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别:多向思维

危机与自负:周厉王的失败改革

| 发布时间: 2019-02-19,星期二
危机与自负:周厉王的失败改革
公元前842年,西周首都镐京(今陕西省西安市)发生了一起著名的“国人暴动”。根据《史记•周本纪》的记载,镐京的“国人”集结起来袭击周厉王姬胡。周厉王一直逃到彘(今山西省临汾市霍州市),于公元前828年客死。关于“国人暴动”的发生,《国语》、《史记》、《... 点击阅读>>

娜塔莎之舞:俄罗斯文化史

| 发布时间: 2019-02-18,星期一
娜塔莎之舞:俄罗斯文化史
托尔斯泰在《战争与和平》中写道,每一个俄罗斯人都把莫斯科看成自己的母亲。即使是彼得堡那些最为欧化的精英,也认为它是俄罗斯民族的“家园”。莫斯科是俄罗斯一个古老的象征,是保存了古代俄罗斯风俗习惯的所在。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2世纪,当时苏兹达尔的... 点击阅读>>

七条普世准则

| 发布时间: 2019-02-18,星期一
七条普世准则
几个世纪以来,一切困扰文明的战争、矛盾和不幸可能让你觉得,人类社会充满了不断的冲突和无法相融的文化。现实并没这么悲观,一项新的研究发现了积极的证据:所有的文化都受到一种包含七条行为规范的道德准则的约束。基于对全世界60个社会群体的600多种文化... 点击阅读>>

现代政治的思想与行动

| 发布时间: 2019-02-18,星期一
现代政治的思想与行动
丸山真男这本《现代政治的思想与行动》 (商务印书馆 )迟到了数十年,自身亦成为了政治思想史匍匐前行的见证者。丸山透过西方政治自由主义的思想棱镜,审视极端国家主义、日本法西斯主义、军国主义、战后日本右翼运动等现实政治。与学院派写作风格不同,此... 点击阅读>>

新年期许:用两张“票子”取代两根“杆子”

| 发布时间: 2019-02-16,星期六
新年期许:用两张“票子”取代两根“杆子”
曾几何时,“枪杆子”与“笔杆子”蔚为通说,横行天下。与前者联袂而来的义项多半是“刀把子”,而有“枪杆子刀把子”的连称,刀光剑影,血腥腾漫。牵连浮现于后者的,不知为何,则为“杀人不用刀”的幽黯训诫,以及“无耻文人”、“舞文弄墨”与“指鹿为马”等一己心理,胡... 点击阅读>>

重温《资本论》 再识马克思

| 发布时间: 2019-02-15,星期五
重温《资本论》 再识马克思
147年前的今天(1867年9月14日),一本用德文写作的大部头政治经济学著作在德国汉堡出版。没有隆重的发售仪式、没有作者的现场签名。实际上,鲜有人注意,问津者寥寥。然而,这本书却终于点燃了思想的火花、播下了革命的火种、甚至改变了一些国家的历史轨迹... 点击阅读>>

正义感太强的人,未必是一个好人

| 发布时间: 2019-02-14,星期四
正义感太强的人,未必是一个好人
一旦看到别人发生纠纷,有些人就会挺身而出担当仲裁者。久而久之,别人就会感觉这种人很麻烦,但也会感觉其正义感很强。对此,しらべぇ编辑部以日本全国1664名20多岁〜60多岁的男女为对象,围绕「自己的性格」这一话题展开了调查。结果显示,其中有高达46.2%... 点击阅读>>

人们对科学的抗拒,并非是因为无知

| 发布时间: 2019-02-14,星期四
人们对科学的抗拒,并非是因为无知
近些年最大的文化转变之一就是各种假新闻的兴起,这些被当作事实广泛流传的“新闻”的背后,即没有证据支持(比如说:世界是平的),也有没行业评审(比如说:气候正在发生变化)。研究人员将这种趋势称为“反启蒙运动”,但对这些产生的原因并没有定论。 点击阅读>>

国学反科学吗?

| 发布时间: 2019-02-14,星期四
国学反科学吗?
为什么荷马、柏拉图、西塞罗等数千年前的经典,仍然值得21世纪的学生们去学?而且这种教育何以能够与现代科学并不抵触?这就要从“自由教育”的定位说起。美国科学促进会(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给出了如此描述:“自由教育的... 点击阅读>>

赶一个文化的时髦

| 发布时间: 2019-02-13,星期三
赶一个文化的时髦
我觉得,我们中国人挺没文化的,这一点,从年人均购书量就可以看出来,不过平均每人一本左右。这个量,还是靠庞大的教材和教辅堆出来的,如果再加上数量不菲的单位购书(专门买了下发的),真正有冲动买书的人,恐怕没多少,有两千万也就顶天了。这两千万里... 点击阅读>>

埃里克·奥林·赖特:马克思主义者的一生坚持

| 发布时间: 2019-02-12,星期二
埃里克·奥林·赖特:马克思主义者的一生坚持
埃里克·奥林·赖特(Erik Olin Wright)于今年1月23日辞世,距被诊断为白血病晚期仅有数月。在确诊后不久,他完成了对《如何在21世纪做一个反资本主义者》一书最后的润色,该书将在今年年内出版。假如埃里克还活着的话,这肯定不会是他的最后一本著作。即便已... 点击阅读>>

