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别:文苑

张爱玲:谈女人

| 发布时间: 2015-10-26,星期一
张爱玲:谈女人
西方人称阴险刻薄的女人为“猫”。新近看到一本专门骂女人的英文小册子叫《猫》,内容并非是完全未经人道的,但是与女人有关的隽语散见各处,搜集起来颇不容易,不像这里集其大成。摘译一部分,读者看过之后总有几句话说,有的嗔,有的笑,有的觉得痛快,也有... 点击阅读>>

冬天的记忆

| 发布时间: 2015-10-19,星期一
冬天的记忆
天渐渐矮了,时令收紧了大地的气。冬天来了。高家村丁字口照碑前,大人们缩起脖子,手缩进袖筒里,低头想着心事。大队部屋顶上的高音喇叭,一如既往地聒噪着,传布来自中南海的最新指示,无非是“抓革命促生产!”“备战备荒为人民!”“把批林批孔运动进行到底!... 点击阅读>>

汪曾祺:鉴赏家(经典短篇)

| 发布时间: 2015-10-14,星期三
汪曾祺:鉴赏家(经典短篇)
全县第一个大画家是季匋民,第一个鉴赏家是叶三。叶三是个卖果子的。他这个卖果子的和别的卖果子的不一样。不是开铺子的,不是摆摊的,也不是挑着担子走街串巷的。他专给大宅门送果子。也就是给二三十家送。这些人家他走得很熟,看门的和狗都认识他。到了一... 点击阅读>>

初进燕园

| 发布时间: 2015-10-11,星期日
初进燕园
燕园的第一夜是迷蒙的。只记得那日午夜时分,奔走了三个日夜的火车在前门车站停住了。下车,出站,便有北大的老师和同学在接我们。迷迷糊糊地上了车,迷迷糊糊地行进在去北大的西郊路上。夜很深,周围很宁静,这城市像在做梦。车子开进了校园,我已不记得那... 点击阅读>>

同学会上,那些难于出口的事

| 发布时间: 2015-10-6,星期二
同学会上,那些难于出口的事
同学会这个东西,在工作几年之后,就难免地成为了4D版朋友圈。女同学提早几天就挑好了衣服,拿上最贵的包,认真化好妆,校花、班花更是紧张一点,有种卫冕花魁的好胜心;男同学有奥迪及以上车型的难免睥睨自雄,哪怕聚会地点离家只有800米也必须开车参与,相... 点击阅读>>

林清玄:清欢

| 发布时间: 2015-09-29,星期二
林清玄:清欢
少年时代读到苏轼的一阕词,非常喜欢。这阕词,写苏轼和朋友到郊外去玩,在南山里喝了浮着雪沫乳花的小酒,配着春日山野里的蓼菜、茼篙、新笋以及野草的嫩芽。所以能深记这阕词,主要是爱极了最后的一句——“人间有味是清欢!”。那么,“清欢”是什么呢?清欢,... 点击阅读>>

穆旦:冥想

| 发布时间: 2015-09-29,星期二
穆旦:冥想
为什么万物之灵的我们,遭遇还比不上一棵小树?今天你摇摇它,优越地微笑,明天就化为根下的泥土。为什么由手写出的这些字,竟比这只手更长久,健壮?它们会把腐烂的手抛开,而默默生存在一张破纸上。  因此,我傲然生活了几十年,   仿佛曾做着万... 点击阅读>>

周作人:中秋的月亮

| 发布时间: 2015-09-27,星期日
周作人:中秋的月亮
敦礼臣著《燕京岁时记》云:“京师之日八月节者,即中秋也。每届中秋,府第朱门皆以月饼果品相馈赠,至十五月圆时,陈瓜果于庭以供月,并祝以毛豆鸡冠花。是时也,皓魄当空,彩云初散,传杯洗盏,儿女喧哗,真所谓佳节也。惟供月时,男子多不叩拜,故京师谚日... 点击阅读>>

钱穆:无我与不朽

| 发布时间: 2015-09-24,星期四
钱穆:无我与不朽
古今中外,讨论人生问题,似乎有两个大理论是多少相同的。一是无我,一是不朽。初看若相冲突,既要无我,如何又说不朽。但细辨实相一致,正因为无我,所以才不朽。人人觉得有个我,其实我在哪里,谁也说不出。正因为在不知何年代以前的人,他们为说话之方便... 点击阅读>>

老舍:北平的秋

| 发布时间: 2015-09-20,星期日
老舍:北平的秋
中秋前后是北平最美丽的时候。天气正好不冷不热,昼夜的长短也划分得平匀。没有冬季从蒙古吹来的黄风,也没有伏天里挟着冰雹的暴雨。天是那么高,那么蓝,那么亮,好象是含着笑告诉北平的人们:在这些天里,大自然是不会给你们什么威胁与损害的。西山北山的... 点击阅读>>

是谁扼杀了哀愁

| 发布时间: 2015-09-19,星期六
是谁扼杀了哀愁
现代人一提“哀愁”二字,多带有鄙夷之色。好像物质文明高度发达了,“哀愁”就得像旧时代的长工一样,卷起铺盖走人。于是,我们看到的是张扬各种世俗欲望的生活图景,人们好像是卸下了禁锢自己千百年的镣铐,忘我地跳着、叫着,有如踏上了人性自由的乐土,显得... 点击阅读>>

