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情符号成诉讼焦点 律师们很头大

来源:WSJ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8-03-5,星期一 | 阅读:329

MIKE CHERNEY 2018年 03月 05日

图片来源:ISTOCK

一家大型律师事务所的亚特兰大办公室里,律师们正围坐在一起,讨论一个令人挠头的问题:“不开心脸”这个表情符号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张小脸竖起眉毛,瘪着嘴,律师们讨论来讨论去,连这个表情是不是代表不开心都没法达成一致。

不开心脸 图片来源:THE WALL STREET JOURNAL

“每个人的说法都不一样。”33岁的摩根·克莱蒙斯(Morgan Clemons)说,她是Aldridge Pite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合规律师,去年夏天,她在Bryan Cave律师事务所组织了这场名为“表情符号法101”的讨论会。

她连这个表情符号叫“不开心脸”都不知道。“我觉得这个房间里的很多人都不知道这就是它的名称。”

表情符号,这些在短信、电子邮件和社交媒体上被人们频频使用的小图片,有的是面部表情,有的是一些物品图,如今,它们不再是法律界可以一笑置之的小玩意儿,反倒越来越多成为商业纠纷、骚扰、诽谤等诉讼中争论的焦点。

在密歇根州的一起诽谤争议案件中,双方就一个表情符号产生了争论,这个类似表情的符号由标准键盘打出的文本字符构成。一则互联网留言板上的评论貌似在指控当地官员腐败。评论结尾是一个“:P”的表情符号。

2014年,密歇根州上诉法院的法官得出结论,这个表情符号“代表一张吐舌头的脸,表达开玩笑或者讽刺的意思”。法院表示,不能严肃地看待这则评论,也不该把它视作诽谤。

为了从看似毫无恶意的马提尼酒杯和跃马的图片中体会出含沙射影的讽刺,满心困惑的律师们转而求助研讨会、恳谈会以及学术论文。澳大利亚墨尔本附近的迪肯法学院(Deakin Law School)的研究人员就这个问题写了一篇长达61页的研究报告,准备于今年4月在某学术期刊上发表。

华盛顿特区的就业律师黛博拉·卡兹(Debra Katz)表示,自己在处理一起骚扰案件时,被短信里的一组表情符号难住了,那是几匹马和“看起来像个松饼”的符号。她向办公室里的其他同事征求意见,问他们觉得这是什么意思。她的客户说这表示“性感帅哥”(stud muffin)。她说,她的客户认为这些表情符号是“不受欢迎的示好”的延伸表现,而这是该案的争议事项。

圣克拉拉大学法学院(Santa Clara University School of Law)法学教授埃里克·戈德曼(Eric Goldman)的一项研究表明,去年全美至少有33份法院(包括联邦法院和州法院)判决意见提到表情符号。该数字高于2016年的25个和2015年的14个。2018年年初,他就已经统计到三份了。

加州圣莫尼卡的娱乐业律师琼恩·菲弗(Jon Pfeiffer)负责处理某纠纷案,他的当事人是一名生产商,指控自己的前商业合伙人(一名中年男子)涉嫌向一位求职者(女性)发送色情短信。在一则短信中,这位求职者回了一个红色唇印表情。菲弗表示,现在存在争议的就是,这个表情符号的意思到底是接受他的挑逗,还是礼貌地保持距离。

在加州的法律纠纷中,红唇表情的含义存在争议。

菲弗说,本案律师打算在证词环节请这位求职者讲清楚自己想表达的意思,但他也提醒说对方的回答未必能解决争议。

“就像‘笑哭’表情,”菲弗说,“是你笑出眼泪了,还是其他意思?”

2013年,彭尼公司(J.C. Penney Co.)和梅西百货公司(Macy’s Inc.)就玛莎史都华(Martha Stewart)品牌产品的交易打了一场官司,彭尼公司时任首席执行长罗恩·翰逊(Ron Johnson)在某次庭审时承认,他在一封夸耀出售玛莎史都华产品的交易的电邮中加了一个笑脸表情。

迪肯法学院的研究文章中提到,在2015年关于丝路(Silk Road)毒品交易网站的一次庭审过程中,律师们开始争论如何把线上聊天记录里的表情符号呈现给陪审团成员。法官最终决定,陪审员不能只听人大声朗读聊天记录,而是要自己阅读。

以色列,寻找房源的租客发给房东的一串表情符号引发了一场诉讼。

这篇研究文章中还提到了一个以色列的案子,其中涉及一对打算租房的夫妇。两人给房东发了一串表情:笑脸、彗星、香槟酒瓶、跳舞的兔女郎还有一只花栗鼠。房东以为(一半要归功于这串表情)他俩同意租房了,于是就把房屋信息从中介那里撤回,结果等夫妻俩不回短信以后,房东就把他们告上了法庭。

迪肯法学院的研究文章显示,法官支持房东的观点,认为这对夫妻在商谈中没有诚意,判处他们支付一个月的房租作为赔偿。

某些表情符号要比别的容易理解。洛杉矶的消费者律师布莱恩·卡巴特克(Brian Kabateck)表示,某保险公司的高管在一封电子邮件中提到客户时,加了一坨“微笑的粪便”表情。

表情符号“告诉你对方是怎么想的,”卡巴特克说,“就像是‘他们的意思是我想的那样吗?’答案往往是‘没错,他们就是这个意思。’”

华盛顿特区的劳动事务律师卡兹说,最近她十多岁的儿子发来一条短信,非常难理解。

“他给我发了一张老鼠的图片——不知道为什么,”卡茨说,“我觉得他是想让我给他打电话。”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表情符号成诉讼焦点 律师们很头大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96041.html

分类: IT观察,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