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朱大可

朱大可:从方方日记到普希金戏剧

| 发布时间: 2020-04-3,星期五
朱大可:从方方日记到普希金戏剧
新冠肺炎的全球爆发,打破了实体空间的高度疏隔。人们借助互联网链接融入陌生社会,架设起临时的传播链共同体。尽管这共同体稍纵即逝,但它终究可以成为一种道德化叙事,融入宏大历史的总体性记忆。方方日记是这方面的另一范例,它实现了一名女作家跟整个良... 点击阅读>>

朱大可:王小波毕生在向自由致敬

| 发布时间: 2017-04-11,星期二
朱大可:王小波毕生在向自由致敬
《黄金时代》写作后耗费近二十年时间,成为一部反转的身体叙事的杰作。流氓王二和破鞋陈清扬的“不伦之恋”,是文革时代的必然产物。道德专制统治下的国度,所有跟“性”相关的事物,必然要以“贱”的面容出现。这是文革“黄金时代”的基本法则。于是人们看到,在那... 点击阅读>>

朱大可访谈:向亲爱的刻奇分子致敬

| 发布时间: 2017-02-13,星期一
朱大可访谈:向亲爱的刻奇分子致敬
媚俗(kitsch)一词是“臭大粪”(Shit)的反义词。但它最初却是德语粪便的意思,只是在从德国传向整个欧洲的进程中被颠倒了语义,成为对粪便的绝对否定,以此表达对粪便、垃圾和低俗之类事物的蔑视,并暗含着对高雅的无限慕求。而这种在倒置中建立的语义,具... 点击阅读>>

朱大可演讲:我们不是21世纪的文化鼹鼠

| 发布时间: 2015-12-21,星期一
朱大可演讲:我们不是21世纪的文化鼹鼠
大家都知道今年是新文化运动整整100周年。1915年《青年杂志》在上海创刊了,后来改名成《新青年》,这意味着新文化运动的开端。新文化运动有两个著名的口号——“德先生”和“赛先生”,用来重新调整中国和世界的关系。放弃中国作为一个封闭的、古老的、专制的帝国... 点击阅读>>

朱大可访谈:中国社会的零度诚信

| 发布时间: 2015-04-13,星期一
朱大可访谈:中国社会的零度诚信
我们已经丧失了对本土商品质量和食品安全的基本信任。国际大品牌的广告,相对具有较好的信誉度。但本土产品广告,还是有不少令人疑虑之处。最恶劣的是那些冗长的深夜电视购物广告,它们几乎成了公共诈骗的代名词。年轻一代更信任的往往是洗头水之类的广告,... 点击阅读>>

天鹅绒审判和诺贝尔主义的终结

| 发布时间: 2014-12-27,星期六
天鹅绒审判和诺贝尔主义的终结
高行健的获奖,在中国文坛触发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诺贝尔奖抵抗运动。这一后果并未出乎我的意料。而高究竟是几“流”作家,这个问题似乎已经成了“革命的首要问题”。尽管一些大陆作家陆续发表了“拥高通电”,但大都言不由衷,充满虚情假意。而对高进行“等级鉴定”的... 点击阅读>>

朱大可:具象建筑与权力丑学

| 发布时间: 2013-06-7,星期五
朱大可:具象建筑与权力丑学
自从上世纪90年代爆发新建筑浪潮以来,庸俗象征主义的趣味就操纵城市建筑设计,并制造出各种恶俗的具象建筑,由此形成古怪的建筑丑学浪潮。台湾设计师李祖原,一位被媒体赞誉为以“具象设计,微物放大”的手法、打造“讲中国语言的世界级建筑”的“大师级人物”,... 点击阅读>>

朱大可:向微博公民致敬

| 发布时间: 2011-09-30,星期五
朱大可:向微博公民致敬
纸质媒介衰落,影像时代到来,世人不禁发出“文学已死”的哀鸣。而转型中的中国,各种文化现象却是层出不穷、蔚为大观。两年前,微博横空出世,为本就喧嚣不已的文化场域注入了新的活力,中国也因此前所未有地“生动”。近日,评论周刊记者就文学、文化、微博等...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