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纳粹

德国学校是如何教授二战历史的?

| 发布时间: 2020-11-19,星期四
德国学校是如何教授二战历史的?
如果就“特定的历史距离”来说,二战的历史距离当代还是太“近”了。在何种政治语境下来复述和呈现那段历史,无疑会是一个异常复杂的问题——参看两德统一前联邦德国和民主德国就二战史教材观点的变化,就可见一斑。单就屠杀犹太人而言,现今教材凸显大屠杀乃至于... 点击阅读>>

张维迎:不可高估理性的力量

| 发布时间: 2020-10-20,星期二
张维迎:不可高估理性的力量
经济学告诉我们,理性人不会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用博弈论的术语,这是“不可置信的威胁”(incredible threat)。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泽尔腾(R. Selten)认为,理性人不会实施“不可置信的威胁”。他把排除掉不可置信威胁的纳什均衡定义为“精炼纳什均衡... 点击阅读>>

在纳粹国家,反纳粹才是爱国

| 发布时间: 2020-10-16,星期五
在纳粹国家,反纳粹才是爱国
国家会被外国人侵占,也会被本国人霸占,被外国人侵占是国耻,被本国人霸占更是国耻,所以当国家被外国人侵占时要抵抗,当国家被本国人霸占时更要反抗。当国家被外国人侵占时很容易识别,但是当国家被本国人霸占时却很难识别,比如当拿破仑侵占德国时德国人... 点击阅读>>

徐贲:纳粹如何用语言改变了德国人的常识

| 发布时间: 2020-06-17,星期三
徐贲:纳粹如何用语言改变了德国人的常识
美国历史学家格伦伯格(Richard Grunberger)在《12年帝国》( The 12-Year Reich)中称纳粹的语言是“扎进(德国人)下意识软肌肉里的渔叉”。渔叉是有倒刺的,一旦插进肉里,便难以拔除。克莱普勒只是告诉我们哪些带钩的渔叉插进了德国人的日常语言,也插进... 点击阅读>>

第三帝国史

| 发布时间: 2020-05-24,星期日
第三帝国史
《第三帝国史》由中国德国史研究会会长郑寅达和中国德国史研究新锐陈旸积三十年之功而成的一部力作,作者突破了“兴亡史”的旧框架,并没有止步于论述第三帝国兴起、扩张、覆灭的过程,而是关注其改造和运行的内在逻辑,深入剖解第三帝国政治、经济、文教、种... 点击阅读>>

纳粹科学洗脑计划——Volksempfänger工程简史

| 发布时间: 2020-05-13,星期三
纳粹科学洗脑计划——Volksempfänger工程简史
多年以后,当阿道夫·希特勒站在欢呼的人群面前,准会想起 1918 年 10 月的那个遥远的上午。那时,这位德国下士正惊恐地趴在前线,目睹此前战争中从未有过的景象——英国人打来的炮弹里竟然没有炸药,而是装满了一叠叠的传单。纸上的内容是如此令人震惊:战局远... 点击阅读>>

凯恩斯是如何预见纳粹德国崛起的

| 发布时间: 2019-12-14,星期六
凯恩斯是如何预见纳粹德国崛起的
1919年12月8日,麦克米伦出版社(Macmillan Press)出版了一本书,作者是一位相对无名的英国财政部官员,为抗议结束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划时代创伤的《凡尔赛和约》,他辞去了政府职务。该官员写道,这本篇幅不大的专著是为了试图解释“他反对条约的理由,或者说是... 点击阅读>>

秦晖:“自主屠犹”与驱逐德裔

| 发布时间: 2019-10-23,星期三
秦晖:“自主屠犹”与驱逐德裔
“党内斗争”都如此残酷,何况其外?安东尼斯库把自己当成“国家”化身,“爱国”就要爱他,反对他就是“叛国”。在对外用兵的同时,对内也杀人如麻。安东尼斯库杀人最著名的就是对犹太人的屠杀。本来铁卫队很早就有反犹思想,在“铁卫队叛乱”前他们就以“群众运动”形... 点击阅读>>

希特勒的上台,全凭“忽悠”吗?

| 发布时间: 2018-12-10,星期一
希特勒的上台,全凭“忽悠”吗?
我今天演讲的题目是“为什么希特勒受到当时德国社会的拥护”。开启这个题目之前,我想先回应一下前面两位老师的演讲,他们演讲中的一些关键词非常有意思。中国人在看待德国历史,评价德国历史时,都有一个角度和立场问题。1978年以前,我们受苏联史学的影响,... 点击阅读>>

谋杀,第三帝国的“国民净化”

| 发布时间: 2018-11-8,星期四
谋杀,第三帝国的“国民净化”
在我们的生活日常,谁没有遇到过一两位心智不够正常、心理不够健康的人?比如智障和精神分裂患者。也许,我们有一颗怜悯之心,报以深刻同情;也许,我们没有那么多悲天悯人情怀,对之鄙夷、不屑。从趋利避害本能出发,遇到这样的人或许还会绕道而行。除此,... 点击阅读>>

纳粹在西藏:1938-1939

| 发布时间: 2018-07-27,星期五
纳粹在西藏:1938-1939
1939 年 1 月 16 日,二战爆发前 228 天,对于拉萨街头的藏人来说只是藏历火虎年年末普通的一天。佛国慈悲的阳光在寒冷的冬季依然热烈地拥抱着雪域高原,无数来自四面八方的信徒三步一拜,匍匐着朝布达拉宫的方向移动。人群中,几个高鼻梁黄头发的欧洲人显得... 点击阅读>>

