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立中央大学真正的继承者是谁

来源:浪潮工作室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8-07-6,星期五 | 阅读:229

作者 林浩 来源:浪潮工作室

近日,有人建议在河北设立“中央大学”,力求在2035年达到世界一流大学顶级水准,这很难不让人想到历史上那个著名的“国立中央大学”。

在近代中国教育史上,国立中央大学无疑是一个重量级的存在。从1928年到1949年,国立中央大学只存在了21年,却在南京这块希望的田野上播下无数种子,如今江苏的多所高校都与它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然而,大多数人却是从真假莫辨的小道消息中了解它的存在。“中国也曾有过亚洲第一的大学”、“昔日亚洲最高学府,惨遭一分为八”,每每读到这样的文章,人们都痛心疾首,仿佛昔日的国立中央大学没分裂,中国就有一所世界一流大学。

正是由于国立中央大学至高无上的地位,今天南京大学和东南大学的学生,还常常在网上为了谁才是它的正统继承人而吵得不可开交。那么,民国时期的国立中央大学到底是什么来历?南京大学和东南大学为什么要争当国立中央大学的继承者?谁才是国立中央大学真正的继承者?

真的是亚洲第一吗

如果你在不同时期点开百度百科“国立中央大学”的词条,你可能会感到困惑,比如今天的词条会告诉你:1948年,在普林斯顿大学的世界大学排名中,中央大学已超过日本东京帝国大学(现东京大学),居亚洲第一。但2016年3月、2016年5月、2017年10月的词条,就都没有这个说法。

这说明,“国立中央大学”的词条被反复激烈修改过,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这场修改亚洲第一头衔的战争也不会停止。可谁说的才是真的?有好事者曾经在Twitter上询问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官方账号,普林斯顿大学是否在1948年发布过世界大学排名。他得到的答案是:对不起,没发布过。

普林斯顿大学否认曾在1948年进行过世界大学排名 / twitter

事实上,第一份正式的世界大学排名还是中国人的发明创造。它始于2003年,由上海交通大学发布(ARWU)。在此之前,只有一些机构针对美国高校进行过排名。

因此,当你在互联网上查找“世界大学排名”加上二十世纪的具体年份的时候,基本搜不到有价值的内容。唯独有一个例外——就是上面说的1948年,会显示大量结果,而这些结果全部与“国立中央大学亚洲第一”这则传闻有关。

不过,虽然“亚洲第一”只是传说,但国立中央大学在当时全国的地位还是有目共睹的。

以1935年为例,国立中央大学在学科建置上有文、理、法、教、农、工、医7个学院、40个系科和牙医、实验两个学校,不仅是当时学科最多的大学,也是自幼稚园、附小、附中、专科、本科到研究院,自成体系的综合性大学。

1930年的国立中央大学大礼堂 / wikipedia

规模宏大与充足的经费是分不开的,每年国立中央大学由当时的财政部拨款161万元。校内的建筑、图书、仪器、设备等耗资将近190万元,图书馆藏书逾40万册,中英文各半。

并不是每一所学校都有这样的待遇,1934年,国立武汉大学想要建工学院大楼,预算为40万元,中央政府拨了20万元,又动用了庚子赔款的12万元,最后8万元由平汉铁路管理局连续10个月补贴8000元才凑成。

评价一所大学办得好不好,除了跟国内同类高校相比,还需要来自国际社会的认可。1948年,英国牛津大学致函当时的国民政府教育部,确认国立中央大学、国立北京大学、国立清华大学、国立武汉大学、国立浙江大学、私立南开大学和协和医学院的文、理学士,毕业成绩平均在80分以上者,可享有牛津大学之“高级生资格”(Senior Status),即免除9学期学习中的3个学期。

1945年和1948年,英国牛津大学就高级生事宜两次致函中国国民政府教育部

尽管由于时局动荡等原因,国立中央大学的学生并未真正享受到这份待遇,牛津大学像易烊千玺发毛巾一样给全球高校广发好人卡的动机也有待商榷。但这份邀约至少可以说明,国立中央大学的办学水平是值得信赖的。

1949年,南京解放,国立南京大学这个曾经由蒋介石担任校长的学校面临着尴尬的处境。8月,国立中央大学更名为国立南京大学。“中央大学”的校名在大陆成为历史,至于1962年在台湾复校,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改称国立南京大学还不到一年,为了与国民党治下作区分,全国的高校校名都去掉“国立”字样。国立南京大学也接到了同样的通知。自此,校名去掉“国立”二字,直接称“南京大学”。

