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永远的一线城市

来源:浪潮工作室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8-03-13,星期二 | 阅读:136

撰文 | 缪加 米尔顿 出品 | 网易浪潮工作室

作为一线城市,“北上广深”之间的明争暗斗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而说起这几个城市在经济发展中的特长,相信很多人会滔滔不绝地说帝都优渥的文化氛围,上海首屈一指的金融交易,和深圳海纳百川的包容力与开放度。至于广州,你问优势,或许很多人第一个想到的是美食。

最近几年,总有“广州衰落了”、“广州跌出一线城市”、“广州被深圳杭州逆袭”的论调不绝于耳。

但广州真的跌出一线城市了吗?

最宜居的一线城市

最早说起中国的大城市,还是“京津沪”这三个直辖市。直到90年代,广州经济总量超越天津,于是中国最发达的城市,从“京津沪”变成了“京沪穗”、“北上广”。随后,深圳迅速跻身一线,与北上广一起被冠上了“一线城市”的头衔,逃离还是回归北上广深成了人们孜孜不倦讨论的热门话题。

但其实,官方定义中从来就没有过“一线城市”这个概念,有的只是“京津沪”这样的直辖城市,或是根据人口划分的特大城市及巨大城市。

广东佛山,这里的房价相对便宜,很多年轻人在这里买房在广州上班 / 视觉中国

“一线城市”这个神秘概念其实最早来自于房地产行业——2003年后房价大幅度攀升,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因为傲视群雄的房价而被归为一线城市。而官方也只在房价统计中才使用“一线”、“二线”城市的称谓。

就拿广州来说,2004年广州的人口为738万,房价为每平方米4356元。到了2016年人口增长到了1404万,房价则蹿升到每平方米16627元。这比例远远超过了大部分中国城市不说,而且近十年来房价一直就没掉下来过。

即便如此,广州也依然是四个一线城市中房价最友好的城市。

深圳早在2004年就超越了广州,涨到每平方4952元,在2016年末甚至达到了每平方米54946元。北上广深中,只有广州的新建商品住宅均价依旧维持在每平方米两万以下,其他三个城市都突破了三万。

因此,光凭房价就唱衰广州,并没有什么说服力。从GDP总量上看,广州似乎并没有落后很多。

如果只看房价,广州恰是一线城市里最宜居的城市 / 视觉中国

2016年北上广深四个城市的GDP总量分别为26688亿元、24541亿元、20004亿元、19300亿元,广州依旧位列第三,且与去年比增长了8%,这一增幅超过了北京、上海的6.7%。

再把时间标尺放宽一些,从2010年到2016年,广州的GDP总量涨了120%,而北京、上海、深圳的增幅分别是79%,107%,137%。可以说,广州的经济增长总体是符合它的地位的。

再看其他城市,尽管这些年杭州、天津等城市都有跻身一线城市的势头,但稍稍分析一下,就发现远没有那么生猛。

呼声最高的杭州,云集了阿里、万向、娃哈哈等大企业,据统计,杭州市值排名前十的上市公司,总市值加在一起仅次于北京、深圳,这样耀眼的公司群,让杭州在中国城市中存在感极强。然而,它的劣势也很明显——各项经济指标远没有达到一线城市的标准。

浙江,义乌国际商贸城圣诞用品销售摊点 / 视觉中国

2016年杭州GDP只有11050亿元,比一线城市中排名第四的深圳少了近一倍;人口总量上,杭州只有919万人,远非一线城市的体量;而3.3万亿的经济总量,也比一线城市中的最低值少了一万亿。

杭州在一线城市的角逐中是典型的雷声大,雨点小。而天津则与杭州完全相反。作为GDP排名第五的特大城市,天津的存在感似乎一直很低。尽管天津从数据上看一直逼近一线城市,但作为首都旁边的直辖市,帝都的虹吸效应多少束缚了它的手脚,人才和资源向北倒流,让天津只能尴尬地做一片衬托红花的绿叶。

此外,天津过多的重工业也是个问题,石油化工产业、冶金产业使天津饱受污染困扰。而粗放的经济结构又使天津的工业增加值连续6年下滑——从2010年的23.7%滑到了2016年的8.3%。如果天津不能升级产业结构,短时间内也别想挑战一线城市。

深圳发展太快了

既然目前看来广州尚未遇到合格的挑战者,为何民间依旧会产生广州衰落了的论调?这首先还是因为后起之秀深圳发展得实在太猛了。

改革开放后,作为经济特区和计划单列市,深圳在政策上享有的优惠本就比广州多得多。当然,光有优惠政策还不够,毕竟当初四个特区城市中,只有深圳最后发展成了一线城市。这得多亏它离香港近。

