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新月异的北京

来源:FT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7-12-14,星期四 | 阅读:95

30多年来我时常造访中国,从中得到的经验并不能让我对进入一个几乎没有现金的世界有所准备。最近在北京呆的一周里,除了在机场的商店,我没用到过纸币。电子支付大行其道,外国人请注意:使用现金在任何地方都越来越难。据说就连不常见到的乞丐也会使用电子支付。

赶快跑去银行开一个账户也不合适。这种情况让游客们很不方便,更何况学英语虽然在学校仍是必须的,却不像以往那么受重视了。

我在北京的朋友们说的第一件事就是:“这里正在发生很多变化。”市中心的变化尤为明显。在环绕天安门广场的二环路以内,北京城被装点得越来越宏伟、美观。令当地人苦恼的是,那些受欢迎的食品交易市场都被关闭了,只剩一个还开着。

分布着劳动人民居住的灰色传统建筑的老“胡同”正在被拆除,盖起了面向更富裕群体的新住宅。城中心几个美丽湖泊中的后海周边的河道正在被清理,老房子被推倒,花园和人行道被修建起来。

中国首都市中心的改造反映了习近平主席的地位,习近平去年被中国共产党确立为“核心领导人”,“习近平思想”上个月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被写入党章。遍布城市的标语勉励人们深入学习“核心思想”。故宫旁边中国高层领导人居住的中南海,大面积地向南扩建,一直扩展到人民大会堂后面。

不久以前这里还是一条胡同。如今政府正在这里重建。作为北京建筑业和服务业主力的农民工正被迫迁往其他区域。

我曾探访过北京市郊一个庞大的居住区,那里环境很差,居住着10万名工人。只要身体状况允许,他们就尽可能多地加班,干几年后就回老家去。

二环以内还有王府井,这里相当于北京的牛津街或时代广场。每个小学生都会学到,王府井自明代以来就是一个旅游名胜景点。如今,每天有数十万人来王府井参观。

新的高端建筑和高档商店不断地涌现,而卡拉OK酒吧和嘈杂的酒吧正被排挤出去。我参观了位于王府井大街的嘉德艺术中心(Guardian Art Centre),这座建筑群是嘉德拍卖行用来和苏富比与佳士得竞争的,除了举行拍卖的场所以外,还有写字楼和一座酒店。

我这次到北京,正好赶上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来京访问。除了在市区遇到持续相当久的交通堵塞以外,我与美国总统距离最近的就是参观位于故宫西北角新修复的建福宫,这里曾是英明的清朝皇帝乾隆准备退位后居住的,但却没有使用。后来这里的房屋和花园渐渐年久失修。

既然这座宫殿现已被修葺一新,习近平将它选作招待外国贵宾的地方。特朗普在来到北京的第一天就被带到了建福宫。我有幸在第二天晚上被艺术家刘丹夫妇带到建福宫。正房静怡轩里有一幅10英尺的宏伟画作,正是刘丹画的乾隆皇帝最喜爱的太湖石。

驾车40英里去机场,沿着一条适合帝王出行的路线,道路两旁是金黄色的银杏和银色的白桦树。我注意到自特朗普离京后,晴朗的蓝天变得有点灰蒙蒙的。

我问可敬的刘太太是否认为中国政府会治理好污染问题。我怀疑眼下中国有很多人都和她想的一样,她这样回答:“习主席说会,主席这么说了,那么我就相信他。”

本文作者是英国白金汉大学(University of Buckingham)校长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日新月异的北京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94620.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标签: ,

发表评论