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眼中的方方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3-19,星期四 | 阅读:159

原创 赖捷


刷屏信息

对很多人来讲,“方方日记”所引发的争议,真的令人有点“方”。

最新的刷屏事件,是一个叫“犀利声”的公号,刊登了一篇《一位高中生给“方方阿姨”的信》

文章的核心意思——你揭了太多伤疤,但没给人以正能量,在所有针对方方的质疑声中,这个点恐怕是最多的。

“妈妈告诉我,家丑不可外扬,不知道方方阿姨您小时妈妈告诉过您没有?方方阿姨,您知道人最困难的时候,需要的是什么吗?不是垂头丧气,不是满眼失望,而是坚持的理由和活下去的信心。”

而方方的回应文章,看起来云淡风轻,文章结尾如此点题:

“我也有过你们这样的青春,那时的我们就像今天的你们。”

在社交媒体中,挺和反两方,几乎形成了泾渭分明的阵营。

“犀利声”的文章于前天发布,目前“在看数”9.7万;方方的回应文章今天发布,目前“在看数”4.4万。


信息研判

令人疑惑的是,所谓的高中生来信,真是学生所作么?至少从多处行文来看,没有学生痕迹。

 • 比如作者引用朋友的比喻来讽刺方方不分场合说话——某个小姑娘家里来了客人,正当宾客兴高采烈时,小姑娘突然当着众人的面说“爸妈晚上动静太大,我一夜没睡好”。这段颇为“油腻”的文笔,与学生形象反差巨大。

 • 比如作者多处提到的方方忘了初心,质疑方方端谁的碗,暗讽方方像西方国家一样选择性看问题,这种“在政治上直击要害”的写法,不似学生能具备的“本事”。

 • 再如“如果鲁迅活到现在,他会说什么”这样的所谓历史典故,更像是年纪稍长的朋友所感兴趣的素材。

连方方也在回应中说:

“信中有很多漏洞,以致无数朋友说,这显然不是一个十六岁学生所写,更像一个五十来岁的抠脚大汉的作品。不过,无论是也不是,我还是准备按十六岁学生的信来作回应。”

一时间,网络上议论纷纷,有人说,这是反方方的人伪托学生的作品,历史上,也曾有过类似事件;还有人说,这是挺方方的人为了恶心反方方的人,故意搞出来的笑料。

网络上的各种信息,并无实锤。

而发布“高中生信”的账号“犀利声”,其历史文章似乎也不像一些挺方方人士所讲的那样面目可憎,在4天前的推文里,他们还建议武汉“举行一场平民集体葬礼”,“建一座全民战疫纪念馆”,他们还说,让抗疫英雄而非领导干部,坐在总结大会的主席台上。

在更早的推文《记住武汉的眼泪》里,他们还记录了很多市民的伤痕,留下如此描述:

嗯,的确让人迷惑。


信息对比分析

而更让我感兴趣的,其实是不同媒体报道方方时的“温差”。

1. 三大媒体的冷静

作为一个已经形成全民热议的话题,它主要在民间传播、发酵、争议。一些反对方方的人士,会在微博中@一些中央主流媒体,希望引发关注。

但在人民、新华、央视三大被视作舆论引导风向标的央级媒体中,暂时无过多涉及。

对网民热议话题跟进颇为及时,人民日报旗下的“侠客岛”,亦暂无明确观点。

我在之前的推文中反复强调过一个观点,沉默和不表态,本身也是值得关注的现象。

2. 中新社的两次报道

重量级稍低的国家通讯社中新社,则在1月28日对方方进行过一次专访——《独家专访作家方方:武汉人最慌乱的日子已经过去》,文章三个小标,分别是:“大年初一武汉成焦点 恐惧感得以缓解”、“我们武汉人听话又通达”、“我们武汉人幽默又坚强”。

采访者夏春平,则是中新社在武汉前线报道的总协调人,还负责与中央指导组宣传组沟通联系,组织协调前线报道。

在2月份的又一次专访中,中新社记者夏春平的报道,提及了著名的方方日记,方方回应道:

“我写武汉日记的基调始终秉持与政府绝对保持一致,绝对配合政府的每一项举动,并且努力帮助政府说服不理解的人们,帮助政府安抚焦虑的人们。只是我们在方式上各有不同,可能在写作的过程中,偶尔会冒出自己的感想,说几句反思的话,如此而已。”

