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别:文学走廊

朱大可:从方方日记到普希金戏剧

| 发布时间: 2020-04-3,星期五
朱大可:从方方日记到普希金戏剧
新冠肺炎的全球爆发,打破了实体空间的高度疏隔。人们借助互联网链接融入陌生社会,架设起临时的传播链共同体。尽管这共同体稍纵即逝,但它终究可以成为一种道德化叙事,融入宏大历史的总体性记忆。方方日记是这方面的另一范例,它实现了一名女作家跟整个良... 点击阅读>>

潘光旦:读书的自由

| 发布时间: 2020-03-31,星期二
潘光旦:读书的自由
半年多以前我写过一篇《救救图书》的短稿,为坊间行将“还魂”的大批书籍呼吁。呼吁的效果如何,我不得而知。但转眼一想,即使有些效果,又怎么样?当代的人根本没有读书的自由,留下书来,也无非束诸高阁,最好也不过为典藏而典藏而已。有人说过,天下的图书... 点击阅读>>

毛姆:世上最好的十部小说

| 发布时间: 2020-03-20,星期五
毛姆:世上最好的十部小说
我想告诉本书读者书中的论文是怎么写成的。我在美国期间,有一天《红书》杂志的编辑要我列出心目中的世界十大好小说。我遵命照办,之后就把这件事忘了。我随同书单写了一篇短评说:“聪明的读者若学会把书中没有兴趣的部分略过不读的艺术,读这些书将是最大的... 点击阅读>>

美国医生借助诗歌愈人愈己

| 发布时间: 2020-03-19,星期四
美国医生借助诗歌愈人愈己
丹尼尔·贝克(Daniel Becker)医生每天早上四点半左右起床,然后倒一杯咖啡,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呆上一个小时。他是在那里创作诗歌,此后才开始诊治病人。贝克医生在弗吉尼亚大学医学院(University of Virginia School of Medicine)工作,他是推崇诗歌的治愈... 点击阅读>>

康德:论优美感和崇高感

| 发布时间: 2020-03-11,星期三
康德:论优美感和崇高感
我们目前所要考虑的那种较精致的感情,主要地是如下两种:崇高的感情和优美的感情。这两种情操都是令人愉悦的,但却是以非常之不同的方式。一座顶峰积雪、高耸入云的崇山景象,对于一场狂风暴雨的描写或者是弥尔敦对地狱国土的叙述,都激发人们的欢愉,但又... 点击阅读>>

胡适:重构文学革命的前史

| 发布时间: 2020-03-6,星期五
胡适:重构文学革命的前史
关于文学革命发生史,最有意识的建构者无疑是胡适。其深知掌握了前史,无异于掌握了文学革命的叙事权。因前史已暗中设置了正史的起点、主角及情节走向。与其说前史是正史的引子,不如说正史是前史的影子。从作于1919年的《尝试集》自序,到1922年为《申报》... 点击阅读>>

钱理群:我突然产生了“重读鲁迅杂文”的冲动

| 发布时间: 2020-03-6,星期五
钱理群:我突然产生了“重读鲁迅杂文”的冲动
1947年还在读小学四年级时,我从哥哥的书里读到一个叫“鲁迅”的人写的《腊叶》,似懂非懂中,留下了一团颜色:红的、黄的、绿的,在这斑斓色彩中突然跳出一双乌黑的眼睛在盯着我,本能地感到又美又奇,还特别怪。这是我的第一个“鲁迅印象”。到20世纪50年代读... 点击阅读>>

加缪《鼠疫》导读:我们不能白白经历一场灾难

| 发布时间: 2020-02-29,星期六
加缪《鼠疫》导读:我们不能白白经历一场灾难
法国思想家、作家加缪(Camus, 1913-1960)1947年出版的小说《鼠疫》是以第三人称写的,但里面的主人公里厄医生最后承认他其实就是作者,而他也用了书中另一个重要人物塔朗死后留下的笔记。第三人称的写作有助于叙述人与其中人物保持某种距离,保持某种客观... 点击阅读>>

“叫魂”:这是一个“镀金的盛世”,潜藏着敌意与恐惧

| 发布时间: 2020-02-26,星期三
“叫魂”:这是一个“镀金的盛世”,潜藏着敌意与恐惧
叫魂之类的群体性疯狂只可能发生在愚昧的古代社会。但是我们不要忘了,任何特定的观念都是一种“文化建构”,其“真实性”并不完全取决与物理意义上的可验证性。只要当事人信以为真,这种观念就会在特定的条件下产生巨大的力量。近代历史上就曾有人笃信“刀枪不入... 点击阅读>>

叶荫聪:奥斯维辛之后真的不能写诗?

| 发布时间: 2020-02-24,星期一
叶荫聪:奥斯维辛之后真的不能写诗?
日本民间机构寄来中国援助抗疫的物资盒上,印有“山川异域,风月同天”、“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等的唐诗,勾起中日美好又共享的历史记忆,唐朝时长屋王邀请鉴真和尚东渡,王昌龄作品代表唐诗人擅于以离伤写友谊的传统。有趣的是,这竟在国内引起意... 点击阅读>>

