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站在道德高地,糟蹋人情还要人命

发布: | 发布时间:2018-07-28,星期六 | 阅读:431

别伤害自己也别伤害他人,就是伦理学的全部意义。”

虽然每个人都应该是独立的个体,但生活中,总免不了自己要被他人影响。

关于道德,所谓的标准和界限在一些情况下显得可笑至极。

公交上不让座,被乘客谴责殴打;决定不结婚,亲戚拿“二十四孝”来数落。

那些站在道德高地行为,正在将我们每个人狠狠绑架着。

每一句“应该的” 都是一把刀

前两天,长春的刘先生正准备开车去上班,路边突然冲出来一个女人,拦住了他。

师傅救命,孩子抽过去了,带我上医院。

我求求你了,你别走,今天你走我也死这!”

女子二话不说拉开后门上了车,她的丈夫抱着孩子,紧跟着也上了车。

孩子的爸爸解释说,自己家的车停在很远的地方,孩子情况紧急,实在来不及取。刘先生嘀咕了一句,说自己还要上班,送这一家人到他们家车那边行不行。

孩子的妈妈情绪有些激动,“我求求你了救命呢,你不走今天也不好使,我弄死你。

看着怀里一动不动的孩子,妈妈情绪有些激动,尚且可以理解。

但刘先生说,事后这家人既没道歉,也没道谢。

将心比心,大部分人遇到了这样的情况都会帮忙,而且不求经济上的回报。

可往往就是被人施以帮助后的冷漠,让做好事的人心里添了些顾忌。

“帮你是情分,不帮是本分。”

给予从不是理所应当的,不知感恩和道德绑架,只会伤了更多本想帮助别人的人。

是否明白这种道理,并不取决于一个人的年龄、学历、地位,只在于能不能有一颗同理心。

美国传教士明恩溥一个世纪以前来到中国,写了本书叫《中国人的气质》。

村庄里有个老太婆,没有孩子,又很穷,就逼着乡里乡亲天天救济。

否则,她就去站在河中央,说要淹死自己。

村里人没办法,就这样天天供她吃喝。

可突然有天,一不小心,老太婆真的自己淹死了自己。

每个人的存在首先是个体,其次才是与其他个体的关系。

而人与人之间产生隔阂的根源在于,你永远也无法100%理解他人的内心。

狄更斯说:“世界上能为别人减轻负担的,都不是庸庸碌碌之徒。”

道德就是隔阂间的那一杆秤。

没有绝对的公平,就一定有人吃亏。用好了道德,就是一种补偿;用错了地方,就是得寸进尺。

“应该的”这三个字,赤裸裸地让人牢记教训:人都禁不住惯。

一个人不能设身处地换位思考,简单来说,是缺了共情的能力。

这种被“应该的”心理支配的人,总觉得全世界都欠自己的。

事事寸步不让,处处趾高气扬。可其实,秤杆一直都偏在自己那边。

伤害了别人的善良,也暴露了自己的自私。

“我弱我有理”

康德说:有两样东西,人们越是经常持久地对之凝神思索,它们就越是使内心充满常新而日增的惊奇和敬畏:

我头上的星空,和我心中的道德律

感恩别人的每一份给予和宽容,是一种素养,就像这份给予与宽容也来源于素养,并非理所应当。

当一个人披着“弱者”的外衣,利用道德优势为自己的过错开脱,实际是一种最不体面的“资源争夺”。

比如,“你那么有钱。”

杭州的黄女士在小区开着自己的车,看到后方一个开着三轮车的快递员在玩手机,按喇叭警告没有效果后,她把车停了下来。

可快递员没抬头,直接撞上了黄女士的车。

经4S店鉴定,黄女士的宝马车前车灯外壳破碎,只能全套更换,需要13000多块钱。

那个快递员在电话里说:“你这么有钱,你也不差这点钱,为什么一定要让我赔。上次撞了保时捷都没有赔这么多,你为什么让我赔这么多。”

因为那个快递员只有15岁,黄女士还是尽量做了让步,去修理厂,更换车灯需要4000块。快递网点经理垫付了1000块,剩下的钱,快递员的哥哥承诺一周内还清。

“我也可以不要求他赔偿,但是犯了错误之后,以我穷、就不应该问我要赔偿,这个理念,让我很气愤,所以我必须要经过正常法律途径,还有媒体,让更多的人知道,不能道德绑架。

“弱者理所应当得到优待”的思想,是一种对资源认知的不健全。

放过别人 就是尊重自己

哲学家西塞罗说:“对于道德的实践来说,最好的观众就是人们自己的良心。”

道德可以用来规范自身,不能用来束缚别人。

让一个人最受不了的,就是家人用生命和亲情相逼,逼着自己开始或结束某一段感情;

也是最亲近的朋友,不管三七二十一,要求各种形式、行为、选择上的协调和一致。

2012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在瑞典领奖时,分享过一个关于“哭”的故事。

他上小学三年级时,学校组织同学们参观一个苦难展览,在老师的引领下,所有同学都放声大哭。

在这群人中,莫言看到了一位瞪大双眼、一脸疑惑的同学,没有加入放声大哭的行列。

莫言向老师打了这位同学的报告。因此,学校也给了这位同学一个警告处分。后来他从老师那知道,那天居然有十几个同学和他一样,也和老师打了报告。

多年后,莫言为自己的告密忏悔:

当众人都哭时,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当哭成为一种表演时,更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

费孝通在《乡土中国》里这样描述中国的人际关系:好像把一块石头丢在水面上,所发生的一圈圈推出去的波纹。

人们习惯以自我为中心考虑问题,社会关系的亲疏类似波纹的远近,由近及远。

支配人们之间关系的道德,完全是自我拟定的,没有边界。

基于事实的判断,看似客观,也不免染上鲜明的个人色彩。

赖声川在一次节目中谈起,自己在美国读博打工时,总有顾客问他是从哪里来、做什么的。

“如果我说自己在读博,顾客会一愣,小费给的就很少;

后来我说家开了个洗衣店,自己在帮家里打工攒钱,小费就很多。”

人们的同情心、和一种信任并依赖的情绪,都是生而为人悲悯,也是对自己的一种道德要求。

这是一种本能,是用道德绑架自己的冲动。但更可贵的,是不把它转向别人,也对这种本能有觉察和克制。

可一旦用这种情绪绑架他人,逼迫与他人做出与自己相同的选择、或按照自己的意愿行动,就成了一种无理。

人在道德绑架他人时义愤填膺,在他人绑架时委屈不已,这是人性使然。

而使用道德最有效的方式是自我约束,而不是给自己谋求方便,更不能用来要求别人。

罗振宇说:“道德是个好东西,但它进化的速度实在太慢了,遵守道德人人可做,但它解决不了所有的社会问题。”

“躬自厚,而薄责于人,则远怨矣。”

社会的道德是人类的进步,而道德也只有在合理的范围内,才能发挥它最大的作用。

来源:网易公开课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他们站在道德高地,糟蹋人情还要人命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98983.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社会万象.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