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别:文苑

老舍:​人是不容易看清自己的

| 发布时间: 2018-05-14,星期一
老舍:​人是不容易看清自己的
悲观有一样好处,它能叫人把事情都看轻了一些。这个可也就是我的坏处,它不起劲,不积极。您看我挺爱笑不是?因为我悲观。悲观,所以我不能扳起面孔,大喊:“孤——刘备!”我不能这样。一想到这样,我就要把自己笑毛咕了。看着别人吹胡子瞪眼睛,我从脊梁沟上发... 点击阅读>>

丰子恺:清明

| 发布时间: 2018-04-5,星期四
丰子恺:清明
我们终年住在那市井尘嚣中的低小狭窄的百年老屋里,一朝来到乡村田野,感觉异常新鲜,心情特别快适,好似遨游五湖四海。因此我们把清明扫墓当作无上的乐事。我的父亲孜孜兀兀地在穷乡僻壤的蓬门败屋之中度过短促的一生,我想起了感到无限的同情。 点击阅读>>

钱穆:读好五类书,做一个高境界的人

| 发布时间: 2018-03-30,星期五
钱穆:读好五类书,做一个高境界的人
为什么读书便能学得做一个高境界的人呢?因为在书中可碰到很多人,这些人的人生境界高、情味深,好做你的榜样。目前在香港固然有三百几十万人之多,然而我们大家的做人境界却不一定能高,人生情味也不一定能深。 点击阅读>>

季羡林:假若我再上一次大学

| 发布时间: 2018-03-11,星期日
季羡林:假若我再上一次大学
“假若我再上一次大学”,多少年来我曾反复思考过这个问题。我曾一度得到两个截然相反的答案:一个是最好不要再上大学,“知识越多越反动”,我实在心有余悸。一个是仍然要上,而且偏偏还要学现在学的这一套。后一个想法最终占了上风,一直到现在。 点击阅读>>

林语堂:读书这件雅事

| 发布时间: 2018-03-3,星期六
林语堂:读书这件雅事
读书或书籍的享受素来被视为有修养的生活上的一种雅事,而在一些不大有机会享受这种权利的人们看来,这是一种值得尊重和妒忌的事。当我们把一个不读书者和一个读书者的生活上的差异比较一下,这一点便很容易明白。那个没有养成读书习惯的人,以时间和空间而... 点击阅读>>

老舍:拜年

| 发布时间: 2018-02-15,星期四
老舍:拜年
早起拉开窗帘举目望去,一夜之间,外面已成了银装素裹的世界。今年冬天雪下得少,似乎缺了一点气氛。这场雪的到来,提示着人们,年已经不远了。是啊,又要过年了,甚至能看到被大雪压弯的树枝也在抖动着春的喜悦。过年,在感觉中已经有些遥远,甚至没有太多... 点击阅读>>

饶宗颐:我的家学经历

| 发布时间: 2018-02-7,星期三
饶宗颐:我的家学经历
我家以前开有四家钱庄,在潮州是首富,家人很会做生意,积攒了大量的钱财。家庭条件非常好,可以玩的东西很多,按理似乎可以造就出一个玩物丧志的公子哥儿,但命里注定我要去做学问,我终于成了一个学者。我小时候十分“孤独”,母亲在我二岁时因病去世,从此... 点击阅读>>

梁实秋:雪

| 发布时间: 2018-01-9,星期二
梁实秋:雪
李白句:“燕山雪花大如席”。这话靠不住,诗人夸张,犹“白发三千丈”之类。据科学的报道,雪花的结成视当时当地的气温状况而异,最大者直径三至四寸。大如席,岂不一片雪花就可以把整个人盖住?雪,是越下得大越好,只要是不成灾。雨雪霏霏,像空中撒盐,像柳... 点击阅读>>

林语堂:脸与法治

| 发布时间: 2018-01-8,星期一
林语堂:脸与法治
中国人的脸,不但可以洗,可以刮,并且可以丢,可以赏,可以争,可以留,有时好像争脸是人生的第一要义,甚至倾家荡产而为之,也不为过。在好的方面讲,这就是中国人之平等主义,无论何人总须替对方留一点脸面,莫为已甚。这虽然有几分知道天道还好,带点聪... 点击阅读>>

梁实秋 : 北平的冬天

| 发布时间: 2017-12-13,星期三
梁实秋 : 北平的冬天
我是在北平长大的。北平冬天好冷。过中秋不久,家里就忙着过冬的准备,作“冬防”。阴历十月初一屋里就要生火,煤球、硬煤、柴火都要早早打点。摇煤球是一件大事,一串骆驼驮着一袋袋的煤末子到家门口,煤黑子把煤末子背进门,倒在东院里,堆成好高的一大堆。... 点击阅读>>

郁达夫:故都的秋

| 发布时间: 2017-10-19,星期四
郁达夫:故都的秋
秋天,无论在什么地方的秋天,总是好的;可是啊,北国的秋,却特别地来得清,来得静,来得悲凉。我的不远千里,要从杭州赶上青岛,更要从青岛赶上北平来的理由,也不过想饱尝一尝这“秋”,这故都的秋味。江南,秋当然也是有的,但草木凋得慢,空气来得润,天... 点击阅读>>

