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许知远

疫病蔓延时的旅行:成田机场的“白日梦”

| 发布时间: 2020-07-4,星期六
疫病蔓延时的旅行:成田机场的“白日梦”
六月午后的成田机场,似一处废弃码头。只国航的柜台前,稀稀疏疏排着几位年轻乘客,皆是留学生模样,其中两位裹在白色防护服中,护目镜后的眼神颇为游离。他们不像是要搭乘返乡的航班,倒似要开始一段生化危机之旅。我曾如此地热衷于机场。看不同肤色、语言... 点击阅读>>

许知远读钱穆:历史最终还是报复了我们

| 发布时间: 2020-06-21,星期日
许知远读钱穆:历史最终还是报复了我们
身份的焦虑之中,我们开始寻找作为“中国人”的身份意义。钱穆作为近代中国为数不多的传统文化的坚定拥护者,在如今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面临现代与传统两个世界的拉扯,他希望我们对自己的历史保持着“温情和敬意“。 于是,当众人在为历史不可避免的方向性与残... 点击阅读>>

许知远:燕园的记忆

| 发布时间: 2020-06-7,星期日
许知远:燕园的记忆
站在已经是一片瓦砾的大讲堂的遗址边上,我的两眼被灰土所模糊,我的心也随着起重机的一上一下而起伏,我知道这拆除的不仅仅是一座建筑,拆除的是所有北大人心中甜蜜的记忆和北大文化内涵。我报到时就是在这个外表很破的建筑内,我在这里拿到了第一张北大的... 点击阅读>>

许知远:为什么新闻专业是尴尬的?

| 发布时间: 2020-05-27,星期三
许知远:为什么新闻专业是尴尬的?
两项最负盛名的职业教育正遭遇质疑。新创刊的《管理学习与教育学刊》在对MBA毕业生经过一番调查后,得出这样的结论:花费10万美元、2年时间的MBA教育对毕业生未来的薪酬及职业前途并无明显作用。加拿大的管理学权威亨利·明兹伯格最近也说,管理课程只对那些... 点击阅读>>

疫病蔓延时的旅行:特朗普大厦与三民主义

| 发布时间: 2020-04-14,星期二
疫病蔓延时的旅行:特朗普大厦与三民主义
在特朗普国际饭店的房间里,我第一次阅读《三民主义》。从东京起飞前,我特意订了这家酒店,它价格不菲,且品味不佳。七年前在拉斯维加斯,我体验过一次特朗普大厦,记得它已经褪色的镀金外壳,以及室内过分功能化的装修,这也像是特朗普给人的感觉,他代表... 点击阅读>>

疫病蔓延时的旅行:吉园漫步

| 发布时间: 2020-02-24,星期一
疫病蔓延时的旅行:吉园漫步
在吉园一家居酒屋,我第一次感到少许焦虑。夜晚十点,街道上空空荡荡,霓虹灯招牌依旧闪烁,点亮各色诱人的店家名字。白夜、皇帝、贵公子、英国俱乐部,每一个名字似乎都引往一个销魂时刻,以及之后的虚空。其中一个招牌尤其引人入胜——金瓶梅,一旁还有一家... 点击阅读>>

许知远:1895年的转折时刻

| 发布时间: 2020-02-10,星期一
许知远:1895年的转折时刻
途经上海时,恰逢下雪,这在已经立春的江南多少有些让人意外。“春寒恻恻逼春衣,二月江南雪尚霏,一事生平忘不得,京华除夜拥炉时。”在给妻子的信中,梁启超流露出少见的儿女情长。六天前,他再度从广州启程,参加乙未年(1895)会试。出于对战事的恐惧,颇... 点击阅读>>

许知远:受困的心

| 发布时间: 2020-02-3,星期一
许知远:受困的心
《奴役美国的七种金融阴谋》把莎拉·艾默里推到了影响力的巅峰。在十九世纪美国女性世界,艾米莉·狄金森是最深邃的心灵,艾默里则代表着亢奋与愤怒。一直到一八九五年去世前,她是个不停息的讲演者、社会活动家、女权主义者和宣传册作家。狄金森对着自己的内... 点击阅读>>

许知远,永远的刺儿头

| 发布时间: 2019-05-14,星期二
许知远,永远的刺儿头
1903年2月,30岁的梁启超抵达美国,他此行的目的是集结美洲华人的力量,解救被困北京的光绪,再求中国的共和之路。一百一十年后,37岁的许知远在旧金山的一家书店看到了梁启超的照片,他被梁坚定的眼神击中,想要探究这个中国近代史的先驱,在经历理想破灭时... 点击阅读>>

这个时代,不喜欢唱挽歌的许知远

| 发布时间: 2017-11-23,星期四
这个时代,不喜欢唱挽歌的许知远
作为一个采访者,许知远有不合格之处,他有不妥当的地方。比如,当他坐着跟一群年轻人聊天时,有位女生大力推荐说,最近某一期的《奇葩说》很不错。如果好奇心一丝尚存,那么至少也该问问,究竟是哪一期,究竟为什么吧,但是,许知远全然不顾,而是掏出手机... 点击阅读>>