谢盛友:纳粹德国在恐惧什么?

| 发布时间: 2018-01-22,星期一
谢盛友:纳粹德国在恐惧什么?
德国前总理维利•勃兰特(Willy Brandt,1913年-1992)是一个私生子,本名Herbert Frahm,他的亲生父亲John Möller 在他出生一个月后,就离开了汉堡,他从来没见过自己的父亲,他母亲(Martha Frahm)和继外公(母亲的继父)一路艰辛把他养大。他的继外公(L... 点击阅读>>

探访前纳粹德国的火箭研发中心

| 发布时间: 2017-10-17,星期二
探访前纳粹德国的火箭研发中心
与很多人类似,我最初探访德国乌泽多姆岛(Usedom)是为了它的沙滩、fischbrotchen(当地的一种鱼肉三明治)和别致的海滨小镇,例如赫林斯多夫(Heringsdorf)。普鲁士皇室非常喜欢这个小而偏远的度假地,后来,这里也受到东德人的欢迎。但是在 1936 年至 19... 点击阅读>>

黄钟:纳粹德国是怎样控制舆论的

| 发布时间: 2017-06-29,星期四
黄钟:纳粹德国是怎样控制舆论的
美国著名记者夏伊勒在1940年2月的日记里提到这样一件事:有一天,一名德军飞行员的母亲接到通知,说她的儿子已经失踪并被认定为死亡。可是几天后,英国广播公司公布的德国战俘名单里却有她的儿子。次日,有八个朋友和熟人来信告诉她这个信息。可是好心被当成... 点击阅读>>

普京时代的禁忌:那些苏联人为何支持纳粹

| 发布时间: 2017-06-29,星期四
普京时代的禁忌:那些苏联人为何支持纳粹
俄罗斯波多利斯克——作为前苏联一家工厂的厂长,弗拉基米尔·梅里克霍夫(Vladimir Melikhov)艰难度过了20世纪90年代残酷的商业地盘争夺战,在建设行业中发了财。现在,他将精力和钱财全部投入到探究俄罗斯历史上来,在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总统领导... 点击阅读>>

有史以来最大批 阿根廷发现75件纳粹德国物品

| 发布时间: 2017-06-21,星期三
有史以来最大批 阿根廷发现75件纳粹德国物品
阿根廷警方在布宜诺斯艾利斯郊区的一栋房子里,发现大批从未曝光的纳粹德国物品,包括纳粹领袖希特勒的侧面头像,这是阿根廷有史以来发现的最大批的纳粹德国物品。警方在这栋房屋里发现有一个隐密的房间,里面藏着多达75件纳粹德国的物品,包括一个希特勒侧... 点击阅读>>

BBC记者来鸿:波兰——难以治愈的二战后遗症

| 发布时间: 2017-03-29,星期三
BBC记者来鸿:波兰——难以治愈的二战后遗症
战争伤痛传给了下一代:产权纠纷、腐败、甚至谋杀。六年前,这位为穷人维权的64岁的寡妇被害,今天,她的冤魂重返华沙……"就在那儿,那排树的后面,"我们拐下羊肠小路,走入一片荒野,寒风刺骨,脚下积雪吱嘎作响。出华沙不远,2011年,就是在这片树林,人们... 点击阅读>>

这帮人专盗纳粹的墓,战场掘金热令二战亡灵难以安生

| 发布时间: 2016-10-10,星期一
这帮人专盗纳粹的墓,战场掘金热令二战亡灵难以安生
塔利斯·艾斯米茨(Talis Esmits)是拉脱维亚人。有一天,他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表示发现了两具纳粹士兵遗骸。来电者是库尔兰半岛上的一位国民警卫队队员,这个半岛是位于拉脱维亚首都里加和波罗的海之间的一片角状林地。这位警卫队队员说,他的一个朋友在驾... 点击阅读>>

金钟:不朽的反叛:施道芬堡

| 发布时间: 2016-08-22,星期一
金钟:不朽的反叛:施道芬堡
我在柏林观感中提到施道芬堡(1907~1944),他是谁?有人不明白。他是1944年7月20日刺杀希特勒事件的主角。失败後被残酷处决。我最早在阅读《第叁帝国的兴亡》中知道他,2004年,德国纪念720事件60週年,讚扬施道芬堡他们「代表一个善良而民主的德国」,我... 点击阅读>>

BBC记者来鸿:时不我待 猎手追踪昔日纳粹

| 发布时间: 2016-07-11,星期一
BBC记者来鸿:时不我待 猎手追踪昔日纳粹
纳粹时期犯屠杀罪的人都年逾古稀了。这么多年后,还有必要控罪这些人吗?德国如何抓住正视历史的最后这个宝贵机会?路德维希堡(Ludwigsburg)小镇可以说是“面子工程”。据说18世纪时,一位公爵刚建好一座华贵的巴洛克式宫殿,想再来一座配套的巴洛克式行宫。... 点击阅读>>

BBC记者来鸿:挑战自然 挽救华沙犹太公墓

| 发布时间: 2016-07-7,星期四
BBC记者来鸿:挑战自然 挽救华沙犹太公墓
不忘历史才好正视未来。市中心曾经肃穆庄严的公墓,大自然显然占了上风。志愿者希望,埋葬在这里的犹太人永远不被遗忘。爱丽西娅·罗科斯卡是组织者之一,她正在发手套。工具呢,我们的选择是耙子或者大剪刀。爱丽西娅说,体力不太好的人可以去刷栏杆。她把黑...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