深圳前海深圳湾大桥黄昏美景 / 视觉中国

改革开放30多年来,香港一直是广东省最大的靠山。

香港的工业资本源源不断地滋润着珠三角,让珠三角成了港资企业的大本营。到2016年底,广东省内香港直接投资的项目累计有约14万个,吸引来了2559.3亿美元的外资,分别占全省的72%和63.9%。

住在香港隔壁的深圳,因为离得近而得到了更多眷顾——1979年到1995年,香港对内地共投资35亿美元,其中深圳占21.4%,居内地接受港资城市之首。从改革开放到现在,香港一直是深圳最大的贸易伙伴,深港之间的贸易规模从1997年的701.4亿元攀升至2016年的6961.5亿元,二十年间增长了近十倍。

入境方便也是港商更青睐深圳的原因。由于中国简化了港人入境手续,又给香港入境的外国人72小时免签政策,1995年从深圳口岸入境的人数比1980年涨了100倍。不少三资企业将工厂建在土地多而便宜的深圳,管理、技术人员平时住在香港,周末来深圳的工厂,来去十分方便。

2010年圣诞促销季,从香港经罗湖口岸返回深圳的人们 / 视觉中国

另外,在内地-深圳-香港-国际的贸易通道中,深圳当仁不让地承担起了贸易枢纽的功能,香港成了深圳最大的进出口市场:深圳对香港贸易进出口一直以年均14.5%的速度增长,2016年深圳市进出口值2.6万亿元,其中对香港的进出口超过了20%。

短短36年,深圳借助天时地利人和,从一个小渔村一跃成为中国一线城市,年均GDP增速23%,不得不说是个奇迹。深圳的发展速度,广州自然是比不了的——

先看人口。2010年到2016年,广州常住人口从1270万涨到1404万,6年间增长了10%。 而排在后面的深圳,虽然面积只有广州的四分之一,但常住人口从2010年的1037万到2016年的1190万,增长了近15%,速度远超广州。

人口流入速度跟不上深圳,经济发展上广州也跑得很吃力。论GDP总量,北京上海的领先地位尚不可动摇,与它们差了一截的广州在老三的位置上却一直如坐针毡:2010年深圳的GDP与广州相比还有932亿元的差距,而到了2016年这个差距缩小到了区区118亿元,广州被深圳赶超显然只是时间问题。

工业上,广州也不得不向深圳低头。2016年广州全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4877.85亿元,已经落后于深圳的7199.47亿元。再论起含金量来,又远不及深圳。广州全年规模以上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为664.55亿元,深圳则达到了4762.87亿元,是广州的七倍。

2006年7月23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前的孺子牛 / 视觉中国

此外,广州的吸金能力也明显弱于深圳——2016年末全部金融机构存款余额上,广州比深圳少了16877亿元;从上市公司看,全年在深圳上市的公司共有1870家,相比之下,广州的78家只是深圳的小零头而已。

金融和工业比不过其他城市不要紧,广州从20世纪90年代的区域贸易中心,到“十三五”的国际贸易中心,一直主打对外贸易中心的名号。

然而2016年,广州全年外贸进出口总额为8566.9亿元,远少于深圳的26307.01亿元。再看外商直接投资合同项目,广州在2016年新签了1757项,和深圳的4132项相比,也略显冷清。

其实,就发展速度上看,深圳不仅高于广州,也明显可以碾压北京、上海。从这个角度来说,比起感慨广州的衰落,或许人们更该惊叹深圳的崛起。因此,关于一线城市的争论,说到底不是广州退步了,而是深圳的发展实在太亮眼了。

广州的希望在哪里

大呼“广州已经跌出一线城市”似乎过于夸张。但深圳的后来居上,确实让生活在广州的人感觉,这个城市好像少了点朝气。

广州高校云集,本不缺年轻血液,但刚毕业的高校才子,似乎愿意留在广州的并不多。

毕业于武汉大学的小强,刚刚搬到广州的出租房,即将开始他的公务员生涯 / 视觉中国

《第一批34所985高校毕业生去向城市统计》,有60%以上的北大、清华毕业生选择留在北京,人民大学甚至达到71.8%;在上海,复旦、交大、同济的毕业生留存率分别达到了82.96%、82.16%、78.63%。

而广州,只有一半的华南理工和中山大学的毕业生愿意留下,其他地区985高校愿意来广州的毕业生不到10%。

年轻人为什么不愿意来广州?首先是因为赚不到钱。上世纪九十年代,广州的居民人均收入水平还高于上海23%,高于北京44%,然而2005年起上海人均收入已经超过广州,2016年,广州居民人均收入已经远落在北京上海之后了。

