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得到你的“认知边界”

发布: | 发布时间:2018-07-9,星期一 | 阅读:191

作者:Christopher Warren 译者:Sara Yang 来源:译言

本文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在译言发布


1928年,一位在维也纳培训过的精神病学家Jacob Levy Moreno最近移民到纽约,开发了一种识别“风险”儿童的创新方法。他分析了国家女子培训学校和河谷镇乡村学校的社会模式,询问学生们,他们的朋友是谁,并将他们的答案绘制下来。得到的结论图表中使用几何形状来表示个体,线条表示友谊:他称之为社会关系图。他注意到图中有两个特别的女孩看起来是孤立的,他预测她们很快就会逃跑。结果的确如此。 

1933年4月,“纽约时报”大肆宣扬莫雷诺的“新地理”。莫雷诺的社会关系图不是物理地形,而是在“社区中的情感流,交叉流和社会人际关系影响之下的世界”。他对此表示赞同,“有了这样的图表,”他热情地说,“我们将有机会掌握无数的人际关系网络,同时可以查看我们可能想要联系或区分的任何部分。”

自莫雷诺以来,网络可视化已经无处不在,从电影史到哲学史的所有内容都是动态的。今天的新闻编辑也用莫雷诺独特视觉语法中的线条和箭头,将俄罗斯丑闻事件和巴拿马文件泄密事件演绎得淋漓尽致。但这一切真的是莫雷诺的成就吗?如果我们将莫雷诺本人视为更广泛的知识传统中的一个节点,我们会看到什么?换句话说,什么是网络可视化的思想史?

公平对待这些问题,有助于在延展的时间框架内衡量莫雷诺的贡献,这个时间段甚至可以延伸至近代早期欧洲。宇宙的奥秘长期以来一直占据着宗教保守思想家的头脑,在莫雷诺创造他的社会关系图时,绘制风流,海流和贸易路线的制图工作,实际上已经延续了几个世纪。观察莫雷诺的视觉形象以及早期思想家的观点,能够让我们明白,为什么莫雷诺不是因为创建网络可视化而名垂千古,他的成功是因为悄然地将自然哲学的想象愿望转化为了新的社会图像。

(Moreno’s visualisation of eighth-grade social groups from Who Shall Survive: A New Approach to the Problem of Human Interrelations (1934). Photo courtesy Internet Archive)

以德国自然哲学家Athanasius Kircher(1602-1680)为例。Kircher制作的图纸假定了一个为全世界的火山提供了动力的全球热力运河系统,图表还描绘了通过太空回波的几何路径。

300年后,和莫雷诺一样,Kircher也彻将自己的职业生涯奉献给了“对大自然的秘密领域和力量的可能性模仿”,并提出“图像之外无法思考”。Kircher最有影响力的作品被称为Mundus Subterraneus(1665),或地下世界。

(Athanasius Kircher’s hypothesised system of subterranean canals of fire connecting the world’s volcanoes. Courtesy Library of Congress)

在18-19世纪,制图师致力于绘制旅行、贸易和资本主义背后的无形力量。例如,显然有一些隐藏的力量促进了北美和欧洲之间向东北方向的旅行,并惩罚着由北大西洋向南进发的旅程。但这种力量是什么,它又是如何工作的?

正是本杰明·富兰克林(1706-1790)发现了一条“海洋中的河流”,它加强了某些地方之间的联系,同时削弱了它们与其他地方之间的联系,他称其为墨西哥暖流。他与堂兄Timothy Folger 共同制作的地图揭示了这种联系间的真正力量。美国自然科学家Matthew Fontaine Maury(1806-1873)制作了全球信风的示意图,上面汇集了几个世纪以来的航运数据,最终让海员们了解航行中隐藏的无形力量体系。这些带有箭头的线给了Maury一个新普罗米修斯般的光环。1918年他的一位钦佩者写到,他是“首先从海洋和大气中获取其秘密规律”的天才。

