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的中国人,交了60%的个人所得税

发布: | 发布时间:2018-07-22,星期日 | 阅读:193

每年两会的时候,最热门的提案一定有“建议提高个税起征点”这一项。终于,在呼唤多年后,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自2018年6月29日起征求意见,个税起征点有望从3500元上调至5000元。

税改政策尚未落地,曾任国家财政部税政司司长的刘克崮教授却提出:中国的个税基本是富人在交税,征收面太窄,他建议应该从富人税转变成国民税,最终实现全覆盖;提高缴纳个税的人口范围和提高个税在整体税收中的比重;同时减少增值税和消费税,将社保费改为社保税征收,并至少下调1/3,为个人减负,相对而言应该淡化起征点。

那么中国缴纳个税的都是富人吗?到底是哪些中国人在缴纳个人所得税呢?

不到2%的个税纳税者

个人所得税其实是一个很大的概念,包括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稿酬、财产租赁和转让所得、利息股息红利所得等11个项目。而人们平时在说的“个税”,其实主要指的是工资薪金所得税。

如果从地域上来看,工薪个税存在明显的畸重畸轻。东部地区人口稠密,经济发达,薪资也较高,缴纳了更多的工薪个税,其中上海和北京缴纳最多,是深圳的2倍;而经济发展相对滞后、居民人均收入不高的省市税收压力则比较小。

个税

除了地域集中,工薪个税的纳税群体也很集中,而且规模之小、人数之少令人咋舌。

2015年,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曾经指出:中国实际个税纳税人口只有2800万,占总人口不到2%。而这不到2%的纳税人口中,以工资薪金为主要来源的工薪一族成为纳税主力,贡献了个税总税收的60%以上。

但在中国,工薪阶层所占比重并不大。根据中国家庭金融调查研究中心《中国工薪阶层信贷发展报告》,中国工薪阶层仅占全国就业人口的26%。其内部仍然存在着较大的收入差异,真正纳税的是工薪阶层的“一小撮”。

个税

靠工资薪金获得收入的人群中,月收入在8000-12500元(即年收入在96000-150000元)的人群是纳税主力,即主要由约10.5%的工薪阶层缴纳个税。

再具体一点,月入过万的纳税者到底有多少?

按照税法相关规定,年所得12万元以上(月薪10000元以上)的,应当按照规定到主管税务机关办理纳税申报。但实际上,12万个税申报人数在城市总人数中所占比例十分小。

在部分三四线城市,年薪在12万元以上的个税缴纳者占城市总人口比重不足1%。甚至在苏州、深圳这样的东部发达城市,2016年年薪12万元个税申报者的数量也没有超过本城市人口的5%。

如此看来,缴纳个税的确实属于中国的富裕人群。

不那么有钱的“有钱人”

刘克崮教授认为个税应该成为国民税的重要论据之一,是“美国是1.6亿人交税,占三亿人口的51%,是我们的大约20倍”。

虽然他也提到应该降低增值税和消费税,但美国并不征收增值税。更重要的是,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尽管美国的中产阶层一直在萎缩,依然有51%的美国人是中产,还有20%的人属于高收入群体,仅有29%的人处于低收入阶层。

一个三口人的美国中产家庭年收入范围是42000美元至125000美元,约合人民币28.5万至84.9万元。

那么中国的情况如何呢?

个税

根据《2017中国统计年鉴》城镇居民按五等份分组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数据,中等偏上收入那20%的人,2016年年均可支配收入为41805.6元,也即月均可支配收入3483.75元。尽管被冠以“高收入”头衔,那20%城镇居民的年均可支配收入不过7万出头,月均可支配收入甚至不到6000元。

也就是说,年薪十万,你就已经可以打败90%,甚至更多的中国人了。

同样,以省市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衡量其收入水平时,我们不难发现,月薪3500元、年薪42000元都在个税免征范围,而大部分中西部省份居民的年可支配收入甚至不足3万。

