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别:人文视野

别再鼓吹“陈寅恪、沈从文破格当上教授”

| 发布时间: 2018-03-26,星期一
别再鼓吹“陈寅恪、沈从文破格当上教授”
网络上流传着很多“民国大学聘任教授不问学历”的鸡汤故事。“梁启超向清华校长举荐没有学位的陈寅恪”,“西南联大聘任小学学历的沈从文引起刘文典不满”,是其中最著名的两则。这两则鸡汤,与真实情况不符。 点击阅读>>

电影明星兼发明家海蒂•拉玛

| 发布时间: 2018-03-26,星期一
电影明星兼发明家海蒂•拉玛
在当代人类生活中,手机已经成为“机不可失”的主要工具,然而,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一位著名影星与移动通讯技术的渊源。海蒂•拉玛(Hedy Lamarr)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影视红人,她在70年前发明的专利成为移动电话、传真机、蓝牙技术及其他无线通信的技术... 点击阅读>>

“O.K.”这个词是怎么来的?

| 发布时间: 2018-03-23,星期五
“O.K.”这个词是怎么来的?
全世界都在用这个简写,甚至出了地球也用过它——在一次太空任务中被说了不止一次。1839年的今天,《波士顿晨报》(The Boston Morning Post)上(就我们所知)首次出现了“O.K.”这个词,在“全部正确”(all correct)的旁边使用了这一简写。(根据时报自己的体例要... 点击阅读>>

以吏为师的魅影

| 发布时间: 2018-03-22,星期四
以吏为师的魅影
以吏为师,是秦朝制度的特色。在焚书坑儒之后,传统的私学被禁止,民间也不允许藏书,那么,知识的传承怎么办呢?官方给出的答案是,以吏为师。在秦朝,官吏的分野还不清晰,所以,所谓吏,就是官。做官的人,当然必须得识字,否则,官方的法律,朝廷的诏令... 点击阅读>>

暴君何故爱写诗

| 发布时间: 2018-03-22,星期四
暴君何故爱写诗
诗歌是经过提炼的艺术,象征着精致和敏鋭。但诗歌也可能成为残暴的颂歌,是暴君们钟爱的艺术形式,实在是令人难以想象。从古至今,独裁者的灵感来源于写诗,追求安慰、亲密或荣耀。他们的作品能够揭示权力的本质、诗歌持久的魅力以及艺术片解的危险。 点击阅读>>

明太祖:说朕没文化的都拖出去斩了!

| 发布时间: 2018-03-21,星期三
明太祖:说朕没文化的都拖出去斩了!
历代皇帝对国子监也十分重视。皇帝到最高学府视察被称为“皇帝视学”,是帝王登基后的一项重要礼仪,在明代几乎成为一种定制。视学时,皇帝通常会发表讲话,表达一下国家对学子们的重视,希望学子们好好学习,将来为国家做贡献。一国首长在最高学府讲话完毕后... 点击阅读>>

武术与国术

| 发布时间: 2018-03-21,星期三
武术与国术
武术这个玩意,在古代多数的时候,是被称为技击、搏击的,偶尔才会被称为武艺,到底是不是指今天的拳脚功夫,也不好说。武术这个概念,出现在明末清初,同样意指含混。而在民国,武术是被称为国术的。非常明确地包含了所有民间所谓武把式的器械和拳脚功夫。 点击阅读>>

反思中国中学历史教育

| 发布时间: 2018-03-21,星期三
反思中国中学历史教育
中学历史教材说秦朝“废分封,设郡县”,延续千年的分封制自此退出历史舞台。虽然汉初、西晋、明初分封制曾短暂复辟,但也很快被废除。既然废了分封,中国古代自秦后为何仍然是封建社会?对此,我国历史教材没有作出任何解释,历史老师也常常语焉不详,而我国... 点击阅读>>

李敖生前专访:我是极左的一个人

| 发布时间: 2018-03-18,星期日
李敖生前专访:我是极左的一个人
“人老去,会退步,但也不无进步可寻。我找到了一项进步:年轻时,我责人甚严;年老了,我会设身处地,一件难事,如果我做不到,我不再责备他做不到;如果我不能比他做得更多,我不再责备他做得太少。当年我责备胡适不反对蒋介石,今天我知道他技巧地反对了,... 点击阅读>>

李敖辞世书:言者无罪,闻者足戒

| 发布时间: 2018-03-18,星期日
李敖辞世书:言者无罪,闻者足戒
你们好,我是李敖,今年83岁。年初,我被查出来罹患脑瘤,现在刚做完放射性治疗。现在每天要吃6粒类固醇,所以身体里面变得像一个战场,最近又感染二次急性肺炎住院,我很痛苦,好像地狱离我并不远了。我这一生当中,骂过很多人,伤过很多人;仇敌无数,朋友... 点击阅读>>

中国艺术教育重“技”轻“美”

| 发布时间: 2018-03-16,星期五
中国艺术教育重“技”轻“美”
在中国提到艺术教育,人们往往会联想到培训机构给学龄儿童开设的绘画、毛笔字、钢琴、芭蕾舞等技法训练课程。但这些技法的培训只是艺术教育的一部分。随着时间推移,大部分少儿时期技法训练带来的艺术情趣逐渐消失,并未对今后的生活情趣、艺术审美以及感情... 点击阅读>>

