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去日本买房的中国人

发布: | 发布时间:2018-08-12,星期日 | 阅读:185

当你过了相信诗和远方能交配出浪漫的年纪,买房就是疗愈中年危机的最好办法。然而,眼下房格尔系数还在一路飙升,一线城市房子又无限期限购,一时间,兜里的热钱陷入了无处安放的境地。与此同时,隔壁东亚岛国的不动产市场却频频伸出友谊的小手:单笔投资小、升值潜力大、租售比高、永久房产、对外国人无政策限制……种种比较优势,在中国人民的语境解读里足以催生一个新选择——“东京一百套房子里,有五、六套都被中国人加入了购物车。”“据说新宿塔(指新宿的超豪华公寓楼)一半都被中国人买走了。”

“卖掉北京一个家,可以在东京买一栋大楼”的坊间传闻、“70万安家东京”的房产广告无一不挑逗着瓜民的神经。为了一探究竟,我伪装成看房客,潜入了日本房地产中介圈,并和几位在日本买了房的“经验人士”聊了聊。

握着霓虹国的机票,就如同握着一张线索纷乱的藏宝图——从福冈40万人民币的小型中古(二手)房,到东京六本木5000万人民币的高级豪华公寓,日本就像一座巨型房地产市场,总有一款能满足您。事实上,2018上半年,东京新筑住宅的均价已达5.2万人民币/㎡,与2017年北京新建住宅的成交均价基本持平——但这并未浇灭国人前往近邻开发土地的热情。这其中必定隐藏着某种奥义。

仗着因公看房的壕气,我决定先去东京房价排行第4的富人聚集地港区 chill 一下。港区之于东京,一如国贸、建国门之于北京。《东京女子图鉴》里,就有过“港区人不会和外区出身的人结婚”的论调。图为港区一处静谧的住宅区。

我提前一天预约了看房,接待我的是小周。小周所在的不动产公司号称是“东京最大的华人中介”,但据说人还是不够用——“不知为什么,五月里莫名其妙来了一大堆买房的中国人。”图为小周向我介绍东京地铁图。

这套公寓位于山手线田町站附近,步行5分钟可到达。两室一厅,55平米,精装,总价698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428万。不过由于在日本买房不用承担公摊面积,还送阳台——足足10平米呢。所以,按中国建筑面积算的话,大致是428万能拿下80㎡的公寓。

图为小区外的山手线田町电车站,在地理位置意义上接近北京二环线。

“房屋重要事项说明书”上写明可以养宠物、附带多功能厨房、刷碗机、干燥机等。另外,如果有过白蚁、三道转手内死过人,说明书里也会如实列举——甚至还会告诉你房子漏水谁来担责。

而真正让人产生变节冲动的,是这里的看房体验。餐具、地毯、洗碗机,就连水生绿萝,都配置齐全——虽然只是用于展示,但不得不说,浸入感超强,如同遁入了一个没有中国大妈滋扰的宜家展厅。

而且,中介公司对客人“挣钱买房,躺着收租”的痛点把握得十分精准,售后服务基本上也是海底捞级的。“很多人会想,我人在国内,这个房子在日本,我看不到摸不着,会很没掌握感。”小周称。所以,在客户一掷千金后,房地产机构还会提供从找租客、管理房屋,到房租汇款的“一条龙”远程服务。当然,羊毛不会出在猪身上,这也意味着要付他们一定的手续费(大概会是房租的3%-5%,因中介公司而异)。小周称,也有客人不来日本,直接委托中介购房并出租。图为小周通过微信沟通业务。

只不过,隐形贫穷人口的买房之路注定不会一帆风顺。我尽力表情严肃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然后以“不合眼缘”为由,离开了公寓。田町电车站外,一群上班族正在指定吸烟区放风,他们正是消化东京庞大租房市场的主儿。据了解,东京整体出租率达九成,其中市中心的山手线沿线较高,其他地区则较为逊色。

