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改革开放的前奏

来源:FT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8-04-25,星期三 | 阅读:78

来源:FT中文网

朝鲜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做出了不再进行任何核试验和洲际弹道导弹发射,以及废弃朝鲜北部核试验场的决定。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同时表示,经济与核武并进路线已完成历史使命,朝鲜将集中全部力量发展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一时间,朝鲜将改革开放的说法在自媒体上流传。

朝鲜七届三中全会的上述决定虽说让外界有些意外,但也不完全出乎预料,它其实同金正恩新年贺词的内容是一脉相承的。由此可见金正恩是早已计划好了的,三中全会只是统一全党思想,走一个形式罢了。

对金正恩来说,在国际社会极限施压下,加之核导试验在去年基本实现了提升战力目标,核武计划就此告一段落,接下来把重点放在发展经济上,是很现实也很自然的。毕竟吃饱饭也非常重要。核经并举是金正恩的治国路线,但前几年他一门心思发展核武,把国家大部分资源都用在核导试验上,这就使得“并举”国策出现失衡,影响百姓吃饭。

最近十几年来,朝鲜遭受多次自然灾害,又因发展核武被制裁,经济本来就很困难。虽说近年来因放松经济控制,经济增长情况不错,但要支撑庞大的军队和发展核武,还是很吃力的,在天平的两端,顾了这头就顾不了那头,出现失衡是必然的。特别是长期下去,不但弱小的国力无法支持“先军政治”,有可能还会重陷赤贫,百姓的温饱再次成问题。对这个道理和状况,金正恩是明白的。所以,调整“核经并举”路线,由现在的事实上的核武优先变成经济优先,也就不奇怪。

但集中全部力量发展经济是否就预示或意味着朝鲜必然会打开国门,实行开放,推进国内改革?从逻辑上来说是这样的,现实也要求金正恩如此做。不过在走这一步时,金正恩一定会很小心。

关于朝鲜的改革开放,在金正恩刚上台不久,外界一片乐观,认为这个年轻人接受西方教育,比起父亲开明,不会对开放抵触,因此会带领朝鲜改革开放。我当时对此大泼冷水,指出这与金正恩的所受教育关系不大,而取决于朝鲜面临的形势和国内结构。我的这一看法一直维持到此轮联合国的制裁。在制裁前,朝鲜面临的形势实际是不允许它像中国一样改革开放的,为此我曾撰文比较朝鲜与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中国。中国当年改革开放,有很多特殊的有利条件,例如:那时世界社会主义阵营还存在,中国不用太担心开放后政权的合法性问题;得到美国的支持;当时的资讯还不很发达;台湾也不是韩国,对大陆构不成太大威胁,等等,但就是这样,中国还遇到很多颠覆性因素,一度酿成危机。

而这些条件朝鲜都缺乏,所以朝鲜若实行中国式的改革开放,它将面临西方主要是美日韩的和平演变攻势对政权的冲击问题,以及国内民众在打开国门后对政权的不满问题,故我的结论很简单,朝鲜改革开放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事实上,朝鲜不是不想,中国也曾以自己的经验试图说服金正日,还几次邀请他去南方走走看看,但从金日成到金正日,都没有走这条路。金正日到死都没实行哪怕象征性的改革和开放举措,原因无他,就是担忧一旦改革开放,影响政权安危。

不过,我现在改变看法,认为朝鲜试探性进行改革开放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原因不在别的,而是“时代”变了,形势逼得金正恩不得不这样做。面对联合国的史诗级制裁以及美国的军事威胁,朝鲜如果不改革开放,以其自身弱小国力和贫困状态,是支撑不了几年的,在这个过程中,必定会出现大问题,政权突然垮台也不是没有可能。而改革开放,打开国门,虽然也会引进外面的和平演变,但只要应对得当,是可以度过难关的,从而能够使政权得以延续。用一个不太贴切的比喻,在极限压力下,现在的封闭状态是慢慢等死,而改革开放则是在找死,尽管都是“死”,但“找死”无疑要强过“等死”,后者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前者还是有机会生存的。所以金正恩一定会“搏一搏”,何况在这个过程中,他还可以根据情况随时调整改革开放的进度。

当然,这也就决定了朝鲜的改革开放起码在开始时幅度不会很大,金正恩会小心翼翼地进行试探。首先,要看美国的态度。如果在美朝首脑会谈上特朗普承诺不威胁朝鲜政权安全,那么朝鲜会试探性地向西方打开一扇门。其次,要看朝鲜的弃核。如果金正恩无意弃核,只是想冻核,那么现有的制裁不会放松,朝鲜的国际环境还是一样糟糕,这样,朝鲜的开放就比较困难,因为其他国家的企业不太可能会对一个恶劣的国家进行大的投资,风险太大。

最后,要看朝鲜国内利益集团的反对情况。中国当年改革开放,利益集团的反对力量不大,最主要的是观念问题。朝鲜这两方面都存在,一个长期高度封闭的国家,要突然打开国门,人们观念的转变有个过程。特别对朝鲜来说,这种观念的阻力跟利益集团的阻力是结合在一起的。

由于朝鲜实行先军政治,军队是这个封闭贫困国家的实际主宰。在长期军队优先的国策中,早已形成一个庞大的军事利益集团。这个集团尤其是军队的上层人士,是现政权依赖的对象和支柱。由此所决定,除非在改革开放后这个集团的利益继续得到保证,否则,他们势必会反对。而改革开放的推进,从逻辑上讲,是以削弱军队的力量和利益为前提的。因此,在改革开放和先军政治之间,存在一种结构性矛盾,金正恩不大可能放弃军队对其的忠诚而强行推行力度很大的改革开放举措。这就需要看金正恩的平衡艺术,能不能说服军队高层同意其改革开放政策。而为了减少军方的反对,金正恩在初期不会实行激进的改革开放举措,并会照顾军队尤其是军方高层人士的利益。

因此,可以想象的是,如果在接下来的韩朝首脑会谈以及美朝首脑会谈顺利,朝鲜下半年会推出一些具体的改革开放举措。有些力度可能会超出外界预料。但总体上金正恩会把握改革开放的步伐和节奏,使之具有可控性。在初期,朝鲜的开放可能主要面向对其“友好”国家,如中韩俄以及东南亚国家,其中主要是中韩。西方一些国家的企业也可能会对朝鲜有兴趣,但初期应该不会有大的投资。

国内外许多人以朝鲜不会真心弃核、改革开放存在风险为理由,认为从朝鲜的七届三中全会不足以得出金正恩会改革开放的结论。但在我看来,无论如何,形势会逼得朝鲜去尝试着打开封闭大门的。当然,也正鉴于此,在改革和开放之间,改革的力度会更大,开放的力度会相对小。另一方面,如果仅仅因为三中全会没有出现改革开放四个字,就断言朝鲜不会改革开放,则有些轻率。当年中国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做出全党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的决定,也没有明确说这就是改革开放,但回过头一看,中国的改革开放正是从三中全会起步的。朝鲜三中全会的情况也是如此,可以认为它在发出改革开放的动员令。

(注:作者是独立学者。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email protected]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朝鲜改革开放的前奏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96968.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