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别:文学走廊

鲁迅:灯下漫笔

| 发布时间: 2020-07-5,星期日
鲁迅:灯下漫笔
有一时,就是民国二三年时候,北京的几个国家银行的钞票,信用日见其好了,真所谓蒸蒸日上。听说连一向执迷于现银的乡下人,也知道这既便当,又可靠,很乐意收受,行使了。至于稍明事理的人,则不必是“特殊知识阶级”,也早不将沉重累坠的银元装在怀中,来自... 点击阅读>>

梁漱溟:年轻人的焦虑,在于把欲望当做志气

| 发布时间: 2020-07-1,星期三
梁漱溟:年轻人的焦虑,在于把欲望当做志气
在这个时代的青年,能够把自己安排对了的很少。在这时代,有一个大的欺骗他,或耽误他,容易让他误会,或让他不留心的一件事,就是把欲望当志气。这样的用功,自然不得其方。也许他很卖力气,因为背后存个贪的心,不能不如此。 可是他这样卖力气,却很不自然... 点击阅读>>

没人知道《西游记》的作者是谁

| 发布时间: 2020-06-23,星期二
没人知道《西游记》的作者是谁
百回本神魔小说《西游记》,成书于明朝中后期。今天可知的百回足本最早刊本,是明代万历二十年由“金陵世德堂”刊印。上面的署名是“华阳洞天主人校”,开篇有陈元之的序,里面说:“西游一书,不知其何人所为。……旧有序,余读一过,亦不著其姓氏作者之名。”也就... 点击阅读>>

《水浒传》:中国文化的一场噩梦

| 发布时间: 2020-06-23,星期二
《水浒传》:中国文化的一场噩梦
《西游记》里面隐藏着很多残忍黑暗的细节,不仔细看的话很容易滑过去。但是《水浒传》里的残忍黑暗是大写的,浓墨重彩,劈面而来,让人毫无退路。比如说《西游记》里写到吃人杀人的场景,基本都是一笔带过,“一口吃了”,很少渲染。而《水浒传》特别喜欢渲染... 点击阅读>>

叔本华:不会思考,比不会读书更可怕

| 发布时间: 2020-06-20,星期六
叔本华:不会思考,比不会读书更可怕
真正独立思考的人,在精神上是君主。哪怕是再大的图书馆,如果它藏书丰富但却杂乱无章,其实际用处就反不如那些规模虽小却条理井然的图书馆。同样,如果一个人拥有大量的知识,却未经过自己头脑的独立思考而加以吸收,那么这些学识就远不如那些虽所知不多但... 点击阅读>>

刘震云:故事告诉现实

| 发布时间: 2020-06-18,星期四
刘震云:故事告诉现实
故事和现实的关系对每一个民族都是最重要的。为什么这个民族会产生这样的故事而不是那样的故事,一定是现实告诉故事要产生这样的故事。为什么一个民族会产生这样的现实,一定是这个民族的故事告诉这个社会的现实应该产生这样的现实。 点击阅读>>

“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李白与杜甫是如何相识的?

| 发布时间: 2020-06-14,星期日
“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李白与杜甫是如何相识的?
在中国古代诗歌史上,李白和杜甫的名字几乎占据了半边天,前者以雄奇飘逸、富有浪漫主义的诗风被誉为“诗仙”,后者则凭借沉郁顿挫、忧国忧民的现实主义情怀成为“诗圣”。但人们乐意将李白与杜甫并称为“李杜”,不只是出于二人所取得的文学成就,还因为李白和杜... 点击阅读>>

王小波:傻人道德上的敏感度总是很高

| 发布时间: 2020-06-12,星期五
王小波:傻人道德上的敏感度总是很高
不知为什么,傻人道德上的敏感度总是很高,也许这纯属巧合。我们要讨论的问题是:在聪明人的范围之内,道德上的敏感度是高些好,还是低些好。在道德方面,全然没有灵敏度肯定是不行的,这我也承认。但高到我这位朋友的程度也不行:这会闹到鸡犬不宁。 点击阅读>>

胡适:我们今日还不配读经

| 发布时间: 2020-06-7,星期日
胡适:我们今日还不配读经
今日提倡读经的人们,梦里也没有想到五经至今还只是一半懂得一半不懂得的东西。这也难怪,毛公郑玄以下,说《诗》的人谁肯说《诗》三百篇有一半不可懂?王弼韩康伯以下,说《易》的人谁肯说《周易》有一大半不可懂?郑玄马融王肃以下,说《书》的人谁肯说《... 点击阅读>>

鲁迅:十四年的“读经”

| 发布时间: 2020-05-29,星期五
鲁迅:十四年的“读经”
自从章士钊主张读经以来,论坛上又很出现了一些论议,如谓经不必尊,读经乃是开倒车之类。我以为这都是多事的,因为民国十四年的“读经”,也如民国前四年,四年,或将来的二十四年一样,主张者的意思,大抵并不如反对者所想象的那么一回事。尊孔,崇儒,专经... 点击阅读>>

郑也夫:为什么大部分中国学者的作品无趣?

| 发布时间: 2020-05-28,星期四
郑也夫:为什么大部分中国学者的作品无趣?
在过去的教育当中,学生眼睛看的是老师批卷的那支笔,而不是看着自己手下的笔,他们从来不在意什么是真正的好文章,也从来没有认真思考如何真正地把文章写好。想要写好文章,文史哲的基本功底必不可少。 点击阅读>>