在提出“预算控制在200万人民币以内”的要求后,我很快就被残酷东京驱逐出六本木,当然也无缘新宿、银座这些向来受国人青睐的地段,只好瞄准了地价排名相对靠后的板桥区。“板桥会不会离都心三区太远?”我把疑心抛给小周。小周语则重心长地告诫我:在日本投资房产,跟着车站走比什么都重要。第二套公寓毗邻板桥站,那是一个通勤到池袋只需3分钟、到新宿9分钟的客流大站(按此推算,居住人口应该不会少)。公寓总价为3200万日元,自带租约,月租金是130000日元。在此之前,把首付款存进余额宝是我唯一懂得的理财方式。而当下,我不得不动用有限的数学天赋掐指一算:用折合197万人民币买下这套40㎡的公寓,作为回报,我每月能收到8190元人民币的房租,年化回报率是5%。再扣除每年的固定资产税、房屋修缮费、中介管理费和租金收入的个人所得税后(这部分金额可通过年租金×20%粗略推算),回报率大概是4%,约24年能回本。4%的账面回报率不算高,但相形之下,中国一线城市的年化收益率大概只有2%,同样的房子,大概需要50年才能回本,比较优势便呼之欲出。再加上小周说的“2020东京奥运行情”,一切似乎充满了想象空间。

在日本买房时,需要一次性交付的费用包括登记费(含律师费)、不动产取得税、保险费用、国定资产税、都市计划税、中介手续费和印花税等,合计为楼盘价格的6%-7%。图为一家中国中介墙上贴着欢迎使用微信支付的贴纸。

只是,临门一脚,我遇到了真正的阿喀琉斯之踵。是的,日本购房贷款利率很低(一般日本工薪族的贷款利率在0.75%左右),可是没有工作签证或永住权的外国人(比如我),贷款并不容易。而作为一个理智的投资客,当然也不可能向那些利率高达三点几的中国银行投诚。因此一次性付全款,是大多数海外投资者的选择——所以很遗憾,我的卧底买房之路,到此就要告一段落。图为一家中国超市免费发放的报纸上,印着“中介费0元,贷款可以商谈”的售房广告。

然而和囊中羞涩的我不同,我的那些“日语水平有限,银行账户无限”的同胞们在这方面却有魄力得多。在席卷了悉尼、温哥华和洛杉矶后,2015年,中国购房团开始大规模进军日本。据统计,这一年中国客人一言不合在日本置产16亿美元,较2014年上升了167%。同时,针对华人的房地产公司亦闻风而起,——石总便是其中之一。如今,他位于新宿的不动产公司,规模已达100多人,其中30%都在做中国业务。图为池袋北口,一家房产公司的店头张贴着“有中国店员”“外籍不需要保人制度咨询”的告示。

早在2006年,石总便开始试水日本房地产行业。“刚开始的时候没赚过中国人的钱,还搭了几千万。那时中国人还没有钱,租房都不租好的,更别提买房了。”然而士别三日,截至今年7月,公司的中国业务成交量已比去年增长了30%。图为2017年11月12日,东京中央区的一场不动产研讨会,主要对象是以投资为目的购入房产的人。来源:NHK

凭着混迹商海多年的经验,石总大致总结出三类中国投资客:一是北上广公司高管。“他们属于保守派。在国内已经有三、四套物业,想要分散资产,就再买一套日本的房子收租。”二是“像冯小刚这种层次的人”。他们在日本买房纯粹为了度假。三个多月前,石总就成交了一单。“八个多亿,相当于人民币六七千万。这种人在全中国可能只有1000个。”此外,还有一支队伍正在徐徐崛起,他们是当下面临“投资荒”的中产大军。“平均年薪大约30、40万,他们最大的压力,就是买房。”一般来说,此类客户的预算大概一两百万,目标主要锁定在容易出租、年回报率在5%-6%之间的小型公寓上。图为东京银座的两名中国游客。

而在另一位房地产老板牛总的观察里,2012-2015年间买房的那批中国人,大多是喜欢日本的文化和生活,或和日本有过渊源。2015年后,理性因素占了上风。“现在买投资房的占80%,来了就看回报率、地段,精得很。”图为2018年1月6日,东京新宿,两名路人查看路边摆放的房产广告。在这个意义上来看,范姐可谓是“理智与情感”的结合。她在日本生活了15、6年了。2014年,范姐花76.5万人民币,在东京丰岛区买了一套小型公寓——不是自住,而是用于出租。当时,日本的房价和日元汇率都处于近20年的低谷,受2011年“3·11”大地震影响,日本房市又遭受重创;再加上彼时中国的外汇管制相对宽松,正是投资的黄金时期。

“在买这套公寓的时候,我甚至一眼都没看过房子,当时里面还住着租客。”说起日中房地产中介的区别,她只回了四个字:天地之差。在日本,不只房产信息和中介收费透明,而且签订委托协议后,不管中介公司能出租到多少钱,都会按照协商好的价格支付给房东。无论是成熟规范的中介体系,还是相对理性的房产市场,都让范姐觉得“稳”。最近,她打算再入手一套房,同样考虑公寓。图为散落在地的房地产广告。

