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王小波

王小波:从Internet说起

| 发布时间: 2020-12-1,星期二
王小波:从Internet说起
我赞成对生活空间加以压缩,只要压不到我。但压来压去,结果却出乎我的想象。海明威在《钟为谁鸣》里说过这个意思:所有的人是一个整体,别人的不幸就是你的不幸。所以,不要以为丧钟是为谁而鸣——它就是为你而鸣。但这个想法我觉得陌生,我就盼着别人倒霉。 点击阅读>>

王小波:傻人道德上的敏感度总是很高

| 发布时间: 2020-06-12,星期五
王小波:傻人道德上的敏感度总是很高
不知为什么,傻人道德上的敏感度总是很高,也许这纯属巧合。我们要讨论的问题是:在聪明人的范围之内,道德上的敏感度是高些好,还是低些好。在道德方面,全然没有灵敏度肯定是不行的,这我也承认。但高到我这位朋友的程度也不行:这会闹到鸡犬不宁。 点击阅读>>

王小波:写给新的一年(1996年)

| 发布时间: 2020-01-22,星期三
王小波:写给新的一年(1996年)
我们读书、写作—一九九五年就这样过去了。这样提到过去的一年,带点感慨的语调,感叹生活的平淡。过去我们的生活可不是这样平淡。在我们年轻时,每一年的经历都能写成一本书,后来只能写成小册子,再后来变成了薄薄的几页纸。现在就是这样一句话:读书、写作... 点击阅读>>

崔卫平:海子、王小波与现代性

| 发布时间: 2020-01-14,星期二
崔卫平:海子、王小波与现代性
将海子与王小波联系起来,起码有这样一些表面上的原因:第一、同样是对于写作拥有巨大热情、以命抵命的那种,在某种程度上说他们为了写作而献出生命也是可以的,但是两个人在生前都只是出版了有限的作品,海子是1988年的长诗《土地》,王小波则是1994年的《... 点击阅读>>

王小波:中国知识分子太热衷于设置别人的生活

| 发布时间: 2019-12-3,星期二
王小波:中国知识分子太热衷于设置别人的生活
历史常常出现这样的图景:有些人生前声名显赫,死后很快被人忘却;另一些人一生寂寞,身后却被发现具有特别的价值。王小波应该属于后一类人。尽管在他活着的时候,曾经得过海外多种文学、电影奖项,但基本是墙内开花墙外红,国内的文学圈一直对他保持着沉默—... 点击阅读>>

王小波:承认的勇气

| 发布时间: 2019-07-11,星期四
王小波:承认的勇气
傻×(asshole)这个词,多数美国人是给自己预备的。比方说,感觉自己遭人愚弄时,就会说:我觉得自己当了傻×(I feel like anasshole)!心情不好时更会说:我正捉摸我是哪一种傻×。 点击阅读>>

王小波:男人眼中的女性美

| 发布时间: 2019-05-20,星期一
王小波:男人眼中的女性美
一个男人,只要他视力没有大毛病,就都能欣赏女人的美。因为大家都有这种能力,所以这件事常被人用来打比方--孟夫子就喜欢用“目之于色也有同美焉”这个例子来说明大家可以有一致的意见,很显然,他觉得这样一说大家就会明白。谁都喜欢看见好看一点的女人,这... 点击阅读>>

王小波与现代中国的情欲生活

| 发布时间: 2017-12-20,星期三
王小波与现代中国的情欲生活
20世纪70年代晚期至80年代晚期,面对毛泽东时代留下的创伤,中国作家挣扎着试图为自己的痛苦找到合理的解释。与帝制时期的读书人一样,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曾为国家服务。作为“忠臣”,他们会提出批评,却从不会想要推翻整个体制。然而即便如此,他们还是遭到... 点击阅读>>

他如果还活着——王小波逝世 20 周年

| 发布时间: 2017-04-11,星期二
他如果还活着——王小波逝世 20 周年
1997 年 4 月 10 日深夜,北京郊区某小区,深夜传来两声惨叫,年仅 45 岁的王小波因为心脏病发猝死,他头抵着南墙,弓着身子,倒在地上,当时周围没有一个人。二十年后,在这个快速变化的世界中,他并没有被时代遗忘。许知远说,他已经成为了时代的一部分。... 点击阅读>>

朱大可:王小波毕生在向自由致敬

| 发布时间: 2017-04-11,星期二
朱大可:王小波毕生在向自由致敬
《黄金时代》写作后耗费近二十年时间,成为一部反转的身体叙事的杰作。流氓王二和破鞋陈清扬的“不伦之恋”,是文革时代的必然产物。道德专制统治下的国度,所有跟“性”相关的事物,必然要以“贱”的面容出现。这是文革“黄金时代”的基本法则。于是人们看到,在那... 点击阅读>>

王小波:工作与人生

| 发布时间: 2016-07-16,星期六
王小波:工作与人生
我到美国的公墓里看过,发现他们的墓碑上只写两件事:一是生卒年月。二是某年至某年服兵役;这就是说,他们以为人的一生只有这两件事值得记述:这位上帝的子民曾经来到尘世,以及这位公民曾去为国尽忠,写别的都是多余的,我觉得这种想法比较质朴……恐怕在一... 点击阅读>>

