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别:文苑

钱穆:无我与不朽

| 发布时间: 2015-09-24,星期四
钱穆:无我与不朽
古今中外,讨论人生问题,似乎有两个大理论是多少相同的。一是无我,一是不朽。初看若相冲突,既要无我,如何又说不朽。但细辨实相一致,正因为无我,所以才不朽。人人觉得有个我,其实我在哪里,谁也说不出。正因为在不知何年代以前的人,他们为说话之方便... 点击阅读>>

老舍:北平的秋

| 发布时间: 2015-09-20,星期日
老舍:北平的秋
中秋前后是北平最美丽的时候。天气正好不冷不热,昼夜的长短也划分得平匀。没有冬季从蒙古吹来的黄风,也没有伏天里挟着冰雹的暴雨。天是那么高,那么蓝,那么亮,好象是含着笑告诉北平的人们:在这些天里,大自然是不会给你们什么威胁与损害的。西山北山的... 点击阅读>>

是谁扼杀了哀愁

| 发布时间: 2015-09-19,星期六
是谁扼杀了哀愁
现代人一提“哀愁”二字,多带有鄙夷之色。好像物质文明高度发达了,“哀愁”就得像旧时代的长工一样,卷起铺盖走人。于是,我们看到的是张扬各种世俗欲望的生活图景,人们好像是卸下了禁锢自己千百年的镣铐,忘我地跳着、叫着,有如踏上了人性自由的乐土,显得... 点击阅读>>

钱钟书:论快乐

| 发布时间: 2015-09-13,星期日
钱钟书:论快乐
在旧书铺里买回来维尼(Vigny)的《诗人日记》(Journald'unpo te),信手翻开,就看见有趣的一条。他说,在法语里,喜乐(bonheur)一个名词是“好”和“钟点”两字拼成,可见好事多磨,只是个把钟头的玩意儿(Silebonheurn'taitqu'unebonnedenie!)。我们联想... 点击阅读>>

王小波:有些崇高比堕落还要坏

| 发布时间: 2015-09-9,星期三
王小波:有些崇高比堕落还要坏
七十年代发生了这样一回事:河里发大水,冲走了一根国家的电线杆。有位知青下水去追,电线杆没捞上来,人却淹死了。这位知青受到表彰,成了革命烈士。这件事在知青中间引起了一点小小的困惑:我们的一条命,到底抵不抵得上一根木头?结果是困惑的人惨遭批判... 点击阅读>>

林清玄:30岁后始“觉悟”

| 发布时间: 2015-09-7,星期一
林清玄:30岁后始“觉悟”
如果你现在问我什么是成功,我会说,今天比昨天更慈悲、更智慧、更懂爱与宽容,就是一种成功。在人生最底层也不要放弃飞翔的梦想。我的人生几乎是最底层出发的。我生长在一个几乎没有文化和文明的地方,而且家庭十分贫困。我没有读过什么好的学校,学校里的... 点击阅读>>

你来看此花时

| 发布时间: 2015-09-4,星期五
你来看此花时
今天是7月7日的晚上,前行者沈君山三度中风陷入昏迷的第二晚。这里有五万人幸福地欢唱,掌声、笑声、歌声,混杂着城市的灯火腾跃,照亮了粉红色的天空。此刻,一辈子被称为“才子”的沈君山,一个人在加护病房里,一个人。五万人涌进了台中的露天剧场;有风,... 点击阅读>>

瞿秋白:多余的话

| 发布时间: 2015-08-29,星期六
瞿秋白:多余的话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何必说?——代序。话既然是多余的,又何必说呢?已经是走到了生命的尽期,余剩的日子,不但不能按照年份来算,甚至不能按星期来算了。就是有话,也是可说可不说的了。但是,不幸我卷入了“历史的纠葛”――直到现在,外... 点击阅读>>

【诗歌】俞心樵:墓志铭(外一首)

| 发布时间: 2015-08-24,星期一
【诗歌】俞心樵:墓志铭(外一首)
在我的祖国/只有你还没有读过我的诗/只有你未曾爱过我/当你知道我葬身何处/请选择最美丽的春天/走最光明的道路/来向我认错/这一天要下的雨/请改日再下/这一天还未开放的紫云英/请它们提前开放/在我阳光万丈的祖国/月亮千里的祖国/灯火家家户户的祖国/只有你... 点击阅读>>

几千年来,爱情从来没进步过

| 发布时间: 2015-08-20,星期四
几千年来,爱情从来没进步过
我曾经在日本札幌医科大学整容外科当了十年的医生。我当医生的时候,曾经看到很多生,很多死,也看到很多解剖,从中也体会到人生的快乐和悲哀。于是我就开始研究和创作关于人的作品。当癌症患者在深夜开始发作时,我注意到当时唯一能够拯救病人的就是爱。你... 点击阅读>>

罗素:爱在人生中的地位

| 发布时间: 2015-08-14,星期五
罗素:爱在人生中的地位
很奇怪,大多数社会对爱通行的态度是两方面的:一方面,爱是诗歌、小说、戏剧的主要题旨;另一方面,它又为大多数态度认真的社会学家所完全忽视,他们认为对于经济或政治改良计划来说,爱不是必须的。我个人认为这种态度是不正确的。我把爱视为人生中最重要... 点击阅读>>