有人买房用作投资,有人则为将来定居日本未雨绸缪。而对于在日中国人来说,买房似乎是“必须且划算的”。2016年,在IT企业工作一年多的SH动了买房的心思。“在日本租房,每个月也要好几千,不如买房来得划算。”中国人在日本购房大多会通过华人中介,而SH由于大学本科念的日语专业,所以选择了日本不动产中介。图为新宿一所日本不动产公司的门店。

很快,SH就通过贷款购入了一套位于东京北区、总价246万人民币的三居室。如今房子的月供只需7万多日元,即使再加上2万9千日元的物业管理费、水电和房产税,一个月花在房子上的开销也不过12万日元(7300人民币),和租房旗鼓相当。图为电车站的东京工薪族。

这样的趋势,在留学生群体也有所体现。买房前,小E在目黑住着一套月租近万元人民币的房子。考虑到租房子太贵,爸妈抱着“半实用半投资”的心态,在2017年拿下了一套位于中央区的高层塔式公寓。尽管留学生因在日本没工作,银行不会给贷款,但因为“不差钱”,500多万人民币的房款小E是一次性付清的。“从看房到交房,整个过程不超过2个月吧。”图为位于新宿的另一套高层塔式公寓,位于36层的这个三室一厅约70平米,售价1100人民币,属于华人公寓投资的食物链顶端——光是每月的物业管理费便高达1000万人民币。公寓明堂容万马,格局相当好。交房那天,小E却没有特别激动的感觉。“只是觉得‘哇,好亮’ ,这样。”这个时候,我意识到贫穷限制了我一部分的人生想象力,但这还没完,真正让我觉得人间失格的是另一名留学生doctor的壮举。

2015年,doctor抱着“什么都玩玩的心态”,把一栋180万人民币的一户建加入了购物车。“当时我自己倒腾了一家经营投资咨询公司,研究了一下不动产的交易流程,就顺便自己买了个练手。”doctor平淡的语气里侧漏出深不可测的才华与财富。“房子在东京都边界线上,地段相当于河北雄安,自住是主要目的,毕竟偏远,没有什么投资价值。”图为日本人最青睐的传统住宅“一户建”,也就是我们在《哆啦A梦》里常看到的两层小楼,这种房子带小花园、送停车位。但作为投资产品,不比公寓热门。在doctor看来,赴日买房是很自然的经济行为。“中国人喜欢买房子,对这种投资方式也相对熟悉吧。”——但前几年似乎更热一些,那是2013年东京申奥成功后的一段时间。“我认识的中国人大体上都是这个时期买的。”

眼下已是奥运行情末期,日本房价水涨船高是不争的事实。另一方面,建筑工人短缺,东京都内有投资价值的房源也开始紧俏。据日本国土交通省最新发布的《不動産市場動向》调查,2018年东京的房地产均价为86.8万日元/平方米,比2013年上涨了23%,一举超过1998-2013长达15年间的涨幅。其中,中国资本在日本不动产市场海外资金中的占比,也从2014年的5.5%上涨至2016年的16.2%。图为2018年3月16日,上海海外置业投资移民展上,投资者在咨询日本房产的情况。

“就是中国人硬生生把东京炒起来的。”通过计算,石总得出了结论,“通货率才1%,但房价却涨了10%。”但即便如此,国内“一买一卖来钱快”那一套在这里并不适用——考虑到日本税制规定的房产转让税率,倒卖的操作空间很小。日本房产利得税规定,持有房产5年以内转售的,需缴纳房产升值金额的40%,超过5年则是20%。

不动产开发商KRGホーム的社长小林一郎认为:“对于中国投资者而言,在日本购买房产最大的魅力就是资产保全。”石总也英雄所见略同:“在日本投资别炒短线。建议刨除奥运行情,抱着‘就算房价要掉,我们也可以成交’的心态。”图为2018年1月6日,东京都国分寺市,一名兜售房屋的不动产中介。

“现在东京都内的好房子基本都饱和了。新的是千叶和埼玉这种紧邻首都圈的地段,抢手又好推。”自称是“靠脸吃饭(但即将饿死)”的房产中介七七对此深有体会。只要对标的是国内行情,乐观的客人就会源源不断——当然,“脑子有包”的也不少。“曾经有个大妈,想在新宿买一套400万日元(约合24万人民币)的房子。那么,她很有可能只拿得出400万日元,又只知道日本有个地方叫新宿,并且还听说,‘新宿这地儿好像不错’。在我们业界,这叫无厘头。”

