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钟与美国精神》- 彼得·里尔巴克

发布: | 发布时间:2010-10-17,星期日 | 阅读:1,833

在美国,有一口残破的大钟,经受着这个国家的每一次风风雨雨,见证着每一个危机关头,这就是位于费城的自由钟。自由钟所传达的信息取自《圣经·利未记》25章10节——“在遍地给一切的居民宣告自由”。

《自由钟与美国精神》

【美】彼得·里尔巴克 著
黄剑波 高民贵 译
ISBN:978-7-210-04472-7
版别:江西人民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0.8
定价:26.00元

本书特点:

1、 全书对美国历史文物自由钟的创意、铸造、运送、破裂、修复和敲响等历史过程进行了细致的梳理,帮助读者从信仰的进路,重新审视美国独立的历史;

2、 对自由钟所承载的理念进行分析,全面透彻地阐述了信仰与美国政府紧密交汇的关系,指出自由的精神也是美国在国际社会上各种内政、外交政策的要义所在。

内容简介

自由钟是美国精神的象征,是美国人的骄傲。它参与了美国早期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为第一次宣读《独立宣言》而鸣响,为合众国宪法通过而鸣响,为送富兰克林赴英陈请,召集市民讨论英国颁布的《糖税法》和《印花税法案》而鸣响,为华盛顿的逝世而鸣响。它的似乎并不怎样响亮的声音宣告了美国的自由和独立。

美国革命之后,它的历史从来未曾中断。它进入了诗歌;它作为国宝在美国巡回展览,从北至南,从东海岸到西海岸,所到之处,万人空巷,争睹圣物;二战期间,它的声音被电台广为播送,成为美国人信念的旗帜;黑人争取投票权,围绕它静坐;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在《我有一个梦想》的激昂演讲中,那一连串气势磅礴的排比句反复高喊的就是让自由钟钟音响起。

全书沿着自由钟的历史和自由钟所承载的理念两条线索,从信仰这一独特的视角见证了美国三百年的历史,向世界昭示了这一民族如何依靠上帝的护理走向独立与强大。

作者简介

彼得·里尔巴克(Peter A. Lillback)博士,美国威斯敏斯特神学院院长,著名历史学家、历史哲学学者。

1286962735TBKkiKmw

书评:在遍地给一切的居民宣告自由

在遍地给一切的居民宣告自由

作者:鲁克

这是一本独特的书,书内并没有枯燥地罗列史料,而是以费城的自由钟为轴线,以信仰为维度,梳理美国建国历史和美国的自由精神。

撇开基督教文化的背景来谈美国的发展史,往往会陷入到“大国崛起”之类的“地缘政治”学说当中,而忽略了美国最精髓的自由和独立价值。美国之所以稳固而且强大,并不是靠物质实力,而在于内在扎实的个体自由根基。这个根基不仅是早期建立的宪政,更重要的是人们长期形成的对宪政的尊重和共识。这些尊重和共识倘若没有美国精神作为后盾是很难想象的。

我认为美国精神可以用“美国的摇篮”宾夕法尼亚州的箴言来表述——“道德、自由和独立”,而《自由钟与美国精神》这本书实际上是在说,费城的自由钟就代表了美国精神。

美国《独立宣言》说自由,首先提到“造物主”,这是他们的信仰根基。到法院寻求公义,陈述前要对上主起誓,在钞票上印着“上帝我信靠”,都说明一个共识,美国是一个要依靠上帝看护的国家。

我们都知道在美国建国之前,清教徒移民北美,接着签署《五月花号公约》。但对于北美清教徒的认识,学者的意见却大相径庭。很多自由派学者认为这些清教徒与自由价值是背离的,尤其是他们企图在北美殖民地推行政教合一,用政府的暴力来迫害异教徒。有学者甚至认为,清教徒来北美效仿了摩西,把印第安人当迦南土著进行种族灭绝。的确,几百种印第安文化消亡了,但是不是都像影片《与狼共舞》表现的那样,却值得商榷。毋庸置疑,清教徒和印第安土著发生过冲突和战争,原因却是多种多样的,并非那样黑白分明。