野夫:人民生活

| 发布时间: 2015-08-7,星期五
野夫:人民生活
我真正像人民一样,混迹于大理古城人民路之时,那已经是2006年的10月。那时的人民路,似乎还很萧索。多数的瓦顶,都长有野草,房屋也多歪斜如一街的醉汉。美女苏苏带着我们哥几个去一些人家喝茶饮酒,直接就能蹿房越脊,坐在那些瓦楞上俯瞰那条小街上的市井... 点击阅读>>

张爱玲:霸王别姬

| 发布时间: 2015-08-3,星期一
张爱玲:霸王别姬
夜风丝溜溜地吹过,把帐篷顶上的帅字旗吹得豁喇喇乱卷。在帐篷里,一支红蜡烛,烛油淋淋漓漓地淌下来,淌满了古铜高柄烛台的浮雕的碟子。在淡青色的火焰中,一股一股乳白色的含着稀薄的呛人的臭味的烟袅袅上升。项羽,那驰名天下的江东叛军领袖,巍然地跽在... 点击阅读>>

钱穆:如何安放我们的心

| 发布时间: 2015-07-29,星期三
钱穆:如何安放我们的心
如何保养我们的身体,如何安放我们的心,这是人生问题中最基本的两大问题。前一问题为人兽所共,后一问题乃人类所独。禽兽也有心,但他们是心为形役,身是唯一之主,心则略如耳目四肢一般官能,只像是一工具,一作用。为要保养身,才运使到心。身的保养暂时... 点击阅读>>

汪曾祺:《岳阳楼记》

| 发布时间: 2015-07-25,星期六
汪曾祺:《岳阳楼记》
岳阳楼值得一看。长江三胜,滕王阁、黄鹤楼都没有了,就剩下这座岳阳楼了。岳阳楼最初是唐开元中中书令张说所建,但在一般中国人的印象里,它是滕子京建的。滕子京之所以出名,是由于范仲淹的《岳阳楼记》。中国过去的读书人很少没有读过《岳阳楼记》的。《... 点击阅读>>

史铁生:我二十一岁那年

| 发布时间: 2015-07-22,星期三
史铁生:我二十一岁那年
友谊医院神经内科病房有12间病室,除去1 号2 号,其余10间我都住过。当然,决不为此骄傲。即便多么骄傲的人,据我所见,一躺上病床也都谦恭。1 号和2号是病危室,是一步蹬天的地方,上帝认为我住那儿为时尚早。19年前,父亲搀扶着我第一次走进那病房。那时我... 点击阅读>>

毛姆:诺言

| 发布时间: 2015-06-13,星期六
毛姆:诺言
她性情坦率、欢快活泼,又有勇气;她决不是个虚伪的人,总是那么宽宏大量、待人真挚。正是在这个时候,我结识了她。我老婆是个很不遵守时刻的女人。所以,跟她约好在克拉里奇饭店吃中饭后,我故意晚到了十分钟,结果她还没有露面,我倒也不以为然,要了一杯... 点击阅读>>

张鸣:母亲的更年期

| 发布时间: 2015-06-11,星期四
张鸣:母亲的更年期
我的母亲,就性情而言,是两个,前一个跟后一个,简直就不是一个人。小时候记忆中的母亲,性格活泼,开朗,大方,而且善良。口直心快,毫无城府。那时候我们家经常随着父亲的工作调动,在黑龙江垦区到处转,有时候一个地方没待两年就得搬家。每次搬家,找房... 点击阅读>>

“轻微疼痛”是最好的生活状态

| 发布时间: 2015-06-2,星期二
“轻微疼痛”是最好的生活状态
村上春树曾经描写过他的“小确幸”。他将小确幸定义为微小而确实的幸福。它似一种淡淡的甜味,不油腻,却以一种弥散的方式映照 着我们的生活,让我们感觉舒适而快乐。每个人每天都会遇到属于自己的小确幸:刚走到车站公交车就来了,喜欢已久的衣服打折了,又学... 点击阅读>>

王小波 :有些时期,每天都是愚人节

| 发布时间: 2015-04-10,星期五
王小波 :有些时期,每天都是愚人节
我小的时候,有一段很特别的时期。有一天,我父亲对我姥姥说,一亩地里能打三十万斤粮食,而我的外祖母——一位农村来的老太大,跳着小脚叫了起来:“杀了俺俺也不信。”她还算了一本细帐,说一亩地上堆三十万斤粮,大概平地有两尺厚的一层。当时我们家里的人都... 点击阅读>>

老舍:大发议论

| 发布时间: 2015-02-18,星期三
老舍:大发议论
过年是一种艺术。咱们的先人就懂得贴春联,点红灯,换灶王像,馒头上印红梅花点,都是为使一切艺术化。爆竹虽然是噪音,但“灯儿带炮”便给声音加上彩色, 有如感觉派诗人所用的字眼儿。盖自有史以来,中国人本是最艺术的,其过年比任何民族都更复杂,热闹,美...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