而现行个税体制的“刚性”在于,出于压缩征管成本的考虑,在不同消费水平、不同生活压力的不同城市施行同一套征税标准。

东部地区的收入遥遥领先令人羡慕,但消费支出同样不容小觑,两相抵消,收支比处于全国中下游水平。比较意外的是广东,生活成本远低于江浙地区。

个税

月入四五千元,在三四线城市可以过得还算滋润,但在大城市,除去高昂的房租和通勤费用,可能还要倒贴。月入一万在小城市可以很潇洒,在大城市可以活的还行,但是一旦有了家庭和孩子,年薪十二万根本不算钱。

超负荷的纳税压力

所谓的高收入谈不上高,生活压力又十分巨大。那么,他们背负的税收压力是轻还是重呢?

具体的税负压力可以通过“税收楔子”进行量化比较。税收楔子(Tax Wedge)指标最早由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提出。它衡量了单个 “全职工人”的平均薪水成本与雇员实际税后工薪所得之间的差额,以比较各国政府利用税收手段占有雇员收入的份额,它能够直观的反映居民个税税收压力。

学术期刊《涉外税务》2011年刊发的相关研究曾根据中国国情对税楔的计算公式进行调整,公式为:劳动税楔=(社会保障基金收入+工薪所得税)/(城镇职工工资薪金+雇主承担的社会保障金)。

测算可知,中国劳动税楔的水平正在变得越来越高,工薪阶层肩上的税负压力不断加大。2016年在工薪所得税、劳务报酬所得税、社会保障“五项”基金缴纳总额在劳动报酬总额中占比为37.81%,意味着政府利用税收手段占有雇员收入的份额接近四成。

个税

而 OECD 成员国2016的平均劳动税楔为36.05%,并长期稳定在36%上下。考虑到和中国居民社会福利及保障的差异,中国居民的劳动税楔水平已经很高了。

历次个税税改的减负效果似乎微乎其微。中国此前个税起征点曾三次上调,1980年个税制创立之初,起征点定为800元;2006年元旦开始将起征点翻了一倍,确立为1600元;随后2007年与2011年的个税改革先后将起征点提至2000元、3500元,2011年税改方案沿用长达7年之久。

个税

但无论起征点如何变,中国的劳动税楔都在稳步增长,国民的税负压力始终没有减轻。

当富豪和明星有诸多手段合理避税的时候,收入来源单一的工薪一族就很辛苦了,赚的越多,个税交的越多,边际税率最高时达到45%。若想赚点外快补贴家用,很可能要面对劳务报酬、稿酬高达20%的税率。

以给网站写稿为例,其实算的是劳务费,若单篇稿酬为1000元,一个月写了三篇理应收入3000元,但是除去800元的免征额,多出来的2200元还得上缴440元的稿税。

参考资料:

[1]龚罗金, (2016). 我国个人所得税制度研究.

[2]马国强, (2015) . 税制结构基础理论研究. 税务研究, 395, 4-15

[3]刘尚希&应亚珍, (2003). 个人所得税:功能定位与税制设计. 税务研究, 217(6), 24-30

[4]赵丽萍, (2011). 对劳动税楔核算指标在我国应用情况的分析. 研究与探索, 8, 42-47

[5] 苏州、深圳等地方税务局2017年公报

[6]宫金喜, (2015, March, 09). 贾康:个税发展畸形 目前就2800万人在交. 京华时报

[7]许建国. (2015) . 中国个人所得税改革研究 ,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

[8]Fry, R., Kochhar, R., Fry, R. and Kochhar, R. (2018). Are you in the American middle class? Find out with our income calculator. [online] Pew Research Center. Available at: http://www.pewresearch.org/fact-tank/2016/05/11/are-you-in-the-american-middle-class/ [Accessed 20 Jul. 2018].

来源:网易数读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2%的中国人,交了60%的个人所得税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98793.html

分类: 数据图表,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