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老舍

老舍:与有趣的人做朋友,不亦乐乎

| 发布时间: 2019-09-23,星期一
老舍:与有趣的人做朋友,不亦乐乎
从青木关到歌乐山一带,在我所认识的文友中要算吴组缃先生最为阔绰。他养着一口小花猪。据说,这小动物的身价,值六百元。每次我去访组缃先生,必附带的向小花猪致敬,因为我与组缃先生核计过了:假若他与我共同登广告卖身,大概也不会有人,出六百元来买!有... 点击阅读>>

老舍最后的声音——与日本友人的一次对话

| 发布时间: 2019-05-7,星期二
老舍最后的声音——与日本友人的一次对话
1965年春,老舍率领中国作家代表团访问日本。第二年——1966年1月,日本NHK广播电台记者来华访问时,采访了老舍,请老舍谈谈1949年前后中国民众在日常生活、精神风貌方面有何变化。虽然老舍此时的处境已经不太好,但他在访谈中仍旧对新政权的建设表示肯定,相... 点击阅读>>

“老舍与诺贝尔奖失之交臂”的神话被证伪

| 发布时间: 2019-01-8,星期二
“老舍与诺贝尔奖失之交臂”的神话被证伪
2019年1月2日,应日本时事通信社的请求,瑞典皇家科学院向该机构解密了川端康成1968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档案资料。这份档案,“公布了被提名者、短名单(the short list)和选拔过程”。据时事通信社的报道,1968年诺贝尔文学奖的候选人总数为83人,获提名的... 点击阅读>>

老舍:抱孙

| 发布时间: 2018-08-25,星期六
老舍:抱孙
难怪王老太太盼孙子呀;不为抱孙子,娶儿媳妇干吗?也不能怪儿媳妇成天着急;本来吗,不是不努力生养呀,可是生下来不活,或是不活着生下来,有什么法儿呢!就拿头一胎说吧:自从一有孕,王老太太就禁止儿媳妇有任何操作,夜里睡觉都不许翻身。难道这还算不... 点击阅读>>

老舍:​人是不容易看清自己的

| 发布时间: 2018-05-14,星期一
老舍:​人是不容易看清自己的
悲观有一样好处,它能叫人把事情都看轻了一些。这个可也就是我的坏处,它不起劲,不积极。您看我挺爱笑不是?因为我悲观。悲观,所以我不能扳起面孔,大喊:“孤——刘备!”我不能这样。一想到这样,我就要把自己笑毛咕了。看着别人吹胡子瞪眼睛,我从脊梁沟上发... 点击阅读>>

老舍:她那么看过我

| 发布时间: 2016-11-8,星期二
老舍:她那么看过我
人是为明天活着的,因为记忆中有朝阳晓露。假若过去的早晨都似地狱那么黑暗丑恶,盼明天干吗呢?是的,记忆中也有痛苦危险,可是希望会把过去的恐怖裹上一层糖衣,像看着一出悲剧似的,苦中有些甜美。无论怎么说吧,过去的一切都不可移动;实在,所以可靠;... 点击阅读>>

再谈老舍:恋什么就死在什么上

| 发布时间: 2016-08-25,星期四
再谈老舍:恋什么就死在什么上
1966年8月24日,不堪红卫兵的羞辱与毒打,老舍带着一册《毛主席诗词》自沉太平湖。他死后,骨灰被火葬场遗弃。北京市文联出具的证明函则称:“我会舒舍予自绝于人民,特此证明”。我将老舍看成一个悲剧性的历史人物,而这悲剧性,他个人也有份参与制造。就其后... 点击阅读>>

蒋方舟:五十年前的这一天

| 发布时间: 2016-08-25,星期四
蒋方舟:五十年前的这一天
1966年8月23号这一天早上,老舍离开了家,去往文联。老舍的家是丰富胡同的一座小院,有两棵柿子树,满是花,花是费了大力气养的。这一天文联有“文化大革命”的活动,和老舍没什么关系。他本来可以不去,但“文革”开始不久后,他曾说:“没有我,我也要参加,完... 点击阅读>>

你所不了解的老舍先生

| 发布时间: 2016-08-25,星期四
你所不了解的老舍先生
他,是在莫言之前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人。因为与诺贝尔的无缘,成就了川端康成;他,在命运的捉弄下,从受人尊敬的大家被沦落为斗争的对象。最后不堪重负,以投湖结束了灿烂的生命。他,就是“人民艺术家”,老舍。在大多数人眼里,老舍是那位写了《... 点击阅读>>