聊起日本的生活,七七觉得“东京跟北京,其实没有太大差别。”而在小周看来,中国和日本又是如此不同。在中国,房价收入比这个指标就像中国A股的市盈率一样失灵。年轻人靠自己的付出,是很难支撑起高额房价的,最终只能向父母求助。曾经他也想过在上海买房,后来又考虑过昆山。“可惜现在连昆山也买不起了。”就连东北老家小县城的房价也开始飙车,充满了三线建设时代剧变的感伤。“上次回家还是2、3千一平,现在破万了。”

眼见同事去年在东京近郊埼玉县买的2000万日元的房子,今年涨到了2700万日元,小周并不着急。“总会买到的嘛,毕竟不像国内那么疯狂。”图为小周介绍公司奖状墙,上面贴满了表彰全社业绩Top.3的奖状。

“上次给客人介绍了一个3000多万的房子,其实自己也很心动,只是现在条件还不到位。”按小周的计划,再过三五年,自己也许就可以贷款买一套四五千万日元的一户建了,但“首付还是想自己挣,不想靠家里”。而对七七而言,有海的地方一直有着某种理想色彩。“现在就挺想买房的,我的梦想是35岁退休,在海边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图为看房的一家四口。来源:EPA

与大部分“人生因房而异”的中国年轻人不同,越来越多的日本准买房户,成了坚定的持币观望者。小E曾经和日本同学聊起过买房子的事情,“他们特别不理解,为什么中国人宁愿贷款也要买房子。”同样不理解的事情还有“中国人为什么没有房子就不能结婚” 。东京首都圈的白领们买第一套房子的平均年龄在35岁,而在中国是27岁;另外,85%的东京人是租房结的婚。图为东京银座一名过马路的中年白领。

事实上,在日本,一个工薪族大约工作6-10年就能支付一套房子。而根据日本发布的《国土交通白皮书》显示,30~40岁年龄层持有住宅的比例从上个世纪80年代的53%跌至2016年的39%,“租房主义者”越来越多。日本的房屋租赁市场和国内不太一样,据规定,租房的中介费不能超过一个月房租,租约内房东不能涨价。因此租客凌晨12点钟拖着行李箱搬家、被黑掉中介费的可能性几乎是0。

如果说,中国人寻求的是“安全感”,那么经历了“失落的20年”的日本人,追求的就是居住环境的“绝对合理性”。三年一换岗是日本大企业的普遍做法,如果买房,遇到调动工作就很麻烦;空房在持续增加,10年后不动产的价格难免会掉,但租房的话就没有这方面的风险;也有很多家庭选择将钱花在教育、旅行而不是买房上。“因为别人都买了,所以自己也要买这种想法是很危险的,一直租房并不羞耻。”而且在日本,有钱买房还需要考虑各种情况,例如后代继承房产要承担“遗产继承税”等。即使空置,仍要缴纳各种税费,一旦无法租出,原本用来盈利的房子就成了无底洞。

而如今四五十岁的日本中坚,更是不时想起被房地产泡沫支配的恐惧——90年代泡沫时期,六七百万的房子如今市值缩了70%;20多年前抄在了山顶上的人,有些至今还在还贷。“每一次悲剧都在嘲笑人类的贪婪和无知。”再加上,人口减少,是一把悬在日本房价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经济评论家上念司甚至预言,2040年左右,日本的空房率将达40%,到那个时候,房子白送都没人要。

“中国人的理想是,买房、收租、享受生活,”七七认为,“但日本人会觉得,你不工作就废了,因为他们特别害怕孤独,只想有人能和他们说说话。”

爱情始于憧憬,终于熟知,我的日本买房之旅大概也如此。如果非要事后理性化,那么我想大概就如石总所言:“中国房地产说破裂说了十多年,但照样有人不停买。泡沫一天没破,你没买就是傻逼;等泡沫破了,买了就是傻逼。”投资日本不动产也是同理。以20年为时间跨度,和以5年为时间跨度,结果都不一样。但确凿无疑的是,房子的属性早已超越“栖身之所”,它更像一个因为“不安”而存在的生意。学会如何带着不安全感生活,似乎才是唯一的安全。(文中人物均为化名,以上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来源:网易《看客》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图说】去日本买房的中国人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99746.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