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文学

他们的黄金时代:80年代文坛往事

| 发布时间: 2020-05-28,星期四
他们的黄金时代:80年代文坛往事
80年代初的一个傍晚,《人民文学》小说编辑朱伟如往常一样,骑着辆凤凰牌自行车,呼呼穿过北京二环内的大街小巷,去阿城家里催稿。刚涉足文坛的阿城并不知道,多年后自己编剧的《刺客聂隐娘》,会帮助导演侯孝贤拿下第68届戛纳最佳导演奖。那时才30出头的朱... 点击阅读>>

樊星:文学记录苦难,也记录人类的脆弱、恐慌与勇敢

| 发布时间: 2020-04-17,星期五
樊星:文学记录苦难,也记录人类的脆弱、恐慌与勇敢
文学记录苦难,一方面体现在作家同情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们,为他们请命;另一方面体现在强烈的灾难记忆,从加缪的小说《鼠疫》、阿历克谢耶维奇的《切尔诺贝利的回忆:核灾难口述史》到钱钢的报告文学《唐山大地震》都是。在灾难突然降临时,人的脆弱与顽强... 点击阅读>>

金雁:文学史上的“青藏高原”

| 发布时间: 2020-01-14,星期二
金雁:文学史上的“青藏高原”
谁都知道,俄罗斯文学是世界文学史上的“青藏高原”。高尔基曾说:“没有一个国家像俄国这样在不到一百年的时间里,就出现了灿若群星的伟大名字,没有一个国家像我们这样拥有如此多的殉道作家”。俄国文学的“叛逆性”是以一贯之的。据说,苏联时期国家安全部门的... 点击阅读>>

张新颖:沈从文与20世纪国家

| 发布时间: 2019-09-30,星期一
张新颖:沈从文与20世纪国家
沈从文是大家都熟悉的名字,我们学现代文学,总要讲到他这个人和他的作品,可是,我们到底对他熟悉到什么程度?我们熟悉他的什么?沈从文生前,总是有感到不被理解的痛苦,1930年代创作高峰时期美誉加身的时候,他就有这种强烈的感受,更不要说在后来遭遇挫... 点击阅读>>

卡尔维诺:经典是这样一种著作,它永远不会完结它所要述说的东西

| 发布时间: 2019-09-27,星期五
卡尔维诺:经典是这样一种著作,它永远不会完结它所要述说的东西
经典作品是那些你经常听人家说“我正在重读……”而不是“我正在读……”的书。至少对那些被视为“博学”的人是如此;它不适用于年轻人,因为他们处于这样一种年龄:他们接触世界和接触成为世界的一部分的经典作品之所以重要,恰恰是因为这是他们的最初接触。代表反复... 点击阅读>>

李欧梵:西学东渐——晚清文学中的乌托邦想象

| 发布时间: 2019-06-1,星期六
李欧梵:西学东渐——晚清文学中的乌托邦想象
晚清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中国文化的转折期,就是从整个中国的传统走向一个现代中国文化的模式。而这个从传统的模式进入到现代的模式不是很简单的事情,而是很复杂的过程。而这个复杂的过程,据我所知在历史方面或者在思想史方面,有几位大师级的学者已经在做研... 点击阅读>>

文学的力量:在对话中创造新的世界——专访耶鲁大学朱塞佩·马佐塔教授

| 发布时间: 2019-04-29,星期一
文学的力量:在对话中创造新的世界——专访耶鲁大学朱塞佩·马佐塔教授
文学呈现出现实世界的危机:世界不是我们以为的样子,世界充满了矛盾,充斥着我们无法实现的欲望。我相信文学的力量,我作为老师的责任就是向学生传递这种力量。有人说人文主义者已经输了,当今的年轻人对历史毫无兴趣。我不同意,我认为我们需要苦撑待变,... 点击阅读>>

朱光潜:文学上的低级趣味

| 发布时间: 2019-03-11,星期一
朱光潜:文学上的低级趣味
文艺必出于至性深情,谁也知道。但是没有至性深情的人也常有出产作品的引诱,于是就只有装腔作势,或是取浅薄俗滥的情调加以过分的夸张。最坏的当然是装腔作势,心里没有那种感触,却装着有那种感触。满腔尘劳俗虑,偏学陶谢恣情山水,冒充风雅;色情的追逐... 点击阅读>>

奥登:文学场域出现了空档期

| 发布时间: 2018-12-10,星期一
奥登:文学场域出现了空档期
奥登嘲笑同时代的大部分诗人,从不认可上面我提及的人。他认为整体上文学场域出现了空荡期。‘很明显他们在等待某人出现’,带着跃跃欲试的语气,他说不久自己就会是站在舞台中央的核心人物。但他没有把自己看作未来唯一的作家,他极其强烈地渴望寻找到同行和... 点击阅读>>

此爱有毒:希斯克里夫和文学史上最伟大的爱情故事

| 发布时间: 2018-11-3,星期六
此爱有毒:希斯克里夫和文学史上最伟大的爱情故事
若有所思、桀骜不驯、饱受折磨的样子,谁不喜欢?对很多读者来说,希斯克里夫是拜伦式魅力的化身,集霸道暴虐于一身。但这并不是他所代表的唯一的浪漫主义俗套观念。他还在现实中代表一个有关拯救的梦想:他是弃儿,在长大成人的过程中遭受了无尽的蔑视,只... 点击阅读>>

