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别:多向思维

假新闻横行,是人类太好骗了?

| 发布时间: 2020-04-9,星期四
假新闻横行,是人类太好骗了?
如果想要更有效率地抵制假消息,人们应该停止相信我们很容易受骗这一点。“即使有些观点被大部分人,甚至是很有地位的、很有影响力的人接受了,我们也并没有变得他们说什么我们就信什么,”他在书上写道,“相反地,我们其实很清楚应该去相信谁和相信什么。事实... 点击阅读>>

费孝通:为什么中国人既不痛痛快快地活,又不爽爽快快地死?

| 发布时间: 2020-04-9,星期四
费孝通:为什么中国人既不痛痛快快地活,又不爽爽快快地死?
我时常问自己:为什么我们中国人既不痛痛快快地活,却又不爽爽快快地死,不生不死地蛰伏着有什么意思?当我耳边听到大家在说“过年”时,才恍然领悟了我们古老文化中沉痼似地积着个牢不可拔的“过渡心理”。 点击阅读>>

储存记忆的人

| 发布时间: 2020-04-9,星期四
储存记忆的人
阿列克谢耶维奇曾对我说,“我们生活在一个平庸的环境中。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就够了。但你会如何度过呢?你会如何剥去平庸的外衣?你必须让人们沉淀到他们自己的深处。”宣布完奖项后,瑞典学院终身秘书萨拉·达尼乌斯承认阿列克谢耶维奇创造了一种新的文学体... 点击阅读>>

米兰·昆德拉:与媚俗战斗的一生

| 发布时间: 2020-04-9,星期四
米兰·昆德拉:与媚俗战斗的一生
19世纪80年代,“媚俗”(kitsch,也译作“刻奇”)这个词语首先出现在德国慕尼黑的艺术品市场。它有可能源自德国西南地区方言die Kitsche或普法尔茨地方方言单词Kitsch,指清理污垢、灰尘的工具;也有可能源自英文单词sketch或者德文单词skizze,指草草完成的、... 点击阅读>>

哈维尔:“生活在真实中”

| 发布时间: 2020-04-9,星期四
哈维尔:“生活在真实中”
捷克斯洛伐克第四届作协大会后,哈维尔被作协除名,随后他便与另外几个作家筹组了独立作家笔会。在“布拉格之春”发生时,他最初并没有直接参加运动,他一直不喜欢具体的政治活动。首先,他并不想当一个政治家,而只想做一个见证时代的作家;其次,他对体制内... 点击阅读>>

真实的谎言——我们是如何被事实和数字欺骗的?

| 发布时间: 2020-04-8,星期三
真实的谎言——我们是如何被事实和数字欺骗的?
谎言能欺骗人,但你知道不说谎也能欺骗人么?今天我就来聊一类“真实的谎言“,这类谎言它说的每一个事实都是真的,每一个数字都是正确的,但它却能成功地欺骗我们。如今,赤裸裸的谎言媒体和企业都已经不敢再明目张胆地使用,但今天所说的这类狡猾的“真实谎言... 点击阅读>>

阿列克谢耶维奇:让普通人讲述历史

| 发布时间: 2020-04-6,星期一
阿列克谢耶维奇:让普通人讲述历史
斯维拉娜·阿列克谢耶维奇当斯维拉娜·阿列克谢耶维奇获得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时,多数作品只在白俄罗斯以及前苏联地区以俄语出版的她,在其他国家没有多少知名度。她的几本当时已经被翻译成英文的作品也都只在几家小出版社出版过。她得奖的消息传出后,各家报... 点击阅读>>

越在这个特殊时期,越要坚决反对极端民族主义

| 发布时间: 2020-04-4,星期六
越在这个特殊时期,越要坚决反对极端民族主义
民族主义自身带有先天的病毒,在民族认定和个体与族群的关系上,把民族划分的条件“生物化、先天化”,因为成了文化和种族意义上的。民族主义过分强调民族是自发自然形成的共同体,民族成员的资格是由出身和血缘等“客观因素”决定的,因而是非理性的,面向的是... 点击阅读>>

秦晖:为什么这两年来有很多异常的事情发生?

| 发布时间: 2020-04-3,星期五
秦晖:为什么这两年来有很多异常的事情发生?
全球化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趋势,我觉得也是很难逆转的。但是这里的确有一个全球化到底是劣币驱逐良币,还是良币驱逐劣的问题。全球化从理论上讲应该给所有人都带来好处,也的确给我们中国带来了好处。我这里讲的好处不只是说全球化在过去二十多年里给中国带来... 点击阅读>>

解读中国式的幽默

| 发布时间: 2020-04-3,星期五
解读中国式的幽默
当美国媒体充斥着关于中国的“坏消息”或具有杀戾之气的评论时,总算,我说总算,去年的十月初,华美协进社在纽约举办的一场以“什么使中国发笑?”为题的座谈会,爆满的人潮不断以笑声反馈给台上的演说者,显示世界需要更多关于中国的善意笑声。 点击阅读>>

