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改革开放成就的基础不是“中国特色”

发布: | 发布时间:2018-07-18,星期三 | 阅读:1,020

邓聿文 为FT中文网撰稿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总的来说,这40年还是取得了很大进步,虽然问题也很多。但如何总结改革开放40年的经验和教训,以利于中国下一个40年的发展,在官方和民间以及持不同立场和观点的学者间,差异极大。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近年来比较活跃的、也是官方看重的学者李稻葵近日在一个论坛上说,要把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经验写进美国教科书,遭到一些人的讥评。李稻葵的大意是,中国经济升级遇到了经济学瓶颈,现有的西方经济学教科书和理论不能解释中国经济,美国以这套理论要求中国,和中国打贸易战。中国要想西方明白和理解中国,就应用经济学总结改革开放40年经验,并使它进入西方教科书。这是中国经济学界的使命。

李稻葵此说并不新鲜,10年前,就有学者表达了类似意思,只是没说要进西方教科书。固然,用中国的经验去补充或者完善现有经济学理论,是可以的,而且也是必要的——毕竟,中国改革开放有人认为是世界最重大的事件之一。但是,像李稻葵一样,鼓吹中国经验的一些人也是“别有用意”。他们的根本立足点是,中国改革开放不是学西方理论,后者对中国经验是盲区,因此,中国学者应该总结改革开放经验,重写经济学理论。李稻葵不隐瞒这点,他说,中国经验表明我们以前对西方经济学原理的认识是错误的,教科书要改,在基本原理上要讲中国。教科书改了后,用它培养出来的学生进了白宫,就不会像今天这样来跟中国谈判打贸易战。进一步,将改革开放经验写进西方教科书,是要对人类贡献中国智慧和方案。

作为世界人口最多的大国,从过去的一穷二白发展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确实有许多具体的经验和做法可总结。从操作或者技术的层面上看,这些做法和经验可说是“中国”的,或者带有鲜明的“中国特色”,但在本质或者哲学上把它说成是“中国”的,颠覆了经济学原理,往好里说,是一种“自信”,往坏里讲,也可认为是“不自信”,是一种学理上的焦虑心态作怪。

其实,一些人对所谓的“中国特色”能够津津乐道的,无非是中国在40年的发展中有一个强政府,这个政府用强力保持了社会稳定,心无旁骛地把经济发展作为自己的使命,并有一个长远规划,同时用举国体制去解决发展中的难题。这的确可以看作中国取得成功的一条“经验”,但它是有条件的,也就是,必须建立或依附在自由市场的基础上才有效。如果抽离了这个条件,把它上升为原理,“放之四海而皆准”,作为中国智慧,则是大谬不然,根本是错误的。

观察和还原中国改革开放的过程,它取得成功的经验实际上非常简单,一点也不神秘,一点也不“中国”。这就是,放松政府对社会经济事务的控制,给予人们进入市场、从事经济活动的自由,释放人们的致富欲望,以此激活官民社会活力,推动经济特别是非公经济的发展。

这里必须提到市场。市场之所以重要,正如阿马蒂亚•森所说,在于它为人们提供了自由选择的机会,为企业提供了各种经济资源自由组合的选择权利。而剥夺人们买卖、交易和寻求幸福生活的自由,本身就是一个社会的巨大失败。社会主义国家在改革前普遍没有市场,或者市场规模非常小,成为失败国家,今天的朝鲜也是如此。中国的改革也充分证明了这点。

从改革的起点看,和苏联东欧等前社会主义国家一样,中国政府严格控制政治经济社会各领域,但当决定进行改革时,选择了一条以“松绑、放权”为特征的经济自由化之路。它和苏东等国的区别在于,后者被称为“休克疗法”,而中国被视为“渐进”(对此学者也有争议)。但这只是经济自由化的程度差别,两者的趋势和方向是一样的。后来中国又引进竞争的市场机制,让民众很大程度上有了从事经济活动的自由,从而使社会创造财富的激情得以充分释放出来,民间经济由此得到蓬勃发展,并在竞争下,倒逼国有经济改革。

具体来说,中国40年来(其实主要在前30年)在经济社会方面进行了三个重要的改革。一是放开价格,由市场而不是政府定价,也即价格自由化。二是实行经济的非国有化,在国有经济之外,允许非国有经济成长,并在国有经济内部,由竞争性产业开始,然后在某些垄断性产业,逐步引入民间和国外资本,同时扩大国有企业经营自主权。三是对社会,逐步放开对言论、结社的控制,允许社会有一定的言论自由度,也允许各种公益性的社会组织的出现。通过不断解除国家在经济、政治以及其他领域的管制,造成民间社会的活力和民营经济的大发展。

可见,这与“中国特色”没有多大关系,而是所有成功的改革——不仅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共同特征和必备做法。也说明,穷不可怕,没有致富的权利和自由最可怕。中国改革开放取得的成功不过是把这种权利和自由还给了老百姓一些。用学理的语言说,就是人类共同坚守的“普世价值”。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就是“普世价值”的胜利,而非“中国特色”。没有改革对束缚人的体制的打破,没有开放带来的外部市场和竞争以及观念变革,焉有中国经济的成功?

真正的“中国特色”——强政府和举国体制——如前所说,只有在这个基础上,在某些阶段和领域,才有存在价值。如果它从依附自由市场变成反噬自由市场,重新强化对经济社会和政治的控制,不论出于什么目的,整个社会都不可能有活力,这也是中国今天滋生众多问题的根源。

看不到这点,或者故意无视这点,将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解释成“中国特色”的胜利,并进而用一套模式理论去总结这个“特色”,形成经济建设的“中国特色理论”和经济学大厦的“中国学派”,再用这个“特色理论”和“中国学派”去指导中国的实践,甚至向世界推广,要外国学习,不但误己,也误人。

可以说,在中国改革开放40年这个“分水岭”上,必须正确地总结改革开放的历史经验,重新思考中国为何改革,拓宽政治经济社会的自由,为社会引入活水,才是正道。

(注:作者是独立学者。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email protected]

来源:FT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国改革开放成就的基础不是“中国特色”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98643.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