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人物

诺奖得主沃尔科特去世:我静静地沉思我还能活多久

| 发布时间: 2017-03-22,星期三
诺奖得主沃尔科特去世:我静静地沉思我还能活多久
当地时间2017年3月18日凌晨,199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德里克·沃尔科特在圣卢西亚格罗斯岛的家中因病逝世,享年87岁。在此,本刊特邀沃尔科特《白鹭》的译者撰写此文,纪念这位伟大诗人的离去。翻译《白鹭》时,它的作者还活着。他在一首诗中写道:“我静静地沉... 点击阅读>>

【图说】洛克菲勒家族与中国

| 发布时间: 2017-03-22,星期三
【图说】洛克菲勒家族与中国
北京时间3月20日晚,美国一代传奇富豪大卫-洛克菲勒去世,享年101岁。渊源颇深。洛克菲勒基金成立之初,中国就成为其最早和最重要的海外捐助对象。洛氏基金投资创办的协和医学院享有盛誉,基金还帮助创建中国自然、社会科学的诸学科,推动乡村建设等等。最早... 点击阅读>>

三十而立:1960年的我是如何投身中国研究的

| 发布时间: 2017-03-14,星期二
三十而立:1960年的我是如何投身中国研究的
“三十而立”!我第一次听到这句名言时,还不明白其中的意味。每一个受过教育的中国人都知道这句话,它是中国最伟大的圣贤孔子对于人生各个阶段应有如何作为的谏言。我即将三十岁,面临我职业生涯中最大胆的选择。作为一名年轻、尚未获得终生教职的美国公法与... 点击阅读>>

身为村上春树

| 发布时间: 2017-03-12,星期日
身为村上春树
村上说:“我就像一个大水壶。要花些时间才能沸腾,但沸腾后我会一直热着。”在安德森看来,村上已经猛烈、持续地沸腾了。在上海市区的苏州河边,有一个叫老场坊的地方。上世纪30年代,这里是一个由英国人设计的屠宰场,但现在改建成了众多咖啡厅、时尚饰品、... 点击阅读>>

在良知的死刑台上——纪念遇罗克罹难47周年

| 发布时间: 2017-03-6,星期一
在良知的死刑台上——纪念遇罗克罹难47周年
这年冬天北京几乎没有下雪,气温却一直很低。气象学家说这是北京27年来最为寒冷的冬天。3月5日这天,郝建发出微博:“1970年3月5日,遇罗克在北京工人体育场被执行枪决,年仅27岁……”。今天的年轻人会问,谁是遇罗克?遗忘,对大量历史事实的惊人的遗忘或者人... 点击阅读>>

燃烧的灵魂,终将相遇

| 发布时间: 2017-03-6,星期一
燃烧的灵魂,终将相遇
在1855年的万国博览会,25岁的毕沙罗一个双眼澄澈,赤手空拳的青年,怀着一样的心情站在从全世界各地搜集来的绘画面前,惊慌失措,如同被雷电击中,一股颤栗感袭遍全身。一代印象派大师卡米耶•毕沙罗初次来到艺术之都巴黎拜师学艺,尽管他的身后有母亲对艺术... 点击阅读>>

冯其庸自序:我写散文

| 发布时间: 2017-02-23,星期四
冯其庸自序:我写散文
我的青少年时期,是在抗日战争中度过的。1937年,我小学五年级,十三岁,抗战爆发,学校关闭,我就在家种地。我从八九岁起就跟着大人下地了,所以我这时已差不多是一个全劳力了。在整个抗战期间,我的三舅父被日本鬼子活活打死了,我与我母亲赶去救他,把他... 点击阅读>>

从丁玲的命运看革命文艺生态中的文化、权力与政治

| 发布时间: 2017-02-19,星期日
从丁玲的命运看革命文艺生态中的文化、权力与政治
2006年春我在香港中文大学历史系客座,工作之余,都要去“中国研究服务中心”查找资料,恰逢徐庆全也在那儿访问,为他的有关丁玲的新书做资料补充和修改的工作,我们经常在一起谈论丁玲,谈论围绕丁玲的风风雨雨。不久我就读到庆全的书稿《革命吞噬它的儿子—丁... 点击阅读>>

让胡适改名的近代翻译家——严复

| 发布时间: 2017-02-16,星期四
让胡适改名的近代翻译家——严复
严复一生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从1854年出生至1879年自英国回国服务,属于青年探索学习时期。第二阶段从1879年至1900年,严复除了短期在福州船政学堂教书外(1879-1880),主要在天津北洋水师学堂担任教席。也是在这个时期,严复经历了宦海浮沉,投身翻... 点击阅读>>

胡雪岩与盛宣怀:白手套的结局

| 发布时间: 2017-02-13,星期一
胡雪岩与盛宣怀:白手套的结局
秦国一统六合后,中土的商人就失去了相对独立性,要当商人,没有红顶是不行的,没有权力豢养,也是行不通的。无论是造币铸钱的邓通,还是富可敌国的沈万三,一纸诏令,既可以从不名一文到荣华富贵,也可以从腰缠万贯到倾家荡产。人生境遇反差之大,都在龙椅... 点击阅读>>

