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别:多向思维

周其仁:问题比答案更重要

| 发布时间: 2021-04-16,星期五
周其仁:问题比答案更重要
我今天重点讲的是第一条“问题比答案重要”,这也是我们求学的重点。学问实际上要把“问”作为一个向导,把“问”作为一个发动机,用“问”来驱动学习。只有这样,我们的学习才会更加主动、有趣,哪怕压力再大,也会觉得不那么辛苦,甚至是非常有趣的,因为你在主动... 点击阅读>>

我们有自由意志吗?

| 发布时间: 2021-04-16,星期五
我们有自由意志吗?
爱因斯坦认为:整个宇宙是一个4维的时空统一体(又称闵可夫斯基时空,亦即3维的空间加上1维的时间),一切事件在其中都有一个确定的坐标。也就是说:整个宇宙从诞生到消亡,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没有所谓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我们只是沿着时间轴行走,... 点击阅读>>

哲学重磅,美国人的治愈系?——海格隆德谈宗教和资本主义

| 发布时间: 2021-04-16,星期五
哲学重磅,美国人的治愈系?——海格隆德谈宗教和资本主义
在波罗的海岸边度过风雨如磐的童年,瑞典人马丁•海格隆德(Martin Hägglund)关心冰川融化等大自然的变化。在斯德哥尔摩大学毕业后,他去美国求学深造,后在耶鲁大学教授比较文学。一年一度从美国回瑞典北方度假,他发现自然景观和家庭关系都同样脆弱而短暂... 点击阅读>>

正派人是如何成为纳粹的?

| 发布时间: 2021-04-10,星期六
正派人是如何成为纳粹的?
正派人是如何成为纳粹的?这是一个吸引美国记者米尔顿·迈耶在战后旅居德国十几年进行调查和思考的问题。他由此了解纳粹统治下普通德国人的生活故事,写出了《他们以为他们是自由的》——这也是1933—1945年间大多数德国人的真实心理状态。如作者的同事所说:“人... 点击阅读>>

劣币驱逐良币,是一个伪命题吗?

| 发布时间: 2021-04-9,星期五
劣币驱逐良币,是一个伪命题吗?
我们所了解的“劣币驱逐良币”,来源于经济学家麦克罗德(Henry Dunning Macleod)的观察。他发现,伊丽莎白一世的财务顾问托马斯·格雷欣(Thomas Gresham)劝告女王恢复国内的贬值货币,使得市场中同时有两种货币存在。于是,麦克劳德就将这种现象命名为“格雷... 点击阅读>>

我们的大脑,足以理解大脑本身吗?

| 发布时间: 2021-04-9,星期五
我们的大脑,足以理解大脑本身吗?
关于大脑,你可以用这句话来自问:你凭什么觉得自己可以理解它呢?你或许会回答说:凭大脑。即,凭借大脑来理解大脑。但问题是,这两个“大脑”的信息匹配度或许存在很大差异。这就如同文中博尔赫斯那篇关于帝国地图的精妙描述:所有地图的绘制之所以能够以比... 点击阅读>>

何谓“美元霸权”?

| 发布时间: 2021-04-9,星期五
何谓“美元霸权”?
近期,“抛售外汇反抗美元霸权”的言论再次流行。支持者众,认为抛售外汇,减持美债,可打击美元霸权的嚣张气焰。当然,反对者也不少。美元是否存在霸权?美元扩张的根源是什么?能否抛售外汇对抗美国?对众人来说,外汇是相对陌生的领域。但是,只有理解外汇... 点击阅读>>

从政治人类学看世界永久和平问题

| 发布时间: 2021-04-7,星期三
从政治人类学看世界永久和平问题
人类对自己的近亲黑猩猩的观察表明,黑猩猩有着天生的残忍,只要邻近部落的黑猩猩落单,它们就会乘机把它杀死,手段可以极为恐怖(张岩,《中评网》,2016)。这不是理性的行为,而似乎是先天的本能。想起我们是它们的近亲,都同属猿类,就可以想象这种由基... 点击阅读>>

三星堆文化究竟来自何方

| 发布时间: 2021-04-6,星期二
三星堆文化究竟来自何方
时隔三十余载,聚光灯再度照在了四川广汉的三星堆遗址。2020 年 9 月,三星堆祭祀坑重启发掘,使它再度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与此同时,过去关于三星堆的种种猜想,也在网络上不断发酵。或以为三星堆文化的创造者是天外来客,或以为三星堆文化便是夏文化,或... 点击阅读>>

关于贫困,我们有那么多误解和偏见

| 发布时间: 2021-04-5,星期一
关于贫困,我们有那么多误解和偏见
我在华盛顿特区当了4年预备警员,在这期间,我观察到了许多关于贫穷的刻板印象。一名年轻警察告诉我,那些贫困社区的居民过得“一团糟”,他们有更高的犯罪倾向(“就好像他们喜欢做坏事,就像他们觉得做坏事是正确的。”),他们的贫困,从根本原因上来看是他们... 点击阅读>>

古希腊有过“修昔底德陷阱”吗?