威权制度如何使专家变“砖家”?

| 发布时间: 2019-02-12,星期二
威权制度如何使专家变“砖家”?
除了利益集团和公民社会外,专家可能是公共政策制定最重要的参与者。专家参与之所以重要,自然是因为现代社会中的社会问题正变得越来越复杂和高度技术化,而政府部门里负责决策的官僚往往缺乏相应的知识,于是,专家意见就成为重要的决策依据。 点击阅读>>

卢梭:一个孤独的漫步者的遐想

| 发布时间: 2019-02-11,星期一
卢梭:一个孤独的漫步者的遐想
在坎坷不平的漫长的一生中,我发现,最使我得到甜蜜的享受和舒心的快乐的时期,并不是最常引起我回忆和使我感触最深的时期。那令人迷醉和牵动感情的短暂时刻,不论它是多么的活跃,但正是由于它的活跃,所以在生命的长河中只不过是几个明亮的小点。这种明亮... 点击阅读>>

这世界80%的书都是多余的

| 发布时间: 2019-02-9,星期六
这世界80%的书都是多余的
此时此刻,你选择读本书,而不是去玩把吃鸡,或者看出韩剧,这就是自律的一种象征。且不说内容对你有何影响,只是这种行为,就可以印证你能忍受枯燥和无聊,而这种能力,在这个时代本就是一种稀缺品。仰仗这种能力,你也大概率能干出其他人干不了的事。 点击阅读>>

秦晖:“更多的人,更多的贫民窟”

| 发布时间: 2019-02-4,星期一
秦晖:“更多的人,更多的贫民窟”
导致委内瑞拉沦为饥荒国家的主要还是查韦斯.马杜罗的“极左”经济-社会政策。但这种“极左”不仅与古巴、朝鲜有别,在某些方面甚至可以说是截然相反。这里有个最直观的表现,那就是古巴、朝鲜都剥夺了民众的迁徙自由,实行驱逐滴端壬口、“不许贫民有窟”的政策。... 点击阅读>>

除了批评咪蒙,我们又敢批评什么?

| 发布时间: 2019-02-3,星期日
除了批评咪蒙,我们又敢批评什么?
除了写一些风花雪月和明星八卦,我们还能写些什么?除了写一些风花雪月和明星八卦,我们还能写些什么?除了骂骂明星,怼怼咪蒙,我们还敢批评什么?而且,我早已发现,只有骂明星才是最安全的。所以每当明星出轨或是包小三或是犯了什么禁忌,一大批自媒体就... 点击阅读>>

在数字监控时代我们还能做点什么?

| 发布时间: 2019-02-2,星期六
在数字监控时代我们还能做点什么?
根据卢西亚诺•弗洛里迪(Luciano Floridi,牛津大学信息哲学与伦理学教授、互联网研究所研究主任)的说法,三个关键的“去中心化转移”(de-centering shifts)改变了人类对自我的认知: 哥白尼的“太阳中心说”模型,达尔文的自然选择理论,以及弗洛伊德关于我们... 点击阅读>>

盗版的记忆,和塑造我们思维的叙事模板

| 发布时间: 2019-01-28,星期一
盗版的记忆,和塑造我们思维的叙事模板
记忆共同体(mnemoniccommunity),是个心理学和社会学概念。指拥有“共同记忆”的群体——它可是一个家庭,一个村落,或者一个国家。不过所谓的“共同记忆”,是可以被塑造和构建的。比如一个村子里的人,可能提起老张家的张三,都说他不是个东西,是叛徒。但是研... 点击阅读>>

家族、土地与祖先:近世中国四百年社会经济的常与变

| 发布时间: 2019-01-26,星期六
家族、土地与祖先:近世中国四百年社会经济的常与变
易劳逸(Lioyd E.Eastman),著名汉学家。曾师从哈佛大学教授费正清(1907-1991)研究中国史,任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历史系教授。由于他对中国研究的杰出贡献,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1989年曾授予他“大学资深学者”荣誉。代表作有《毁灭的种子》《流产的革命》《... 点击阅读>>

李零:汉字是何时起源的

| 发布时间: 2019-01-24,星期四
李零:汉字是何时起源的
这是一篇读书笔记。近二十年,不知为什么,国际学术界对汉字起源和汉字性质的讨论突然热闹起来。前不久,郑也夫教授以新作《文明是副产品》见赠,邀我就他的书和汉字起源问题写点感想。我说,您谈的问题,我很有兴趣,但我得把有关材料找来读一读,比较一下... 点击阅读>>

如何区分真国学与假国学

| 发布时间: 2019-01-24,星期四
如何区分真国学与假国学
“国学生意”这种事情,没什么可说的。这里说一下什么是真国学——我个人并不喜欢“国学”这个词,但它既已广为流传不可能被消除,则不如严肃地来区分一下真伪。“国学”这个概念,出现于清末民初。当时的学者,对何谓国学,已有过很充分的讨论。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