此大学非彼大学

可是,改名后的南京大学,又和之前的国立中央大学有多少联系呢?对于49年后中国各地的大学来说,改名只是个开始,远远不是结束。在第一次全国高等教育会议上,教育部提出,全国高校应该向苏联学习,调整院系配置,从英美体系转变为苏联模式。

不少接受过欧美教育的知名学者,如费孝通、华罗庚等人,都不赞成以苏联体制来代替现行的西方教育制度。当时的社论认为,他们是受了欧美资产阶级教育的深重影响,以至于在学习苏联的过程中,表现了浓厚的保守思想。为此,以高校知识分子为对象的思想改造运动在全国展开。

思想改造完成了,院系调整就可以更好地展开。1952年5月,教育部迅速拟就了《全国高等院系调整计划(草案)》并开始实施,至1953年基本完成。全国高校数量由之前的211所下降到183所。全国理工科教授有四分之三被调离本校,之前已经存在的综合性大学均做了大规模调整重组。

五十年代的南京工学院大门,不远处就是原国立中央大学的大礼堂 / wikipedia

南京大学调出工学院,与金陵大学、江南大学的相关院系组成南京工学院,校址为原南京大学的四牌楼校区;师范学院、农学院、航空系、水利系、森林系等也与其他高校相关院系合并,成立南京师范学院、南京农学院、华东航空学院、华东水利学院、南京林学院等;南京大学的文、理学院是唯二保留下来的,与金陵大学文、理学院合并后,迁至金陵大学校址,仍名南京大学。

院系调整后,南京大学像个失恋的女孩儿,瘦了一大圈。之前的南京大学共39个系(科),教师479人,学生2627人;调整之后共14个系(科),教师253人,学生1752人。

1952年南京大学院系调整前(左)与调整后(右)师生情况对比

1952年这一年,南京大学过得相当狼狈。在人数最多的地质专修科,教与学的矛盾发展到非常严重的地步,而地理系那些按照“指导志愿”分配来的学员根本不学习,不但任意旷课,还肆意破坏纪律。

教学上十分混乱,科学研究也几乎停滞。按照当时的思路,要进行研究,一定要先学习理论和苏联先进科学。学习苏联,怎么能不懂俄文呢?于是在寒假的时候,学校又组织了针对教师的俄文突击,全体教师基本没有得到休息。

在做年度工作总结的时候,南京大学认为,这一年所有的成绩,是因为学习苏联;这一年中所有的矛盾,是因为没有从实际出发学习苏联。展望未来,还是要将学习苏联进行到底。

1954年,南京大学在校务委员会上形成决议,确定“南京大学历史自 1902年三江师范学堂创办开始,五二〇为校庆日”。5月20日不是三江师范学堂开课的日子,而是1947年全国大学生反对南京当局的罢课游行运动。这样的设置,既最大限度保留了历史,又彰显了革命精神,可以说是不负如来不负卿了。

2017年5月20日,南京大学庆祝建校115周年 / 视觉中国

只是,经过多次换血的南京大学,就像一艘忒修斯之船,前进倒还是在前进,有没有不忘初心,谁也说不清楚了。

在海峡另一头,国立中央大学也没能顺利延续下去。国立中央大学于1949年停办,直到1962年才在台湾恢复办学,这中间的13年,赴台的“国立中央大学”的师生里大多数都转入了“国立台湾大学”。至于后来的复校,更像是给中大的校友们一个情感寄托,而非实质上的延续。

爸,我回来了

既然49年之后国立中央大学的一切已经分崩离析,那为什么南京大学还要追认国立中央大学为前身?后来的东南大学又为什么要插一脚呢?