| 发布时间: 2021-04-4,星期日
古希腊有过“修昔底德陷阱”吗?
近几年来,“修昔底德陷阱”又成了学人们口中的热词。追根寻源,它原本是1980年美国小说家赫尔曼·沃克在一篇文章中用来警告美苏之间“冷战”的,苏联解体后,该词变“冷”;然而,在2015年前后,哈佛大学教授艾利森又将该词捡起,重新赋义,并且在文章、著作中用来... 点击阅读>>

数据主义时代,“伟大作品”的整体失落

| 发布时间: 2021-04-4,星期日
数据主义时代,“伟大作品”的整体失落
以公开可见的数字为表现形式的数据越来越受到推崇,它们已经俨然成为了我们数字生活可被量化的基本计量单位。在这个环境中进行创作和发表,也是今天线上化内容创作绕不开的基调。这篇文章里我们对这种情况进行一些反思和自我警示。因为篇幅,我们分了上下两... 点击阅读>>

进化心理学检查清单

| 发布时间: 2021-04-2,星期五
进化心理学检查清单
在李录先生《文明、现代化、价值投资与中国》的系统研究影响下,笔者开始研究《人类简史》《洞见》《道德动物》《人类误判心理学》(查理芒格《穷查理宝典》)等书籍。其中,《洞见》作为核心理论,可以清晰而深度的解释许多生活中的婚姻、社会、文化、经济... 点击阅读>>

兰克:论普遍历史

| 发布时间: 2021-04-1,星期四
兰克:论普遍历史
史学别于其他学科的独特之处,在于它同时亦是一门艺术。史学是一门科学,因为它可搜集、发现和钻研;而它同时也是一门艺术,则是因其能对已发现和已知之物加以重述和重构。其他诸学科,或仅止于严格如其本然地说明所发现之物,史学则拥有重现事物的能力。以... 点击阅读>>

伏尔泰:愚昧是产生专制的唯一土壤

| 发布时间: 2021-04-1,星期四
伏尔泰:愚昧是产生专制的唯一土壤
笔者在生活中曾看见过类似这样奇幻的“人文景象”:他们满脸荣光、陈词激昂地描述中华大地上一些历史高光朝代的“丰功伟绩”:“看我大秦一统六合,横扫八方”;“看我大汉勇退匈奴,卫国安邦”;“看我大唐盛世天下,锦绣未央”;“看我蒙古帝国威震四海,万国归一”;“... 点击阅读>>

谁“制造”了特朗普

| 发布时间: 2021-04-1,星期四
谁“制造”了特朗普
因研究贫困问题而荣膺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巴纳吉夫妇,在新著《艰难时世的“好经济学”》一书中,试图从美国社会中移民与自由贸易所得收益在区域和阶层中分配极度不均,以及信息时代新媒体“回音壁”效应如何加速社会与政党的分裂等方面,去理解特朗普得以当... 点击阅读>>

爱国的两种话语

| 发布时间: 2021-03-31,星期三
爱国的两种话语
被棉花搅动的舆论场已渐渐平复,像往常一样,它的波动遵循着这类事件的一般规律:从热情的爆发,到出现激烈的做法和言论,然后是呼吁“理性爱国”来降温,到最后发现,在一个热点转瞬即逝的时代,最难的是如何(以及是否有必要)将一场运动常态化。这样反复上... 点击阅读>>

对权力的共情

| 发布时间: 2021-03-30,星期二
对权力的共情
我曾说过,中国社会普遍存在一种“对权力的共情”:人们很容易代入掌权者的视角,强调“当家”管理的不容易,又或种种管制措施都是正当合理的。这样一来,那么现实机制就都显得没什么问题,如果你有问题,那你最好在自己身上找找问题。有人和我坦承,“对权力共情... 点击阅读>>

黄宗智:探寻中国的现代性——评汪晖《现代中国思想的兴起》

| 发布时间: 2021-03-29,星期一
黄宗智:探寻中国的现代性——评汪晖《现代中国思想的兴起》
汪晖的四卷本著作《现代中国思想的兴起》卷帙浩繁,内容十分复杂。首卷围绕“理”与“物”的关系这一个中心命题,探讨了宋明儒学的“天理”主题;次卷转向“帝国/国家”问题,先证明它们是西方(包括日本)在分析中国时使用的主导性的现代二元对立概念,再论证它们对... 点击阅读>>

杰西·诺曼著《亚当·斯密传》:重新认识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

| 发布时间: 2021-03-29,星期一
杰西·诺曼著《亚当·斯密传》:重新认识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
今天我们提到亚当·斯密,常常会引起人们完全对立的反应。特别是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亚当·斯密一直是关于经济学、市场和社会的不同观点的竞争焦点和意识形态战场的中心。对许多政治右派来说,他是现代社会的奠基人,在一个充斥着乌托邦幻想的世界里,他是最... 点击阅读>>

卢迪内斯库谈拉康与精神分析史

| 发布时间: 2021-03-28,星期日
卢迪内斯库谈拉康与精神分析史
对于我,写拉康的传记就像是非做不可的事。我在两卷本《法国精神分析史》中有大量篇幅涉及拉康,在我看来,他是继弗洛伊德、克莱因之后,精神分析史上最后一位大思想家,他用哲学重建了弗洛伊德的理论。出于历史编撰学的逻辑,我觉得自己关于拉康还有很多话...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