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使馆攻防战

作者:张鸣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8-03-27,星期二 | 阅读:176

作者:张鸣

庚子战乱时期,“法国邮政局”旧址建筑即北京饭店”(HOTEL DE PEKIN)建筑曾作为列强在东交民巷使馆区主要街道上的东线重点防御地段(资料图片)

围攻驻京的外国使馆,是庚子义和团战争的主战场。关于这个战场,外面的事儿,我们知道的比较多了,但里面的事儿,还是得靠里面的人讲。一份来自守卫使馆的俄国卫队的报告,讲述了这场差不多两个月的战事。让我们知道了好些从前不知道的信息(《庚子事变中的俄军》见《近代史资料》总135期)。

从报告中我们知道,使馆的卫队,实际上在5月底和6月初,才陆续到达。此前,各国驻北京的使馆,一直是按照国际公法,由清政府派人守卫的。虽然使馆人员个人也有一些武器,但成建制的卫队是没有的。而且,此番来京的各国卫队,大多是停泊在天津港军舰上的水兵,大部分都是新兵,没有打过仗。这些卫队,加起来不过四百余人。他们的到来,是鉴于义和团运动高涨,排外气氛浓烈,日益紧迫的形势,经过跟清廷的总理衙门协商,各国临时抽调在华的水兵,准备把使馆人员在必要时撤出之用的。仓促组成的卫队,不仅士兵缺乏作战经验,而且弹药匮乏,运来了炮弹,却没有炮。除了士兵身上带的,备用的子弹严重不足,俄国卫队应该运到的七箱子弹,只到了三箱。

刚刚到达使馆的卫队,最初并没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他们还出动几十人跑到王府井,解救北京南堂被围困的传教士和教民,还抓了十个义和团俘虏,并把这些人交给清政府,要求加以严惩。

然而,很快,局势就变得异常的严峻。不仅义和团越来越多地涌进北京,满大街都在打制刀枪,而且,装备精良,一向对外国人怀有敌意的董福祥的甘军一万余人,也来到了北京。从使馆人员当时抓拍的照片看,这些由回民组成的甘军,身强力壮,身披子弹带,要配弹匣,手里是先进的毛瑟枪。

显然,在这种情况下,单凭这四百余人的卫队,想要把十一国的使馆人员都安全撤出来,是有很大风险的。所以,一支杂凑起来的联军,在英国海军中将西摩尔的带领下,从天津从发,赶往北京,打算把使馆人员接出来。然而,这支由各国水兵和水手组成的两千多人的部队,战斗力一般,但体量大了些,极大地刺激了已经相当恼怒的西太后。加上这个时候,急于让自己儿子(已经被西太后树为大阿哥)上位的端郡王载漪以及同伙,又假造了一份西方使馆的照会,不仅要西太后交权,而且要清政府事实上把统治中国的大权交出来。所以,西太后决定开战,战争在北京城率先打响,围攻的两个据点,一个是使馆区,一个是西什库教堂,而使馆区,又是重中之重,由董福祥的甘军负责,义和团只跟着打打杂。

按俄国人的记录,围攻使馆的战事,在6月19日夜里已经打响。第二天,德国公使克林德居然还要冒险去总理衙门交涉,在路上被打死,显然是现成的事儿。在此之前,使馆方面,事实上已经接到了清政府那份跟所有国家宣战的照会。能有胆子发出这样的照会,西太后看来已经相信了义和团真的具有刀枪不入的法术。对于这件事,西太后是派出刚毅和赵舒翘两人去验证的,验证的结果,俩人告诉老佛爷,那是真的。所以,战后联军要惩治凶手,对西太后来说,最想交出的两个人,一个是刚毅一个是赵舒翘,刚毅已死,而赵舒翘是被西太后派人用湿纸蒙住口鼻,活活闷死的。

受过西式训练的甘军,还是有点战法的,他们逼近使馆修工事,越修越近,好抵近发起攻击。但是,使馆守军方面,不仅事先占据了有利地形,抓紧时间抢修了工事,而且看准时机,不断出击,把修工事的清军驱走。守卫使馆的卫队,军官里军衔最高的是奥地利人,但英美法俄这几大国,没人乐意听命奥国人,于是只好推举英国公使窦纳乐为总指挥,从结果看,这个总指挥,还是称职的。

根据俄国人的报告,进攻使馆的甘军和义和团,虽然凶猛,但射击技术有限。这也是那时中国军队普遍的毛病,不在意瞄准射击,而且基层军官不懂战术。只要一开战,士兵们就拼命地放枪,丝毫不懂节省子弹。打到8月份,甘军的弹药也出现了问题,他们开始放土火箭,甚至用弓箭,在箭杆上绑上沾了火油的棉球,往使馆里射,当然根本就没有什么用。

根据中国方面的史料,围攻使馆时,载漪调来了袁世凯新建陆军的重炮队,而炮队的统领张怀芝觉得不妥,事先请示了荣禄,得到荣禄的暗示,事实上炮没有轰进使馆区。根据俄国人的报告,的确大多数的炮弹都越过了使馆,飞到了不知什么地方。但是,也不是所有的炮弹都打飞了,还是有几颗落入了使馆,一颗炮弹炸到了哥萨克的营房,但没有造成伤亡,还有一颗炮弹落入法国使馆,一间房屋被炸飞,两个法国人和二十二个中国教民被炸死。看来,操炮的士兵,并没有完全按照长官的指示来打。个别士兵,还可能是有灭洋思想的。当然,如果所有的炮弹都打到使馆的话,那么,真像张怀芝想象的那样,使馆就粉碎了。那么,后来的善后,估计就更麻烦了。进攻者的大炮基本没用,但守军却找到了一门中国早期进口的大炮,正好俄军的炮弹跟它口径相同,于是,在破坏进攻者的攻势方面,这门炮起了很大的作用。

从俄国人的记录看,使馆守卫战最艰难的时刻,实际上是进入8月之后。围攻者的攻势虽然减弱,但里面的人受蚊虫苍蝇以及尸体的气味的困扰愈发严重,因为死尸太多,天又热。里面的人患痢疾的越来越多,已经有人因此而死亡了。更严重的是,里面的粮食已经严重短缺,大米已经吃完了,开始靠杀马果腹。根据中国方面的史料,也就是这个时候,西太后悄悄派人送来了给养和西瓜。看来,这样的补充,确有雪中送碳的功效。

到8月14日八国联军进城的时候,董福祥的甘军已经在进攻使馆的战斗中元气耗尽,弹药耗尽,所以,几乎没有对进城的联军造成任何伤害,就稀里哗啦地跑得连个影儿都没有了。护卫西太后逃难的千把士兵里,没有一个甘军。

一场惨烈的战事,使馆方面伤亡的情况是,八十二人死亡,其中有两个是因痢疾死的,受伤一百八十七人。伤亡人数,差不多占使馆总兵力的一半。而对手董福祥的甘军,差不多被打残了。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庚子使馆攻防战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96462.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