前面已经提到,南京工学院由南京大学调整而来,校址在国立中央大学的旧址,四牌楼校区。八十年代,全国掀起了学院改大学的风潮。南京师范学院改为南京师范大学,南京农学院改为南京农业大学,按照规律,南京工学院应该改为南京理工大学或者南京工业大学。但是校方不满足于理工科的定位,他们的征途是综合性大学。

最理想的名字当然是“中央大学”,可谁都知道这不现实,新中国的中央大学即便不设在北京,也绝不会在南京。于是,“东南大学”就成了最佳选择。历史上的国立东南大学,还是国立中央大学的前身。

东南大学的校徽,多处体现国立中央大学的元素 / 视觉中国

对于南京工学院的申请,国家一开始是拒绝的。教育部希望自己直属的 “四大工学院”都改成理工大学。即南京理工大学、大连理工大学、华南理工大学、华中理工大学(后改名为华中科技大学),而南京工学院抵死不从。最后,拖到其他三所学校都乖乖改名了,教育部也做出妥协——1988年5月,同意南京工学院改名为东南大学的批文终于下来了。

改头换面的东南大学随即举办了校庆,并抛弃了沿用三十多年的南京工学院校庆日,选择国立东南大学成立的6月6日作为校庆日。在校史上则更进一步,没有从国立东南大学开始计算,而是采用了更早的、三江师范学堂开始筹办的1902年。

在校史上,南京大学和东南大学有着同样的问题。国立中央大学的校史是从1915年开始算的,到今天也不过103年。如果号称115岁的南京大学、东南大学,执意认为自己才是国立中央大学的嫡长子,最好能解释下,为什么儿子的年龄比爸爸还大。

2002年5月20日, 南京大学、东南大学、南京师范大学、河海大学、南京工业大学、南京农业大学、南京林业大学、江苏大学、江南大学等九校联合举办百年校庆,还各收到省政府送来的一个铜鼎,上书各校百年校史,一时传为佳话。

江苏省政府赠给东南大学的百年校庆鼎 / 视觉中国

或许这批纪念品是10个起订,收到鼎的并不止这9所学校。早在前一天,也就是5月19日,扬州大学就收到了省政府送来的庆祝“百年校庆”铜鼎。当然,与其他几所百年老校一样,成立10周年的扬州大学也把校史追溯到了1902年,由清末实业家张謇创办的通海农学堂,位于南通。

并非所有学校都愿意争抢国立中央大学的名号,有的更像是被拉去凑热闹的,比如河海大学。河海大学将自己的源头视作1915年建立的河海工程专门学校,在联合其他八校举办百年校庆的三年后,河海大学办了自己的90周年校庆。

不论如何,2002年九校联合举办百年校庆以后,大家似乎达成共识,决定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但有趣的是,接受了各自校史教育的大学生们并不买账。

2013年,南京大学网络电视台的主持人跑到东南大学四牌楼校区录节目,说着“走在南大校园”,背景却是国立中央大学的大礼堂,东南大学对这个标志性建筑极其看重,甚至把它画在了校徽上。对于东南大学的学生来说,这种疑似示威的行为堪比坟头蹦迪。

南京大学网络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措辞引发争议

或许只有两校合并,才能停止学生之间的争端。而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毕竟,他们连合并之后的大学叫什么校名都谈不拢。

参考资料:

[1]张宪文,张玉法. 中华民国专题史 第10卷 教育的变革与发展[M]. 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15.

[2]南大百年实录 中央大学史料选[M]. 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2.

[3]南京大学校庆办公室校史资料编辑组,南京大学学报编辑部. 南京大学校史资料选辑[M]. 南京:南京大学印刷厂,1982.

[4]吴骁.国立武汉大学的英伦印记[EB/OL].新视点,2018.

[5]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大事记 1949-1982[M]. 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1984.

[6]沈登苗.打破民国高等教育体系的院系调整——以中国现代科学家于院系调整前后在高校的分布为解读[J].大学教育科学,2008,(5);73-81.

[7]王德滋. 南京大学百年史[M]. 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 2002.

[8]朱一章,郑姚铭. 东南大学校史研究 第3辑[M]. 南京:东南大学出版社,1998.

[9]左惟. 大学之道 东南大学的一个世纪 1902-2002[M]. 南京:东南大学出版社,2002.

[10]陈怡,梅汉成. 东南大学文化读本[M]. 南京:东南大学出版社, 2009.

[11]顾来红,刘丽华.建国初期我国私立大学的国家策略分析[J].南京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06):62-65.

[12]吴有训.中央大学卅二届校庆献辞[N].国立中央大学校刊,1947-07-06.

[13]中大百年校史征集启动 延续优良传统[EB/OL].中央大学新闻网,2010-08-15.

[14]江苏隆重举行九所高校百年联合庆典[N].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2-05-21(1).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国立中央大学真正的继承者是谁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98348.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教育观点.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