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刘瑜

刘瑜:知识分子是来添乱的吗?

| 发布时间: 2020-02-26,星期三
刘瑜:知识分子是来添乱的吗?
“知识分子”是什么?在中国,很多对此问题有过思考的人恐怕都会表达一个这样的观点:知识分子不仅仅是掌握了特定领域知识的专家,而且应该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担当、良知、使命感、“为老百姓说话”此类词汇作为对知识分子的伦理要求,经常出现在公共话语中。... 点击阅读>>

刘瑜:人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 发布时间: 2020-02-18,星期二
刘瑜:人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最近我在读曼德拉的传记,这本700多页的曼德拉自传读下来,我不无惊奇地发现,这个反政府50年、坐牢近30年、长期倡导武装斗争的“乱匪”,落到白人种族主义统治者手里之后,竟从没挨过打。有一次几乎被打了。那是1963年5月,曼德拉刚进卢本岛监狱时。狱警要求... 点击阅读>>

刘瑜:在恐惧与热爱之间

| 发布时间: 2017-03-13,星期一
刘瑜:在恐惧与热爱之间
关于什么是好的政治、什么是坏的政治,一百个人可能就有一百个看法,不同阵营之间甚至常常为此争得你死我活。然而,对于什么是好的人性、什么是坏的人性,却一定程度上存在 “普世价值”—一般来说,人们都珍视诚实、友爱、善良、勇敢与忠诚等等品质,同时鄙弃... 点击阅读>>

刘瑜:论婚姻制度的演进趋势 

| 发布时间: 2016-09-1,星期四
刘瑜:论婚姻制度的演进趋势 
有报道说,目前美国单身成年女人在数量上已经超过了已婚女人。这条消息虽然反映了广大老中青妇女感情生活的悲惨状况,但对她们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个好消息:虽然我不如意,跟我一样不如意的很多呀。在一定意义上,共同贫穷才是和谐社会的真谛。鉴于目前离婚率... 点击阅读>>

刘瑜读福山:历史漫长的终结:评《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

| 发布时间: 2015-11-27,星期五
刘瑜读福山:历史漫长的终结:评《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
很少有一本书的命运,像福山所著的《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一样“坎坷”。1993年出版以来,它穿越了无数掌声和同样多的臭鸡蛋。粗暴的政治氛围,使一本说理之作逐渐演变成一个意识形态的符号。二十年过去,也许有必要重温此书,以这二十年的时代变迁去反思此... 点击阅读>>

刘瑜:沉默不是金,而是社会的悲剧

| 发布时间: 2015-08-31,星期一
刘瑜:沉默不是金,而是社会的悲剧
人们习惯于用政治或社会的压制来为自己的沉默辩护,却往往忘记了正是自己的沉默在为这种压制添砖加瓦。我们尽可以堵上自己的耳朵或者捂上自己的嘴巴,但是当房间里有一只大象时,它随时可能抬起脚来,踩碎我们天下太平的幻觉。此文是刘瑜为译著《房间里的大... 点击阅读>>

“精致的平庸”即“民主的细节”

| 发布时间: 2015-07-6,星期一
“精致的平庸”即“民主的细节”
当任何关系形成了一个“圈”,麻烦就接踵而至,它意味着相互勾连,彼此制约,遵循规则,限制行动。它本应是个中性词,但正因为那些如影随形的麻烦,现在这个 词已经被赋予贬义色彩 。可是讨厌一个圈子和讨厌某种生产创造活动本身还不是一样的。我可以厌倦学术... 点击阅读>>

刘瑜:对宇宙的恐惧多于敬爱

| 发布时间: 2014-03-21,星期五
刘瑜:对宇宙的恐惧多于敬爱
你如何评价科学和所谓非科学的思维模式,你相信直觉或心灵感应的存在么?刘瑜:我当然相信直觉,不过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不科学的。所谓直觉好就是优秀而迅速的判断力而已,而判断力往往与智商、经验和见识联系在一起。心灵感应倒不是很信,很多单相思的人都觉... 点击阅读>>

中国是国家反腐模式 西方大多是记者揭黑

| 发布时间: 2014-02-26,星期三
中国是国家反腐模式 西方大多是记者揭黑
清华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刘瑜认为,在国家与社会的关系方面,西方是社会在上面、国家在下面,中国是国家在上面、社会在下面。以反腐模式为例,西方大多是新闻记者揭黑,包括专门反腐的NGO介入,中国是自上而下的模式,政府以自身权威自上而下推动。 点击阅读>>

刘瑜:政治是什么以及如何谈论政治

| 发布时间: 2014-01-6,星期一
刘瑜:政治是什么以及如何谈论政治
其实国家生活是一样的,只不过把它无穷地放大了而已。政治是什么呢?无非就是说,比如,最近在讨论加房产税,这个房产税要不要加?加多少?而我有没有发言权?再比如说,像我住的那一带,一到晚上的吃饭时间就特别不好打的。其实这也是政治。这涉及什么呢?... 点击阅读>>