方方说,我不是专门挑刺的人。

3. 老胡的新声

而胡锡进和他的《环球时报》,同样一直没明确发声。

直到“高中生致信事件”引起社会广泛热议之后,胡锡进发了一条微博。

他说,中国永远都会有方方,这与中国做得好与不好没有太多关系。更何况武汉的确经历了巨大的磨难。方方代表了从民间个人不幸感知这个世界的视角,这样的视角永远都存在,而且它尤其是文学最生生不息的源泉。

“对这些感受和情绪的存在,社会的主流态度应当是予以尊重,而不是过度警惕。无论官方还是民间,都不应夸大它们存在的意义,也不应放大方方日记记录它们并且引起共鸣所意味的东西。”

胡锡进微博截图

4. 观察者网论伤痕

在胡锡进之前,3月13日,观察者网发布了一篇文章《武汉日记,方方的新“伤痕文学”》,作者将方方的文字归类为新时期的伤痕文学。

所谓伤痕文学,是20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中国大陆文坛占据主导地位的一种文学现象,它通过一个个普通人物揭伤疤式的细微体验描述,来反映时代下个人的悲剧命运。

观察者网的文章在回顾了伤痕文学诞生的历史背景、意义乃至价值后,话锋一转:

“以上讨论的是在常态下,伤痕文学的意义以及如何记录伤痕等问题。但是在战胜疫情的过程中,形势发生了变化,我们又要重新理解文艺工作者记录伤痕的工作。”

文章称,国外一些媒体始终在带节奏,认为疫情爆发是中国的责任,要求中国向世界道歉,为新冠在全球爆发负责。面对这样的攻击,我们理所当然要尽自己所能与其据理力争,而不是根据一些不十分确切的信息比如“殡仪馆扔得满地的无主手机”,来否定现在的“战疫”工作,给“战疫”工作添乱,也为国外某些媒体攻击中国提供了材料。

文章还表示,文艺工作者应该利用自己的文字能力,给人们希望,帮助人们克服恐慌。但是一些文艺工作者却将大量悲观和绝望的文字呈现在读者面前,这不仅会制造恐慌,加剧医疗资源挤兑,还会让人丧失希望,甚至陷入到绝望中,病人恢复的难度也会上升。

不过,这篇文章已经无法通过观察者网的网页端打开。

5市场化媒体里的方方

虽然针对方方的民间攻击不断,不过,市场化媒体和地方媒体的报道,仍然是没有中断的。

比如在财新网,方方日记的连载一直没有间断过。财新上,还为方方日记专门的集纳页面。

成都的红星新闻、上海的“上观新闻”、天津的海河传媒均对方方进行了专访,内容亦多为对日记创作争议的回应。


信息时间线:方方到底写了啥

我们都知道,判断信息,最好是看信息本身;评论方方,更重要的是看她说了什么。

相信,很多人并没有完整看过方方日记,这里,我们把她的一些主要观点和表述摘录于此,按时间线排列,但毕竟是摘录,很多话语也不便呈现于此,因此未必能完整反映她的观点,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财新网看方方日记全文。

看完后,相信大家自有判断。

1月26日(正月初二)

官员们历来按文件做事,一但没有文件,他们就六神无主。这次事件如在同一时间落在别的省里,那些官员的表现,不会比湖北的更好。

1月27日(正月初三)

我相信,缺乏口罩的,不止我大哥以及我和我的同事。武汉的普通市民缺乏口罩的人一定很多。而且我也相信,口罩并不缺货,缺的只是怎么才能到市民手上。 

1月28日(正月初四)

看到百步亭四万人聚餐消息时,我当即发朋友圈,对此批评。我的话说得很重。说在这样的时候,社区还举办大型聚会,“基本上算犯罪行为”。说这话时是元月20日。没想到,21日省里接着还举办大型歌舞联欢会。人们的常识都到哪里去了?

1月29日(正月初五)

复盘之后,那些渎职者,一个也不宽恕,一个也不放过。但是现在,我们先全力以赴,熬过难关。 

1月31日(正月初七)

看到一个作家在与记者访谈中还提到“完胜”二字。简直不知说什么好。武汉都这样了!全国都这样了!千千万万的人有如惊弓之鸟,更有人命悬一线躺在医院,无数家庭业已支离破碎。胜在何处?完在哪里?

