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别:文苑

林语堂:读书和不读书的人,最大的差别是什么?

| 发布时间: 2017-03-4,星期六
林语堂:读书和不读书的人,最大的差别是什么?
当我们把一个不读书者和一个读书者的生活上的差异比较一下,这一点便很容易明白。那个没有养成读书习惯的人,以时间和空间而言,是受着他眼前的世界所禁锢的。他的生活是机械化的,刻板的;他只跟几个朋友和相识者接触谈话,他只看见他周遭所发生的事情。他... 点击阅读>>

贾平凹:不能让狗说人话

| 发布时间: 2017-03-1,星期三
贾平凹:不能让狗说人话
西安城里,差不多的人家都养了狗,各种各样的狗,每到清晨或是傍晚,小区里,公园中,马路边,都有遛狗的,人走多快,狗走多快,狗走多快,人走多快。狗是家里成员了,吃得好,睡得好,每天洗澡,有病就医,除了没姓氏,名字也都十分讲究。据说城里人口是八... 点击阅读>>

冯其庸自序:我写散文

| 发布时间: 2017-02-23,星期四
冯其庸自序:我写散文
我的青少年时期,是在抗日战争中度过的。1937年,我小学五年级,十三岁,抗战爆发,学校关闭,我就在家种地。我从八九岁起就跟着大人下地了,所以我这时已差不多是一个全劳力了。在整个抗战期间,我的三舅父被日本鬼子活活打死了,我与我母亲赶去救他,把他... 点击阅读>>

季羡林:坏人是不会改好的

| 发布时间: 2017-02-21,星期二
季羡林:坏人是不会改好的
我从来就不是性善说的信徒,毋宁说我是倾向性恶说的。古书上说“天命之谓性”,一切生物的本能是力求生存和发展,这难免引起生物之间的矛盾,性善又何从谈起呢?干损人利己的事是坏人,而干损人又不利己的事,则是坏人之尤者。空口无凭,不妨略举两例。一个人搬... 点击阅读>>

王蒙:不要以为自己就是尺度

| 发布时间: 2017-02-15,星期三
王蒙:不要以为自己就是尺度
上一代人对下一代人的消极评价,究竟有多少是靠得住的?有多少是以己度人度量出来的?反过来说,下一代人不是也以自身当标尺吗?当他们看到上一代人已经发胖、已经不明白许多新名词的时候,他们是多么失望啊。可他们怎么不想一想,老一代也曾经大大地火过呢... 点击阅读>>

纪伯伦:爱情的真相

| 发布时间: 2017-02-14,星期二
纪伯伦:爱情的真相
爱情的真相曾经,我以为我与你之间有个巨大的空隙, 谁知,发现真相后:你在我内里。 天堂的风,无法舞动在你我之间的缝隙, 我的心外,根本就没有一个你。深爱之旅,我曾经制造枷锁 —— 但那不是针对你。 灵魂的两岸,是我自己信念的对立。 相爱之中,因为我... 点击阅读>>

莫言:吃相凶恶

| 发布时间: 2017-02-8,星期三
莫言:吃相凶恶
在我的脑袋最需要营养的时候,也正是大多数中国人饿得半死的时候。我常对朋友们说,如果不是饥饿,我绝对会比现在聪明,当然也未必。因为生出来就吃不饱,所以最早的记忆都与食物有关。那时候我家有十几口人,每逢开饭,我就要大哭一场。我叔叔的女儿比我大... 点击阅读>>

丰子恺:过年

| 发布时间: 2017-01-27,星期五
丰子恺:过年
我幼时不知道阳历,只知道阴历。到了十二月十五,过年的气氛开始浓重起来了。我们染坊店里三个染匠全是绍兴人,十二月十六要回乡。十五日,店里办一桌酒,替他们送行。这是提早办的年酒。商店旧例,年酒席上的一只全鸡,摆法大有讲究:鸡头向着谁,谁要被免... 点击阅读>>

冯友兰:儒家哲学之精神——求理想的生活

| 发布时间: 2017-01-13,星期五
冯友兰:儒家哲学之精神——求理想的生活
中国的儒家,并不注重为知识而求知识,主要在求理想的生活。求理想生活,是中国哲学的主流,也是儒家哲学精神所在。理想生活是怎样?《中庸》说:“极高明而道中庸”,正可借为理想生活之说明。儒家哲学所求之理想生活,是超越一般人的日常生活,而又即在一般... 点击阅读>>

王朔:唯一让我欣慰的是,你也不会年轻很久

| 发布时间: 2017-01-6,星期五
王朔:唯一让我欣慰的是,你也不会年轻很久
时间过得很快,当我还在怀念夏日姑娘们的短裙时,秋风已起,落木萧下,虽然即使飞雪连天的时候也可以看见穿短裙的姑娘,但不管她穿得再怎么风骚,也穿不出夏天的味道。我以前也说过,每到天气转凉的时候,我就会莫名的忧伤起来,无关名利,无关生活,可能是... 点击阅读>>