刘瑜:底线时分

| 发布时间: 2014-01-5,星期日
刘瑜:底线时分
孔子说,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做人要有底线。底线对不同的人来说,高低当然不同。比如拿吃东西这事来说,Vegan主义者,出于动物保护理念,不但不吃肉,连鸡蛋牛奶都不吃;素食主义者次之,底线是不吃肉;对于普通大众来说,肉还是要吃... 点击阅读>>

刘瑜:把世界搞得一团糟的糊涂蛋

| 发布时间: 2013-12-15,星期日
刘瑜:把世界搞得一团糟的糊涂蛋
“知识分子”是什么?在中国,很多对此问题有过思考的人恐怕都会表达一个这样的观点:知识分子不仅仅是掌握了特定领域知识的专家,而且应该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担当、良知、使命感、“为老百姓说话”此类词汇作为对知识分子的伦理要求,经常出现在公共话语中。... 点击阅读>>

与FT共进午餐:刘瑜

| 发布时间: 2013-10-21,星期一
与FT共进午餐:刘瑜
约刘瑜共进午餐,她提议紧贴北京西三环的人民大学西门外的 天使食府。我比预定的11点迟到了几分钟,走进餐厅,几乎还没有客人,只在对面高高的窗下瞥见一个纤细身影,笼罩在冬日阳光中。我快步走去,她抬起头来, 帅气露耳的短发,棱角精致的脸,一对巴掌大... 点击阅读>>

刘瑜:愿你慢慢长大

| 发布时间: 2013-06-2,星期日
刘瑜:愿你慢慢长大
当我写下“百天”这个字眼的时候,着实被它吓了一跳——一个人竟然可以这样小,小到以天计。在过去100天里,你像个小魔术师一样,每天变出一堆糖果给爸爸妈妈吃。如果没有你,这100天,就会像它之前的100天,以及它之后的100天一样,陷入混沌的时间之流,绵绵不... 点击阅读>>

刘瑜:牛校牛在哪

| 发布时间: 2013-04-28,星期日
刘瑜:牛校牛在哪
我在哈佛做一年博士后,这一年,除了领钱,基本也没有什么别的任务。为了防止自己整天缩在家里,把薄薄的那一沓钱翻来覆去地数,我决定去旁听几门课。那天我去学校我所在的机构,跟机构里的秘书表达了此意。她非常干脆地说,没问题啊,只要教授同意,都可以... 点击阅读>>

刘瑜:约会文化

| 发布时间: 2013-03-28,星期四
刘瑜:约会文化
Dating,用中文怎么说呢?“约会”是最合适的字眼。然而“约会”在中文语境中的重要性、使用频率、含义清晰度远远不及“dating”在英语境遇中的地位。比如,在中国,我们可能会问别人:“你有没有男朋友﹝女朋友﹞?”但是一般不会问别人“你最近在约会什么人吗”事实... 点击阅读>>

刘瑜:贵族范儿

| 发布时间: 2013-03-26,星期二
刘瑜:贵族范儿
时不时和朋友讨论,为什么很多颇有学识的人,甚至有欧美留学经历的人,那么敌视自由民主制呢?不少朋友断言:利益呗,哪有什么真诚的观念,不过是逐利而动而已。我倒不这么看。我向来不愿假定与我观念不同的人道德水准在我之下,总觉得这个解释过于轻松——所... 点击阅读>>

刘瑜对谈慕容雪村

| 发布时间: 2013-02-21,星期四
刘瑜对谈慕容雪村
“公知”,在中国的社交网络中正变成一个可笑、可怜的词。刘瑜和慕容雪村在此谈论“公知”如何被污名化,他们也认为“公知现象”对中国社会变革的推动意义并未受到影响。新书《观念的水位》自序中,中国政治学学者刘瑜说她所试图传达的是对于“国家之顽固”,“普通人... 点击阅读>>

刘瑜:过去的怎样让它过去

| 发布时间: 2013-02-18,星期一
刘瑜:过去的怎样让它过去
6月15日,英国首相卡梅伦在议会下院宣读了塞维尔报告的结果,并正式向38年前“血色星期天”的受害者家属道歉。都赫提先生,31岁。听到枪声,他慌乱中趴下,向街边的建筑匍匐,但是还没来得及抵达安全的地方,一颗子弹向他飞来,打中了他的后背。麦克吉干先生,... 点击阅读>>

刘瑜: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 发布时间: 2012-10-26,星期五
刘瑜: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有时候,我会感到奇怪,当爱国愤青们对“购买日货就是支持日本军国主义”这种似是而非的逻辑而热血沸腾时,为什么这个国家里没有更多的消费者,对更显然的“消费责任”,比如抵制本国的血汗工厂,抵制某些企业对环境的严重破坏,呼吁改善那些给我们盖房子修马路... 点击阅读>>

刘瑜:贵族范儿

| 发布时间: 2012-08-26,星期日
刘瑜:贵族范儿
时不时和朋友讨论,为什么很多颇有学识的人,甚至有欧美留学经历的人,那么敌视自由民主制呢?不少朋友断言:利益呗,哪有什么真诚的观念,不过是逐利而动而已。我倒不这么看。我向来不愿假定与我观念不同的人道德水准在我之下,总觉得这个解释过于轻松——所...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