虚构之瘾:为何每个时代人类都需要文学故事

| 发布时间: 2018-05-17,星期四
虚构之瘾:为何每个时代人类都需要文学故事
听起来,这像是完美的暑期大片。一个英俊的国王拥有超人的力量,但性格中存在令人无法忍受的傲慢,注定了一场浩劫即将降临在他的王国。一位朴实的徒步旅行者上场,向他发起了挑战。国王结束较量学了乖。之后,两人英雄相惜,结为好友,在五湖四海一起执行一... 点击阅读>>

文学叙事如何塑造了世界

| 发布时间: 2018-05-6,星期日
文学叙事如何塑造了世界
亚历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从小就被培养成马其顿的领导人。马其顿这个希腊北部的小王国与临近城邦国家,尤其是大敌波斯,长年交战不休,这意味着亚历山大必须学习如何带军打仗。当他的父亲遇刺后,亚历山大随之登基,他迅速超越了民众对国王的所有... 点击阅读>>

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一个“日本人”,但不是村上春树

| 发布时间: 2017-10-6,星期五
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一个“日本人”,但不是村上春树
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比往年来得早了一些。当看到获奖者名字时,编辑部的小伙伴们不由齐声叹息——村上春树又没拿奖!获奖者石黑一雄是一名日裔英国作家,与萨曼·鲁西迪、维·苏·奈保尔并称为“英国文坛移民三雄”。BBC第一时间联系到他的时候,石黑本人显然没有缓... 点击阅读>>

黎学文:软埋的时代

| 发布时间: 2017-06-23,星期五
黎学文:软埋的时代
前段时间《巨婴国》刚被下架,那是本心理学著作,这次又轮到了文学。作为一个前出版人,一个策划的书籍也被禁过的人,我早已对这类消息有了免疫力。赵国向来具有强大的内耗性,一部分人在创造文明,另一部分人在扼杀文明,文明与反文明的拔河从未停止过。创... 点击阅读>>

朱光潜:资禀与修养

| 发布时间: 2017-05-25,星期四
朱光潜:资禀与修养
天生的是资禀,造作的是修养;资禀是潜能,是种子;修养使潜能实现,使种子发芽成树,开花结实。资禀不是我们自己力量所能控制的,修养却全靠自家的努力。拉丁文中有一句名言:“诗人是天生的不是造作的。”这句话本有不可磨灭的真理,但是往往被不努力者援为... 点击阅读>>

天下故事都一样

| 发布时间: 2016-03-19,星期六
天下故事都一样
一艘轮船在异国的海滩上登陆,船上一个渴望着证明自己的年轻男人随之上岸。他肩负着与当地居民交好并探取他们秘密的任务。然而,年轻男人被当地人的生活方式所吸引,与当地的一位女孩坠入爱河并开始质疑他的主人。主人发现了年轻男人渐渐融入当地人的生活,... 点击阅读>>

后苏联时代的俄语文学,风华正茂!

| 发布时间: 2015-12-24,星期四
后苏联时代的俄语文学,风华正茂!
说起俄语文学,这个概念因为苏联的解体而变得宽泛又复杂,它既包括居住在前苏联各加盟共和国的所有俄语作家,也包括居住在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俄语作家。但这些 作家大都曾在苏联乃至新俄罗斯生活过,对俄罗斯有着深刻的文化记忆和情感认同。当代俄语文学创作经... 点击阅读>>

斯蒂芬·金:我不仅写了怪兽,还写了肖申克

| 发布时间: 2015-11-16,星期一
斯蒂芬·金:我不仅写了怪兽,还写了肖申克
斯蒂芬·金(Stephen King)经常给人讲这么一个故事。一天,他去买肉桂面包和薯片,一个女人走到他身边,说她不怎么喜欢他那些恐怖小说,还是更喜欢《肖申克的救赎》(The Shawshank Redemption)之类振奋人心的故事。金告诉她,《肖申克的救赎》也是他写的,她却... 点击阅读>>

帕慕克六年来首出小说,呼愁延续

| 发布时间: 2015-10-27,星期二
帕慕克六年来首出小说,呼愁延续
帕慕克的行文中总是浸透着一个格外伤感的土耳其字眼:“呼愁”(huzun)。除了少数几个爵士乐手,几乎没有任何艺术家能够创作出这样绵绵不绝的甜蜜忧伤之情。帕慕克是200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在他2005年的非虚构文集《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记忆》(Istanbul: M... 点击阅读>>

龙应台:在柏林遇见阿列克谢耶维奇

| 发布时间: 2015-10-10,星期六
龙应台:在柏林遇见阿列克谢耶维奇
2005年十月,柏林文学杂志 Lettre International 一年一度的纪实文学奖进行决选,十个评审从世界各地飞到秋叶飞舞的柏林城相聚。评审都是资深作家,而且跟「纪实」有关,分别来自埃及、美国、英国、法国、印度、尼加拉瓜、葡萄牙、保加利亚,还有白俄罗斯的S... 点击阅读>>

2016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阿列克谢耶维奇:前苏联悲惨时代的记录者

| 发布时间: 2015-10-8,星期四
2016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阿列克谢耶维奇:前苏联悲惨时代的记录者
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书在十几年前就进入了中文世界,那时候没有引起什么反响。1985年,她的第一本书《战争的面孔不是女性的》被翻成中文,1999年,翻译家高莽(笔名乌兰汗)和田大畏也翻译了她当时的两本最重要的纪实文学作品《锌皮娃娃兵》和《切尔诺贝利的祈...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