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别:文学走廊

寻找《局外人》:这本书如何“诱骗”了这么多的忠实拥趸?

| 发布时间: 2020-09-28,星期一
寻找《局外人》:这本书如何“诱骗”了这么多的忠实拥趸?
1940年4月30日,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在巴黎普瓦里尔令他抑郁的房间里,加缪在笔记本上写道:“《局外人》写完了。”在最后一页签上名字,精神极度兴奋的他给在奥兰的未婚妻芙兰辛·福尔写了一封长信。信中说道:“我已经带着它整整两年,我写作的时时刻刻都能看到... 点击阅读>>

卡夫卡的中国情结:“我的生命枝长在何处,谁锯开了它?”

| 发布时间: 2020-09-27,星期日
卡夫卡的中国情结:“我的生命枝长在何处,谁锯开了它?”
一百多年前,用德语写作、生活在遥远欧洲城市布拉格的犹太作家弗朗茨·卡夫卡,将自己的根扎在中国,藉由文字和思想走上“回家”的路。从《往事一页》《一道圣旨》《中国长城建造时》到《变形记》《审判》《城堡》,卡夫卡不仅以中国为题材创作了多篇小说,也在... 点击阅读>>

梁启超:新史学

| 发布时间: 2020-09-23,星期三
梁启超:新史学
于今日泰西通行诸学科中,为中国所固有者,惟史学。史学者,学问之最博大而最切要者也,国民之明镜也,爱国心之源泉也。今日欧洲民族主义所以发达,列国所以日进文明,史学之功居其半焉。然则但患其国之无兹学耳,苟其有之,则国民安有不团结,群治安有不进... 点击阅读>>

米兰·昆德拉荣获本年度弗朗茨·卡夫卡奖

| 发布时间: 2020-09-22,星期二
米兰·昆德拉荣获本年度弗朗茨·卡夫卡奖
据捷克新闻通讯社报道,当地时间9月20日,捷克作家米兰·昆德拉荣获今年的弗朗茨·卡夫卡奖。阎连科、阿特伍德、村上春树、耶利内克、哈罗德·品特、彼得·汉德克、菲利普·罗斯、阿摩斯·奥兹等著名作家都获过卡夫卡奖,该奖项也因此被视为诺奖风向标。 点击阅读>>

蔡元培:以美育代宗教说

| 发布时间: 2020-09-8,星期二
蔡元培:以美育代宗教说
兄弟于学问界未曾为系统的研究,在学会中本无可以表示之意见。惟既承学会诸君子责以讲演,则以无可如何中,择一于我国有研究价值之问题为到会诸君一言,即以美育代宗教之说是也。夫宗教之为物,在彼欧西各国已为过去问题。盖宗教之内容,现皆经学者以科学的... 点击阅读>>

陶东风:一个英雄写的反英雄的武汉故事——从弱水吟的诗说到见证文学

| 发布时间: 2020-09-5,星期六
陶东风:一个英雄写的反英雄的武汉故事——从弱水吟的诗说到见证文学
作为一个文学学者,而不是历史学者,在收集各种关于本次新冠疫情的书写(包括虚构的文艺作品和纪实的报道、回忆、见证)时,我更关心的是:新冠肺炎疫情在武汉爆发后,人们使用了哪些叙事模式来讲述武汉的故事?这些叙事模式的特征、效果、历史渊源、叙事伦... 点击阅读>>

方方:生命能承受多大的重量?

| 发布时间: 2020-08-30,星期日
方方:生命能承受多大的重量?
生命能承受多大的重量,生命有着怎样的韧性,其实我们常常弄不清楚的。我们更为清楚的是生命的脆弱:考试失败,晋级受挫,提拔无望,邻里失和,家内矛盾,恋人移情,小孩吵架,兄弟斗嘴等等,等等,甚至是许多鸡毛蒜皮,提不起筷子的事也都可以令人失去理性... 点击阅读>>

钱穆:略论中国史学

| 发布时间: 2020-08-28,星期五
钱穆:略论中国史学
中国思想之伟大处,在其能抱有正反合一观。如言死生、存亡、成败、得失、利害、祸福、是非、曲直,莫不兼举正反两端,合为一体。其大者则如言天地、动静、阴阳、终始皆是。今言前后。空间有前后,时间亦有前后。依空间言,眼前面前谓之前,一切行动必向前。... 点击阅读>>

天秤座鲁迅:剽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 发布时间: 2020-08-13,星期四
天秤座鲁迅:剽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许多年后,一个叫大江健三郎的日本作家接到了诺贝尔文学院的电话,很狂喜,急切地向母亲报喜。母亲很不高兴,问,鲁迅先生获过这个奖吗?大江健三郎瞬间石化了,羞愧了好久。后来,大江健三郎说,我一生的写作就是为了向这个人致敬,就是为了靠近他。” 点击阅读>>

作家邵燕祥生前最后一部“自由诗集”:“我梦见了一万万家灯火”

| 发布时间: 2020-08-3,星期一
作家邵燕祥生前最后一部“自由诗集”:“我梦见了一万万家灯火”
邵燕祥(1933年6月10日-2020年8月1日),当代诗人、作家、评论家,生于北平,曾任《诗刊》副主编,中国作协第三、四届理事。著有诗集《到远方去》《在远方》《迟开的花》,以及纪实作品《一个戴灰帽子的人》《我死过,我幸存,我作证》等。 点击阅读>>

