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翘尾巴的“知识分子”

作者 张鸣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8-05-18,星期五 | 阅读:46

作者 张鸣

有关知识分子的定义很多,有关知识分子的争议也很多。而中国的知识分子,争议,或者说非议就更多。骂的最多的,就是犬儒,甚至奴气。其实,中国是的后发的传统大国,西方意义上的知识分子,诞生的时间不长,就中国语境而言,无论是早期的海归,还是本土的学校生,还更像是中国人比较容易理解的读书人,他们中的佼佼者,身上的士大夫气质都相当明显。

然而,在时代转换之后,无论在这个转换过程中,很多激进的读书人有多么上佳的表现,做出了多大的贡献。但从本质上,在新时代,他们已经不被需要了。如果不能老老实实完成自身的转型,那么就一定会被淘汰。这就是为什么,大学的知识分子迎来的第一场政治运动,一定是知识分子改造。在开水,碱水甚至血水里洗澡。

新时代需要的,是听话的劳动者。当然,有专业技能的劳动者,或者说用新时代的新话语来说,脑力劳动者,也是需要的。但前提是铁门槛,一定要听话。然而,漫说从旧时代过来的知识分子,就是新时代成长起来的新人,都有一个毛病,喜欢翘尾巴。

长期以来,翘尾巴已经成为知识分子的刻板印象。其实,那时候人们,或者说领导眼里的知识分子,其实也就是读书人。有一阵儿,连中学生也被视为知识分子。当然,这是文革前的中学生,文革后的中学生,连大字不识的老农民都看不起。

知识分子喜欢翘尾巴,所以,必须时刻加以敲打。敲打如果规模大了,就会有成批的人被划入另册,甚至被发配到边远苦寒地区改造。好像,这些人一辈子都改造不好。所以,那个时代,只要一提知识分子(其实就是一些大大小小的读书人),改造两个字,必然相伴而行。其实,爱翘尾巴的知识分子,根本就不是知识分子,他们即使翘尾巴,也无非是贾府里的焦大,一腔热血,一颗忠心。提意见,不过为了领导好。然而得到的,却不止是一嘴的马粪。

改革开放以后,知识分子变成了工人阶级的一部分。其实就是为一直污名化的若辈,脱帽加冕。工人阶级这个冕,其实也跟知识分子这个头,不大相配,但已经让他们欢欣鼓舞了。在人们的一片欢腾中,人们忘记了,这个所谓的知识分子,跟西方意义上的知识分子,根本就不是一码事。而且,在某些领导眼里,爱翘尾巴的这个刻板印象,根本就没有消除。

更可悲的是,被多年改造,并且污名化的中国知识分子,其实并没有转型的自觉。尽管在人家眼里你们仍然还翘尾巴,但从前民国时代知识分子的狷狂之气,早就不见了。即使有人假装狷狂,也无非是翘翘尾巴而已。只需多给几根骨头,多数人也就消停了。蝇营狗苟之徒不必讲了,无论多么爱提意见的人,多么崇尚西方知识分子的风范,但在高校里,官方的荣誉,比如长江学者,二级教授,能得到,一定是要的。

在我们这里,其实不存在严格意义上的专业知识分子,也不存在真正意义上公共知识分子,就像没有正经的中产阶级一样。国家和社会的转型,不仅没有完成,在很多方面,特别是人的转变方面,还刚刚起步。形势比人强,人是条件的产物。在某些体制下,独立人格的知识分子,根本就没有存活的空间。

当然,希望还在,在社会生活如此现代化的今天,回到封闭的时代,已经是不可能了。不仅我们不可能,领导我们的大人物更不可能。所以,把所有读书人都变成听话而且有知识的劳动者,也是一个不可能的事儿。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做不到。所以,转型还是可以期待,读书人的转型,也可能有希望。只是,在这个过程中,作为渴望转型的知识人,代价还是要付的。

人们对读了很多书,或者说自以为是读书人的人,有更多的期待,当然是可以理解的。今天的读书人,需要的不是改造,而是转型。能转型,才会不辜负人们的期待。向前转,不是向后转。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爱翘尾巴的“知识分子”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97476.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