老舍:离婚

| 发布时间: 2016-08-18,星期四
老舍:离婚
张大哥是一切人的大哥。你总以为他的父亲也得管他叫大哥,他的“大哥”味儿就这么足。张大哥一生所要完成的神圣使命:作媒人和反对离婚。在他的眼中,凡为姑娘者必有个相当的丈夫,凡为小伙子者必有个合适的夫人。这相当的人物都在哪里呢?张大哥的全身整个儿... 点击阅读>>

老舍:考而不死是为神

| 发布时间: 2016-06-8,星期三
老舍:考而不死是为神
考试制度是一切制度里最好的,它能把人支使得不像人了,而把脑子严格的分成若干小块块。一块装历史,一块装化学,一块装……比如早半天考代数,下午考历史,在午饭的前后你得把脑子放在两个抽屉里,中间连一点缝子也没有才行。设若你把X+Y和一八二八弄到一处,... 点击阅读>>

老舍与奥威尔的《1984》

| 发布时间: 2016-05-8,星期日
老舍与奥威尔的《1984》
讲老舍之死的文章太多了。我今天就在这里讲个老舍人生中的一件小事。但这个故事细想起来充满了预言性,甚至让人不寒而栗。1949年,乔治·奥威尔发表了惊世骇俗的反乌托邦小说《1984》。巧的是,这本书刚出版的时候老舍正在美国,恰巧看到了这本奇书。但是老舍... 点击阅读>>

《北京的春节》老舍(绘本图/于大武)

| 发布时间: 2016-02-9,星期二
《北京的春节》老舍(绘本图/于大武)
按照北京的老规矩,过农历的新年(春节),差不多在腊月的初旬就开头了。“腊七腊八,冻死寒鸦”,这是一年里最冷的时候。可是,到了严冬,不久便是春天,所以人们并不因为寒冷而减少过年与迎春的热情。在腊八那天,人家里,寺观里,都熬腊八粥。这种特制的粥... 点击阅读>>

老舍:北平的秋

| 发布时间: 2015-09-20,星期日
老舍:北平的秋
中秋前后是北平最美丽的时候。天气正好不冷不热,昼夜的长短也划分得平匀。没有冬季从蒙古吹来的黄风,也没有伏天里挟着冰雹的暴雨。天是那么高,那么蓝,那么亮,好象是含着笑告诉北平的人们:在这些天里,大自然是不会给你们什么威胁与损害的。西山北山的... 点击阅读>>

老舍看过《1984》,然后一笑而过

| 发布时间: 2015-08-25,星期二
老舍看过《1984》,然后一笑而过
今天是2015年8月24日,49年前的今天,老舍,这个爱吃花生米,爱听相声,爱养花,爱说笑话的北京老头儿,一步步的走进了北京的太平湖,直到淹没全身……讲老舍之死的文章太多了。我今天就在这里讲个老舍人生中的一件小事。但这个故事细想起来充满了预言性,甚至... 点击阅读>>

舒乙:我的父亲老舍

| 发布时间: 2015-06-30,星期二
舒乙:我的父亲老舍
老舍刚出生时,就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道难关。老舍的母亲当时已经41岁,生产后便昏了过去,大家都忙着抢救产妇,结果刚出生的婴儿被放在一边没人管。幸好当时已经出嫁的大姐回家探望生产的母亲,发现了小婴儿,老舍才得以保住性命。老舍后来写文章说大姐的眼... 点击阅读>>

老舍:大发议论

| 发布时间: 2015-02-18,星期三
老舍:大发议论
过年是一种艺术。咱们的先人就懂得贴春联,点红灯,换灶王像,馒头上印红梅花点,都是为使一切艺术化。爆竹虽然是噪音,但“灯儿带炮”便给声音加上彩色, 有如感觉派诗人所用的字眼儿。盖自有史以来,中国人本是最艺术的,其过年比任何民族都更复杂,热闹,美... 点击阅读>>

荣耀与屈辱:老舍的最后十七年

| 发布时间: 2014-11-13,星期四
荣耀与屈辱:老舍的最后十七年
老舍先生回到北京,是在1949年12月13日。至此,他离开故乡已经有15个年头。刚从美国回来,老舍还保持着国外的装束:西服、领带、金丝眼镜、尖头皮鞋。这在当时中山装、列宁装、八角帽、布鞋的海洋中,显得突兀。但老舍不以为意,他觉得自己是穷人,和新政权... 点击阅读>>

一个作家的悲欢离合—老舍

| 发布时间: 2012-03-18,星期日
一个作家的悲欢离合—老舍
1966年8月24日凌晨,被红卫兵打得遍体鳞伤的老舍踉跄的走回家;然而,家人坚拒他进门要其好好反醒。踟蹰良久,他独自来到了太平湖,在湖边坐了整整一天,仿佛一具风化的石人。一整天几乎没动过,最后一步一步走到了湖水深处。死后,连骨灰也未保留。老舍曾说...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