章诒和说邵燕祥:在思想缺乏活力的时代,他是不倦的风

| 发布时间: 2020-08-3,星期一
章诒和说邵燕祥:在思想缺乏活力的时代,他是不倦的风
1980年,艾青把他恢复创作后的第一本诗集叫做《归来的歌》。归来!不止艾青归来,还有许许多多的诗人、作家归来。不止右派分子归来,胡风分子也归来,历史反革命也归来,现行反革命也归来。从聂绀弩到汪曾祺,从公刘到白桦,其中就有邵燕祥。他们“活着从远方... 点击阅读>>

鲁迅:灯下漫笔

| 发布时间: 2020-07-5,星期日
鲁迅:灯下漫笔
有一时,就是民国二三年时候,北京的几个国家银行的钞票,信用日见其好了,真所谓蒸蒸日上。听说连一向执迷于现银的乡下人,也知道这既便当,又可靠,很乐意收受,行使了。至于稍明事理的人,则不必是“特殊知识阶级”,也早不将沉重累坠的银元装在怀中,来自... 点击阅读>>

梁漱溟:年轻人的焦虑,在于把欲望当做志气

| 发布时间: 2020-07-1,星期三
梁漱溟:年轻人的焦虑,在于把欲望当做志气
在这个时代的青年,能够把自己安排对了的很少。在这时代,有一个大的欺骗他,或耽误他,容易让他误会,或让他不留心的一件事,就是把欲望当志气。这样的用功,自然不得其方。也许他很卖力气,因为背后存个贪的心,不能不如此。 可是他这样卖力气,却很不自然... 点击阅读>>

没人知道《西游记》的作者是谁

| 发布时间: 2020-06-23,星期二
没人知道《西游记》的作者是谁
百回本神魔小说《西游记》,成书于明朝中后期。今天可知的百回足本最早刊本,是明代万历二十年由“金陵世德堂”刊印。上面的署名是“华阳洞天主人校”,开篇有陈元之的序,里面说:“西游一书,不知其何人所为。……旧有序,余读一过,亦不著其姓氏作者之名。”也就... 点击阅读>>

《水浒传》:中国文化的一场噩梦

| 发布时间: 2020-06-23,星期二
《水浒传》:中国文化的一场噩梦
《西游记》里面隐藏着很多残忍黑暗的细节,不仔细看的话很容易滑过去。但是《水浒传》里的残忍黑暗是大写的,浓墨重彩,劈面而来,让人毫无退路。比如说《西游记》里写到吃人杀人的场景,基本都是一笔带过,“一口吃了”,很少渲染。而《水浒传》特别喜欢渲染... 点击阅读>>

叔本华:不会思考,比不会读书更可怕

| 发布时间: 2020-06-20,星期六
叔本华:不会思考,比不会读书更可怕
真正独立思考的人,在精神上是君主。哪怕是再大的图书馆,如果它藏书丰富但却杂乱无章,其实际用处就反不如那些规模虽小却条理井然的图书馆。同样,如果一个人拥有大量的知识,却未经过自己头脑的独立思考而加以吸收,那么这些学识就远不如那些虽所知不多但... 点击阅读>>

刘震云:故事告诉现实

| 发布时间: 2020-06-18,星期四
刘震云:故事告诉现实
故事和现实的关系对每一个民族都是最重要的。为什么这个民族会产生这样的故事而不是那样的故事,一定是现实告诉故事要产生这样的故事。为什么一个民族会产生这样的现实,一定是这个民族的故事告诉这个社会的现实应该产生这样的现实。 点击阅读>>

“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李白与杜甫是如何相识的?

| 发布时间: 2020-06-14,星期日
“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李白与杜甫是如何相识的?
在中国古代诗歌史上,李白和杜甫的名字几乎占据了半边天,前者以雄奇飘逸、富有浪漫主义的诗风被誉为“诗仙”,后者则凭借沉郁顿挫、忧国忧民的现实主义情怀成为“诗圣”。但人们乐意将李白与杜甫并称为“李杜”,不只是出于二人所取得的文学成就,还因为李白和杜... 点击阅读>>

王小波:傻人道德上的敏感度总是很高

| 发布时间: 2020-06-12,星期五
王小波:傻人道德上的敏感度总是很高
不知为什么,傻人道德上的敏感度总是很高,也许这纯属巧合。我们要讨论的问题是:在聪明人的范围之内,道德上的敏感度是高些好,还是低些好。在道德方面,全然没有灵敏度肯定是不行的,这我也承认。但高到我这位朋友的程度也不行:这会闹到鸡犬不宁。 点击阅读>>

胡适:我们今日还不配读经

| 发布时间: 2020-06-7,星期日
胡适:我们今日还不配读经
今日提倡读经的人们,梦里也没有想到五经至今还只是一半懂得一半不懂得的东西。这也难怪,毛公郑玄以下,说《诗》的人谁肯说《诗》三百篇有一半不可懂?王弼韩康伯以下,说《易》的人谁肯说《周易》有一大半不可懂?郑玄马融王肃以下,说《书》的人谁肯说《... 点击阅读>>

鲁迅:十四年的“读经”

| 发布时间: 2020-05-29,星期五
鲁迅:十四年的“读经”
自从章士钊主张读经以来,论坛上又很出现了一些论议,如谓经不必尊,读经乃是开倒车之类。我以为这都是多事的,因为民国十四年的“读经”,也如民国前四年,四年,或将来的二十四年一样,主张者的意思,大抵并不如反对者所想象的那么一回事。尊孔,崇儒,专经...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