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开始培养接班梯队

来源:FT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8-03-19,星期一 | 阅读:259

从加里宁格勒州州长办公室的办公桌向上看,安东•阿利哈诺夫(Anton Alikhanov)每次都会看到墙上挂着的一个鲜绿色的A4文件夹。去年8月,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自任命阿利哈诺夫执掌加里宁格勒以来首次视察这个俄罗斯飞地,他带来了这个文件夹,里面塞满了他接到的来自该州居民的请愿信。

“它挂在那里,装裱在镜框里,提醒我们工作的主旨,”他表示,“工作——就是那个绿色文件夹。”

对于阿利哈诺夫而言,展现一心一意关注普京指定的任务的形象是有道理的。2016年10月,年仅30岁的他被任命为俄罗斯史上最年轻的州长,由此加入了普京提拔的新一代崭新面孔的管理者行列,让俄罗斯为最终的政治过渡(届时普京将终于决定卸任)做好准备。

随着选民们在周日投票,这让他成为一个精英集团中的一员,对于俄罗斯政治而言,这个集团的影响力可能远远超过此次总统大选的结果。

在周日的投票中,预计俄罗斯选民将再次选举普京担任总统(编者注:根据周日民调显示,普京已赢得大选),让自2000年以来一直掌控国家的普京再执政6年。通过禁止最有可能号召起自己的追随者的反对派政治人物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投入竞选,通过越来越严密地控制媒体、公民社会、议会、地区和地方政府,克林姆林宫确保没有任何有实力的潜在挑战者。

尽管根据宪法规定,普京的下个任期必须是最后一任,但目前还不清楚,他是否想要在2024年离任。但鉴于到那时普京已71岁,政治精英们预计他将开始转变治理体制,近年这个体制已变得过于依赖他一个人。

“(尽管)俄罗斯没有处于政权更迭的边缘,但这个政权正在发生变化,”位于保加利亚首都索菲亚的自由战略中心(Centre for Liberal Strategies)主任、政治学家伊万•克拉斯特夫(Ivan Krastev)和克林姆林宫前政治顾问格列布•帕夫洛夫斯基(Gleb Pavlovsky)在最近的一篇论文中写道,“此次总统大选将标志着后普京时代的到来,无论普京在未来6年甚至16年是否仍担任国家元首。”

普京发出强大信号表明:变化正在酝酿中。在一名俄罗斯前双面间谍在英国遭受神经毒剂袭击后,普京与西方关系恶化。在3月1日发表的国情咨文演讲中,普京列出的计划和优先任务不仅针对下一个总统任期,还涵盖未来10年,他多次提到“未来的政府”或“新政府”。


“太子党”

小谢尔盖•伊万诺夫(Sergei Ivanov),37岁

埃罗莎(Alrosa)首席执行官

在被任命为全球最大钻石矿商埃罗莎的首席执行官时,小伊万诺夫毫无矿业经验。与他同名的父亲是普京的长期朋友和助手,以前也曾在克格勃工作,后来担任过普京的国防部长和办公厅主任。37岁的小伊万诺夫是克里姆林宫控股的大公司中最年轻的首席执行官,也是俄罗斯企业界最知名的“太子党”成员,即与普京关系密切的官员的儿子。

2002年毕业后,他马上在一家国有投资基金得到一份美差,随后他在政府控股企业——如天然气巨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Gazprom)和俄罗斯最大银行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Sberbank)——任职。即使在他父亲担任不那么显要的职位后,他仍在去年3月被俄罗斯总理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Dmitry Medvedev)任命为这家110亿美元的钻石矿商的掌门人。在任命仪式上,害羞的小伊万诺夫问,他是否要立即上任。梅德韦杰夫斥责道:“快点吧,当然了!”