【图说】红色女谍们的命运

| 发布时间: 2017-02-12,星期日
【图说】红色女谍们的命运
近日,110岁的中共女谍黄慕兰辞世。除了黄慕兰,中共历史上还有一些曾经活跃在隐蔽战线上的女子,她们潜伏在敌营,有人牺牲了名誉,有人付出了生命。除了少数人为今人所知,更多的人成为无名英雄。而青史留名的少数人,历史赋予她们的命运也截然不同。 点击阅读>>

取代钱学森成为美国麻省理工最年轻的华人终身教授,他究竟发现了什么?

| 发布时间: 2017-02-11,星期六
取代钱学森成为美国麻省理工最年轻的华人终身教授,他究竟发现了什么?
最动人的发明故事往往是这样的:兢兢业业的发明者默默耕耘多年,最终实现重大突破。珍妮弗·杜德纳(Jennifer Doudna)的经历与此类似。这位52岁的生物化学家在夏威夷长大,就读于波莫纳学院(Pomona College)和哈佛大学(Harvard),后来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 点击阅读>>

周有光的民国到底是什么样的

| 发布时间: 2017-02-3,星期五
周有光的民国到底是什么样的
周有光先生日前离世了,身后备极哀荣。关于周先生的争论一直都有,包括他的工作更多是他晚年的一些言论,表达了对已经灭亡的旧民国的怀念和新中国前三十年的不满。周有光的一生常为人提及的有三项成绩。一是得享高寿,养生有道。二是参与了建国初汉字拼音化... 点击阅读>>

纪念周有光:不能让人“要死了”才敢于说真话

| 发布时间: 2017-01-18,星期三
纪念周有光:不能让人“要死了”才敢于说真话
自打在网站上读过周有光先生一些文章,特别是读了他的《朝闻道集》后,一直想做点文字。后来看到周先生在接受非商业性质的电子刊物《独立阅读》的灵子采访时说出的一句话,即“我105岁了,明天要死了,讲错了没有关系。但你们写文章要当心了”(见2010年4月号... 点击阅读>>

国际舞台上的农民诗人余秀华

| 发布时间: 2017-01-17,星期二
国际舞台上的农民诗人余秀华
诗人余秀华,在2015年以火箭般的速度蹿红,成为中国当年最红的诗人,一部拍摄余秀华的纪录片《摇摇晃晃的人间》获得了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节(IDFA,全称International Documentary Film Festival Amsterdam,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纪录片电影节之一)的评委会... 点击阅读>>

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 发布时间: 2017-01-14,星期六
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林语堂真是一个可爱的老头,80岁那年,在《八十自述》一书中这样写道:“我从圣约翰回厦门时,总在我好友的家逗留,因为我热爱我好友的妹妹。”这个妹妹名叫陈锦端。林语堂十七八岁时对她心生热爱,相爱却未能在一起,直到80岁犹是难能忘怀。正应了白居易那句... 点击阅读>>

为什么今天我们还要读加缪?

| 发布时间: 2017-01-13,星期五
为什么今天我们还要读加缪?
“就在他撞到树上的那一刻,他仍然在探索自我与追问自我,我不相信在那光明的一瞬间他找到了答案。”在 1961 年初,也就是加缪出车祸去世一年后,福克纳在那篇纪念短文中意味深长地写道。“我不相信答案能被找到。我相信它们只能被寻找,被永恒地寻求,而且总是... 点击阅读>>

余英时:霸才无主始怜君

| 发布时间: 2017-01-9,星期一
余英时:霸才无主始怜君
化骨扬灰散作尘,一生伴虎有余辛。 先机抱器归张楚,晚节藏鈎赚大秦。 始信秀才能造反,更无宰相解安民。 万千寒士应垂泪,谁为神州护早春。 点击阅读>>

尼克松的大阴谋

| 发布时间: 2017-01-6,星期五
尼克松的大阴谋
理查德·M·尼克松(Richard M. Nixon)一直否认此事,无论是对大卫·弗罗斯特(David Frost),对历史学者,还是对林登·B·约翰逊(Lyndon B. Johnson)——后者抱有最强烈的疑虑,也最有理由因为其继任者传闻中的背叛而怒火中烧。面对这些人,尼克松一直坚称,他没有破... 点击阅读>>

方志敏的宇宙真理

| 发布时间: 2017-01-6,星期五
方志敏的宇宙真理
“宇宙的真理”一词出自《死!共产主义的殉道者的记述》,是中共早期的领导人方志敏在被俘后狱中论述的一篇。 方志敏在诸多的中学文凭都没有的共运领导人中,算是比较有文化的。他年轻时考入江西省立甲种工业学校预科班,后在教会背景的九江南伟烈学校求学,... 点击阅读>>

打败优步的柳青

| 发布时间: 2017-01-6,星期五
打败优步的柳青
2年来,柳青(Jean Liu)和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一直是死敌,他们各自的企业、世界上最大的两家共乘公司,打了一场日渐激烈和昂贵的战争。总部位于旧金山的打车应用公司优步(Uber)的首席执行官卡兰尼克试图以强力突入中国市场,而柳青则是类似优...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