钱钟书:论快乐

| 发布时间: 2015-09-13,星期日
钱钟书:论快乐
在旧书铺里买回来维尼(Vigny)的《诗人日记》(Journald'unpo te),信手翻开,就看见有趣的一条。他说,在法语里,喜乐(bonheur)一个名词是“好”和“钟点”两字拼成,可见好事多磨,只是个把钟头的玩意儿(Silebonheurn'taitqu'unebonnedenie!)。我们联想... 点击阅读>>

王小波:有些崇高比堕落还要坏

| 发布时间: 2015-09-9,星期三
王小波:有些崇高比堕落还要坏
七十年代发生了这样一回事:河里发大水,冲走了一根国家的电线杆。有位知青下水去追,电线杆没捞上来,人却淹死了。这位知青受到表彰,成了革命烈士。这件事在知青中间引起了一点小小的困惑:我们的一条命,到底抵不抵得上一根木头?结果是困惑的人惨遭批判... 点击阅读>>

林清玄:30岁后始“觉悟”

| 发布时间: 2015-09-7,星期一
林清玄:30岁后始“觉悟”
如果你现在问我什么是成功,我会说,今天比昨天更慈悲、更智慧、更懂爱与宽容,就是一种成功。在人生最底层也不要放弃飞翔的梦想。我的人生几乎是最底层出发的。我生长在一个几乎没有文化和文明的地方,而且家庭十分贫困。我没有读过什么好的学校,学校里的... 点击阅读>>

你来看此花时

| 发布时间: 2015-09-4,星期五
你来看此花时
今天是7月7日的晚上,前行者沈君山三度中风陷入昏迷的第二晚。这里有五万人幸福地欢唱,掌声、笑声、歌声,混杂着城市的灯火腾跃,照亮了粉红色的天空。此刻,一辈子被称为“才子”的沈君山,一个人在加护病房里,一个人。五万人涌进了台中的露天剧场;有风,... 点击阅读>>

瞿秋白:多余的话

| 发布时间: 2015-08-29,星期六
瞿秋白:多余的话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何必说?——代序。话既然是多余的,又何必说呢?已经是走到了生命的尽期,余剩的日子,不但不能按照年份来算,甚至不能按星期来算了。就是有话,也是可说可不说的了。但是,不幸我卷入了“历史的纠葛”――直到现在,外... 点击阅读>>

【诗歌】俞心樵:墓志铭(外一首)

| 发布时间: 2015-08-24,星期一
【诗歌】俞心樵:墓志铭(外一首)
在我的祖国/只有你还没有读过我的诗/只有你未曾爱过我/当你知道我葬身何处/请选择最美丽的春天/走最光明的道路/来向我认错/这一天要下的雨/请改日再下/这一天还未开放的紫云英/请它们提前开放/在我阳光万丈的祖国/月亮千里的祖国/灯火家家户户的祖国/只有你... 点击阅读>>

几千年来,爱情从来没进步过

| 发布时间: 2015-08-20,星期四
几千年来,爱情从来没进步过
我曾经在日本札幌医科大学整容外科当了十年的医生。我当医生的时候,曾经看到很多生,很多死,也看到很多解剖,从中也体会到人生的快乐和悲哀。于是我就开始研究和创作关于人的作品。当癌症患者在深夜开始发作时,我注意到当时唯一能够拯救病人的就是爱。你... 点击阅读>>

罗素:爱在人生中的地位

| 发布时间: 2015-08-14,星期五
罗素:爱在人生中的地位
很奇怪,大多数社会对爱通行的态度是两方面的:一方面,爱是诗歌、小说、戏剧的主要题旨;另一方面,它又为大多数态度认真的社会学家所完全忽视,他们认为对于经济或政治改良计划来说,爱不是必须的。我个人认为这种态度是不正确的。我把爱视为人生中最重要... 点击阅读>>

野夫:人民生活

| 发布时间: 2015-08-7,星期五
野夫:人民生活
我真正像人民一样,混迹于大理古城人民路之时,那已经是2006年的10月。那时的人民路,似乎还很萧索。多数的瓦顶,都长有野草,房屋也多歪斜如一街的醉汉。美女苏苏带着我们哥几个去一些人家喝茶饮酒,直接就能蹿房越脊,坐在那些瓦楞上俯瞰那条小街上的市井... 点击阅读>>

张爱玲:霸王别姬

| 发布时间: 2015-08-3,星期一
张爱玲:霸王别姬
夜风丝溜溜地吹过,把帐篷顶上的帅字旗吹得豁喇喇乱卷。在帐篷里,一支红蜡烛,烛油淋淋漓漓地淌下来,淌满了古铜高柄烛台的浮雕的碟子。在淡青色的火焰中,一股一股乳白色的含着稀薄的呛人的臭味的烟袅袅上升。项羽,那驰名天下的江东叛军领袖,巍然地跽在...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