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中产在新加坡付房产税的经验

来源:FT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8-06-5,星期二 | 阅读:98

来源:FT中文网

本文没有高屋建瓴的政策建议,也没有细致的政策解读。只是通过笔者了解的三套不同属性的房子,为读者们分享一个普通新加坡中产阶级家庭缴付房产税的经验和一些体会。

笔者是2009年初在新加坡首次置业,当时全球金融危机的悲观情绪并没能抑制笔者的新婚刚需。和多数新加坡中产家庭一样,笔者的首套置业选择了转售政府组屋。新加坡的住宅房屋主要分三种包括政府组屋、私人公寓以及有地住宅(别墅)。所谓的政府组屋类似于中国的经济适用房概念,由政府规划兴建,然后以优惠价格出售给人民。而新加坡独特的组屋政策,使得新加坡基本实现了“居者有其屋”。目前新加坡全岛组屋已经超过100万套,超过80%的人口居住在政府组屋里。

房产税初体验

笔者2009年8月搬入组屋,12月初收到了来自税务局的人生第一封房产税缴付通知。新加坡房产税一年一算,一般年底政府会通知明年需要缴交的房产税金额。计算公式非常简单,所缴交的房产税等于房屋的年值(Annual Value)乘以房产税率。无论是政府组屋还是私人公寓和别墅,公式都是一样的。不过年值和房产税率这两组变量则会根据房屋性质和房屋功能来确定。因此普通居民要精确预测未来三年自家需要缴付的房产税基本是不可能的。

先来看房产税率。新加坡的房产税率主要分自住和非自住两种,其中投资出租或者空置都属于非自住范畴。2009年笔者首次置业时自住税率为4%,而非自住税率则为10%。再来看年值,新加坡房产税的年值是根据同地区同类型房屋租金计算得来。简单来说,决定年值的不是房价,而是邻居出租的租金。税务局2009年底对笔者组屋年值估计是9300元,根据4%的自住税率,2010年度所需缴交的房产税为372元,不过当年政府给了组屋自住税务抵扣,外加消费税抵扣等,实际需要缴付的房产税为227元。应该说对于任何一个普通中产阶级来说,一年227元的房产税是可以承受的。

笔者由于买房的时候做了一些功课,对房产税做好了心理准备,不过却发现政府计算的房产税比预期低不少。这里主要原因是房屋年值远低于预期。政府给出的9300元年值所隐含的月租金只有775元,这是远远低于当时市场租金的,甚至不到一半。后来笔者仔细查了税务局的解释才了解到,税务局对年值的估算是基于没有装修和家具的房屋租金。结合后来笔者参与私人住宅的经验来看,新加坡税务机构对政府组屋的年值估算是比较保守的,这种保守其实降低了组屋居民的房产税压力。

房产税的劫富济贫

2010年开始新加坡政府对房产税进行了改革。自住的房产税率调整成累进税率。年值6000元以下,税率为零,6000元到65000元区间内为4%,而超过65000元部分则上调至6%。2010年底笔者在收到的税务局的信中欣喜地发现,由于年值维持在9300元不变,笔者2011年度所需缴交的房产税金额已经由上一年度的227元下降至132元。

而新加坡的房产税改革并没有止步,2014年开始新加坡将房产税更为细化,自住的房产税累进档数由原先的三档提高至八档,不过一年以后的2015年又将八档缩减为七档。除了税率细分之外,免税额也由原先的6000元提高至8000元。年值高的豪宅所需要承担的房产税进一步提高,其中年值超过13万新元的房产税率将达到最高的16%。除了自住房之外,非自住房的税率也从2014年开始改为累进式税率。年值超过9万新元的出租或者空置房房产税率将达到20%。

目前新加坡的房产税率沿用了2015年开始执行的累进税制。居住在二房或者一房式政府组屋的中低收入居民受益于递进式税中的免税额,不需要缴付任何房产税。而豪宅投资者所需要缴付的房产税大幅提高,譬如一套年值9万元出租或者空置的私人公寓每年房产税将达到12000元。累进式的房产税率起到了劫富济贫的作用。对于笔者来说,笔者也受益于新的累进制度,之后在这套组屋中缴付的自住房产税再也没有超过2009年时的227元。