在国内和经济政策方面,普京明确了总体目标,但没有给出具体指示。近年他开始退出对国内问题的微观管理(太久以来,事无巨细什么都要过问成了他的主政特点),转而几乎只关注外交政策和安全问题。

“他们聚焦于加强政治体制,”莫斯科咨询机构——政治技术中心(Centre for Political Technologies)分析部门主管塔季扬娜•斯塔诺瓦亚(Tatyana Stanovaya)表示。这些努力并不是要加强民主。斯塔诺瓦亚补充称:“这个体制需要得到调整,使其能够自行运转,没有他的参与,但留在他确定的轨道上。”

阿利哈诺夫所属的这批年轻政治人士置身于这些重组努力的核心。尽管他们在风格上有较大差异,但政治分析人士把他们视为一个新的技术官僚阶层。

就此而言,他们与普京政府及内阁一直以来重用的那些高级官员不同。现任官员长期分属两个阵营:一边是普京在情报部门的老同事,另一边是更为自由派的经济专家。

克拉斯特夫和帕夫洛夫斯基表示,如果新一代接班人占据统治地位,“俄罗斯将变成一个由麦肯锡(McKinsey)顾问们管理的国家,他们忠于普京,将在他卸任后保留他的政策。”

要做到这些,这些年轻的接班人将接受全面考验。面对普京送来的那个绿色文件夹时时刻刻的提醒,阿利哈诺夫把加里宁格勒州州长一职视为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他说:“我认为,这是完全正确的,不应该让人们只在莫斯科成长,而是要把他们派到地方,让他们有机会考验自己、接受训练、了解莫斯科大办公室以外的生活。”

“如果他们能胜任这份工作,很好;如果不能,那就说明他们考核不及格。”


柔道搭档的儿子

安德烈•图尔恰克(Andrei Turchak),42岁

普斯科夫州参议员

安德烈是阿纳托利•图尔恰克(Anatoly Turchak)的儿子,后者在当时的列宁格勒与普京一起开始练柔道,并在这位未来总统的政治生涯早期与他共事。安德烈的升迁既早又快。他在2009年被任命为俄罗斯西北部普斯科夫州的州长。2010年,知名记者奥列格•卡辛(Oleg Kashin)被人用铁棒打成重伤,后来被发现行凶者是安德烈父亲长期执掌的公司的员工指使的。

在担任州长9年后,安德烈于去年秋天成为普斯科夫州的参议员,而联邦委员会(Federation Council,议会上院)副主席职位是为他创建的。同时,他成了主宰着议会的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United Russia)的总委会秘书长。在党内职位上,安德烈与杜马(Duma,议会下院)主席、曾经担任普京高级助手的维亚切斯拉夫•沃洛金(Vyacheslav Volodin)争夺影响力。


普京下令的人事洗牌富有戏剧性。在过去三年里,他换掉了全国85个地方州长中的36个,而新任州长中有20个年龄在50岁以下。此轮调整后,州长的平均年龄从55岁降至46岁。

其他政府部门也注入了新鲜血液。2016年8月,普京让一位鲜为人知的前外交官、现年46岁的安东•瓦伊诺(Anton Vaino)取代65岁的前克格勃官员、最为重量级的执政精英之一谢尔盖•伊万诺夫(Sergei Ivanov),出任总统办公厅主任。瓦伊诺之前主要从事文秘和礼宾方面的工作。在内阁中,副财政部长马克西姆•奥列什金(Maxim Oreshkin)于2016年11月成为经济部长,当时他只有34岁。

预计还会有更多的任命:在普京开始新的任期后,现任内阁不得不辞职。普京已表示,他打算让其长期副手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Dmitry Medvedev)继续担任总理,但梅德韦杰夫的团队可能发生重大变动。

大多数俄罗斯分析师表示,迄今还没有一个新人成为接替普京的候选人。政治顾问叶夫根尼•明琴科(Evgeny Minchenko)表示:“要说那一步,现在还为时过早。就现在而言,他正在提拔新一代官员以奠定基础。”

明琴科提到了邻国哈萨克斯坦,在那里,77岁的领导人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自这个前苏联加盟共和国1991年独立以来一直掌权,多年来,他一直在尝试发展没有他之后仍能平稳运行的体制,并且在斟酌潜在的接班人。明琴科说:“普京将会密切关注那里发生的一切,那可能为他提供一些借鉴。”