上学

| 发布时间: 2018-03-16,星期五
上学
1978年夏天,我念完了初中。若干年后,我从毕业证照上蓦然发现,单薄身条托举的那颗脑袋,眼神竟是如此空洞,仿佛被魔鬼攫走了灵魂。记忆里,那些年里不乏可爱的老师,也有值得尊敬的老师,但却没有这样一位老师——他把我们从虚无中唤醒,教我们认识自我和世... 点击阅读>>

春天的茶味:清清的欢愉

| 发布时间: 2018-03-16,星期五
春天的茶味:清清的欢愉
不去讨论中国茶的养生作用,与它那稍显标签化的意境;不过,它确实满足了很多人的身心需求,也更符合中国人的审美与习惯。所谓的审美与习惯,柿 Home From Home 的主人李韵之的理解是,它是中国几千年茶文化的沉淀,讲究一种自然的本味:茶,就是叶子的香气... 点击阅读>>

《舌尖三》为什么不好看了?

| 发布时间: 2018-03-16,星期五
《舌尖三》为什么不好看了?
中国旧习俗里,大年初四晚上是迎接灶神仙的日子,《舌尖三》那天开播,本是件十分应景的事情。全家人围坐,其乐融融看电视,美食这种老少皆宜的话题最为适合。可事实并不是这样。它给了章丘铁锅和形意、八卦足够的戏份,就是迟迟不见我们熟悉“美食”。这一季... 点击阅读>>

装在柳木棺材里的崇祯皇帝

| 发布时间: 2018-03-14,星期三
装在柳木棺材里的崇祯皇帝
崇祯皇帝朱由检是幸运儿,若不是他的兄长明熹宗朱由校死的时候没有子嗣,或者把持朝政的魏忠贤稍微有点心眼,找个年纪小的朱家子孙继承帝位,继续操控一切。这样的话,朱由检也许就做不了皇帝,做不了皇帝,就不过是个藩王,在历史上无声无臭。但他又是不幸... 点击阅读>>

孙立平教授:你以为你是谁?

| 发布时间: 2018-03-13,星期二
孙立平教授:你以为你是谁?
经常弄不清自己是谁;放历史情境里,更不知道自己会是谁。多年前的一天,我列举了中国历史上一大堆文学家、艺术家、科学家、教育家、政治家等著名人物,然后问学生们:你最崇拜其中哪一位?被选择最多的群体是政治家,政治家中被选择最多的是可想而知那几位... 点击阅读>>

如果再有一次机会 我们还会暗杀希特勒

| 发布时间: 2018-03-13,星期二
如果再有一次机会 我们还会暗杀希特勒
二战爆发后,白俄贵族玛丽(“蜜丝”)和姐姐塔蒂阿娜前往德国柏林求职。她先在德国广播电台工作,后转至外交部情报司上班,在那里与一群后来积极参与“七月密谋”的反纳粹核心人士共事。流亡期间,蜜丝坚持撰写日记,逐日记录战时生活。刺杀实施后,蜜丝和朋友... 点击阅读>>

一个新疆文盲古董贩子,如何骗过斯坦因、斯文赫定、季羡林

| 发布时间: 2018-03-12,星期一
一个新疆文盲古董贩子,如何骗过斯坦因、斯文赫定、季羡林
1901 年 4 月 20 日早晨,著名匈牙利裔英国探险家兼考古学家斯坦因,走进和阗直隶州(今和田)的州衙大门,会见时任和阗直隶州知州的潘震。斯坦因前一天才结束塔里木沙漠探险,路上曾接连遭遇沙尘暴与倾盆大雨,身体极为不适且相当疲劳。 点击阅读>>

斯伟江:《至暗时刻》:如何抉择?

| 发布时间: 2018-03-11,星期日
斯伟江:《至暗时刻》:如何抉择?
丘吉尔是一个传奇人物。他年青时就出名。不光是因为他是贵族,他的七世祖是打败太阳王路易十四的马尔博勒丘吉尔公爵,丘吉尔读书时成绩不怎么样,尤其是(外语)拉丁语很差,但他英语(国语)很好,后来成为战地记者,战后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恐怕也是领导人... 点击阅读>>

中国的主旋律影片在变化

| 发布时间: 2018-03-6,星期二
中国的主旋律影片在变化
《红海行动》和平昌冬奥闭幕式上演出的《北京八分钟》,表面上看起来属于完全不同的类型、场景与调性:前者是警示外人不要侵犯中国公民和主权的军事动作长片,后者是欢迎国际相约北京2022奥运的娱乐小品,然而两者都肩负着“宣扬国威”的任务。这两部借着对“主... 点击阅读>>

好莱坞与中国的主旋律有什么不同?

| 发布时间: 2018-03-5,星期一
好莱坞与中国的主旋律有什么不同?
又到奥斯卡颁奖季,咱这里的许多大牌学者和高端观众又在念叨,说好莱坞也有主旋律,我烦透了这句台词。好莱坞电影的魅力就在于没有主旋律,它的伦理观念是社会多方辩驳、无序争吵、自然形成的某种思潮。好莱坞的魅力就在于它能够用精美的视觉叙事蕴含那些最...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