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别:学术评论

堪称典范的中国首次院士选举

| 发布时间: 2019-11-14,星期四
堪称典范的中国首次院士选举
1948年,举行了中国首届院士选举。此次选举虽然发生在时局动荡之际,且是中国首次引入“院士”这一近代学术体制,但在萨本栋、胡适、傅斯年等人的主持下,其独立性与公正性,迄今仍堪称中国学术选举的典范。最后选出的八十一位院士,涵盖了数理、生物、人文三... 点击阅读>>

郑也夫:西学东渐与近代新型知识分子的产生

| 发布时间: 2019-11-4,星期一
郑也夫:西学东渐与近代新型知识分子的产生
自1840年始,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两种文明—西方和中国,发生了剧烈的碰撞。从此,衰老的中国社会缓慢地、却难以逆转地偏离了它的传统方向。今天的学者们越是细检这两大文明的渊源、历史、形态、面貌,就越是感到两者差异巨大。几乎不能说它们在碰撞前是同一历... 点击阅读>>

顶级期刊,为什么你只认识Nature和Science

| 发布时间: 2019-10-31,星期四
顶级期刊,为什么你只认识Nature和Science
你听说过哪些基础科学的学术期刊?一个来自中国的普通人,听说过的很可能只有Nature《自然》和Science《科学》。中国科学家每当在Nature或Science上发表成果,不管研究多么难懂,都很容易在朋友圈里形成刷屏之势。这两本经典期刊在中国普罗大众心中的地位是... 点击阅读>>

隐入历史的历史巨人——钱穆与新亚书院:为而不有

| 发布时间: 2019-10-26,星期六
隐入历史的历史巨人——钱穆与新亚书院:为而不有
钱穆先生字宾四,江苏无锡人,生于1895年。钱先生天生聪悟,博闻强记,七岁入私塾学习。中学就读常州中学堂,受吕思勉先生影响甚大。辛亥革命爆发后学校停办,钱先生仍自学不绝。1912年至1930年间,先后在小学、中学、师范任教。1923年著《先秦诸子系年》详... 点击阅读>>

中国科学家对高影响因子的追逐,正在丢失科学的真理

| 发布时间: 2019-10-23,星期三
中国科学家对高影响因子的追逐,正在丢失科学的真理
乔安妮·斯塔布(JoAnne Stubbe)个子不高,一头淡金色的短发下有一副大大的圆框眼镜,走起路来略微有些驼背,她已经73岁了。和年轻时候一样,她现在依旧喜欢阅读侦探小说,尤其是凶案故事。她享受阅读侦探小说时寻找线索揭开谜底的过程,就像她始终热爱的科... 点击阅读>>

王元化——有学问的思想家

| 发布时间: 2019-10-15,星期二
王元化——有学问的思想家
《九十年代日记》出版以前,笔者就存有探索王元化内心世界的强烈愿望,遗憾的是一直未能如愿。多年以来,王元化在我眼中是一个混合的多面体——一位为周扬所赏识的“胡风分子”,《文心雕龙》研究权威,戏剧理论家(京剧、莎士比亚),身份和于光远、李锐、胡绩... 点击阅读>>

陆键东:百年的人文中国 百年的陈寅恪

| 发布时间: 2019-10-11,星期五
陆键东:百年的人文中国 百年的陈寅恪
“百年名家”,百年不仅表示一个时间段,即已经过去了百年,所谓沧海桑田,前人说过“秦时明月汉时关”,江山依旧,人事已非。它还表示的是距离,今人看前人的距离。以二三十年为一代人计算,一百年,总相隔了三四代人,有许多东西开始看得清楚了。 点击阅读>>

潘光旦:中国第一位社会生物学家

| 发布时间: 2019-09-30,星期一
潘光旦:中国第一位社会生物学家
在社会学天地里,潘光旦就像一位居住在他国的孤独移民,既不愿融入当地文化,还宣扬着母国文化的优越性。囿于社会学的学科边界,我们便只能将他看作这一领域的“另类人物”,或所谓“生物学派”的代表。无论民国末年的院士选举还是今天的专业研究,都在学科的藩... 点击阅读>>

只有牙齿、颚骨和指骨,科学家凭什么推断丹尼索瓦人长这样?

| 发布时间: 2019-09-29,星期日
只有牙齿、颚骨和指骨,科学家凭什么推断丹尼索瓦人长这样?
自从考古学家在西伯利亚的一处洞穴里找到第一具支离破碎的丹尼索瓦人遗骸以来,他们就一直在世界各地遍寻有关这群神秘古人类外貌的线索。之后,丹尼索瓦洞又出土了若干小型化石(多数是牙齿)。今年,来自青藏高原的一块颚骨让我们了解了更多有关丹尼索瓦人... 点击阅读>>

美国科学的独立宣言:为纯科学呼吁

| 发布时间: 2019-09-29,星期日
美国科学的独立宣言:为纯科学呼吁
1883年8月15日,美国著名物理学家亨利·奥古斯特·罗兰(1848-1901)在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年会上做了题为“为纯科学呼吁”的演讲。该演讲的文字后发表在1883年8月24日出版的Science杂志上,并被誉为 “美国科学的独立宣言”。一百多年后重读罗兰的 “为纯科学... 点击阅读>>