梁实秋:旅行

| 发布时间: 2017-09-28,星期四
梁实秋:旅行
旅行虽然夹杂着苦恼,究竟有很大的乐趣在。旅行是一种逃避,——逃避人间的丑恶。旅行中没有不感觉枯寂的,枯寂也是一种趣味。旅行理想的伴侣是不易得的,须具备许多条件,客厅里的好朋友不见得即是旅行的好伴侣。我们中国人是最怕旅行的一个民族。闹饥荒的时... 点击阅读>>

林语堂:中国人之聪明

| 发布时间: 2017-09-20,星期三
林语堂:中国人之聪明
我们这代人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要学会“外圆内方”、要懂得“明哲保身”,要谨记“不争、不显、不露”。唯有这样,才是最聪明的处世之道,“揣着明白装糊涂”才是真的有智慧。这些生存的信条不只是在我们这代人中流传,这是千百年来中华民族的文明沉淀,在接受这些... 点击阅读>>

梁实秋:送行

| 发布时间: 2017-08-22,星期二
梁实秋:送行
我不愿送人,亦不愿人送我,对于自己真正舍不得离开的人,离别的那一刹像是开刀,凡是开刀的场合照例是应该先用麻醉剂,使病人在迷蒙中度过那场痛苦,所以离别的痛苦最好避免。一个朋友说:”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风多大雨,我要去接你。“我最赏识... 点击阅读>>

梁实秋:时间即生命

| 发布时间: 2017-07-31,星期一
梁实秋:时间即生命
最令人怵目惊心的一件事,是看着钟表上的秒针一下一下的移动,每移动一下就是表示我们的寿命已经缩短了一部分。再看看墙上挂着的可以一张张撕下的日历,每天撕下一张就是表示我们的寿命又缩短了一天。因为时间即生命。没有人不爱惜他的生命,但很少人珍视他... 点击阅读>>

马克·吐温:迪克·贝克的猫

| 发布时间: 2017-06-16,星期五
马克·吐温:迪克·贝克的猫
我在矿区还有一个同伴,同样也是个白白出了十八年苦力、已经希望破灭的可怜人。他性格无比温和,是那种可以在人生倦旅中,永远耐心地扛住肩头十字架的类型:单纯质朴的迪克·贝克,死马谷的一名鸡窝矿[1]矿工。他四十六岁,头发像灰老鼠般灰扑扑的,为人热忱... 点击阅读>>

汤一介:我为什么而活?

| 发布时间: 2017-06-6,星期二
汤一介:我为什么而活?
我那时认为,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活着就应有一种历史使命感,应对社会负责任。如果一个人不甘于平庸凡俗,自然要担当起苦难,所以中国有所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说法。我一天天长大,知识一天天多起来,在初中期间学习了“生理卫生”课,知道婴儿是如何形成... 点击阅读>>

贾平凹:读书的方法

| 发布时间: 2017-06-1,星期四
贾平凹:读书的方法
既有条件,读书万万不能狭窄。文学书要读,政治书要读,哲学,历史,美学,天文,地理,医药,建筑,美术,乐理……凡能找到的书,都要读读,若读书面窄,借鉴就不多,思路就不广,触一而不能通三。但是,切切又不要忘了精读,真正的本事掌握,全在于精读。 点击阅读>>

朱光潜:资禀与修养

| 发布时间: 2017-05-25,星期四
朱光潜:资禀与修养
天生的是资禀,造作的是修养;资禀是潜能,是种子;修养使潜能实现,使种子发芽成树,开花结实。资禀不是我们自己力量所能控制的,修养却全靠自家的努力。拉丁文中有一句名言:“诗人是天生的不是造作的。”这句话本有不可磨灭的真理,但是往往被不努力者援为... 点击阅读>>

朱自清:如何读懂古诗之用典?

| 发布时间: 2017-05-19,星期五
朱自清:如何读懂古诗之用典?
初学人读诗,往往给典故难住。他们一回两回不懂,便望而生畏,因畏而懒,这会断了他们到诗去的路。所以需要注释。但典故多半是历史的比喻和神仙的比喻;用典故跟用比喻往往是一个理,并无深奥可畏之处。不过比喻多取材于眼前的事物,容易了解些罢了。广义的... 点击阅读>>

丰子恺:自然对人的恩宠,以暮春时为最深厚

| 发布时间: 2017-05-8,星期一
丰子恺:自然对人的恩宠,以暮春时为最深厚
春是多么可爱的一个名词!自古以来的人都赞美它,希望它长在人间。诗人,特别是词客,对春爱慕尤深。试翻词选,差不多每一页上都可以找到一个春字。后人听惯了这种话,自然地随喜附和,即使实际上没有理解春的可爱的人,一说起春也会觉得欢喜。这一半是春这...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