许知远:时代不会一直蠢下去

| 发布时间: 2017-01-18,星期三
许知远:时代不会一直蠢下去
开书店,搞出版,做音频、视频产品,一路下来,当年的专栏作家许知远打交道比较多的其实还是媒体圈。他自己希望将独立思考、对于精神世界的追求发展成一项事业,是公知标签的诠释实践,也是在当代,这个媒体环境极具复杂的时代,很多媒体人希望在固有领域之... 点击阅读>>

许知远:生于70年代,如何证明自己的存在?

| 发布时间: 2015-12-13,星期日
许知远:生于70年代,如何证明自己的存在?
有人说70年代生人是充满物质感的一代;但在出生于76年的许知远看来,这是个武断的结论,每一代人中都会有人积极回应智力的承传,特别是生命力与想像力充沛的青年。《那些忧伤的年轻人》是许知远在星巴克咖啡馆里、北大校园的男生宿舍床上、春天的北方城市街... 点击阅读>>

许知远:我最大的恐惧是,我在假扮成一个我不是的人

| 发布时间: 2015-11-8,星期日
许知远:我最大的恐惧是,我在假扮成一个我不是的人
“单向空间”创始人、CEO。2006年,和另外12位朋友创立“单向街”书店,今年,依赖合伙人自掏腰包供养9年的“单向街”获得千万美金投资,正式进入商业化运作,在“单向空间”的大框架下,衍生出“单系列”产品和“微在”新媒体平台。去年一年,许知远在写作者和创业者的... 点击阅读>>

许知远:九十年代

| 发布时间: 2015-05-12,星期二
许知远:九十年代
顾炎武、黄宗羲、王夫之,对于近代的读书人,即使他们的思想未必被理解,名字与事迹却无人不知,他们都在一个剧烈的历史转折期,对中国政治与文化的命运进行了崭新的探索。对于Z来说,这三位明末清初的大儒,从未如此鲜活过。除去阅读,他还背着书包,前往昆... 点击阅读>>

历史的暧昧角落

| 发布时间: 2015-01-18,星期日
历史的暧昧角落
大约十一年前,在香港的一家书店,我随手捡起一本《传教士与浪荡子》(The Missionary and the Libertine),它归属于“亚洲兴趣”(Asian Interest)一栏。彼时的香港,殖民地的气息正在散去,但仍能轻易感受得到。在湾仔的六国酒店、在银行家穿梭的中环、还... 点击阅读>>

许知远:柏林墙与深圳河

| 发布时间: 2014-11-12,星期三
许知远:柏林墙与深圳河
突然间,年轻的士兵开始奔跑,然后纵身一跃。这是1961年8月15日的凌晨的柏林,墙的修建已进行到第3天,它足有165公里长,将这座欧洲伟大城市拦腰截断。它的修建者是东德政府,它为了制止东德居民包括熟练技工大量流入西德。被截断的不仅仅是空间,还有人们对... 点击阅读>>

【一席北京】许知远:「喧嚣与失语」

| 发布时间: 2014-08-7,星期四
【一席北京】许知远:「喧嚣与失语」
坦白说,我对这种表演式的谈话,是非常心生抵触的。不知道大概有多少年了,我们进入了一个高度表演性的时代。每个人都努力在某个瞬间某个时刻呈现自己人生中特别有光彩的一面,如果不够有光彩,就用美 图秀秀。但我觉得我始终有很大的抵触,你人生中的那些灰... 点击阅读>>

许知远:在北京读哈维尔

| 发布时间: 2014-01-4,星期六
许知远:在北京读哈维尔
建造这长城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人们模糊的觉得是为了防御北方的游牧民族,尽管他们从未见过这些野蛮人;人们也觉得,或许正是为了同胞手足,他们才如此齐心协力。也没人真的有兴趣探究原因,这是居住在遥远的京城中的皇帝才应思考的问题。但也没人真的在乎皇... 点击阅读>>

许知远:“改革”的新衣

| 发布时间: 2013-11-21,星期四
许知远:“改革”的新衣
似乎是西蒙·雷斯(Simon Leys)说过,阅读中国共产党的报告就像是吞咽锯沫,到处是陈词滥调的口号标语。分析者们必须在其中寻找微妙的差异,以判断它的真正意义。在大多数时刻,它根本就是没什么特别意义,“皇帝的新衣”常是一丝不挂。西蒙·雷斯那一代的中国... 点击阅读>>

“蒋公”的高帽

| 发布时间: 2013-07-25,星期四
“蒋公”的高帽
蒋介石的铜像被戴上“世界伟人”的纸糊高帽,铜像前拉起了“以党国兴亡为己任”与“置大学死生于度外”的白布条……这是一场话剧的高潮一刻,演出地为台大学生活动中心的天井。这是1989年5月4日,台北正处于民主转型的亢奋时刻。解严开始,蒋经国去世,宋美龄复辟未... 点击阅读>>

许知远:“洪门”老大,来自历史的回声

| 发布时间: 2013-03-11,星期一
许知远:“洪门”老大,来自历史的回声
“没有我们洪门,中国近代史就不完整”,周国祥的普通话吃力,大致可以听懂,口气既自得又不满,愤愤不平于这辉煌的历史在被新时代遗忘。是啊,在周国祥的叙述里,黄花岗的72烈士,68位是洪门兄弟,孙中山不仅是中华民国之父,更是洪门中的“红棍”——这个庞大组...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