萧功秦:陈寅恪为什么没有写出中国通史

| 发布时间: 2019-09-14,星期六
萧功秦:陈寅恪为什么没有写出中国通史
有人说,陈先生花那么大的精力去写他的《柳如是别传》实在太可惜了,在我看来,大概他在当时的条件下,也只能如此。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中国学者,还很难脱离考证学派的思维方式,陈先生也不可能超越他那个时代。近读陈寅恪1948年的《魏晋南北朝史讲演录》(万绳... 点击阅读>>

李天纲:江南文化与欧洲世界

| 发布时间: 2019-09-4,星期三
李天纲:江南文化与欧洲世界
“江南文化”最近很多人讲,选大家没有讲过的,就想到了“江南文化与欧洲世界”。其实也讲过,学术圈不少讨论会在谈这个事情,不论在上海、北京、广州、澳门、德国、意大利。学者埋头做研究,外界也有自己的话题。舆论是舆论,学术管学术,两不相犯,但是两者都... 点击阅读>>

章清:从“知识转型”重审近代中国

| 发布时间: 2019-08-28,星期三
章清:从“知识转型”重审近代中国
中学与西学,恰好是我新近出版的《会通中西——近代中国知识转型的基调及其变奏》一书阐述的主题。任何一种文明,大概都是基于“我族中心主义”想象其他文明的,西学东渐,我们也是立足于“西学源出中国”等论调来看待的,后来又发展出“中体西用”论。实际上,这些... 点击阅读>>

“祝北大今后办得像老北大一样好”——忆先师陈翰笙

| 发布时间: 2019-08-12,星期一
“祝北大今后办得像老北大一样好”——忆先师陈翰笙
将近四分之一个世纪以前,1982年春末,我21岁,考上北大国际政治系的硕士生。管教务的老师通知我:派给你的导师是本系外聘的教授陈翰笙。“谁是陈翰笙?是写戏的阳翰笙吧?”那老师说肯定不是,可也说不清陈翰笙是干什么的。只告我,听说陈翰笙曾与李大钊和蔡... 点击阅读>>

余英时:中国史研究的自我反思

| 发布时间: 2019-08-4,星期日
余英时:中国史研究的自我反思
自清末以来(即二十世纪之始),通过日本的中介,中国史学家开始接触到现代西方的史学,并且一见钟情。在这一点上,梁启超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最生动的例证。他的《中国史序论》(1901)和《新史学》(1902)两文是最早的发难之作,借西方为他山之石对中国传统... 点击阅读>>

美国科学家指出知识产权界定的漏洞

| 发布时间: 2019-07-31,星期三
美国科学家指出知识产权界定的漏洞
从去年开始,美国政府开始调查外国势力对于科研和知识产权的影响,在美华人学者成为重点调查对象,多位华人学者被指控存在违规行为,被迫辞职或退休。美国麻省大学医学院教授Thoru Pederson认为,国际合作中很多此前被允许的行为现在被认为违规,是因为美国... 点击阅读>>

余英时回忆录:攻读博士学位

| 发布时间: 2019-07-19,星期五
余英时回忆录:攻读博士学位
大约在一九五〇年,美国成立了一个半官方半民间的组织,名之曰中国流亡知识人援助会,其功能在通过种种方式帮助从大陆逃出的知识界人士重获安定的生活,包括移民至其他国家在内。我父亲很早便向援助会登记,申请移居美国,但因久无回应,已将这件事淡忘了。... 点击阅读>>

许晨阳:菲尔兹奖的魔咒

| 发布时间: 2019-06-13,星期四
许晨阳:菲尔兹奖的魔咒
菲尔兹奖被作为 “数学界的诺贝尔奖”,由国际数学联盟颁发,四年一次,每次颁发给2-4名、不超过40岁的数学研究者,希望激励获奖者取得更进一步的成就。菲尔兹奖到底对一个数学家的职业生涯是产生什么样的影响?6月2日,获得2017年未来科学大奖-数学与计算机科... 点击阅读>>

周濂:哈耶克为什么不是一个保守主义者?

| 发布时间: 2019-06-6,星期四
周濂:哈耶克为什么不是一个保守主义者?
哈耶克无疑是当代美国保守主义最重要的思想资源之一。美国保守主义的大本营《国民评论》杂志的创办者小威廉·F·巴克利盛赞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1944年)是“给沉醉于中央计划所带来的社会幸福和经济繁荣的激情时代的……一剂清醒剂。”然而令当代美国保守主... 点击阅读>>

北大教授:中国社会科学为啥那么多“砖家”?

| 发布时间: 2019-05-22,星期三
北大教授:中国社会科学为啥那么多“砖家”?
社会科学到底是不是科学?为什么与自然科学相比,中国社会科学的地位比较低?中国社会科学研究与国际差距究竟有多大?3月25日下午,北大博雅讲坛邀请北京大学人口所教授乔晓春,进行了题为《中国社会科学离科学还有多远》的讲座,讲述中国社会科学存在的“不... 点击阅读>>

宋江写给李逵的一封信:我对你的学术有点失望

| 发布时间: 2019-05-21,星期二
宋江写给李逵的一封信:我对你的学术有点失望
铁牛兄弟:招安以后,东京一别,已有月余。自梁山海洋大学一名被拒以后,兄最近一直奔走于学校改名事宜,礼部认为我校虽有水面,但叫海洋大学仍有不妥,送千金而不得,便只能接受梁山大学一名,相比于咱们原来的蓼儿洼高等专科学院,已有不少长进,先稳几年...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