2月1日(正月初八)

武汉人窝囊的春节(尽管武汉人达观)、病人们的惨烈状态,死者们破碎的家庭,封城行动对整个国家的损失,以及王先生同行们的无比辛劳和壮举,全国人们都看到了。但是,对此负有一定责任的王先生在访谈中却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点歉意,甚至还觉得自己有一份功劳

2月6日(正月十三)

刚刚写完博客,便听到李文亮医生去世的消息。他是八位被训诫的医生之一,而且被感染到冠性肺炎。现在,全武汉市的人都在为他哭泣。心里太难过了。

2月8日(正月十五)

尽管湖北人在疫区,但其他人的日子还是得过。全国人民得有正常生活。元宵节必须喜庆,央视的花花绿绿,红红火火,是很多老百姓喜欢的。湖北人扛下灾难,而让国人生活如常,心里也会踏实很多,是不是? 

2月9日

同事的小区也建了采购群,团购猪肉鸡蛋等物。只要凑足二十人,就会有人分好了,送货过去,大家去取即可。同事问我要不要?这么好的事,怎么会不要?毕竟还有两周的时间要过。我要了一份C套餐的猪肉,共199元。生活那么艰难,但办法还是有的。

2月15日

其实流氓的何止是病毒。那些草菅人命,不在乎百姓死活的人;那些以捐赠之名弄到物质,然后倒手在网上叫卖的人;那些故意在电梯里喷口水、在邻家大门把手上吐唾液的人;那些半道拦劫医院采购的急需医疗用品的人;当然,还有那些四处造谣构陷的人。常识告诉我们,只要人在,那些病毒就永远都在。

3月7日

武汉的领导要求人民向党和国家感恩。真是奇怪的思路。政府是人民的政府,它的存在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府公务员是人民的公仆,而不是相反。不明白领导们天天学习,怎么学反了向?

3月9日

中心医院的院长和书记是否还配领导这家医院?而且我相信,没有他们,中心医院其他人,一样可以继续坚持抗疫。所以,在这里,我想说:湖北和武汉的官员引咎辞职,从中心医院的书记和院长开始吧。

3月13日

目前疫情正在扫尾阶段,距清明节还有一小段时间,我们完全可以建立一个类似“哭墙”的网站,比方“哭网”。让丧亲的人们有一处地方,在那里挂上自己亲人的照片,为之点上蜡烛,去哭上一场。

3月15日

再不复工,再不开城,不是国家经济扛不扛得住的问题,是很多人家能不能吃得上饭的问题。

3月17日

中国这么大,各省把自己的孩子领回家就是。有病的,进医院看病,没病的,回家隔离,如此而已。只是,无论逃的过程或是回国之后,遵守规则却是必须。保护自己,应该要有不伤害他人利益作为前提,这也是常识。

3月18日

“我也有过你们这样的青春,那时的我们就像今天的你们。”


在各方言论风向不同的卷积下,方方无疑处在了风暴眼中,但她早已掌握应对争议的心法。

2017年,方方的作品《软埋》出版,讲述了一位土改中失去惨痛记忆的老妇人的故事。小说出版后引来多方批评,北京大学哲学博士王诚甚至批判,称这部作品是一颗xx革命的信号弹。 

而方方回应称:想知道我为什么“不倒”吗?让我来告诉你:我身后当然有大背景!而且是巨大无比的背景!他的名字叫常识。

如今,这样的“心法”对她依然有效,只是,在不同人眼中,常识似乎也是不同的。

而方方回应称:想知道我为什么“不倒”吗?让我来告诉你:我身后当然有大背景!而且是巨大无比的背景!他的名字叫常识。

如今,这样的“心法”对她依然有效,只是,在不同人眼中,常识似乎也是不同的。

参考文献

1.一位高中生给“方方阿姨”的信. 公众号“犀利声”

2.方方回应《一位高中生给“方方”阿姨的信》:孩子,你写得不错!.公众号“学术自由谭”

3.记住武汉的眼泪.公众号“犀利声”

4.老胡今天说说“方方日记”现象.微博@胡锡进

5.方方日记连载 (2020年1月25日—3月19日).财新网

6.【战地日记】夏春平:逆行的新闻人.人民网

7.独家专访著名作家方方:武汉人最慌乱的日子已经过去.中国新闻网

8.独家专访:作家方方和她的“武汉日记.中国新闻网

9.专访方方:用“泼辣”形容我,是对我太不了解.上观新闻

10.专访作家方方:我在记录的同时,也渡过了这次难关.成都商报红星新闻


来源:媒体炸鸡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风暴眼中的方方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3707.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