广州的优势美食业竟然没有发展出来一个专属吃货的外卖app / 视觉中国

另一方面,因为这座历史上一口通商的霸主,吸引大学毕业生的工作不够多。手握高学历文凭的大学生,最集中就业的行业如科技服务行业、金融、通讯、电商,都属于知识密集型服务业,相对来说是有一定准入门槛的高薪行业。

2015年,广州知识密集型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为27.42%,稍低于深圳(28.32%)、上海(34.20%)和北京(49.49%)。而专利发明量上,广州不到北京和深圳的三分之一,也远落后于上海、杭州、南京等城市。不过后知后觉的广州也亡羊补牢,开始加大研发投入,去年专利数的增幅高居副省级及以上城市之首,即便如此,长期以来与其他一线城市拉开的差距短时间内也难补回来。

这里的大公司也不够多。2016年,创业十年左右、企业估值超过 10 亿美元的“独角兽企业”,有115家位于“北上深杭”四大城市,占总数的88%,几乎都是科技热潮里起来的互联网企业,而广州仅有两家独角兽企业上榜。

广东东莞,白领在减压节上撕枕头、打水枪释放自我 / 视觉中国

广州这两家珍贵的独角兽企业,一家是做旅游产品的,另一家是卖服装的,依然延续了广东人传统的经商优势:靠贩运发家,低调务实,相比北上广的互联网企业,都属于闷声赚大钱类型。另一家知名企业唯品会,作为国内第三大电商公司,相比阿里和京东,不知道低调到哪里去了。

也是广州企业的低调,让互联网行业朝气蓬勃的杭州给人一种跃居一线城市的错觉,而广州却被频繁唱衰。

广州更青睐什么呢?作为最早开埠的港口城市,传统运输和贸易业才是这座城市最主要的经济血脉。2009年,《第一财经周刊》就曾介绍过中国流行服装业的地下链条,北京动物园和上海七浦路物美价廉的衣服大多来自于广州的服装批发市场。

昔日有“广州白马,服装天下”之说,十三行、白马、站西、红棉市场,不仅是全中国的服装中转大仓库,他们还设计和生产服装。价格最低、款式最新的十三行市场,总面积只有 0.1 平方公里,却聚集了超过6000家服装商铺,1万多名业主和工人,中国女装散货零售价在200-500元的衣服,十件就有七八件来自十三行。

每天这里来往着数十万操着不同口音的批发商,成百上千万件服装在这里被分装在巨大的黑色袋子里、打包,搭上去往全国各地的物流专线。

广州白马的服装批发市场 / 视觉中国

广州的贸易并没有衰落,广州人依然务实低调、努力赚钱。尽管这里所有的线上交易,都靠杭州的几家电商公司在支撑运转。

当然,现在就嚷嚷广州衰落了显然为时过早,毕竟当了这么多年珠三角老大哥,凭着积累下的底子好好发力,不说超越北上,留在一线城市阵营的底气还是有的。

参考资料:

[1]新中国60年,国家统计局 ,2009

[2]林彰平, 阎小培,广东省外商直接投资业绩与潜力的时空差异, 地理研究, 2005

[3]郑天祥, 李郇,粤港澳经济关系,中山大学出版社, 2001

[4]张西平主编 ,中国丛报,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

[5]缪琦,外资撤离中国另一面:上海今年新增跨国公司总部32家,搜狐新闻,2015

[6]张宁锐 王静,2017中国民企500强发布 全名单看这里,中国网,2017

[7]智联招聘:2017应届毕业生就业力调研报告,智联,2017

[8]2016年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科技部,2016

[9]深圳市国家税务局,企业所得税

[10]中国广州政府,广州商务2016年发展情况和2017年工作思路,2016

[11]中商产业研究院,《2017-2022年深圳市高技术制造业市场前景及投融资策略研究报告》

[12]新华社,让粤港合作成果更多惠及两地民众——访广东省省长马兴瑞,2017

[13]香港贸易发展局,香港经贸概况,2017

[14]文汇报,香港回归20年 深港贸易增长近10倍,2017

[15]天津市人民政府,工业概况,2017

[16]魏安雄. 灵活变通:广东人的商业精神[M]. 广东人民出版社, 2005.

[17]梁绮惠. 岭南文化与广东民营经济的发展[J]. 佛山科学技术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4

[18]阎小培, 冷勇. 深圳-香港双城协调发展研究[J]. 地理学报, 1997

[19]新京报,北京新建商品房住宅价格22个月来首次环比下调,2017

[20]好奇心日报,从广州十三行到淘宝网红店,卖衣服的生意就这么变了,2017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广州,永远的一线城市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96158.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