《自由钟与美国精神》这本书就告诉我们,当年清教徒在北美是如何开创信仰自由的故事。这本书承认了早期基督教国家的宗教迫害。正因为政府,尤其是英国,存在宗教迫害,很多清教徒才逃到北美,在这里建立自己新的家园,新的自由。受到英国国教的遗毒影响,移民北美初期,宗教迫害还是存在的,但是很快,清教徒在新大陆撒播的自由的种子发芽壮大。首先尝试敲响自由钟的是罗杰·威廉姆斯,他于1661年在北美建立了罗得岛州,这是一块真正享有自由的地方,威廉姆斯说:“我盼望这里可以成为那些为着良心的原因而受迫害之人的避难所。”

接下来作者又提到了威廉·潘恩。潘恩为了能在北美建立一个新的国家,向英王要一块土地。英王欠潘恩父亲的债务,就签字同意了。这块地被命名为宾夕法尼亚州,简称宾州,这个“宾”就是“潘恩”(PENN), “夕法尼亚”是“林地”的意思。

宾夕法尼亚州当时是建国十三州的核心州,被誉为“拱心石之州”。美国历史上许多重要篇章都是在宾州谱写的,例如《独立宣言》、《美国宪法》等等。

为何宾州有这么大影响力,可以吸引当时13个州的代表来这里签署《独立宣言》?除了它的地理位置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宾州享有宗教自由模式。美国最伟大的两篇“巨作”《独立宣言》和《美国宪法》参照的正是宾州的《权利宪章》和《政府架构》。早在《独立宣言》发表50年前,潘恩撰写的《权利宪章》和《政府架构》中就强调了“教会自治,政教分离,个人信仰自由”。1741年,一位英国来的牧师就这样描写宾州的主要城市费城:“在信仰和教会方面,任何可以想象得到的自由,我们这里都有。”

潘恩的《权利宪章》第一条写道:“人若是被剥夺了良心的自由,他即使享有极大的民事自由,也没有真正的幸福。”他说,“我对我后代郑重地宣布本宪章的第一条,关于良心自由的规定以及由该规定所衍生出的所有条款要永远存留,不容侵犯。”该宪章赋予所有的基督徒以宗教自由,而且不管是新教徒、天主教徒还是贵格会,也赋予了犹太教徒和穆斯林宗教自由。而当时其他殖民地对信仰自由都有限制。

宾州清教徒对待印第安人,也不像《与狼共舞》表现的那样,强取豪夺,实行种族清洗。虽然宾州是潘恩“以地代币”从英王那里赎回来的,理所当然拥有这块疆域,包括其中的印第安人的土地,但潘恩还是坚持从印第安土著手中购买土地。

1751年,宾州议会决定从英国定制一座大钟来宣告自由,费城“自由钟”就这样诞生了。1776年7月《独立宣言》发表,建国先贤齐聚一堂,敲响了这座象征自由和独立的大钟。本书作者认为,当初铸造这座自由钟就是为了纪念潘恩《宪章》发布50周年。因为,这座自由钟上的铭文刻着“PROCLAIM LIBERTY THROUGHOUT ALL THE LAND UNTO ALL THE INHABITANTS ”,意即“在遍地给一切的居民宣告自由”。

这座钟为宣读《独立宣言》敲响过,也为合众国《宪法》通过,为富兰克林的陈请,为反抗英国颁布的《糖税法》和《印花税法》,为华盛顿的逝世敲响过。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在《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讲中,也反复高喊:让自由钟的钟声响起。前苏联瓦解、柏林墙倒塌之后,俄罗斯驻美大使在纪念“费城独立大厅协会”成立50周年的演讲中说:“自由钟已经成了后共产主义时代,俄罗斯人民向往自由的象征。”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自由钟与美国精神》- 彼得·里尔巴克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987.html

分类: 图书评论, 资料文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