中文互联网中“讨论”的消亡

| 发布时间: 2020-04-3,星期五
中文互联网中“讨论”的消亡
最近一段特殊时期,很多人观察到这样的现象:一些文章在微信公众号上能畅通无阻地发表,发表之后也能基本完好地保留在互联网上,反而是在更小众也更有自由主义倾向的豆瓣上发表时,迅速遭到审查和删除。这种有趣的对照促使我反思中文社交媒体的结构搭建。 点击阅读>>

福山:应对新冠危机,亟须破除“唯体制论”!

| 发布时间: 2020-04-2,星期四
福山:应对新冠危机,亟须破除“唯体制论”!
今年1月,当席卷全球的新型冠状病毒流感在中国爆发时,许多人认为中国的体制阻碍了关于疫情严重性的信息传播。但现在的情况对民主政府来说不那么乐观了。欧洲现在面临着比中国更大的疾病负担,仅意大利一国的死亡人数就超过了中国官方报告的死亡人数,然而意... 点击阅读>>

那些对国际疫情幸灾乐祸的人根本不知道我们将面对什么!

| 发布时间: 2020-04-2,星期四
那些对国际疫情幸灾乐祸的人根本不知道我们将面对什么!
这几天国际疫情急转直下,美国意大利确诊数据先后快速超越中国,各种坏消息频传,于是在社交媒体的评论区,出现了很多让人不安的言论,其中有嘲笑、讽刺甚至是幸灾乐祸,对此,我想说——这些人并不清楚现代世界的运作规则,他们并不知道国外的疫情的水深火热... 点击阅读>>

政府撒币的政治经济学

| 发布时间: 2020-04-1,星期三
政府撒币的政治经济学
绝望的时代需要孤注一掷的措施。问题是,这真能管用么?「在可预见的未来,美国几乎不可能需要采取货币资助的财政计划(MFFP)——俗称直升机撒钱(Helicopter Money)。」2016年4月,曾于次贷危机期间担任美联储主席的本·伯南克这样写道。如今四年刚过,为应... 点击阅读>>

百岁何兆武:假如真理不适合国情,要改变的是国情,而不是真理

| 发布时间: 2020-03-27,星期五
百岁何兆武:假如真理不适合国情,要改变的是国情,而不是真理
我们过去很长一个时期,以为中学、西学始终是先天的品质,那个东西就是西方人的,这个东西就是中国人的,好像先天就注定了,中国就是这样,西方就是那样。我觉得这是一个概念上的混淆,把后天偶然在某种条件下所出现的某种东西,认为是他先天本质所规定的东... 点击阅读>>

尤瓦尔·赫拉利:冠状病毒之后的世界

| 发布时间: 2020-03-26,星期四
尤瓦尔·赫拉利:冠状病毒之后的世界
人类现在正面临全球危机。也许是我们这一代人最大的危机。各国政府在未来几周内做出的决定,可能会在未来数年内改变世界。它们不仅将影响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还将影响我们的经济、政治和文化。我们必须迅速果断地采取行动,但还应考虑到这些行动的长期后果... 点击阅读>>

苏联崩溃前夕,各色人等的心理

| 发布时间: 2020-03-23,星期一
苏联崩溃前夕,各色人等的心理
一位美国学者发现,即对苏联体制的主观抛弃,并不是看上去的那样源自民间,而恰恰是在前苏联的官僚集团那里,僵化的观念和意识形态被首先和彻底地抛弃了。但由于某种共同利益的考虑,既得利益集团乐于维持现状,并心照不宣地继续通过宣传机器日复一日地维护... 点击阅读>>

吕嘉健:“鸟笼效应”与默认陷阱

| 发布时间: 2020-03-22,星期日
吕嘉健:“鸟笼效应”与默认陷阱
“鸟笼效应”是美国心理学之父威廉·詹姆斯(1842-1910)提出的一个规律:如果一个人买了一个空的鸟笼放在自己家的客厅里,过了一段时间,他要么会丢掉这个鸟笼,要么买一只鸟回来养。 点击阅读>>

民国作为“符号”的演变

| 发布时间: 2020-03-22,星期日
民国作为“符号”的演变
拉康的同胞、符号学大家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曾写过一本关于日本的小书,名为《符号帝国》。罗兰·巴特认为,在欧洲,精神世界试图赋予“符号”意义,而日本则“拒绝意义”,或令符号“缺失意义”。首都东京的中心“皇居”空空荡荡,这和欧洲城市中心挤满教堂... 点击阅读>>

权力会导致脑损伤

| 发布时间: 2020-03-19,星期四
权力会导致脑损伤
神经科学研究:掌握权力会导致脑损伤,领导者失去原本让他们得以成为领导的一种心理能力——设身处地理解他人,也就是共情的能力。如果权力是一种处方药,它却有一长串已知的副作用。它会使人陶醉,它会使人腐败,它甚至会让亨利·基辛格相信自己的性吸引力。但... 点击阅读>>

方方:那时的我们,就像今天的你们(3月18日)

| 发布时间: 2020-03-19,星期四
方方:那时的我们,就像今天的你们(3月18日)
今天还有一件事我无法回避,估计很多人都在等着看我的回复。就是有一个自称十六岁的高中生,给我写了一封公开信。信中有很多漏洞,以致无数朋友说,这显然不是一个十六岁学生所写,更像一个五十来岁的抠脚大汉的作品。不过,无论是也不是,我还是准备按十六...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