(Charles Joseph Minard, Carte figurative et approximative représentant pour l’année 1858 les émigrants du globe, les pays dóu ils partent et ceux oú ils arrivent. Courtesy Library of Congress)

莫雷诺的另一位祖先是法国制图师查尔斯·约瑟夫·米纳德(1781-1870)。如果说富兰克林和Maury是为水文和气象学做出了贡献,那么米纳德则为政治经济做出了贡献。根据“卡尔·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 ”,工业时代资本主义的主观经验令人困惑,它创造了一种“永恒的不确定性和激动性” ,但米纳德的可视化地图揭示了移民和商品的全球流动,其规模甚至超越了原始的人类感知。

莫雷诺对这些传统进行了改编。对于隐藏的火,风,水和资本系统,莫雷诺增加了远程通讯,这一“在个人之间运作的社会引力因素”。远程通讯源于希腊语距离一词(τῆλε),莫雷诺在一个给定的“社会原子”中,有效地阐述了各种距离。在这一传统中考虑莫雷诺的社会关系图是为了更好的发现莫雷诺可视化网络背后——广泛的自然哲学的图像重组。他的图说明了其他细微的、难以察觉的社会能量流,这也让我们受教于网络可视化史中的重要一课:每个网络可视化都是一个标志着人类感知极限的边界,同时也是对现象世界之外的超自然秘密的邀请。从历史上看,网络可视化证明了我们可能知道或允许我们知道的内容。

莫雷诺关于地下社会流的想法在他的心理剧中得到了最充分的体现,这是一种戏剧治疗技术。通过这些渠道,他的静态二维社会图变成了动态的3D生活。通过鼓励团体成员在舞台上扮演合作伙伴,家庭成员和其他关系的角色,莫雷诺觉得他正在创造类似于生活社会图的东西。他写道,在即兴表演中,“充满社会原子的情感流重现……并且重新焕发活力”,并且“整个过去都从棺材中挣脱出来,瞬间爆发。” 这些表演的核心是莫雷诺对自发性的慷慨激昂的承诺,特别是自发的即兴创作可以让人们摆脱那些将他们困在不健康的情感结构中的静态的、陈词滥调的剧本。

事实上,评论家们已经看到莫雷诺对所谓的即兴喜剧之母维奥拉·斯波林(Viola Spolin)职业生涯的影响力,这位美国表演指导最为戏剧界所熟知的,就是她颇具影响力的著作《戏剧即兴创作》(1943年)。即兴表演是对自由和民族精神的吹嘘,并且与网络视觉化之间有着重要的联系。即兴作为一种养料,能让身在其中的人有非常相似的感觉:即进入一个隐藏的,更真实的连接领域。

最终,即兴与网络可视化共享的一个更大的课题就是将自然的、难以辨别的秘密——人性,带入公众的视野。如果莫雷诺所说的即兴戏剧是“堕神的心理治疗”,那么它的意图就是释放出锁定在社会表面之下的集体创造力(半神力)的秘密。毕竟,有趣的合作可以视为是自身拥有的一种炼金术。现在,即兴可以说能够对从焦虑到自闭症间的一切有缓解作用。

正如设计理论家Manuel Lima在2014年所写的那样,网络可视化是“难以名状的制图”。从Kircher到斯波林,它的思想历史就是人们通过可视范围内的东西,以寻求获得更系统化、更有意义的事物的过程。这一历史既与揭秘宇宙的科学项目相联系,同时也与超越伟大力量的神学项目密切相关。网络可视化敏锐地意识到人类的认知局限性,但却不可思议的继续去寻找秘密,无论是关于神学的,还是其他方面的。

神学方面,表现为谨慎的女祭司,也被驱使着想获得超出授权范围的知识。在艺术领域,则表现为剧院试图打破第四面墙,试图挣脱剧本和编剧的束缚。在科学方面,则揭示了科学家无法看到的数据真相。

那么网络可视化的思想史到底是什么呢?它是对神秘关系知识的追求,以及在探索过程中所体现的桀骜不驯与谦卑。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我看得到你的“认知边界”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98379.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