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德公园里的大型漂浮金字塔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8-06-21,星期四 | 阅读:138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伦敦——四月的一个早晨,艺术家克里斯托(Christo)戴着安全帽,穿着工装夹克,站在一个能俯瞰蛇形湖的平台上,看着自己的最新作品诞生。鸭子游过水面,身穿橙色连衣裤的男人们开始组装这个装置作品,起重机的吊臂在他们头顶伸展。《伦敦马斯塔巴》(The London Mastaba)是克里斯托在英国的第一个大型户外作品,现正在海德公园的湖中央漂浮(展至9月23日)。这座梯形金字塔由7506个水平堆放的彩色桶组成,高66英尺,和埃及的狮身人面像一样高,重约650吨。它的名字来源于约6000年前美索不达米亚的一座平顶斜面建筑(mastaba在阿拉伯语中的意思是“长凳”)。它是克里斯托希望在阿布扎比酋长国的沙漠中放置的一座八倍高的马斯塔巴的试验品。

6月15日,克里斯托在自己的作品前。《伦敦马斯塔巴》是一个临时装置,但这位艺术家希望在阿布扎比酋长国建一个更大的永久性马斯塔巴。 David Azi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83岁的克里斯托生于保加利亚。与他和妻子珍妮-克洛德(Jeanne-Claude,2009年去世)以前的计划相比,这个作品的规模要小一些。他们之前的计划包括穿过北加州部分地区的一道绵延25英里的篱笆,以及包裹巴黎新桥和柏林国会大厦的织物。

然而,安装伦敦的这个雕塑并非一帆风顺。克里斯托要自掏腰包做这个计划,花费了300万英镑(克里斯托所有的计划都是自费,靠的是销售艺术品的收益)。然后,他花了一年时间,获得了当地政府和海德公园管理机构的许可,用两个半月的时间完成所有的工作。

《伦敦马斯塔巴》将以其全貌展出两个半月。 David Azi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我们的每一件作品都像一次探险,一种极其令人振奋的感觉,”这位艺术家在接受采访时说。“我喜欢和工人们在一起。我喜欢这个过程。那段旅程太不可思议了,难以忘怀。”

这座雕塑的材料必须由70多辆卡车运进公园。由于公园里满是行人,司机被要求以每小时约一英里的速度行驶。

装置坐落在一个锚定在湖床上的漂浮平台上。 David Azi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克里斯托的侄子弗拉基米尔·亚瓦切夫(Vladimir Yavachev)负责监管克里斯托的所有户外公共计划,他也在现场。他似乎没那么担心。“克里斯托有很强的工程意识,”他说。“有实现计划的办法,不是不可能实现。”他说,最重要的是“简单地做”,“快速地做:需要进去,放在那,然后出来。”

亚瓦切夫1991年开始和叔叔一起工作,当时他的任务是扛着现场摄影师的相机包。亚瓦切夫说,他们现在经常争执,但“和家人一起工作其实更容易,因为你可以对老板大喊大叫”。

克里斯托(左)和侄子弗拉基米尔·亚瓦切夫交谈。后者监管他的所有户外公共计划。亚瓦切夫表示,“和家人一起工作其实更容易,因为你可以对老板大喊大叫。” David Azi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伦敦马斯塔巴》坐落在一个锚定在湖床上的漂浮平台上。平台上有一个钢制脚手架,桶被固定在上面。四月底,这些漂浮的立方体刚被布置到湖面上。两周后,脚手架框架部分就位,摆起了一排彩色的桶。到了6月初,安装工作已基本完成,一辆绿色起重机将一排排桶放上已经十分宏大的平台。

马斯塔巴是蛇形画廊(Serpentine Galleries)夏季计划的一部分,与它搭配的一个关于克里斯托用桶和马斯塔巴形状进行创作的雕塑、绘画和拼贴画展览。

4月份,克里斯托(右)向一名修建漂浮平台的建筑工人描述他的作品的尺度。

4月份,克里斯托(右)向一名修建漂浮平台的建筑工人描述他的作品的尺度。 David Azi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蛇形画廊艺术总监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Hans-Ulrich Obrist)表示,他在看到克里斯托2016年在意大利伊塞奥湖上的“漂浮栈桥”(Floating Piers)装置作品后,就开始跟他接触。在那个作品中,用织物做成的人行道铺设在湖面上。“不知为何,一直有这样一种感觉:伦敦缺了克里斯托,”奥布里斯特说。

讨论开始了,克里斯托来到伦敦。奥布里斯特说,在海德公园散步时,克里斯托“指着这个雕塑即将出现的地方”,回忆起自己想要建造一个漂浮的马斯塔巴的决心,“马斯塔巴的形状在他心头萦绕了很长时间”。

克里斯托看着完工的《伦敦马斯塔巴》。它将在蛇形湖上一直漂浮到9月23日。

克里斯托看着完工的《伦敦马斯塔巴》。它将在蛇形湖上一直漂浮到9月23日。 David Azi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克里斯托否认自己的法老计划是过于自负的表现。“这里面有很多幽默,”他说。“它们很浮夸,很简单”,“不是什么令人胆怯的东西”。

不过,他回忆说,实现这些计划的过程充满风险。

1976年,《奔跑的篱笆》(Running Fence)在加州59位农场主的私人土地上竖立了两个星期。为了这个计划进行了42个月的讨论,举行了18次公开听证会,加州高等法院三次开庭。它需要把200多万平方英尺的尼龙织物悬挂在钢缆上。

一些居民很反感那个篱笆,他们毁掉了克里斯托的机器,还威胁要炸掉装置。他回忆说,“我们不得不用飞机 ”,以防装置遭到破坏。

当巴黎市长试图撤销克里斯托已获得的许可时,他包裹新桥的计划差点落空。德国国会的计划先在城堡和飞机库里进行了测试。由于对克里斯托的死亡威胁,他还请了保镖。该计划的主要的反对者德国总理赫尔穆特·科尔(Helmut Kohl)还提出了进行国会投票。

《伦敦马斯塔巴》没有遇到这样的障碍,克里斯托的团队表示,安装进行得很顺利。

现在,克里斯托的下一个大计划是沙漠“马斯塔巴”。他表示,他不确定能否实现,“但我们正在推进”。

“我就像一个棋手,”他还说。

“我希望自己能活到那个计划建好之时,”克里斯托说,“这是最重要的。”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海德公园里的大型漂浮金字塔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98087.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艺术走廊.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