随行就市的房产税

新加坡房产税的调整有两个阀门,除了税率之外还有年值。由于年值从租金中计算得来,因此年值与经济周期成正相关。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受益于全球央行非传统货币宽松的支持,新加坡房地产市场出现了深V反弹,房价在2009年中触底之后迅速反弹,直至2013年底见顶,随后房价在政府高压调控政策打压下回落。在这轮牛市中,笔者的组屋年值也不断被调升,从2010和2011年度的9300元被上调至2013年度的12300元,但是由于上文表述过的房产税率的改革,虽然年值被调高,但是笔者实际支付的房产税却有所下滑。

既然租金是跟着经济周期变化,房产税并不是只上不下的。2014年后随着移民政策调整,房屋供给上升以及全球经济复苏不如预期等叠加因素影响下,新加坡房租开始出现回调,并带动年值回落。最新的2018年度,笔者的政府组屋年值已回调至10980。

由于政府组屋带有福利性质,其年值波动幅度并不大。而更多的波动由经济条件更好的私人住宅的居民承担。笔者有位亲戚在2010年初市场大幅反弹后购入了一套私人公寓参与房地产投资。购入时该公寓的年值仅为21600元,但是2010年中刚完成交易后,就收到税务局的信表示从2010年下半年开始年值上调至26400元。2011年初房地产高烧不退,3月笔者亲戚在刚刚缴完2011年度房产税后不到两个月再次收到税务局信件,表示该套房产年值再次被上调至32400元,因此需要补交房产税。笔者的亲戚接手该公寓不到一年时间,房产税(非自住10%税率)由原先的2160元大幅上调至3240元,涨幅达到50%。不过现在回头看,当时政府对年值的调整却有先见之明,在这波牛市中,该套公寓的月租金由2010年刚接手时候的每月3200元上升至2013年最高4500元。可见,通过年值的调整,政府可以从地产牛市中分得一杯羹,而来自较为富有的私人住宅贡献越多,就可以减少公共住宅居民的税负负担。

“富人区”的持有成本

2016年随着笔者孩子长大,笔者也加入了拼爹行列。为了给小朋友一个小学报名抽签的机会,笔者在新加坡一所传统名校旁买了私人公寓。这所小学所处的社区属于欧美企业外派高官传统聚居的社区。虽然新加坡总体租金过去几年出现较大回落,但是该地区租金依然不低,从而推高了笔者所在小区的年值。从每平方尺单价来看,笔者购买的屋子并没有比笔者亲戚所购的屋子贵很多,但是由于年值上差距较大,意味着房产税高了不少。在新加坡的例子里,房产税多少有时候并不和购买房子时的单价成正比。可见要挤入所谓“富人区”不光是交易成本较高,每年的持有成本也提高了。不过这不正是二次分配所扮演的角色嘛!

透明是对纳税人的负责

一眨眼,笔者已经在新加坡缴了九年房产税,每年按时缴税已经成为生活不可缺的一部分。不过让笔者欣慰的是每次税单上政府都会感谢纳税人对国家建设的贡献。去年开始一贯以廉洁透明著称的新加坡政府又将透明度提高到了一个新的高度,直接在税单上详细表明了房产税将和其他税收一起进入一个资金池用于支持新加坡的发展,包括基建、医疗,教育,国防以及家庭建设等领域。笔者也和朋友开玩笑,看完政府的缴税通知后,有种缴税光荣的感觉。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相对香港,上海和台北等华人为主的国际大都市,新加坡在房地产调控上是最成功的。除了交易环节的各种税收之外,笔者觉得新加坡持有环节的房产税对稳定房价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2017年度新加坡税收收入达到602亿新元,其中房产税贡献44亿新元,占到总税收的7.3%左右。金融危机以来,经过一系列的改革,房地产税收入从2009年的19.9亿上涨至2017年的44亿元,涨幅达到121%,为新加坡政府的基建教育等基础支出做出了贡献。

笔者经过多年的实践发现新加坡的房产税有三个主要特征,首先累进制的设计让房产税在二次分配中扮演了劫富济贫的作用。其次,房产税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有着随行就市的特征,与地产和经济周期呈正相关。最后,就是笔者发现房产税并不一定和房价成正比。房产税的设计从来都不是一劳永逸的,完美的房产税机制也不是从天而降的。过去九年新加坡对房产税制度的几次改革也显示了摸着石头过河的房产税制度完全是可以起到兼顾公平和效率的二次分配作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本文编辑徐瑾[email protected]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一个中产在新加坡付房产税的经验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97760.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