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料围城”?香港求变应对大陆洋垃圾禁令

来源:BBC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8-01-4,星期四 | 阅读:78

中国打击洋垃圾:香港回收商图转危为机

中国去年7月宣布2017年底禁止进口24种废料,全球各地包括香港,正面对“废料围城”的威胁,不能够随意把没经处理的废料出口中国。

香港曾经是多国废料运入大陆的中转站,以前以“左手来、右手去”的方式,把回收废料运往大陆赚钱。根据香港环境保护署数字,2016年香港回收的191万吨都市固体废物中,高达97%出口到香港以外的地方,才加工循环再造。

随着大陆打击洋垃圾,香港回收商都要寻求改革,回收商及环保倡议者告诉BBC中文,由于香港政府支援配套不足,以及大陆可能会继续加大打击洋垃圾力度,行业改革充满风险。

一个简单的胶樽,樽身、樽盖以及印上商标的包装(又称招纸)也用到不同种类的塑胶。

改革出路1:把废料变产品

其中一个改革出路,是自行处理废料,把回收废料制作成更具价值的成品,例如回收业内的“拉粒机”,可以把废胶制成“胶粒”,以货品形式出售包括中国大陆在内全球各个地方。

在元朗设有回收工地的瀚康集团董事长林少华对BBC中文说,因应禁令,公司投资了5000万港元添加新机器、场地、压缩车,以把废料“产品化”。

瀚康集团母公司在深圳,近年在香港经营再生资源业务。

有别于过往香港回收商只是把回收垃圾压缩便运走的营运模式,这些机器可以把不同的塑胶分类,也可因应各类型塑胶相应地制作出不同的成品,例如再生胶粒或是工业用打包带,据称每日可处理100至200吨废料。

“回收行业正面对行业转型的时候。”林少华说。

不过他认为,人力、运输经营成本持续上升,而产品价格以及销售渠道前境未明朗下,对整个行业来说,这项投资充满风险。

“不是说每个企业都适应得到、应付得到,”林少华说:“(如果)有负面的情况,会导致企业倒闭和有难以弥补的损失。”

林少华说,现在除了把产品做到符合中国大陆政府的进口要求,亦要符合欧盟、东南亚等地区的规定,这样才可以提升产品在市场上的竞争力。

环保团体称,香港如果不做好回收工作,有机会变成”塑胶围城”。

改革出路2:开拓东南亚市场

香港环保团体“绿惜地球”总干事刘祉锋对BBC中文说,大陆在去年7 月宣布有关政策,对许多回收商来说,未有充足时间添置新机器转型。

短期内,一些回收商尝试在东南亚国家寻找买家,但由于全球的回收商都在寻找相应买家,东南亚国家市场并不够大,去容纳中国不再收的洋垃圾。

刘祉锋说,运输成本也是香港回收商的考虑因素,一吨废料运往大陆只需60多港元,但运到东南亚国家,成本就增至300多元,利润会明显减少。

刘祉锋认为长远来说,香港回收业还是要转型,不单是收集废料,而是要制成可出售的产品。

不过,一部可以把废料制成成品的机器售价以百万计,对中小企来说是十分昂贵。

香港环保署辖下回收基金早前宣布了两项资助计划,预留7000万元协助回收业购买拉粒机和压缩车,但刘祉锋说,如果企业想从政府申请资助,将受到很大限制,例如在租借土地上一定要使用工业用地、并要向政府上报整个计划的详情,令不少回收商却步。

选择性回收将令业界失商机?

香港环保署为配合大陆收紧废物入口政策,表明只集中回收“三纸两胶”。“三纸”即纸皮、报纸和办公室用纸,占香港回收纸品75%;“两胶”则是饮品及个人护理用品的废胶樽,不过“两胶”只占回收废塑料中的一成多。

刘祉锋称,“三纸两胶”这种选择性回收,是政策的“倒退”,意味着余下的八成多可回收塑胶将全部落入堆填区。

他批评香港政府“一味只跟中国,不会自己思考”。

政府解释,是担心“三纸两胶”混合了其他废料,难以分类而被迫弃置。刘祉锋则反驳,目前其中一个令废料被弃置的原因是市民没有把分类废料洗好,质疑政府的说法站不住脚。

人手分类塑胶成本甚高。

除了垃圾多了,香港回收商也无法收集这些有用废料,自行循环再造。

“这些废胶并不是不能回收,只要加几个工序,东南亚都可以照出口,不要把回收业本来可以赚到的钱限制了。”

刘祉锋说,这是数以十亿计的潜在商机。

他说,目前非政府组织牵头的前线回收中,仍然收到市民自发给予的各类塑胶,但碍于政府政策,这些受政府资助的机构或要配合政府政策,不能够接收“两胶”以外的塑料。

香港回收一直陷“昏迷”状态?

香港废塑料协会副会长黄颖灏对BBC中文表示,香港回收商一直不能够在本地收集足够废塑料,回收工作十分落后。

“如果英国政府在回收问题上是沉睡的话,那么香港就是昏迷状态。”他说。

根据香港环保署资料,2016年弃置堆填区的塑料全年超过77万吨;回收的则只有12.5万吨。环保团体称这个回收比例远低于大部分先进国家,在“三纸两胶”推行下,废塑料回收比例可能会每况愈下。

黄颖灏说,回收塑胶的质量、以及如何分类也是问题所在。

他说,香港在2013年大陆打击非法劣质垃圾入口(又称绿篱行动)后,早已令很多收集废塑料的私人公司倒闭,目前是由非政府组织主力回收废塑料。

然而,这些组织以至多家回收商,也没有配备机器去把不同类型的塑胶分类,依靠人手分类的话,成本十分高昂,结果回收公司只有从海外入口一些已分类的废料,再进行加工制成产品出口。

黄颖灏说,香港人工、地价高昂,单靠回收业界自行转型商业模式运作,成功的机会不大。

黄颖灏和刘祉锋都认为,目前在香港,把废料放到堆填区,比把废料分类回收处理更为方便和便宜,认为除了源头减废,亦应该对废料采取“生产者责任制”,就垃圾收取费用。

香港政府计划在2019下半年落实都市固体废物收费,要求住户要付费购买指定垃圾袋弃置废物,而工商界则按废物重量征费。这个计划没有要求市民就垃圾进行分类回收。

但政策引来基层组织、清洁工人团体、商界抨击,有意见认为,政策在执行上存在问题,最终可能导致市民为逃避付费而在街上丢弃大量废物。


丹尼(Danny Vincent)对此文亦有贡献。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废料围城”?香港求变应对大陆洋垃圾禁令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94945.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