曾经的拎包者

安东•瓦伊诺,46岁

弗拉基米尔•普京的办公厅主任

瓦伊诺出生在一个苏联高级官员的家庭,但他在2016年被任命为弗拉基米尔•普京的办公厅主任,似乎是他为普京拎包体现出的忠诚和高效率服务的结果。瓦伊诺出生在塔林,是苏联时代爱沙尼亚苏共总书记的孙子。

从培训俄罗斯外交政策人员的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MGIMO)毕业后,他开始了外交职业生涯,主要从事亚洲事务。自2002年以来,他直接与普京共事,最初是在总统府担任礼宾官,随后在普京担任总理的政府中工作,后来在2012年又回到总统府任职。他在获得经济学学位时写的一系列文章和2012年出版的一本书中,提出了一种关于整个宇宙的理论,并讨论了控制它的潜在方式,其中包括一种名为“nooscope”的神秘装置。


普京重新洗牌的一个核心问题是,这对他的核心圈子及其对政府的非正式影响意味着什么。在普京担任总统的3届任期、以及担任总理的1届任期中,一个由大多与普京同龄的男性——曾在克格勃工作的前任情报官员、普京青年时代的朋友,以及曾在圣彼得堡市政府与他一同工作过的前同事——组成的小群体具有异乎寻常的影响力。

“参与某些决策的人往往根本没有任何正式职务,”去年12月明琴科对总部设在拉脱维亚的俄文在线报纸《Meduza》表示。“罗滕贝格比大多数部长更有影响力,”他表示,他指的是普京的柔道陪练伙伴阿尔卡季•罗滕贝格(Arkady Rotenberg);自2000年以来,罗滕贝格建立起了一个不断扩张的建筑和运输业务帝国。

普京核心圈中的其他重量级人物包括国有的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有权势的首席执行官伊戈尔•谢欣(Igor Sechin),执掌俄罗斯军工集团Rostec的谢尔盖•切梅索夫(Sergei Chemezov),以及持有俄罗斯银行业和媒体资产的亿万富翁尤里•科瓦利丘克(Yuri Kovalchuk)。

“眼下存在极大的紧张,因为今天每一个有影响力的人,都迫切地想在他正在打造的这个新体制中确保自身的影响力。”一名家族与普京有关系的人士称,“如果我们看看新一批地方州长,多数人自身几乎或者完全没有政治份量。如果我们有一个运转良好、且理应只管高效率执行命令的官僚体系,你会希望自己是对命令是什么有发言权的人。”

因此,普京身边有权势的人都竞相让自己的门生进入新一代官僚队伍。“当2015年重新洗牌开始的时候,我们看到的大多是切梅索夫的杰作。”明琴科说,“最近科瓦利丘克也活跃了起来,去年谢尔盖•绍伊古(Sergei Shoigu,俄罗斯国防部长)和谢欣也加入了这场游戏。”

据这位政治顾问表示,在谢欣的游说下,40岁的格列布•尼基京(Gleb Nikitin)去年9月被任命为下诺夫哥罗德州(Nizhny Novgorod)的新州长。去年12月,普京在视察伏尔加河(Volga River)岸边工业区的一家汽车工厂时宣布竞选总统,这让尼基京也站到聚光灯下。

两名了解切梅索夫的人士表示,切梅索夫曾推动安东•阿利哈诺夫成为加里宁格勒州长一职的候选人——加里宁格勒是俄罗斯的一块战略飞地,与波兰和波罗的海接壤。这名年轻的州长与多名高级官员有联系——他的父亲是米哈伊尔•巴比奇(Mikhail Babich)的朋友,后者是普京派遣到俄罗斯6个联邦管区之一的特使,曾担任过克格勃情报官、军工企业安泰(Antey)的首席执行官,以及车臣总理。据信老阿利哈诺夫还与俄罗斯副总理伊戈尔•舒瓦洛夫(Igor Shuvalov)相识。