陈寅恪:清谈误国

| 发布时间: 2016-12-28,星期三
陈寅恪:清谈误国
清谈的兴起,大抵由于东汉末年党锢诸名士遭到政治暴力的摧残与压迫,一变其具体评议朝廷人物任用的当否,即所谓清议,而为抽象玄理的讨论。启自郭泰,成于阮籍。他们都是避祸远嫌,消极不与其时政治当局合作的人物。东汉清议的要旨为人伦鉴识,即指实人物的... 点击阅读>>

林语堂: 诗样的人生

| 发布时间: 2016-12-22,星期四
林语堂: 诗样的人生
我以为从生物学的观点看起来,人生几乎是像一首诗。它有韵律和拍子,也有生长和腐蚀的内在循环。它开始是天真朴实的童年时期,嗣后便是粗拙的青春时期,企图去适应成熟的社会,带着青年的热情和愚憨,理想和野心,后来达到一个活动较剧烈的成年时期,由经验... 点击阅读>>

沈从文临终遗言:我和这个世界没什么好说的

| 发布时间: 2016-12-18,星期日
沈从文临终遗言:我和这个世界没什么好说的
我是解放后才由北大国文系改入历史博物馆的,同时还在北大博物馆系教教陶瓷。因为北大博物馆系那个供参考用的陈列室,部分瓷器和漆器,多是我捐赠的,同时还捐赠了些书籍。到馆不多久,即送我去西苑革大“政治学院”学习,约一年之久。临结业前,多重新分配工... 点击阅读>>

老舍:她那么看过我

| 发布时间: 2016-11-8,星期二
老舍:她那么看过我
人是为明天活着的,因为记忆中有朝阳晓露。假若过去的早晨都似地狱那么黑暗丑恶,盼明天干吗呢?是的,记忆中也有痛苦危险,可是希望会把过去的恐怖裹上一层糖衣,像看着一出悲剧似的,苦中有些甜美。无论怎么说吧,过去的一切都不可移动;实在,所以可靠;... 点击阅读>>

汪曾祺:泡茶馆

| 发布时间: 2016-10-30,星期日
汪曾祺:泡茶馆
“泡茶馆”是联大学生特有的语言。本地原来似无此说法,本地人只说“坐茶馆”。“泡”是北京话。其含义很难准确地解释清楚。勉强解释,只能说是持续长久地沉浸其中,像泡泡菜似的泡在里面。“泡蘑菇”“穷泡”,都有长久的意思。北京的学生把北京的“泡”字带到了昆明,... 点击阅读>>

傅斯年:人生问题发端

| 发布时间: 2016-10-16,星期日
傅斯年:人生问题发端
人生问题是个大题目!是个再大没有的题目!照我现在的学问思想而论,决不敢贸贸然解决他。但是这个问题,却不能放在将来解决;因为若不曾解决了他,一切思想,一切行事,都觉得没有着落似的。所以不揣鄙陋,勉强把我近来所见,写了出来,作为我的人生观。还... 点击阅读>>

鲍勃·迪伦诗选

| 发布时间: 2016-10-14,星期五
鲍勃·迪伦诗选
2016诺贝尔文学奖颁给美国音乐传奇人物鲍勃迪伦。他的《像一块滚石》是历时三年在手动打字机上敲出来的回忆录,有媒体把它与杰克•凯鲁亚克的《在路上》相提并论,也有媒体说它写作手法直追意识流大师普鲁斯特,更有媒体称迪伦为莎士比亚以来最伟大的英语作家... 点击阅读>>

叔本华:通往解救之路

| 发布时间: 2016-10-11,星期二
叔本华:通往解救之路
我们只有一个与生俱来的错误,那就是认为我们来到这一世界,目的就是要过得幸福愉快。这一错误是与生俱来的,因为这一错误是与我们的存在本身相一致的,我们的整个本质只是对这一错误的阐释,我们的身体的确就是这一错误的图案标记,因为我们肯定就只是生存... 点击阅读>>

陈独秀:爱国者与自觉心

| 发布时间: 2016-10-9,星期日
陈独秀:爱国者与自觉心
范围天下人心者,情与智二者而已。伊古大人,胥循此辙。殉乎情者,孤臣烈士,游侠淫奔,杀身守志,不计利害者之所为。昵于智者,辨理析疑,权衡名实,若理学哲家是矣。情之用百事之贞,而其蔽也愚,智之用万物之理,而其蔽也靡。古之人情之盛,莫如厕平,愤... 点击阅读>>

杨绛:我是怎样读《论语》的

| 发布时间: 2016-09-29,星期四
杨绛:我是怎样读《论语》的
“四书”我最喜欢《论语》,因为最有趣,读《论语》,读的是一句一句话,看见的却是一个一个人,书里的一个个弟子,都是活生生的,一个一个样儿,各不相同。孔 子最爱重颜渊,却偏宠子路。钱钟书曾问过我:“你觉得吗?孔子最喜欢子路。”我也有同感。子路很聪明... 点击阅读>>

胡适:谈谈《诗经》

| 发布时间: 2016-09-19,星期一
胡适:谈谈《诗经》
《诗经》在中国文学上的位置,谁也知道,它是世界上最古的有价值的文学的一部,这是全世界公认的。《诗经》有十三国的国风,只没有《楚风》。在表面上看来,湖北这个地方,在《诗经》里,似乎不能占一个位置。但近来一般学者的主张,《诗经》里面是有《楚风...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