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的改革值得赞美吗?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6-1,星期一 | 阅读:112

邓聿文

在中国的自媒体上,有关越南激进改革的消息隔不多久就会传开,比如最近一段时间,常看到有人转载的越南明年要进行普选的文章,这些自媒体文字内容大都大同小异,引述一些不明来源的消息,言之凿凿地称2021年越南将举行国家领导人的全民普选,并进一步把它和越南的经济发展联系起来,说正因为越南政治改革的步伐迈得快,才能吸引全球资本投资越南,从中国撤离的西方企业和产业链纷纷转移越南,使得越南经济快速增长,前途不可限量,等等。

而在前几年传出的越南消息中,甚至有称越共承诺将在未来5年自动放弃政权,施行民主大选,建设一个美式国家,司法独立等,为了增加可信度,还特意强调消息来源为越南总理,是越南总理宣布的。

对于一个严肃思考的人或者对共产主义国家的本质有了解的人来说,上述关于越南激进政治改革的消息,多半是不靠谱,或不难辨真伪的。但偏偏有许多人相信这类消息,或者至少半信半疑,我就看到我的一些朋友转发此类文章,这也是引发我写这篇辩诬短文的原因。

我不是否认越南在政治改革上没有做一些事情,在某些方面,它确实比中国走在前头,比如废除常委制,国会直选,国家领导人差额选举,成立独立工会,废除户籍,公务员不能终身制,官员财产公布,但是,如果对消息来源不加核实,无来由地美化越南,将一个想象中的越南代替现实中的越南,在对越南的真实情况有所了解的人看来,是会闹出不应该出现的笑话的。

前述越南明年普选应该指的是越南国会的选举。明年越南进行新一届国会选举。但很多人张冠李戴,把它说成是政府直选。越南国会和各级人民议会的代表的确是直选,可这不是从明年开始,而是有国会以来就这样,越南现在的国会成立于1946年,那时就由全民选举国会代表。越南国会之所以不像其他共产主义国家的人民代表大会实行间接选举,跟其独特的国情有关。越南是由北越和南越组成的,北越原是共产党的地盘,南越的殖民化远高于北方,深受西方影响。我们知道,越南长期处于法国的殖民统治下,法国殖民统治的大本营在以胡志明市(西贡市)为代表的南方。南方和北方分庭抗礼,形成越共的两个派别。北方相对保守,南方则很开放,在1946年越共自身力量不是很强大的情况下,新成立的国会以普选方式选出国会代表。这个做法延续至今,形成一个有约束力的政治传统。

至于说到政府领导人,1992年越南通过的宪法规定是由国会选举,而非全民直选。虽非直选,但是差额选举。在越南领导层中,有“四驾马车”说法,即越共总书记、政府总理、国家主席、国会主席,“四驾马车”形成一种弱势制衡。这一格局的形成与越共最高领导人的相对弱势有直接关系。在越共历史上,除越共创建者胡志明外,以后的历任总书记无论其权力还是威望,都不足以做到一手遮天、一言九鼎,即使是胡志明,他在越南的权势也无法与斯大林和毛泽东相比,弱势总书记难以集权,这就为领导人之间的分权制衡打下基础。有段时间,主要是阮晋勇做总理的时期,比较强势,其风头盖过总书记,上面说的越共自动放权的话据悉很可能出自他之口。但阮晋勇口碑不好,在国会失分,所以两届到期后,无望再进一步觊觎总书记之职,只得退休了事,也是政治斗争败给老对手,现在的总书记阮富仲。

越共政治中还值得一体的,是没有其他共产党国家的寡头机构政治局常委会,越共在2001年废除了政治局常委会,最高权力归政治局,“四驾马车”当然都是政治局成员。这种政治结构是难以产生政治强人的,有助于加强集体领导,所以在越共历史上,基本上没有出现其他共产党国家曾经有的大清洗或者其他严重的政治失误,但缺点是,要人出面负责时可能无人负责。

越南近年靓丽的经济成绩是否与它的政治体制和政治结构有关?我没有研究,但直觉认为更多还是应该得益于越南人口结构的年轻、低工资以及美中贸易战所导致的企业和资本的优化布局。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恰恰是这几年,越南强化了政治集权倾向,最明显的是,“四驾马车”变成了“三驾马车”。2018年,在国家主席陈大中去世后,现任总书记阮富仲兼任国家主席,这破坏了越南政治体制中长期形成的领导人之间的弱势制衡传统,总书记的权力得以强化。总书记兼任国家主席的做法是否会延续下去,形成一种新传统,要看明年。越共明年召开“十三大”,现任总书记阮富仲肯定要下。在越共“十二大”时,阮富仲已过70岁,按规矩应该下的,但没有下,而是作为唯一候选人当选越共总书记,也就是说,越南的差额选举制,至少在越共总书记一职上破坏掉了,接着在国家主席的选举上也破坏掉了。

另外,越南也是一个腐败严重的国家。一些在越南做生意的华商说,越南的腐败甚至比中国还厉害。越南这几年的反腐力度也相当大,不过,越南虽然规定公务员财产要公布,但该法律没有得到严格执行。越南的财产公布不是向全社会公布,而是在单位公开;财产公布的内容也有很大缺陷。前总理阮晋勇在越南领导层中,是一个相当开明的人,但在和阮富仲的斗争中失败,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有腐败嫌疑。

越南的独立工会刚起步,允许独立工会的成立某种程度上乃迫不得已,是欧盟压迫的结果。从越共打击反对派、民间社会和异见人士来看,它是不会让独立工会发展壮大到对自己形成威胁的。这方面的另一个例子是国会,国会虽然直选,但国会受制于越共领导,越共有对国会代表有事实上的推荐权,高达90%的国会代表是越共安排的党员。非党人士特别是独立参选人士不过是点缀。

现任总书记、国家主席阮富仲在越共日前召开的第12届12中全会致辞中,在谈到明年的越共选举时是这样说的:

“今日的中央委员会、政治局、书记处委员是否必要有政治本领,坚定民族独立和社会主义目标,绝对忠于马克思主义、胡志明思想、党的纲领和路线、国家的宪法以及国家民族的利益,有纯洁的道德品质,可为典范,不贪污、当机立断,贪图权利,获得民众的信任?在人事筹备工作中,需强调,必须有高度责任心,实在客观,公平公正,严格遵守党的组织、规定,把党、国家和民族的共同事业放在首位。坚决防止个人主义、机会主义、拉帮结派,跑官要官等的表现。”

他对明年国会代表选举和各级人民议会代表选举又是这样表示的:

“中央委员会对上述提案和程文所提的问题进行审议决定以指导成功举行选举工作。注重对决定选举成功的关键问题如:选举工作目标、要求、指导观点,建立选举负责组织,专责代表乃至国会代表及各级人民议会代表标准;国会代表和各级人民议会代表的结构、数量、岁数等,尤其是专责代表结构,女性代表,少数民族代表,社会各阶层代表,选举和应选权利;应选、应选流程、提选;宣传、动员进行选举及解决诉讼案件;选举日期等工作进行分析、补充、弄清及达成共识。”

人们看到上述表述,是不是觉得非常眼熟?

所以,不要把越南浪漫化。对越南的美化如果出于不了解,或许情有可原,可若是知道越南的情形还这样做,就是对共产主义国家的性质的认识糊涂。这些国家是不可能实行真普选的。越南的“革新开放”,不包括政治改革在内,最多也就是某些政治边缘的改革。

(注:作者是独立学者,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email protected]


来源:FT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越南的改革值得赞美吗?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5666.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