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别:多向思维

历史性瘟疫下,需要深刻反思人类中心主义

| 发布时间: 2020-05-21,星期四
历史性瘟疫下,需要深刻反思人类中心主义
什么是人类中心主义呢?人类中心主义,英文是Anthropocentrism,也称人类中心论,认为人类处于世界中心,世界上的资源,世界上的生物,都是为人类的生存和发展服务,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受人类所支配的。“人类中心主义”这样的观点不好吗?对人有害吗?与我们这... 点击阅读>>

别再嘲弄小粉红,当下困境源于一种“精神分裂”

| 发布时间: 2020-05-20,星期三
别再嘲弄小粉红,当下困境源于一种“精神分裂”
今天,没有人否认中国已然强大,但我们并没感受到想象中的地位和荣耀,相反,我们不停地感受到普遍主义世界秩序对我们的约束,而这被解读为西方列强秩序下的羞辱。这就进入一个不断地自我证成的逻辑:越是追求列强意义上的强大感,越是获得挫折感;于是追求... 点击阅读>>

理解美国政教关系的误区

| 发布时间: 2020-05-19,星期二
理解美国政教关系的误区
美国或北美十三州殖民地历史,充分表明了基督教教会(神学思想)对其立法、行政和司法的影响,尤其是历次立宪和宪法修正案。这种影响,并不等同于中国礼教的教化。根本原因在于基督教新教教义、治理结构和实践中对克里斯玛型人物的警惕和抑制,而礼教则必须... 点击阅读>>

最可怕的不是没有思想,而是满脑子标准答案

| 发布时间: 2020-05-18,星期一
最可怕的不是没有思想,而是满脑子标准答案
随着社交媒体的蓬勃发展,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也变得便利起来。特别是微信,将天南地北的人汇聚在一起,让你足不出户,也能了解各地的最新动态和资讯,以及各色人等的思想观念。如此便捷的沟通,时常使国人价值观的严重撕裂暴露无遗。在和一些人交流的过程中,... 点击阅读>>

许倬云:我对伟大人物已不再有敬意与幻想

| 发布时间: 2020-05-18,星期一
许倬云:我对伟大人物已不再有敬意与幻想
历史是人文学科里,与人最有关联的部分:文学、艺术和音乐,激发促进内心的感受,而历史是认识自己,加强对自我的认知。人,必须知道过去,才能知道今天,才能知道未来。所以,史学应该为一般人提供“知道自己”的基础知识。——许倬云 点击阅读>>

辛普森悖论和“人民的希望”

| 发布时间: 2020-05-17,星期日
辛普森悖论和“人民的希望”
最近一个比较有争议的新闻是,被赋予厚望的Remdesivir (又名:人民的希望)在两个临床检验中得出相反的结论。一个说有效,一个说无效。 有人会问:同一个药,有效就是有效,无效就是无效,怎么会有不同的结论?这是因为一个药是否有效,不像1+2=3那样有精准... 点击阅读>>

你是在思考,还是“找认同”?

| 发布时间: 2020-05-17,星期日
你是在思考,还是“找认同”?
这两天,有一篇批判腾讯的文章,开始在互联网圈子里流传开来。我身边也有人在传播。好奇瞅了下,观察到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赞同这篇文章的,往往也都是平时那些认为,腾讯面对阿里和字节的冲击岌岌可危的;批评这篇文章的,基本也都是平时坚定看好腾讯,觉... 点击阅读>>

陈丹青对谈秦晖 | 这个社会已经不是自私不自私,而是太无耻了

| 发布时间: 2020-05-17,星期日
陈丹青对谈秦晖 | 这个社会已经不是自私不自私,而是太无耻了
所谓不逾底线,就是你不能太低。一个人平庸、自利,那是可以的,但是你不能去害人。交易是很正常的,但是抢劫是不正常的。一个正常的社会,应该是鼓励慈善,保障交易,禁止抢劫。鼓励慈善就是所谓的利他,但只能是自愿的,你不能要求别人去为什么东西而奉献... 点击阅读>>

人类终极问题:我是谁?

| 发布时间: 2020-05-17,星期日
人类终极问题:我是谁?
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对于心理学,不同的人持有不同的看法。或许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对于心理学的不同的理解。那么,什么是心理学?这实在是一个比较宏大的问题。在回答它之前,我们不妨先来确定“我是谁?”。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实则与心理学紧... 点击阅读>>

达克效应:为什么一无所知的人往往侃侃而谈?

| 发布时间: 2020-05-14,星期四
达克效应:为什么一无所知的人往往侃侃而谈?
邓宁-克鲁格效应 (Dunning-Kruger effect) 又称达克效应,一言以蔽之:知道越少,反认为自己知道的越多。这是一种认知偏差,越是缺乏技能、能力和知识的人,往往越容易夸大自己的能力和知识。结果就是,这种人更容易成为“臭屁者”(ultracrepidarian):即对所... 点击阅读>>

从2020年新冠疫情看生命政治与人类文明的再文明化

| 发布时间: 2020-05-14,星期四
从2020年新冠疫情看生命政治与人类文明的再文明化
2020年1月23日,这注定将是一个载入人类史册的日子。这一天,武汉为对抗新冠肺炎蔓延正式宣布封城,开启了一个特大城市在人类现代史上从未有过的封城壮举。武汉封城的壮举将许多人的视线又一次投射到了17世纪的一个英国村庄亚姆村。当年伦敦发生了历史上最严... 点击阅读>>

