换句话说,包括社交媒体企业如Google和Facebook最终也有可能被要求在本地存储印度的用户和业务数据。所有的互联网企业都面临如何顺利在印度市场落地的挑战。

于是,前面提到的最成功的移动运营商Reliance Jio就成为了各个海外企业希望获得印度互联网行业发展红利的最佳渠道。2020年上半年,Reliance Jio分别获得了Facebook、Vista Equity、Silver Lake等多方投资,其估值也一路上涨到接近700亿美元。最值得一提的是Facebook以5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Reliance Jio近10%的股份。因为Facebook旗下的WhatsApp有4亿印度用户。在被中国拒之门外以后,Facebook无论如何也无法承受再错过印度市场的代价。而Reliance Jio是Facebook各种服务在印度落地最好的合作伙伴。而Amazon则把目光放在了另一个移动运营商Bharti Airtel身上,目前媒体披露Amazon计划投资20亿美元收购Bharti Airtel的股份。Google和微软则在与第三大移动运营商Vodafone Idea商谈投资合作。

中国的机会

尽管印度政府在发展本国的互联网产业方面野心勃勃,但相对贫困的人口、落后的基础建设、资金缺乏、整体教育水平及高科技研发能力的不足以及政府在社会管理能力的短板,都将会严重制约印度打造一个全部由自己掌握的互联网产业的可能性。不管印度愿意与否,海外资金和技术还是会主导印度互联网产业的发展。

对于中国互联网企业来说,印度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昨天。中国互联网企业完全有机会通过互联网发展的“上帝视角”获得未来发展方向的启示。

但是在中印关系紧张的当下,如何能够参与印度互联网发展并获取相应的收益成为了一个难题。在6月底印度宣布封杀59个中国互联网app后,我接受国内某财经杂志采访时说,中国互联网企业后续在发展印度业务需要在团队、数据、业务流程和IT基础架构等方面进行切割,并以相对独立的方式在印度市场发展,其原因就在于前面谈到的印度政府对于本国互联网发展的监管限制。这种限制并不只是针对中国企业,美国企业同样面临,对此中国企业只能尊重并尽量满足。

当然,最好的方式是在本地找到优秀的合作伙伴,通过以我为主、技术帮扶、运营合作、共享收益的方式打消印度监管部门的顾虑,让中国互联网企业在印度的业务实体真正实现本土化改造,变成具有印度特色同时又背靠中国技术和资金支持的互联网企业。

在这一点上阿里巴巴和腾讯早就开始实践了。2015年,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向印度本土移动支付公司Paytm进行了巨额投资。在同一时期,Facebook独立运营并在印度开展业务的WhatsApp支付却被印度政府设置各种限制,包括前面提到的中央银行要求支付数据只能储存在印度境内的服务器上,都导致WhatsApp支付发展缓慢。最终印度本土的移动支付公司Paytm快速成长为印度最大的支付企业之一。

在目前复杂的国际形势下,希望发展海外市场尤其是印度市场的中国互联网企业需要放低身段,深入了解所在国政府的监管要求,并在本地合作伙伴帮助下寻找最佳的生存空间。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责编:闫曼[email protected])


来源:FT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印度不是小白兔——印度封禁59款中国应用的背后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6258.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