林语堂传: 中国文化重生之道

| 发布时间: 2020-02-23,星期日
林语堂传: 中国文化重生之道
作者把本书定位为“叙述林语堂跨文化之旅的智性传记”,同时,也堪称是对林语堂的知识思想考古。在二十世纪中国的重要知识思想资源中,林语堂无疑是重要一位,却也是仍被忽略的一位。本书以现代中国知识史作为背景,追寻林语堂的跨文化心路历程,在胡适、鲁迅... 点击阅读>>

池莉,方方与武汉

| 发布时间: 2020-02-22,星期六
池莉,方方与武汉
1997年,作家池莉将其在武钢职业卫生防预站担任流行病医生的三年累积与担忧,写成了中篇小说《霍乱之乱》,她在这部小说中的题记中写道:“人类尽可以忽视流行病,但是流行病不会忽视人类,我们欺骗自己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点击阅读>>

杨绛:人各有命,命运最是不讲理

| 发布时间: 2020-02-19,星期三
杨绛:人各有命,命运最是不讲理
神明的大自然,对每个人都平等。不论贫富尊卑、上智下愚,都有灵魂,都有个性,都有人性。但是每个人的出身和遭遇、天赋的资质才能,却远不平等。有富贵的,有贫贱的,有天才,有低能,有美人,有丑八怪。凭什么呢?人各有“命”,“命”是全不讲理的。孔子曾慨... 点击阅读>>

方方:今夜我不关心脑残,我只关心你

| 发布时间: 2020-02-16,星期日
方方:今夜我不关心脑残,我只关心你
下雪了。昨晚风大雷响,今天便下起了雪。在武汉,下这样大雪的冬天也是不多。听说火神山有几间病房的屋顶被掀开,可见昨夜的风有多大。希望病人能安稳转移,在大劫难中度过这个小的劫难。今天的心情真是坏透了。凌晨,发现一个新浪微博名为“飞象网项立刚”的... 点击阅读>>

殷海光:逻辑为什么重要?

| 发布时间: 2020-02-3,星期一
殷海光:逻辑为什么重要?
思考能力是人类最显著的特征之一。在不同的文化中,对人类的定义都与意识、知识和理性等概念相关联。纵观历史长河,逻辑在哲学和科学的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公众对逻辑的重要性却知之甚少。本文是逻辑学家殷海光先生《逻辑新引》一书第一篇。 点击阅读>>

蔡元培:何谓文化?

| 发布时间: 2020-02-1,星期六
蔡元培:何谓文化?
我没有受过正式的普通教育,曾经在德国大学听讲,也没有毕业,那里配在学术讲会开口呢?我这一回到湖南来,第一,是因为杜威、罗素两先生,是世界最著名的大哲学家,同时到湖南讲演,我很愿听一听。第二,是我对于湖南,有一种特别感想。我在路上,听一位湖... 点击阅读>>

王小波:写给新的一年(1996年)

| 发布时间: 2020-01-22,星期三
王小波:写给新的一年(1996年)
我们读书、写作—一九九五年就这样过去了。这样提到过去的一年,带点感慨的语调,感叹生活的平淡。过去我们的生活可不是这样平淡。在我们年轻时,每一年的经历都能写成一本书,后来只能写成小册子,再后来变成了薄薄的几页纸。现在就是这样一句话:读书、写作... 点击阅读>>

金雁:文学史上的“青藏高原”

| 发布时间: 2020-01-14,星期二
金雁:文学史上的“青藏高原”
谁都知道,俄罗斯文学是世界文学史上的“青藏高原”。高尔基曾说:“没有一个国家像俄国这样在不到一百年的时间里,就出现了灿若群星的伟大名字,没有一个国家像我们这样拥有如此多的殉道作家”。俄国文学的“叛逆性”是以一贯之的。据说,苏联时期国家安全部门的... 点击阅读>>

朱光潜:谈摆脱

| 发布时间: 2020-01-14,星期二
朱光潜:谈摆脱
黑格尔对于古今悲剧,最推尊希腊索福克勒斯(Sophocles)的《安提戈涅》(Antigone)。安提戈涅的哥哥因为争王位,借重敌国的兵攻击他自己的祖国忒拜,他在战场中被打死了。忒拜新王克瑞翁(Creon)悬令,如有人敢收葬他,便处死罪,因为他是一个国贼。安提... 点击阅读>>

诗人应该怎样歌颂时代

| 发布时间: 2019-12-28,星期六
诗人应该怎样歌颂时代
激动人心的历史时刻,从来都不难吸引文学界的歌颂火力,从苏俄革命开始,像马雅可夫斯基、叶赛宁、帕斯捷尔纳克等伟大诗人,都或多或少地为时代贡献过歌颂作品。不过,歌颂的技艺并不容易掌握,要连续不断、恰到好处地歌颂就更是难上加难,马雅可夫斯基等人... 点击阅读>>

雪莱:人生,是一场伟大的奇迹

| 发布时间: 2019-12-14,星期六
雪莱:人生,是一场伟大的奇迹
人,就是生活;我们所感受的一切,即为宇宙。生活和宇宙是神奇的。然而,对万物的熟视无睹,犹如一层薄薄的雾,遮蔽了我们,使我们看不到自身的神奇。我们对人生倏忽不定的变幻赞叹不已,然而,它本身难道不正是伟大的奇迹?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