在莫斯科支持下被空降到地方任职的这些“外来者”引起了很多争议。阿利哈诺夫已经与当地精英发生了冲突。商界领袖批评他在这块飞地建立经济特区的做法。活动人士对一个官方媒体宣传活动感到不满,因为这些宣传意在抹黑该地区强调前德国居民文化传统的人士。

阿利哈诺夫对这些纠纷没有多少耐心。在被问及该地区特殊的民族认同时,他生气地说,这里“没有,也不能有除了俄罗斯民族以外的任何民族认同”。总体上,他认为与当地精英之间的意见分歧不应该是公开辩论的焦点问题。“我们会关起门来解决这些问题,应该是这样的。”


前保镖

阿列克谢•久明(Alexei Dyumin),45岁

图拉州州长

在俄罗斯地区领导人所需要的技能中,懂得与熊格斗不太可能在面试要求之列。但阿列克谢•久明标榜自己在担任普京贴身保镖时是个可靠的助手,吹嘘称,有天晚上国家元首入睡时,他赶走了一头夜间来访的灰熊。

作为莫斯科以南农业区图拉州的州长,45岁的久明已成为一个政治人物,延续了前安全官员在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担任要职的传统。久明出生于一个军人家庭,是一个在安全部门逐级晋升的野心家。他在2014年被任命为俄军总参谋部情报总局(GRU)副局长。据媒体报道,他在那年乌克兰抗议浪潮高涨之际,策划并指挥了将时任乌克兰总统维克多•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ych)营救至俄罗斯的行动,但他否认了这些报道。2015年,久明被提升为中将并担任国防部副部长,一年后被任命为图拉州州长让许多人感到惊讶,但他不以为意,称这只是“最高统帅”的又一个命令。


俄罗斯远东地区阿穆尔州州长亚历山大•科兹洛夫(Alexander Kozlov)对仕途看得没有那么重。37岁的他坐在地处俄中边境的布拉戈维申斯克市的一个咖啡馆里,背后是一幅巨大的《神奇女侠》(Wonder Woman)壁画。他掏出iPhone,展示最近一场滑雪比赛的照片,还有一段非洲学生在俄罗斯东正教节日跳入结冰湖泊的视频。两名年轻的视频制作者正为他在YouTube上的“Gubernator Live”频道录制采访,这个频道上的视频记录了他去莫斯科旅行或打冰球的经历,冰球是普京最热衷的运动之一。

科兹洛夫是一名律师,在莫斯科完成学业,曾在一家小型煤炭生产商做过高管,他在2011年进入进入地方政坛,此后迅速晋升到地区行政部门的高层。

他执掌的州曾经是落后地区,但近年来重要性日益增加,原因是该州辖内正在兴建一条550亿美元的通往中国的天然气管道,同时由于与西方关系恶化,莫斯科的地缘政治目标转向与北京方面发展关系。普京的名字在谈话中屡屡被提及。

“总统已把阿穆尔州列为重点投资地区……当然,我们认为这个评估非常重要,”他说。他的语调平静、字斟句酌、停顿时间长,与普京的讲话方式如出一辙。“他已宣告,本世纪我们要发展远东地区。”

38岁的安德烈•尼基丁(Andrei Nikitin)自去年2月起担任诺夫哥罗德(Novgorod)州州长,他面临着至少同样严峻的任务:使这个人口稀少、相对贫困的地区重拾往日的显赫地位。这位受训于瑞典的经济学家,此前领导政策智库“Agency for Strategic Initiatives”。作为州长,他信心满满,正以一种更像麦肯锡(而非克格勃)的心态来开展工作。

尼基丁说话的语速较快,他说他利用自己在智库的经验,“分析和推广各地区的最佳实践”,使诺夫哥罗德州快速跟上。他说:“我派工作人员去图拉州考察,看看为什么那里尽管更大,但公务员比我们少,”他说。“他们去借鉴了经验,去年我们裁减了30%的公务员,事实证明我们不需要那些人。”

译者/何黎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普京开始培养接班梯队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96279.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