王小波:我看老三届

| 发布时间: 2016-07-4,星期一
王小波:我看老三届
我也是“老三届”,本来该念书的年龄,我却到云南挖坑去了。这件事对我有害,尚在其次,还惹得父母为此而忧虑。有人说,知青的父母都要因儿女而减寿,我家的情况就是如此。做父母的总想庇护未成年的儿女,在特殊年代里,无力庇护,就代之以忧虑。身为人子,我... 点击阅读>>

看不见的中国

| 发布时间: 2016-04-11,星期一
看不见的中国
今天正好是王小波忌日,我必须尝试把这个拖欠多时的故事讲完。2014年5月,我在康州格林威治的布鲁斯博物馆作了一个演讲,题目是《看不见的未来》,其中引用了王小波《革命时期的爱情》,尤其是它的结尾:现在我每天早上还要到外面去跑步,跑到煤烟和水汽结成... 点击阅读>>

怎样欣赏王小波的《黄金时代》?

| 发布时间: 2016-03-9,星期三
怎样欣赏王小波的《黄金时代》?
《黄金时代》的叙事是经过王小波缜密调整的,说不好读的朋友,恐怕原因就是因为其叙事结构产生的梦幻效果。王小波是我很早开始阅读的一个当代作家,他的杂文成为了我的精神家园之一,这次梳理让我更加感到亲切。王小波是一个追求小说结构、叙事方法的人,他... 点击阅读>>

王小波:有些崇高比堕落还要坏

| 发布时间: 2015-09-9,星期三
王小波:有些崇高比堕落还要坏
七十年代发生了这样一回事:河里发大水,冲走了一根国家的电线杆。有位知青下水去追,电线杆没捞上来,人却淹死了。这位知青受到表彰,成了革命烈士。这件事在知青中间引起了一点小小的困惑:我们的一条命,到底抵不抵得上一根木头?结果是困惑的人惨遭批判... 点击阅读>>

王小波 :有些时期,每天都是愚人节

| 发布时间: 2015-04-10,星期五
王小波 :有些时期,每天都是愚人节
我小的时候,有一段很特别的时期。有一天,我父亲对我姥姥说,一亩地里能打三十万斤粮食,而我的外祖母——一位农村来的老太大,跳着小脚叫了起来:“杀了俺俺也不信。”她还算了一本细帐,说一亩地上堆三十万斤粮,大概平地有两尺厚的一层。当时我们家里的人都... 点击阅读>>

王小波:知识分子的不幸

| 发布时间: 2014-02-10,星期一
王小波:知识分子的不幸
什么是知识分子最害怕的事?而且我也有答案,自以为经得起全球知识分子的质疑,那就是:“知识分子最怕活在不理智的年代。”所谓不理智的年代,就是伽利略低头认罪,承认地球不转的年代,也是拉瓦锡上断头台的年代;是茨威格服毒自杀的年代,也是老舍跳进太平... 点击阅读>>

王小波:写给新的一年

| 发布时间: 2014-02-3,星期一
王小波:写给新的一年
我们读书、写作——1995年就这样过去了。这样提到过去的一年,带点感慨的语调,感叹生活的平淡。过去我们的生活可不是这样平淡。在我们年轻时,每一年的经历都能写成一本书,后来只能写成小册子,再后来变成了薄薄的几页纸。现在就是这样一句话:读书、写作。... 点击阅读>>

祝勇:禁欲时期的爱情

| 发布时间: 2013-12-16,星期一
祝勇:禁欲时期的爱情
王小波《革命时期的爱情》准确点说应当叫做《禁欲时期的爱情》。禁欲时期有没有情欲?当然是有的,尽管并不说。革命时期爱情的书都不能看了,连《牛虻》都是毒草,但至少《红楼梦》还是可以看的——领袖在看,人民也在看。《红楼梦》里便有许多不文明的词儿和... 点击阅读>>

顾璟:四月,缅怀王小波

| 发布时间: 2013-04-13,星期六
顾璟:四月,缅怀王小波
北京的四月给我这个初来乍到的“北漂”带来了不少惊喜,天气几乎在一瞬间变得暖和了,鲜花也似乎在一夜之间怒放,光秃的树枝也不甘落后地冒出了点新绿,这片我一直视作保守的土地仿佛一下子换了样子,活力四射。这个月份确实是一段很美好的时光,大自然的美妙... 点击阅读>>

杜君立:王小波的精神遗产

| 发布时间: 2012-04-11,星期三
杜君立:王小波的精神遗产
据说,本雅明曾经梦想写一本完全由引文所构成的著作,通过把马克思的语录重新组合而写成,就像蒙太奇捕获形象那样,使所有的意义都将得到确切的保留,只是加以重新理解。我刚开始买书和读书的时候,就遇到了王小波。就像一个摘抄名言锦句的中学生,我甚至曾...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