他们的黄金时代:80年代文坛往事

| 发布时间: 2020-05-28,星期四
他们的黄金时代:80年代文坛往事
80年代初的一个傍晚,《人民文学》小说编辑朱伟如往常一样,骑着辆凤凰牌自行车,呼呼穿过北京二环内的大街小巷,去阿城家里催稿。刚涉足文坛的阿城并不知道,多年后自己编剧的《刺客聂隐娘》,会帮助导演侯孝贤拿下第68届戛纳最佳导演奖。那时才30出头的朱... 点击阅读>>

【BBC纪录片】杜甫:中国最伟大的诗人

| 发布时间: 2020-05-21,星期四
【BBC纪录片】杜甫:中国最伟大的诗人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之时,4月6日,BBC推出了一部短小精悍的杜甫诗集纪录片,这部纪录片的主角不是莎士比亚,不是雪莱,而是杜甫。这部纪录片名叫“Du Fu: China s Greatest Poet(《杜甫:中国最伟大的诗人》)”。英国媒体告诉我们,它的播出让居家隔离抗疫... 点击阅读>>

钱穆:如何研究历史人物

| 发布时间: 2020-05-18,星期一
钱穆:如何研究历史人物
历史是人事的记录,必是先有了人才有历史的。但不一定有人必会有历史,定要在人中有少数人能来创造历史。又且创造了历史,也不一定能继续绵延的,定要不断有人来维持这历史,使他承续不绝。因此历史虽说是属于人,但重要的只在比较少数人身上。 点击阅读>>

作家叶永烈辞世:一生跨界不被定义,不懈探问十万零一个为什么

| 发布时间: 2020-05-15,星期五
作家叶永烈辞世:一生跨界不被定义,不懈探问十万零一个为什么
作家叶永烈今晨(5月15日)9时30分在上海长海医院病逝,享年80岁。叶永烈,1940年8月生,浙江温州人,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系,著名小说家、历史学家、报告文学作家,早年从事科普科幻创作,笔名萧勇、久远等,以长篇小说及纪实文学为主要创作内容,曾任中国科... 点击阅读>>

思考、想象与误会:托尔斯泰是如何阅读和理解中国的?

| 发布时间: 2020-05-13,星期三
思考、想象与误会:托尔斯泰是如何阅读和理解中国的?
托尔斯泰活了82岁,除了当过几年兵,读书写作是他一生的职业,甚至服役期间也从未间断过。托尔斯泰的全集有90卷之多,而他读过的书则无计其数。他在雅斯纳雅·波良纳庄园有两万多册藏书,涉及30多种文字,足以媲美一座小型图书馆。托尔斯泰在世的时候,这些藏... 点击阅读>>

专访纪录片《杜甫》主持人:没人愿意自己的文化被肤浅对待

| 发布时间: 2020-05-13,星期三
专访纪录片《杜甫》主持人:没人愿意自己的文化被肤浅对待
提到杜甫,没有中国人会陌生。BBC纪录片《杜甫:中国最伟大的诗人》以一种西方人熟悉的方式讲述东方故事,将杜甫塑造为“儒家英雄”。但他们没有站在外来者的立场上强行解读中国文化,没有突出其“异质性”,而是将古代社会与现代中国对接,观察到了其中的传承。... 点击阅读>>

唐代诗人是以何种语音语调吟诗的?

| 发布时间: 2020-05-12,星期二
唐代诗人是以何种语音语调吟诗的?
随着纪录片《杜甫》的走红,国内外许多人都对唐诗引发了兴趣。众所周知,唐诗与汉语音韵密切相关。而现代汉语经过时间的变迁,与唐音又不尽相同。那么,唐人是如何吟诗的?为何现代汉语普通话里入声消失不见了?语言学家们又是如何构拟出中古音的呢? 点击阅读>>

加缪1946美国演讲:人类的危机

| 发布时间: 2020-05-6,星期三
加缪1946美国演讲:人类的危机
当我被邀请前往美国进行一系列演讲时,我有些疑虑和犹豫。我还没有到足以演讲的年纪。我更善于思考,而不是发表总结性的言论。因为我没有任何关于所谓「真理」的结论。不过有人很礼貌地告诉我,我的个人观点并不重要,关键是介绍一下法国的情况,让听众形成... 点击阅读>>

《大疫年日记》:18世纪作家笛福的英国“疫情日记”给我们的启示

| 发布时间: 2020-04-25,星期六
《大疫年日记》:18世纪作家笛福的英国“疫情日记”给我们的启示
300多年前,伦敦正陷于那场“大瘟疫”(the Great Plague)当中。关于那段历史的记述,今天最多人读过的是《鲁滨逊漂流记》(Robinson Crusoe)作者丹尼尔·笛福(Daniel Defoe)所写的《大疫年日记》(A Journal of the Plague Year)。该书是“纪实小说”(fact... 点击阅读>>

从杜甫到北岛,我们今天如何读诗?

| 发布时间: 2020-04-23,星期四
从杜甫到北岛,我们今天如何读诗?
诗人北岛日前在豆瓣上发出了自己的一首诗歌,题为《进程》:“日复一日/苦难/正如伟大的事业般衰败/像一个小官僚/我坐在我的命运中/点亮孤独的国家/死者没有朋友……我建造我的年代/孩子们凭借一道口令/穿过书的防线。”作者在社交账号发表诗歌,本是与读者建立...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