纳粹科学洗脑计划——Volksempfänger工程简史

| 发布时间: 2020-05-13,星期三
纳粹科学洗脑计划——Volksempfänger工程简史
多年以后,当阿道夫·希特勒站在欢呼的人群面前,准会想起 1918 年 10 月的那个遥远的上午。那时,这位德国下士正惊恐地趴在前线,目睹此前战争中从未有过的景象——英国人打来的炮弹里竟然没有炸药,而是装满了一叠叠的传单。纸上的内容是如此令人震惊:战局远... 点击阅读>>

杨奎松:任何读起来痛快解气的历史书,都值得怀疑

| 发布时间: 2020-05-11,星期一
杨奎松:任何读起来痛快解气的历史书,都值得怀疑
其实“读史热”,并不是近几年的事情,早在80年代“文革”结束不久,改革开放刚开始,思想言论尺度稍有宽松之际,就形成过一波“读史热”。那个时 候中共党史、民国史的书出了很多,特别是纪实文学作品十分畅销,影响极大。80年代末到90年代相当一段时间里,许多研... 点击阅读>>

钱理群在北大上的“最后一课”,讲了什么?

| 发布时间: 2020-05-11,星期一
钱理群在北大上的“最后一课”,讲了什么?
今天是我在北大,在大学正式讲台上,最后一次讲课,所以要利用最后的时间,说一说我最想对北大学生讲的话。主要讲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我对北大学生的期待。关于“北大失精神”的问题,已经谈得很多了。我们都是普通的老师与学生,无力抵挡这一切。我们所能... 点击阅读>>

脏话是“语言垃圾”吗?语言学家眼中的趣味脏话史

| 发布时间: 2020-05-10,星期日
脏话是“语言垃圾”吗?语言学家眼中的趣味脏话史
脏话是有序语言之中无伤大雅的点缀,语言发展的历史有多漫长,脏话就几乎与它如影随形了多久,男性往往比女性在脏话上具备更多话语权。在脏话研究这个看似有些生僻的领域,语言学家露丝·韦津利的《脏话文化史》从专业角度挖掘了被人忽视的“语言垃圾”。 点击阅读>>

什么是美国的宗教立场?

| 发布时间: 2020-05-8,星期五
什么是美国的宗教立场?
自从2016年特朗普当选以后,国内也掀起了一股对福音派关注的热潮。某种程度上,特朗普的当选可以被认为是福音派的一次胜利。但我对这个事件的解读是有点复杂的,我不认为这是一次简单的宗教运动的胜利。如果说我们解读成一种宗教胜利的话,我担心它会变成我... 点击阅读>>

皮凯蒂新书《资本与意识形态》

| 发布时间: 2020-05-8,星期五
皮凯蒂新书《资本与意识形态》
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在2013年出版了颇具影响力的著作《二十一世纪资本论》(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那本书的书迷也会喜欢现在这部众人期待已久的续作。这本书甚至更有分量(按照字面意思也是如此:这本书的英文版本有逾1000页),... 点击阅读>>

余英时:“五四”的精神源头在西方

| 发布时间: 2020-05-6,星期三
余英时:“五四”的精神源头在西方
今天的读者一定会疑问:为什么在五四运动二十年之后,我的故乡竟完全没有接触到现代新文化呢?为了解答这个问题我不得不在这里先交代一下我是怎样认识五四运动的。由于“五四”是我个人教育过程中的“史前史”阶段,我也有必要进一步说明我对它的基本性质的理解。 点击阅读>>

葛兆光:我不认可大陆所谓“新儒家”,特别对那些荒唐的政治诉求,尤其不感兴趣

| 发布时间: 2020-05-6,星期三
葛兆光:我不认可大陆所谓“新儒家”,特别对那些荒唐的政治诉求,尤其不感兴趣
我一直说,五四以来的启蒙尚未完成,所以现在远不是回到传统的时候。现在的“文化保守主义”这个词,有时候范围很宽,比如说有些大陆所谓“新儒家”的人,也就是基本上接近于“原教旨”那种做法,我绝对不能接受,可他们认为自己就是“文化保守主义”。 点击阅读>>

冯天瑜:“中国世纪说”应当缓议

| 发布时间: 2020-05-6,星期三
冯天瑜:“中国世纪说”应当缓议
中国复兴的显著进展,赢来好评如潮,疑惧、非议乃至谴责也接踵而至。时下西方对复兴的中国有多种评议:除中国“威胁”论、中国崩溃论之外,还有中国机遇论、中国责任论等。而国人尤其需要辨析时兴的“21世纪是中国世纪”说。 点击阅读>>

加缪1946美国演讲:人类的危机

| 发布时间: 2020-05-6,星期三
加缪1946美国演讲:人类的危机
当我被邀请前往美国进行一系列演讲时,我有些疑虑和犹豫。我还没有到足以演讲的年纪。我更善于思考,而不是发表总结性的言论。因为我没有任何关于所谓「真理」的结论。不过有人很礼貌地告诉我,我的个人观点并不重要,关键是介绍一下法国的情况,让听众形成...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